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明文集
[主页]->[大家]->[北明文集]->[高耀潔,儒教文化精神的血肉文本]
北明文集
·中国冥路(上)——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中国冥路(下)——中国每年非常死亡480 万(更新三版)(图文)
·王康赴美签证经历纪实
·盛世谵语 ——致友人的一封信(注)
·波蘭的卡廷森林悲劇——紀念波蘭4•10空難
·布衣孤筆說老康
·《尋找共同點》•全球漢藏討論會——達賴喇嘛在中文記者招待會問答 實錄(修訂版)
·故里探親,立此存照
·零八憲章——中國又一次叩響人類大門
·紅樓里的林姑娘(圖文)——紀念林昭蒙難四十周年
·致信四川安縣桑棗中學校長葉志平
·未完成的涅槃——痛忆包遵信
·新年好,新的悲伤好!(圖文)
·中国“驼峰天使”的故事(图文)——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上)
·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下)
·你走之前----寫在美國陣亡將士日
·女囚們( 五 “秦大姐”)
·女囚们(四 “假小子”)
·女囚们(三 “胖胖”)
·女囚们(二 “川姑”)
·女囚们(一 “孙女”)
·母难日的对话
·弥留之际的刘宾雁
·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
·捷克前总统、作家哈维尔印象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难,阵亡军人母亲反战引发争议
·风的色彩
·自由的现状――境外通信节选
·中国西北民歌漫谈
·中国记者谈中国新闻禁区
·中国新闻禁区一览
·不成句的话――《证词》读后给廖亦武的信
·《病隙碎笔》碎感
·尸骨的记忆(上)
·尸骨的记忆 (下)
·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 杰克斯
·一个美国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 玛尔提丝
·断代中国
·沉默的海洋----伊拉克战后随想
·先生的情人---郑义“中国之毁灭”代后记
·北明日记:不明荣耻的年代
·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北明日记:赵品潞
·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北明日记:纽约废墟上的美国精神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北明日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中国专家SARS辩词随感
·北明日记: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旧年礼物
·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
·生命的尊嚴----黃翔《夢巢隨筆》 讀前讀后
·我的书房
·上帝的弃地
·流浪人
·公安姐特写
·遭遇警察
·纪念金色冒险号难民被囚禁三周年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你是我的见证人(下)---- 黑账: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人数总调查
·音乐不是什么
·运动
·一歲的故事(圖)
【解讀美國】
·解讀美國 一:無規則與法制的獨立乃是一盤散沙
·解讀美國 二:制定憲法的暗箱作業原則
·解讀美國 三:偉大的妥協挽救危機
·解讀美國 四:美國憲法的通過
·解讀美國 五: 美國的公民權利法案
【评论】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追求自由与崇高----读北明的《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
·路標——劉賓雁的遺産(註)
【音响与视频】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译文】
·“皇帝没穿衣服”―哈维尔2005年5月24日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演讲
·捷前總統哈維爾與美前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對談
·美国梦,自由梦――施瓦辛格在美国共和党大会上的演讲
·大谎言(上)---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大谎言(下)---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正当的理由正义的战争
·布莱尔:伊拉克战争醒世录
·实行专政
----澄清历史真相----
【冷战柏林墙】
【美国外交行为回顾系列】
【八国联军中的美国】
【庚子赔款中的美国】
【重评义和团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潔,儒教文化精神的血肉文本


   高耀潔,儒教文化精神的血肉文本

   圖1,中國艾滋病救助第一人高耀潔教授(左)與北明(右)
   在2010年10月15日高耀潔新書發布會上。
   

    尊敬的高耀潔教授、主持人小姐、張會長、吳主席、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在座的負有特殊使命者:各位好。
    謝謝給我這個機會,讓我站在這個我沒有資格站的地方說兩句話。與其說這是我的榮幸,不如說這是我的缺欠:我沒有像大陸、香港、台灣很多義工那樣追隨過高耀潔醫生的腳步,關注過中國血禍的受害者們;作為一個作家,我也沒有像我大陸的朋友那樣,冒險報導過高耀潔的事蹟。不過我想既然我來了,站在這裡,只要有三、五人在場、一、兩人在場,我要把我的心中的顧念與您分享。
   
   2001年9月30號,高耀潔教授結束對河南周口地區艾滋病情況的調查,返回鄭州。中途聽說一個村子艾滋病情嚴重,她轉路去了這個村子。
   進村就聽見一個孩子奶聲奶氣的叫聲,「下來,下來」。她循聲而去,走進一個院子,遇到一條精瘦的黑狗。跟著黑狗,她走進一間農舍。推開門,看見一根草繩,一頭栓在房樑上,一頭拴在一個年輕婦人脖子上。婦人已經僵死。她的兩隻腳,被一個兩歲多的孩子雙手抓住。孩子涕泗滿面,一邊哭著嘶喊“下來下來”,一邊啃咬手中抓著的死去的婦人的後腳跟。這個孩子不能明白,她的媽媽為什麼不再理睬他,不再擁抱她、餵養牠。顯然他餓極了。
   後來我們知道,這個年輕婦人曾經與自己的丈夫一起賣血,那時他們才16歲。結果雙雙染上了艾滋病毒。孩子的父親病死於半年前,而懼怕傳染的鄰居和親戚徹底拋棄了這位年輕的母親,連她的親弟弟都躲避她。年輕的母親不堪忍受絕望,懸樑自盡。兩歲的遺孤無人收養,不到一個月也死了。
   10天以前,我查了這悲慘一幕發生那天的日曆。那一天是本世紀第一個中秋節前一天,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紀念日前一日。一輪明月會在次日的天空升起,親人們享受團圓之樂,天安門廣場會放響禮炮,敲響歡慶的鑼鼓……
    根據高耀潔老人的調查和相關的文獻,中國31個省份已經沒有因賣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空白點。而感染的人數已達一千萬。跟據聯合國相關部門的估計,艾滋病毒感染者在全世界是三千多萬。按照這個估計,中國佔去了將近三分之一。
   
   高耀潔教授雖然不是第一個把利用「血漿經濟」發財致富而導致血患的消息捅出來的人,她卻是捅出這個消息之後,連續14年不懈地調查、救治、發出聲音、遭到打壓而絕不倒下的人。《2009年中國衛生統計年鑑》公佈,中國在2008年有19712所醫院,如果以每個醫院僅有10個醫生為計,中國醫生就以近20萬計。這近20萬醫生裡,為了這場血之禍站出來說話只有4個醫生;這4個醫生裡,只有高耀潔教授14年來面對打壓和越來越嚴厲的監控,挺到今天。
   
   我想公佈一些數據,這些數據集中起來,可以反映老人這些年都做了什麼:
   不算逃離中國流亡美國這一年,13年來,她走入過100多個村莊,訪問過近1000個艾滋家庭;足跡遍布河南河北、山西山東、陝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蘇浙江、雲南貴州、四川、廣東廣西等15個省份。半壁河山讓她走遍了。
   她自編自寫、自費印刷、自費寄出的各種艾滋病教育普及讀物有130多萬冊。
   她收到過來自艾滋病人和各種其他性病相關的信件15000封,這些信都已經發表。我想強調的是,她沒有讓任何一封來信泥牛入海:每個寫信人都得到了她的回复。
   她親手救助的艾滋孤兒就有164個。你可以想像,即使救助一個,要花多少精力。
   她的家每天接待來訪的艾滋病患者,多的時候一天接待過58位。少的時候一天也有兩、三位。
   她把在國際國內所獲的獎金,其中包括聯合國、美國等頒發的七個國際獎項,總合100多萬元人民幣,全部用在中國艾滋病受苦人的救助工作上了。
   這天大的事,中國國家總理應該過問的事,中國國務院、中國衛生部、中國民政部、中國教育部,以及各省、市、地、縣、區、鄉級政府和官員應該負責的工作、恪守的職責,高耀潔醫生以耄耋之年、一人之力擔當了。
   
    這位老人手無縛雞之力,她的胃被切除了十分之九,是文革時打的。她的一雙小腳,是五歲纏過後來放的。她基本是個殘疾人。但是,在她的面前,是成千上萬的艾滋病患者,她要對她們伸出援手;在她背後,則是行醫騙子和地方權貴,她必須頂住他們對她施放的冷槍暗箭;而她的頭上,還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這當頭之危,用河南權貴的話說,就是“要高耀潔閉嘴”。可是高耀潔沒有閉嘴,沒有停止她的行動。因為她看見那些只會流淚,不會表達的艾滋病患者於心不忍。一個人的仁義之心、悲憫之情能夠有多麼廣大、多麼深厚,高耀潔醫生是一個例證。
   
    我更想強調的是老人的孤絕和悲慨。這裡必須涉及老人的出身和文化背景。
    高耀潔教授出生在上個世紀20年代。她的家族是名門望族。祖上田地有36公頃,那還不算那個家族最富有的,她家的親戚中有田地近100公頃的。她家族中人有前清舉人,清末進士。孔夫子論恥,說“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在那個禮儀之邦,她的家族是祖祖輩輩辛勤勞動,靠血汗積累財富的一個光榮的富裕家族。在這樣的家族裡,她從小飽讀詩書:3歲開始識字,4歲,一個月時間就把《三字經》背得滾瓜爛熟,5歲開始讀《論語》、《中庸》、《大學》、《孟子》,7歲讀完了四書開始讀五經。至今這老人《詩經》朗朗上口,《論語》、《孟子》信手拈來,凡與她接觸的當今文科學生,見狀只有自愧不如。但是一般人容易忽略的一點非常關鍵,這就是:儒教仁義道德觀念在她年輕的時候就塑造了她的独立人格,奠定了她的仁义價值观。
    可是她後來面對的是怎樣一個社會呢?這個“新中國”,前三十年折騰,毀滅了中國文明的基礎:產權私有被取消,社會結構瓦解,民間社會遭到犁庭掃穴式的清理;後三十年,據說是“經濟騰飛”,但無法忽略的一個事實是: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中國人生活在2005年世界銀行公佈的貧困線生活水平之下,也就是說,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中國人一人一天的花銷不足1.25美金,確切地說是1,17美金。與此同時發生的災難是傳統價值崩潰,國族精神道德整体墮落。高耀潔老人目睹六十年中國的變化,尤其是風行社會的欺詐行為,冷漠之風,她難以認可。這僅僅是思想上情感上的孤絕。事實上,她一生的行為都是對冷漠、自私、麻木、貪婪、欺騙、卑劣的反動。中國人葉落歸根,這是文革期間也沒能破壞掉的傳統。漂流者即便回去受壓,晚年也要爭取回到故土。可是高耀潔老人八十三高齡,竟出走故土,她明明來日無多,卻斬斷了身後的道路,為的是為中國血禍做見證。那就是說,她先是為了救治受苦人搭上了自己的晚年,再為了揭露中國血禍的根源放棄了自己的家國。以她這個傳統的中國老人而言,做了這樣的選擇,是何等血色蒼茫的心情。
    還不止於此。目睹社會墮落,艾滋病人飽受欺侮,她抵抗這種墮落不僅用盡其一生,連身後也要徹底劃清界限。她已經寫了遺書,這遺書不是安排子女如何分她的遺產,老人沒有遺產,「但願人皆健,何妨我獨貧」是她的座右銘。她的遺產聲明:在她身後「不能存留墓地,不能給文化大革命留下的殘渣餘孽、貪官酷吏、醫騙子的後台等醜類提供場所,」不允許各種騙子以她的名義成立任何組織、基金,借救治艾滋病的名義發不義之財,中飽私囊。她自立遺囑開始,她就生前身後徹底棄絕了這個墮落的社會。其椎心泣血、孤絕悲憤之情,守死善道、堅守心中良知之意志,在當代中國無出其右。她是中國最後一位真正的貴族,她是舊中國、好中國、民國之中國的最後一個背影。
   
   高耀潔,儒教文化精神的血肉文本

   圖2:高耀潔教授與來自台灣的台灣電視台記者、救助艾滋病義工(左)和北明(右)合影。紫荊攝於2010年10月15日《高耀潔新書發布會》後,紐約中華公所。
   
    我們不能總是在人離去之後,才借著悲痛表達我們的敬意和感懷。美國人把高耀潔比作來自出生于南斯拉夫卻遠赴印度加爾各答,把一生獻給窮苦人的特麗莎修女,她是197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是高耀潔救治艾滋群體的險惡,在特麗莎修女(Mother Teresa)的世界並不存在。在這一點上,高耀潔的名字應該與另一位偉大的女性並列,她是波蘭的艾仁娜•辛德勒(Irena Sendler)。這位女性不是猶太人,確卻被猶太人和以色列國譽為“猶太母親”。艾仁娜在納粹嚴密控制下的猶太人隔離區拯救出了2500名猶太兒童。她為此被蓋世太保抓捕入獄,嚴刑拷打絕不屈服,從刑場死里逃生。後來她因與抗擊納粹的前波蘭政府關係密切,又坐了波蘭共產黨的牢。直到東歐解體,她的名字才傳遍世界。她是1997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順便一提,那一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錯過了艾仁娜,頒給了美國副總統戈爾,成為2009年給了奧巴馬一樣的國際間的笑談。特麗莎修女和艾仁娜女士先後在1997年和2008年辭世而去。高耀潔的慈悲之心是特麗莎修女遺產的中國典範,而她的不畏強暴的勇氣,是艾仁娜遺產的中國典範。此外,她雖不是文化學者,不像一代新儒家學者們那樣為繼絕存亡,為中國傳統儒教著書立說,但她為受苦人代言立命,八十高齡離鄉背井,守死善道、雖千萬人吾往矣,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她的一生就是中國傳統文化與人格的血肉文本,是儒教仁義道德精神的當世典範,全世界無人可以相比。
    如果特麗莎修女和艾仁娜•辛德勒女士能與諾貝爾和平獎結緣,我們中國的集特麗莎、艾仁娜於一身,同時具有中國文化精神傳承的高耀潔,從道德人格到行為方式,應是另一位合乎諾貝爾和平獎宗旨的這個獎的中國候選人。如果美國作為民主大國,能夠在三年內有兩位人物錯誤地獲得此獎,那麼中國這個過去和未來最大的人權敗壞、政治不自由、反抗最英勇的國度,連續獲得諾貝和平獎,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藉此機會我呼籲:全世界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的資格提名人們,繼續關注中國爭取自由、民主與人權事業,關注高耀潔這位已近八十四歲的老人的生平事蹟。
    衷心祝賀高耀潔醫生的《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這本新書出版。感謝博大出版社出版她的書。作為讀者,能閱讀她流亡期間披露的中國血患真相,能用我們的閱讀和關注,把她以命相許的書擺上歷史的書架,乃是我輩的榮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