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张三一言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張三一言
   

   
     以下引用的非暴力觀點,並非洪博士首創或專用,而是一種潮流;是中國尤其是海外知識精英的主流意識型態。這裡只是借洪博士的話來說理而已,並非針對洪博士;是對所有反暴力者說話。
   
     洪哲勝說:“一個政權如何回應反對運動的進攻,歸根究底決定於它自己對於各種方案的“成本─收益”分析的結果:收益大於成本,就是有賺;相反,就是虧本。”“因此,並非文明的政府,就一定會採取文明的辦法;野蠻的政府就一定會採取野蠻的辦法。”
   
     文明政府必然會把“文明成本”放得盡可能大;需要得到極大的收益它才願意做野蠻的事。野蠻的政府就一定會把“野蠻成本”放得盡可能大;需要得到極大的收益它才願意做文明的事。维稳支出增幅超国防,总额逼近国防开支就是無限放大一黨專政野蠻重量的證明。相反,文明政府只要有些少文明的利益或沒有利益也沒有損害,它他會做文明的事;野蠻政府只要野蠻的利益或沒有利益也沒有損害,它他會做野蠻的事。可以這麼說:文明政府做文明事、野蠻政府做野蠻事是常態;野蠻政府做文明事、文明政府做野蠻事是例外。如果按照文明的民主社會或一般專制社會“保權量”標準來對中共式政權作“成本─收益”分析,雖則“成本─收益”分析仍然有效,但是,極可能把中共採取野蠻辦法的常態,與“並非野蠻中共的政府就一定會採取野蠻的辦法”的例外,分析成為彼此彼此、等量齊觀的事。結果大大扭曲事實、真相和本質。
   
     洪哲勝說:“建議有心人為“面對甘地非暴力鬥爭挑戰”的英國政府對其文明回應方案作出“成本─收益分析”,然後也給”面對中國民運的非暴力鬥爭挑戰的中共政府“作出類似的分析。從這裡人們可以更加貼切地審視非暴力鬥爭在當代中國的可行性。”
   
     請分清一些概念。第一,人們並非反對甘地非暴力鬥爭本身,特別不是反對在英國治下的印度甘地非暴力鬥爭本身,而是反對在目前中國政治現實中盲目的推行甘地非暴力鬥爭。第二,反對的理由也不是甘地非暴力鬥爭在今天中國絕國絕對不可行;因為它可能有億分之一…千分之一可行性。在可行性微乎其微、渺茫之極的政治現實中去推行,是否是理智理性的選擇?理智理性的作為不是如此,而是首先增加“非暴力在中國的可行量”,為非暴力創造條件,讓它增到百分之一、十分之一。而不是在億分之一的條件下強行推進非暴力反抗。第三,在政治經濟文化道德社會方方面面矛盾累積到爆炸性局面中,在民眾暴力反抗暴政方興之際,在中共四面楚歌草木皆兵之因而維穩壓倒一切時,大張旗鼓宣揚非暴力,客觀上就是為中共舒解壓力、替中共當消防員把水射向反抗中的民眾。這種行為,說好聽的話就是好心做壞事,說不好聽的話就是為虎作倀。
   
     非暴力主義者理由之一就是非暴力可以創建生存空間,不易給暴政找到鎮壓藉口。事實並非如此。只要你觸及它的命根──維穩,即維護一黨掌控政權的穩定,不論你是暴力還是非暴力,有殺錯無放過,照殺不誤。劉曉波搞08就是因為觸動了它的那條命根,所以就得嚴判11年。或者可以這麼說:推行非暴力反抗只能給中共降低鎮壓異己力量的成本。
   
     在中國,非暴力反抗思想應於城頭豎起大王旗開始,盛行於六四挫折後,於今為烈,暴力越凶惡就越流行。可惜的是,在極權下,非暴力主張效果有限,幾近於零。暴力反抗暴政還多少有些成效,例如翁安石首暴力事件等等都能迫到暴政釀步。還有一點想提醒反暴力者們,國內暴力反抗暴政都能得到全國一面倒、舖天蓋地的讚賞、鼓勵、支持,例如楊佳、鄧玉嬌、翁安、石首…事件都是如此。可是,非暴力思想在中國民間響應者寥若晨星;只有在少數掌握話語主流權力的知識精英(尤其是在海外者)自我感覺良好地自彈自唱兼自讚。這點值得這些上層知識精英自省。(我看這點希望會落空)
   
   
   20100924  於香港
   
   
   
   
   
   
   
   洪哲勝的“正確理解”規條
   
   
   張三一言
   
   
   洪哲勝寫了《黑格爾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我用白話來說說我的理解──》一文。張三一言作如下回應。
   
   
   其一
   
   如果把“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改為“凡是存在的都是有理由的”,大概就不會有這麼大的爭論。
   
   “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是外國話譯過來的,“合理”是不是“理由”的錯譯?我不知道。但是就中文而言,就中國人使用漢語習慣而語,就常識而言,“合理”有判斷含義,有道德、正義等等含意,有是非對錯的含意。“理由”可以不含判斷含意;不含有是非對錯、道德、正義等等含意。例如,強姦這個事實存在了,你不能用中文說它合理。但是,你若說強姦事件必定有其理由,必有其道理存在,大概這爭論就不大,因為其理由有對有錯都是正常的。
   
   
   其二
   
   任何一句話,除非有原說話者作出解釋、規限,人們必須按照其解釋、規限去理解;如果原說話者沒有作出限定,你的話公開後,人們都有權利按照白紙黑字各自作獨立理解。任何後人都有權利作出自認為正確的理解;但是,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或權力去作一個“正確理解”的規條,要人們必須遵從這規矩去正確理解。不能說不按照這個“正確理解”的規條就是被誤用,造成錯誤的論斷。所以,“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被理解為“凡是存在的都是有理由”或者“替壞的事物辯護”,都是合理的;兩者的價值是相等的。你不能說:‘“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之後,其中的“合理”往往就被賦予了褒義,而原話就被解讀成為“凡是存在的都是適當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對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好的”。’這種情況是錯的。你可以說‘它的如下原意反而就被忽視了──“凡是存在的都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但是你不能說不這樣理解是別人的忽視或錯誤。因為這個“原意”不是白紙黑字的原話,而只是,也僅僅只是某個解讀者理解出來的“一意”。如果這個一意可以理解成為原說話者的原意,那麼,同樣的理由和邏輯其它的二意、三意、四意…都可以是理解成為原說話者的“原意”。你不能說那個正確那個錯誤。若要說錯誤,那是原說話者的錯,不是解讀者的錯;若要說改正,也是原說話者的責任,不是解讀者的責任。
   
   我寫這些話的用意是:任何一句話、一本書、一個理論…除了原說話者外,沒有任何人可以規範出規條,要大家遵守這些規條去正確理解。
   
   
   張三一言 20100917 香港
(2010/09/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