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节日游遇隐士]
槟郎文集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节日游遇隐士

   节日游遇隐士
     槟郎
     
     电视上的旅游潮
     刺痛了我麻木的神经

     将两半的的纸票粘结好
     重重地合上门出去
     附近便有连绵的寒山供打发
     无聊如冥币的黄金假期
     
     如在原始的林莽
     仅仅转过一条奇险的山路
     绿叶眨着阳光的瞳仁
     诱惑着自然深处的秘密
     我便将人世彻底迷失了
     一阵恐惧后便是复仇的快慰
     我已经将混浊的凡尘彻底遗弃
     
     钻进一片桂花的密林
     幽香深彻我渴望的呼吸
     却被一声同类的长啸惊颤
     我循声发现一位古装的老人
     如悠古的唐诗宋词的画境
     我对他惊叫你是人是鬼
     他却甩动袍袖与长髯飘然而去
     
     我飞快地上前拦住他
     请问这羊肠路通向哪里
     他冷漠地吟答:人问寒山道
     寒山路不通,请回头吧
     你能放弃浮华里的残羹冷炙吗
     你能放弃廉价的人文关怀吗
     否则立即转身回你的来处
     别用盛世的浊臭玷污决绝的逸民
     
     他的话沉重地砸到我的心里
     却引发我倾诉的强烈冲动
     我正沉迷于项楚的寒山诗注呢
     我早就挣扎于入世与出世的矛盾
     我还写过六十岁后出家的诗呢
     请先生停步与我好好谈一谈
     我们可以成为今朝的知音
     
     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
     他依然很快隐失在绿海里
     只将绝别之语远远地抛向后方
     我追过桂林便被茂密的荆棘阻挡
     只好颓然坐在地上长久发愣
     想到我已卖给银行每月计地还贷
     老婆孩子不因断供而流落街头
     到底能在六十岁退休时获释
     我紧握着拳头向山下冲去
     
     电视上的旅游潮
     刺痛了我麻木的神经
     我到底也做了寒山一日游了
     步履蹒跚地推开门回到家
     又将粘结好的纸票撕成两半
     疲惫地躺在沙发上睁不开眼睛
     却梦到茂密的荆棘自动分开
     古装的老人含笑向我招手
      2010-10-04
     
(2010/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