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宇宙尽头的蚂蚁]
槟郎文集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宙尽头的蚂蚁

   来源:槟郎文集
    我梦见在宇宙的尽头
   一大群灰蚂蚁的包围圈里
   一些悲苦无告的白蚂蚁
   在往自己身上浇汽油

   瞬间变成一朵朵亮丽的火花
   哀吟被热烈的欢呼声掩藏
   我看见这些白蚂蚁
   祖居的家园被野蛮地摧毁之后
   花朵化为灰烬便立即被打扫
   被铸成一块块结实的砖头
   宏伟的大厦在废墟上扩建着
   大喇叭重复着单调的盛世凯歌
   我发现灰蚂蚁其实极少
   还有高贵的黑蚂蚁就更少
   摧毁古老居民点的是白蚂蚁
   打扫焚灰战场的是白蚂蚁
   而更广大冷漠旁观的也是白蚂蚁
   他们卑怯而贪婪地辛苦恣睢
   我承认黑蚂蚁面目和善
   他们都带着干净的白手套
   一群美丽的白蚂蚁为他们擦皮鞋
   他们住在宏伟的大厦里
   楼顶停机坪上的外国飞机飞来
   欢宴着品赏远处亮丽的火花
   我注意到有黑化的机关
   无数的白蚂蚁在窄门拥挤着
   互相撕咬又踩踏如涛汹涌
   绝大部分化为抬高门槛的堆积物
   幸运的少数从流水线上淌出去
   还只是黑白之间的过渡色
   我听到独立山头的冷笑
   这是一只苍老遒劲的灰蚂蚁
   在石壁上拼命地写着什么
   他对我大喝一声无聊的看客呀
   便将破笔狠狠地向我砸来
   惊吓中醒来的我已经一身冷汗
   2010-10-1
(2010/10/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