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王藏文集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

   │ 2010年9月18日星期五下午4点整,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河 │
   │ 滨公园为蒋德贵先生举行了追思会。自人权研讨会从家庭开 │
   │ 始走向社会、走向公园、走向街头巷尾的时候,蒋德贵即参 │
   │ 加到这个捍卫人权的群体中来。在人权研讨会每一次的活动 │
   │ 中,无论是风雨、无论是国保警察的威胁恐吓,都没能使蒋 │
   │ 德贵先生退后,他从一个怯懦、恐惧、害怕强权的草根民众 │
   │ 锻炼为一个坚强无畏的人权捍卫者。我们抱着沉痛的心情追 │
   │ 思并肩过的战友,追思研讨会忠诚的义工蒋德贵。大家整理 │
   │ 一下衣衫后,面对着养育黔中优秀儿女并流向长江、流向大 │
   │ 海的南明河三鞠躬,以示哀思。哀悼完毕后,大家先后发言 │
   │ 并追忆蒋德贵先生。                  │
   └────────────────────────────┘
   
   【陈西】
   
   9月16日12点过,我突然接到蒋德贵妻子的电话说:“你是陈西吗?
   我家德贵今天走了,你们能不能来给他送行?”我赶快安慰并对她
   说:“我马上会同其他人权研讨会成员赶去,为德贵送行。”德贵妻
   子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地说:“我家德贵把人权研讨会当作他在这个世
   上的精神家园……躺在病床上也时时刻刻想着你们,去世前一句话也
   不留给我,只惦记着你们人权研讨会,很想你们来看看他,但是,又
   不准我给你们打电话,我好伤心……”
   
   蒋德贵是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定忠诚的成员,在红色恐怖弥漫的中国大
   陆,我们每周五的活动都在国保现场严厉监控威胁下,他从2006年走
   来就没有惧怕,直到去世前的一星期,都还不顾重病缠身坚持到会。
   蒋德贵虽然生活在社会底层,却热爱公益,热爱人权,重病在身也一
   直参加维权活动。在医生说他患的白血病只能活半年的时间里,他在
   没有经济能力医病的情况下坚持了近一年,并且每星期五都带病来参
   加我们的人权活动。
   
   我为我们贵州少了一位有良知、有正义感、敢于面对强权恐吓,去争
   取社会正义和做人尊严的人权捍卫者而哀痛!
   
   【杜和平】
   
   蒋德贵这个人虽然不爱说话,但几次活动中的坚持精神却在我脑海中
   留下了深刻印象。比如,当我们几个被国保“喝茶”和“控制”时,
   他都能自始至终地坚守在活动现场,显现出不卑不亢的顽强精神。蒋
   德贵这人不爱说话,大家平时还喊他小蒋、小蒋的,今天,当他离开
   我们之后,我才知道他年龄已经是58岁的人啦!我沉痛悼念……怀念
   他。
   
   【吴玉琴】
   
   蒋德贵做人踏实、真诚,每一次参与具体维权的事时,总能不畏强
   权,仗义执言和挺身而出。他与我们并肩维权以来,直到生病住院和
   离我们而去,一直都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例如:200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时,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一些人
   被国保软禁和堵截在家里,而到河滨公园图腾柱前现场的人数与现场
   警察人数悬殊。我记得,有几人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彪形大汉的
   国保人员恼羞成怒地冲上来,试图阻止采访和把人带走。就在这关键
   时刻,老潘伯、蒋德贵……这些人挺身而出用身体将我们护住,不准
   国保将人带走。在广场民众愤然而起的抗议中,国保放弃将人带离现
   场的打算,我们得以完成人权日的纪念活动,算是我们胜利吧。
   
   另一次,当人权研讨会的几位重要成员“被旅游”,有的“被喝
   茶”,有的被“堵”家里时,而蒋德贵、老糜他们带着病患身体准时
   进入纪念地点静坐。后来,他还把这次街头与警察抗争的事记录了下
   来,留下一生中唯一的一篇文章。
   
   【李仁科】
   
   我对德贵最深的感受是为“马绵征扫墓”的那件事上。那天,当我到
   大南门坐车的时候,只遇到了蒋德贵、范厚成!这时,几位朋友打电
   话来告知已经被控制,我思索了一下,就问他们二人,人权研讨会有
   多人受到了国保警察的阻拦,来不了现场,就我们几人去不去?他们
   说,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去吧。因为我对马绵征墓比较熟悉,于是,
   就带领着他们二人绕小路上山,在路上又遇到了卢勇祥。就这样,我
   们几个人成功地避开了国保在凤凰山公墓大门前的设岗阻截,来到了
   目的地。在马绵征女士墓前,我用手机作了祭奠活动的历史见证,正
   是在这次活动中,我加深了对蒋德贵的印象。小蒋这个人坚韧顽强,
   勇敢,他的死,我想都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
   悲呀……痛呀!
   
   【吴郁】
   
   我与蒋德贵呢,可能算是有缘分吧。因为我多次在万东大桥那里遇见
   他,后来才知他在那里做交通协管员。他这个人呀,话不多但非常实
   在,几年来的每次人权活动和聚会都有他的身影。得了白血病,他不
   告诉大家,缺钱医治也不讲,闷在自己一个人的心里!他呀,经常是
   抱着发烧和病痛的身体来参加人权研讨活动,直到下不了床的最后半
   月,就缺勤两次,哎……这样的人死了,走了,我心里真难过!
   
   【马玲丽】
   
   昨天,我得知小蒋去世的消息。对于他的去世,我心里很伤心、很痛
   楚(一边流泪一边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这个世道,很多人
   只是顾重自己利益,很少有人去想到社会的“公正、公义”和帮助别
   人,而小蒋就是这么一个乐于助人、关心公共事业的人。就拿我家门
   面“被强拆”的事情上,我还欠着他的一个人情呀!政府人员在强制
   拆我家门面之前,我给大家讲了后,期望得到大家的帮助的声援。强
   拆那一天,小蒋天不亮就提前赶到了现场,并一直坚守在那里。在与
   拆迁人员讲理的过程中,他还被推倒在地受了伤。我一直都在想,等
   把家中的事情稍稍料理好一些后,就请小蒋和大家到家中坐坐,好好
   感谢一下。唉!真没有想到,这么快人就走了,好人呀……乐人助人
   的好人呀……!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话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流泪)
   ……
   
   【田祖湘】
   
   今天在这里,我们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追思广场上的朋友蒋德贵先
   生。自参加人权研讨以来,他不顾公安局国保警察的监视、警告、威
   胁和骚扰以及病魔,仍然以各种方式坚持维权活动和斗争,直到他生
   命的最后一息。蒋德贵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正直、善良的朋友,可
   以说,这是自张明珍大姐离我们而去后的又一巨大损失,我们又少了
   一位能勇敢战斗的战友。在我和老蒋多年的交往中,他的为人有两项
   突出的品质使我深受感动:一是他的默默无言、真诚老实、待人诚
   恳;二是他的坚韧与不屈。我们不是势利之交的酒肉朋友!是道义把
   我们连在一起,我为失去老蒋这样一个真心朋友而感到痛惜!
   
   【申有连】
   
   我一直在医院忙着照顾生病的老母亲,没有能去为蒋德贵开追悼会
   (没得到即时信息),但今天有幸参加了共同缅怀小蒋的追思会。自
   从德贵得了白血病之后,我们还到医院去看过他,前段时间还好转些
   了并参加我们的研讨活动了,也就这两次没有参加,真想不到他这么
   快就离我们而去!小蒋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是这个人朴实无
   华,象一株默默不语的小草那样植根于大地。我想,他这种默默无言
   和只知做事的人在中国是很多的,我们缅怀的就是这种小草的精神
   ……。
   
   【卢勇祥】
   
   我与蒋德贵先生只有一面之交,是在贵州豪女马绵征墓碑前见到的。
   坦率说,蒋德贵先生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因为他貌不出众,语
   不惊人,既不争功邀宠,又不善于表现。确实是个极其平常、极其朴
   实的人,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一颗高贵而又
   英勇的灵魂。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在暴力和邪恶势力最为嚣张的时
   候,他敢于公开站出来同残暴政权抗争、敢于为民主自由呐喊、敢于
   站在人权奋争的最前列。蒋德贵先生是个默默无闻的民运志士,他没
   有写下至理名言,也没有创建丰功伟绩,他只是群体中的一员。然
   而,时代需要这样的草根英雄,时代需要千千万万象蒋德贵这种大无
   畏的实干志士。我们悼念蒋德贵,就是要追思他的这种高尚精神,学
   习他为了中华民族振兴默默奉献自己的心胸,学习他鞠躬尽瘁、死而
   后已的无私品德。
   
   【王藏】
   
   蒋德贵先生不善言谈、写作,在他身患重病时,也没有向人权研讨会
   的朋友们透露一丁点自己的病情,仍参与老上访户马玲丽房子被强拆
   一事的维权,天不亮就赶到预约地点,是去得最早的一个人。他曾
   说,他与大家一起搞人权活动是他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与人权捍卫
   者们相识、并肩战斗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蒋先生一生贫寒,
   饱经生活苦难,他的身上透射出中国底层人民善良正直、真诚热情和
   坚韧不屈的美德。他无声无息地走了,带着对民主中国自由未来的向
   往。我会永远铭记他,我会用我的作品,记录下如他一般可敬的灵
   魂。苦难的中国啊,正是有无数如蒋德贵先生一般的人,才有了她的
   尊严,她的希望。
   
   【陶玉平】
   
   蒋德贵年仅58岁就过早地离开人世,此时,我的心中很悲痛,我们人
   权研讨会遭受了重大损失,又痛失一位坚持社会正义的公民,又失去
   了一位坦诚的好朋友。德贵,永别了!我们将学习和发扬你的顽强拼
   搏精神,继续为中国人的自由、人权而努力争取下去,老蒋,安息
   吧!
   
   【黄燕明】
   
   继张明珍大姐去世之后,蒋德贵也随之离我们而去。短短两年
   间,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失去了两位热心、忠诚于人权事业的勇敢成
   员,他(她)们的英年早逝,是我们山城贵阳的巨大损失,悲乎!痛
   乎!!
   
   记得德贵刚参加人权研讨会的时候,他羞怯地对我说:我想与你聊聊
   并请教一下电脑的使用方法。对于这个平时话语不多但非常实在的
   人,我立即答应到他家去。他在家里极其兴奋地说:
   
     “我在广场(文革中的‘春雷广场’,贵阳民众现称为‘民权广
     场’)上听别人‘论政’已经十多年了,一直期望在贵州能遇到
     志同道合的朋友。你们与‘强权’作不懈斗争的事迹、你们‘中
     国民主党贵州分部’一案之事,我早就在‘自由亚洲电台’和
     ‘美国之音’广播上听到的,对于你们敢作敢为的行为,我是非
     常敬佩!与你们认识并听了多次的演讲后,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
     良知与公义的存在,多年来压抑和愁闷的心情获得了解放。”
   
   我给他的电脑安装“斯恺普”、“帕尔套克”等即时聊天软件,又教
   他如何使用“自由门”软件和到什么网站上去了解真实的中国信息。
   自此之后,人权研讨会的每一次街头巷尾、公园、家庭聚会德贵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