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节日游遇隐士]
槟郎文集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节日游遇隐士

   节日游遇隐士
     槟郎
     
     电视上的旅游潮
     刺痛了我麻木的神经

     将两半的的纸票粘结好
     重重地合上门出去
     附近便有连绵的寒山供打发
     无聊如冥币的黄金假期
     
     如在原始的林莽
     仅仅转过一条奇险的山路
     绿叶眨着阳光的瞳仁
     诱惑着自然深处的秘密
     我便将人世彻底迷失了
     一阵恐惧后便是复仇的快慰
     我已经将混浊的凡尘彻底遗弃
     
     钻进一片桂花的密林
     幽香深彻我渴望的呼吸
     却被一声同类的长啸惊颤
     我循声发现一位古装的老人
     如悠古的唐诗宋词的画境
     我对他惊叫你是人是鬼
     他却甩动袍袖与长髯飘然而去
     
     我飞快地上前拦住他
     请问这羊肠路通向哪里
     他冷漠地吟答:人问寒山道
     寒山路不通,请回头吧
     你能放弃浮华里的残羹冷炙吗
     你能放弃廉价的人文关怀吗
     否则立即转身回你的来处
     别用盛世的浊臭玷污决绝的逸民
     
     他的话沉重地砸到我的心里
     却引发我倾诉的强烈冲动
     我正沉迷于项楚的寒山诗注呢
     我早就挣扎于入世与出世的矛盾
     我还写过六十岁后出家的诗呢
     请先生停步与我好好谈一谈
     我们可以成为今朝的知音
     
     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
     他依然很快隐失在绿海里
     只将绝别之语远远地抛向后方
     我追过桂林便被茂密的荆棘阻挡
     只好颓然坐在地上长久发愣
     想到我已卖给银行每月计地还贷
     老婆孩子不因断供而流落街头
     到底能在六十岁退休时获释
     我紧握着拳头向山下冲去
     
     电视上的旅游潮
     刺痛了我麻木的神经
     我到底也做了寒山一日游了
     步履蹒跚地推开门回到家
     又将粘结好的纸票撕成两半
     疲惫地躺在沙发上睁不开眼睛
     却梦到茂密的荆棘自动分开
     古装的老人含笑向我招手
      2010-10-04
     
(2010/10/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