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文集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
   
    第91回: 哀牢山脉古道拾趣 苦聪人家原始共产

   
   
    自由苑:山寨秋
    荒芜烟火处,时光且住。
    焉知人间无仙露,
    何为嫦娥妒。
    入眼尽是悲凉山,
    敢问谁辜负?
    食得松鼠宴,
    方知藜民苦。
   
    (生灵:光)
    哀牢山啊,你这鬼神之作。
    进入到这里,再没有灵性的人,
    也会变得敬畏大自然。
   
    哀牢山啊,你这鬼神之作。
    进入到这里,再没有情感的人,
    也会变得留念爱之乡。
   
    这民歌导引着我的足迹,来到神妙莫测的哀牢山。那白云仿佛是山脉的恋人,终日缠绕着那天籁之躯。据说,早在第四纪喜马拉雅运动时期,地面大规模抬升,河流急剧下切,形成深度切割的山地地貌,哀牢山形成于中生代燕山运动时期。哀牢山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两大地貌区的分界线,亦为云贵高原气候的天然屏障。云岭南延分支,起于大理州南部,止于红河州南部,长近千公里,海拔一般2000米以上,海拔在3000米以上山峰有9座,主峰3166米。攀越那一座座的山峦,你无法不被沟壑中的异色天香陶醉。而这里又是极原始的部落,几副松鼠干巴就可以娶到女人。
   
    不论男人女人,他们基本上是生活在童话中。苦聪人爱在原始森林里狩猎,游居于高高的大树上,虽说已跨入“社会主义”,其实还处在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谁家有饭就到谁家去吃,基本上没有个人财产。我就带了点小糕点送人,也得平均分配到所见之人。苦聪姑娘曲纳约细挑个,约莫17到18岁,她是唯一在同龄中懂点汉语的人,却非常会说话,每一句话都会让你如坠幽谷。她见我就道:“是那股秋风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我回言到:“是不识字的山风。”
    曲纳双眸晃动着:“这里穷得只剩下爱情。”
    “小小年纪,竟然知道爱情?”
    “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知道。我们搞不清二十四节气,也不知道庄稼该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锄草,生产方式仍是刀耕火种,种一山坡,收一箩箩。”
   
    这时村里来了一个老汉,自称懂识几个字,还关心政治的。他叫弄芦,听说来了个记者,特意来会我。弄芦抽着最差的草烟,脸色枯黄:“我听过干部念文件呢!中国的大事我都知道!”
    我一惊:“那你说来听听。”
    弄芦神色不堪地叹口气:“听干部说,胡耀邦走私黄金,回来没有分给邓小平,被免职了,是吗?”
    我道:“还知道些什么?”
    弄芦:“别看我在山沟沟里,我知道的还多里!我还知道毛主席带领我们打败八国联军。林彪逃跑时叉走我国的三千只鸡。建毛主席纪念堂的时候,挖出很多黄金。华国峰一人独吞了,叶剑英就联合邓小平,把他打倒了!
    我听了十分惊讶:“是干部说的?”
    弄芦:“干部念文件,看不懂就瞎编,我们也胡加猜测,再告诉不识字的人。”
    我笑笑:“政治问题,岂能信口开河。不过,到了最底层,居然偏差到不可思议。也是中国特色。” 哀牢山2900米以上为山顶常绿阔叶矮曲林及灌丛带,郁郁葱葱。连这里的人都面带绿影。弄芦突然又爆笑起来:“你以为老百姓真傻呀!谁不知道官家政治就是胡扯。我们也喜欢胡扯。”我第一次感受到高寒山区穷人的幽默。
   
    曲纳的哥哥曲松过来说:“跟我们去打猎吧!”
    我道:“打什么?”
    曲松举着弓:“打松鼠!我还差两对松鼠干巴,就能娶到漂亮老婆。”
    我叹口气:“真够便宜的。”
    曲纳的眼珠一转一转地:“见到真正的穷人了吧!有多少人了解底层老百姓的贫困。这大山里全都是穷人。村里的脱贫标准是:屁股不露在外面,肚子瘪不到背面,见人能遮住正面。”
   
    有诗为证:
    一朝世道两重天,
    大山深处有人烟。
    千秋难圆草民梦,
    百世只顾龙宫颜。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0/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