[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陈破空文集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美中韓達成默契,金正恩時日無多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郭文貴爆料,中南海不安,習王關係如何?
·胡舒立與吳小暉之戰,透視王岐山權力虛實
·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金正恩起死回生?
·六四,鄧小平下令開槍的動機 –從“銘記八酒六四”說起
·旅美中國異見作家陳破空在英國牛津大學的演講——新興超級大國,負面的全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来源:北京之春
    8月间,中共总理温家宝再次发表“政改”言论,引发议论纷纷。温的主要表述是:“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温的言论折射出体制内生态


   分析温“政改”言论的背景,大抵有三种可能。
   其一,关于“政治体制改革”一语,民间与中南海历来有不同解说。民间谈论“政治体制改革”,意味改变现有政治制度,三权分立,民主选举,新闻自由。而中南海解释“政治体制改革”,却是:机构精简,行政重划,大部制,人事调整等等。为此,中南海假装摆出一副它一直都在搞“政改”的样子。温家宝言论,如果还停留在这类文字游戏上,那就只是打打官腔,并不具有任何实质意义。胡锦涛随后赴深圳,言谈间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胡温一致的话。

   其二,如果从最好的愿望来揣测其动机,温的“政改”言论,可以理解为任期将尽、无所顾忌。其人将死(任期将尽),其言也善。上任初期,温家宝处弱势,保权位计,不敢随便说话。进入第二任期,声势渐强,不再那么在乎风险。当今中南海内部权力结构,谁都没有权威,谁也不服谁,谁也管不了谁。说几句话,在党内,没人听,也没人能“整肃”他。看准党国既得利益集团一时也把他没奈何,温索性就说几句,表明心迹,籍此转告外界:自己尚有几分心肝,做不到,也要说一说,算是尽了良心做官。

温的政改言论可能出自内疚感


   其三,政改言论可能出自于温家宝的内疚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温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表面上是“大内总管”,协助总书记的工作,实际上充当邓小平的深宫卧底,先后监控胡耀邦、赵紫阳(以及后来的江泽民,共三任总书记),将他们的思想与行为动态随时直接密报给邓。这也是温后来得以受邓遗命出任总理一职的重要原由。
   有人总是提到天安门广场那张照片:1989年5月19日晨,赵紫阳到广场探望绝食学生,温家宝立于赵身后,为赵撑一把伞。这张经典照片,被解读为温是赵的传人。笔者一直怀疑,当时,温跟随赵到天安门广场,乃是奉邓小平密令,监控赵。最近终于得到证实。香港《开放》杂志2010年8月号刊登知情人回忆:赵要去天安门广场探望学生,温立即通过邓办主任王瑞林报告邓,邓则通过王传令给温:“让他去,你跟着,听他说什么。”于是,温便跟着赵,到了天安门广场。当时,赵给学生签名时,温也从背后探头看。
   多年后,温当上总理,历经抗震救灾等“亲民”过程,见得多了,听得多了,不免对民间疾苦有所体会,本来想去感动别人,但“作秀”之间,可能也倒过来感动了他自己。此时,回想起因怜惜众生而丢官的赵紫阳、胡耀邦,不免心生内疚。这极可能成为温开始提“政改”、“民主”等话题的心理动因。今年四月,温撰文缅怀胡耀邦(还不敢提赵紫阳),就是这一心理的深层流露。温内心或意识到,有朝一日,中国可能重拾胡赵未竟的政改事业。

胡温分歧有多大


   继温家宝之后,胡锦涛也到了深圳,也提到“民主”这个词汇,但强调“依法”二字。不仅没有使用外界期待的“政治特区”一词;甚至,连“政治体制改革”这六个字也回避了。
   外界因此关注,关于政改,胡温是否一致?胡温是否出现分歧?以胡温的搭档关系,温的深圳言论,行前应该对胡有所知会;以“党的纪律”,以及从温性格看,他通常会遵守“党的纪律”,温甚至可能知会了全体政治局常委或政治局。胡的反应,大致应该是:“你可以讲,不妨试一试,看看下面反映怎么样。”如果胡温很不一致,那就是“中央出了问题”(分裂?),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对党内,温可能解释为:我说“政改”,是“我们的政改”,即“中国特色”的,并非“西方式”的;对党外,温则任由一个印象留给大众:我说的“政改”,就是西方式的“三权分离”。
   如果非要说胡温不一致,充其量也就是角色扮演的不一致。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一个表现强硬一些,一个表现温和一些;一个心狠一些,一个心软一些。如此而已。

空谈“政改”,不算进步


   六四后,中南海无心政改,呈现集体惰性。有时候故意以“行政改革”混淆“体制改革”,使“政改”概念变调变味,企图蒙混过关。真正的政改,触及制度根本。论政改,只要没有实际行动,怎样表述,都没有意义。要说进步,只有以实际行动从事政改,才称得上进步;如果只是谈谈政改,不算进步,甚至要算落后。毕竟,空头支票,于事无补。甚至可能混淆视听,暗助极权体制残喘。
   再说,温提“政改”,表述并不怎么“前卫”。早在25年前的1985年,包括笔者在内,同济大学10名研究生上书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就有这样的表述:“没有政治体制改改,经济体制改革就不可能成功,中国现代化也不可能真正实现……”
   堂堂一个“大国总理”,到了21世纪,才能勉强达到25年前一批刚刚20出头的年轻学子的思想境界,怎能称“进步”?有人或问:温家宝算落后,那胡锦涛算什么?答案:算反动。面无表情而官腔十足的胡锦涛,越来越像前罗马尼亚共产党领导人齐奥塞斯库:坚决捍卫党的既得利益,而对人民大众冷血无情。
   北京之春2010年10月号
(2010/10/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