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艾鸽文集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90回
   
    第90回: 冤女拦车痛不欲生 妇人气绝丈夫割肺
   
    自由苑:问缘何

   
    鬼无情,人眷顾。
    欺花,激活爱情,眉妩欲飞还住。
    愁烟困柳处,似无路。
    难寻催春新曲,
    怎由他冥迷无度。
   
    (生灵:光)
   
    空谷若怀的沟壑里,几百年如一日地重复着梦幻般的遐想。
    它总是不满足,又无可置疑地把活影存旧。
    大山有它的显豁,而人们时常津津乐道于大城市的和繁华,很少有人真正知道边远山区的贫困愚昧,究竟到何地步。官员生活在汇报中,媒体生存在数字中,几乎所有的官样考察都是事先安排过的。上面不真正了解下面,外国不真正了解中国。一切都是那样虚幻,与雾同迷。胡耀邦在甘肃考察时说道:“甘肃的干部土。”来到云南时又留下一句:“云南的干部太土。”多了个“太”子。也惹得不少官员对胡“不感冒。”
   
    一头扎进生活的底层,你会发现被愚昧压抑的年轻人有多么痛苦。就眼前的这个堵着我的车不让走的女孩子,竟然因谈恋爱导致精神近乎崩溃。她叫莉,手中拿着一大叠情书,摇着头:“我谈恋爱何罪?何罪?”我大致翻阅了一下,是近一年的男女通信,而其中居然还有一份“处女证明”。我觉得事情可能不单纯,就采访了她一下。
   
    莉属于那种长的漂亮有点自傲的女人,在一家国企工作。领导上本来已经为她安排了做二奶的选择。可偏偏莉不服从组织分配,自由恋爱了一个外地人。那外地人是个年轻的个体户,到边疆来做生意。双方经人介绍认识后,感情逐渐升温。一天,两人晚饭后正在宿舍热恋之中,忽然,领导派人来“捉奸”。不由分说,被吃醋的单位小伙子们扭送到公安部门。可惜,莉不但否认“卖淫”,还获得医院的一纸“处女证明”。看到“处女证明”,公安只得放人,可单位领导面子上下不来,说“他们即便还没有发生关系,也肯定会有抠抠摸摸的行为……”于是,单位仍然做出了“开除公职”的决定。人人觉得荒唐,但有权就是真理。
   
    莉已经数月没有工作,男朋友也被人打残。她眼泪一转一转:“我不能和外地人谈恋爱吗?幸亏我还是处女,如果我和男朋友发生了关系,是不是就该成了‘卖淫女’?我这案子如果不解决,我就到北京天安门前去自焚!” 没说的,这女孩子真是找对人了,都恼成这样了,还能袖手旁观?我就到她那单位去了一趟。
   
    接待我的官员正是单位领导,姓林,得知来意后,他数落了莉整整一个小时,从她的烫头,说到她的屁股;从她的口红,言及她的胸部;从她的处女,谈到她的“卖淫未遂”。
    他拧灭烟头:“两个异地人能谈恋爱?这对狗男女!”
    我鼻子哼了一声:“我看这对‘狗男女’满可爱的,有了爱情,没有障碍。”
   
    他吸着烟,慢慢地吐着圆圈:“如果你认为他们挺可爱的,那我先不开除他们,留单位查看两年,什么时候,她不是处女了,再开除她也来得及。”
    我也怒言之:“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好好干正事,不要一天到晚盯着年轻人的屁股不放,她是不是处女关你什么事?”
    大马脸的林慢条斯理地:“我不能不关心年轻人的屁股问题,这涉及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
    我道:“就你的道德水平,把握好自己的屁股就行了。”
   
    不欢而散。我最后得知,他还是给那女孩子留了“留单位查看两年”的尾巴。后来那女孩子一怒之下,拿着“处女证”去了北京,大概单位领导担心如果出了“天安门自焚案”不好交代,才又派人把她劫持了回来,并“割了尾巴”。
   
    山连着山,冤案也是一个接着一个。那山的峥嵘面目让人难以捉摸,到处是雾的打搅和雨的洗涤。人不是山,却有着山的坎坷。
    另一个案子是根据一封申述信做线索。
    有个妇人。她很有心计,男人被莫名其妙地切了肺,而她却将被切得肺片保留了下来,拿去其它医院化验,被告知:她男人的肺部只是发炎,没必要切除。好端端的肺被人切除了,妇人眼睛被泪水泡成核桃。
    我也好生惊诧: “大夫也太荒唐了!”
    妇人姓陈,说话的速度赶不上流泪的速度:
    原来,这锡矿里得肺癌的人特别多,医生似乎已经成习惯成自然了,一听说人在锡矿工作, 肺部有问题,就武断地做了有肺癌需要切除的结论。谁知到了做手术的那一天,腹腔一打开,发现肺没什么太大毛病,但大夫的面子是最重要的,于是,大夫依然把那好肺给切除了。可他没想到患者的家属会把切除的肺拿去化验。更匪夷所思的是:得知有人告状后,大夫又把她男人的腹腔打开“复查”,后宣布“维持结论”。但他“不小心”把一把手术钳子留在患者的体内了,让患者疼痛难忍,欲生不能,欲死不成。
    妇人继续告状。大夫把手术钳子取了出来,但她男人还是感觉隐隐作痛,用X光一透视,发现又遗留了棉花球及其它小物品在腹腔里。
   
    妇人绝望地望着我:“我还要不要继续告?”
    我迷茫地:“此话怎讲?”
    妇人痛哭着:“我后来碰见那大夫了,是他问我的‘告够了没有?’”
    我问道:“什么意思?”
    妇人泪瀑如泻:“如果我继续告下去,那么,他会把棉花球及其它小物品取出来,那么,肯定还会有其它物品遗留在体内。如果我不告了,或许也就最后开一次腹腔了。”
    我忙道:“你男人意见呢?”
    妇人道:“他还有半条命,还能说什么?”
    “如果媒体曝光呢?”
    妇人又摇摇头:“那可能连半条命也没有了!”
   
    有诗为证:
    生死病老谁来定?
    泪眼望天天寡情。
    寒雨冷风裹漏夜,
    无可奈何任由命。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0/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