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曾节明文集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等人,以我过去所发表的支持暴力革命的文章为据,斥责我现在支持温家宝促政改的主张是妥协招安的改良主张,并由此指责我为人反复无常。这些批判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首先须澄清一个概念: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改良?
   
    所谓改良,就是在维持现行体制的前提下,对现行体制作一些修补,改良既可以是非暴力的,如王安石变法,也可以是暴力的,如刘邦、刘秀农民起义,他们上台后虽然实行“约法三章”、轻徭薄赋等新政,但其武力建立的新朝亦属大一统专制帝制,与前朝没有本质区别,因此,他们的作为是改良。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多数刀光剑影、杀人如麻,原来的统治者人头落地,但体制并无长进,其本质皆属改良。
   
    革命,则是根本性的体制变革,它的形式多种多样,有政变、有内战、有起义、有兵变、有大刀阔斧的新政、有街头喋血方式、也有有天鹅绒方式...但不管是那种方式,一定要有根本性的体制变革,才算革命,美国独立战争是革命、法国大革命是革命、辛亥革命亦是革命、中共以内战倾覆大陆中华民国,也算一种反文明的另类革命...这些为人们熟知的革命,都是暴力革命;但是人们容易忽略的是:英国光荣革命、日本明治维新、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政改、蒋经国民主化政改也是革命,虽然这些革命暴力较少或者没有暴力,但因其目的是根本性体制变革、而且带来了体制变革的后果,因此他们都算是革命。
   
     徐水良、三妹等人,看不到革命和改良的真正区别所在,错误地把革命等同于推翻现行统治集团的造反、特别是暴力造反,全盘否定现行统治集团中寻求体制变革之力量、将一切谋求体制内变革的人士打成“招安派”甚至特务。徐水良先生难道忘记了:您自己高度推崇的波兰“庆典式革命”并不是一场现行统治者垮台的革命,“圆桌会议”后,波共主席雅泽鲁尔斯基继续领导波兰。按照徐先生攻击我的标准,瓦文萨等波兰民运人士应都算作改良派、招安派、宋江、共特才对?
   
    蒋经国总统曾经也是一个独裁者,后来他下令开放报禁、党禁,导致威权独裁体制终结,这难道不是一场和平革命?难道那些支持蒋经国变革的台湾民运人士,都是该谴责的“改良派”、“招安派”、“宋江”、国民党特务?
   
   
   
   我曾节明主张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宪政民主中国,我一直对那些只反贪官不反体制的维权观念不以为然,试问,我的这些根本变革体制的主张和观点,难道不是革命的主张和观点?请问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我怎么又成了你们笔下的“改良派”、招安派了“呢?我秉持革命的主张一如既往、矢志不渝、从未动摇,请问,这是反复无常的表现吗?
   
   自结识始,我曾节明六年来一直支持和追随陈泱潮先生,从未变化,不知你三妹骂我是“易反易复的小人”,依据在哪里?
   
   的确,两年以前我主张暴力革命,但现在我主张和平变革、特别主张自上而下的和平变革,这不是什么“易反易复”,而是认识上的成熟。我承认两年以前我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不够全面,以致于倾向于于中国十分危险的暴力革命。自我纠正错误、认识和觉悟的提升是“易反易复”,请问三妹女士,难道胡耀邦、赵紫阳抛弃他们早年的共产专政思想,转向人性化和多党制也是“易反易复”?难道象陈云、宋平、邓力群、胡锦涛和金家父子那样坚持错误、死不悔改、一条路走到黑才叫光明磊落?
   
   在此我顺便提请徐水良、三妹、成玉环等一味喊打喊杀的人,正视当今中国社会的巨大隐患,正视你们一味煽仇斗恨,可能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祸患:
   
   当管制真空来临,一个社会全靠道德维系,可当今骗匪满街、假冒伪劣毒大泛滥的中国社会,道德在哪里?信用在哪里?社会道德靠信仰支撑,当今中国信仰在哪里?东欧有基督教凝聚人心、日本有神道教和天皇凝聚人心、泰国有佛教和国王凝聚人心,中国现在有什么可以凝聚人心?清末民初的乱世,有儒家信仰和传统维系社会,当今还有维系社会的传统和信仰力量吗?
   
   在所有信仰和传统被中共败坏殆尽的今天,中国人毫无共识、相互仇恨、一盘散沙,诚信成为傻冒的代名词,几乎所有人都想乘火打劫,社会仇恨空前巨大,好些人甚至已经提前胸怀乘乱大杀无辜以泄愤之“大志”!…现在的社会秩序,全靠一个苟延残喘的专制权力在勉强维持。你们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是政治瞎子。
   
   现在的中国,要实现民主化变革而维持社会秩序不坠,必须有序的变革,自上而下的政改最能保障变革的秩序。而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尤其是民众暴动),会造成社会管制真空,在当今中国大陆这样仇恨特别巨大、无道无德、一盘散沙的社会,管制真空意味着大抢劫、大破坏、大仇杀、大动乱…甚至整个社会崩溃、黄祸成真!
   
   你徐水良、三妹、成玉环一味鼓吹暴力暴力、一味煽仇斗恨,你成玉环甚至鼓动滥杀中共官员的家人、子女、后代,你还为大陆机关幼儿园杀童惨案叫好…我实在告诉你成玉环:仇恨是不长眼睛的,你一味鼓励仇杀,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你就不顾你在大陆的亲戚朋友被杀红了眼睛的“革命者”所滥杀?
   
   试问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等人,你们一味主张清算仇杀,如果中国因此坠入大仇杀的深渊,你们是否担当得起?
   
   你徐水良言必称苏联、东欧,并把罗马尼亚革命用作辩论的杀手锏,你怎么没有看到:前苏联、东欧的民族与中国民族一样吗?前苏、东有基督教(东正教)作为民族凝聚力,中国民族现在有什么凝聚力?中国有欧洲那种人道主义传统吗?齐奥塞斯库的滥杀,激起罗共军队高级将领集体倒戈相向,邓小平在北京大开杀戒,为什么赵紫阳不敢象叶利钦那样站出来?为什么解放军将领没有一人敢倒戈?这些重要的民族差别,你徐水良想过没有?你现在还在鼓动中国“全民起义”,你要哄骗千百万人再去送死吗?
   
   古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前苏联、东欧剧变表明:瓦解共产专制的最佳人选,还是共产党统治者内部的人。自上而下的变革有利于平稳过渡,暴力革命猛药则极易过头伤身,尤其象现今中国这样的道德信仰真空的极度败坏扭曲社会,元气已经大衰,很难再承受暴力革命这副猛药了。
   
   因此,争取体制内外良性互动促政改应该列为民运尽量、且优先选取的战略目标。
   
   
   
   曾节明 于2010年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9/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