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徐水良文集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原标题: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徐水良


   

2010-9-5


   
   
   关于中国改革和改良道路的程序,从改革一开始,就产生严重的分歧。
   
   本人从79民运开始,就始终主张正确的改革程序,是先搞政治改革,后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并在当时本人写的一些文章中,论述这些看法。可惜我手头没有当时的这些文章。
   
   1980年代,我在监狱中,又一再强调这个程序。例如,1984年和1988年,我又曾经写文章强调这个问题。在1988年的《短论数则》之八中,我指出:
   
   “历史已经证明,在我们现在的条件下,尤其到今天,不解决取消特权官僚专制主义、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这一关键问题,我们就无法再继续前进,不解决这个问题,一切重大社会问题的解决,都将是不可能的。企图回避这个问题而先去解决工资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及其它一系列问题,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不能成功的。即使物价改革这样并不很困难的问题,也因为特权官僚专制主义的干扰(例如官倒)等等,而大大增加了难度。”
   
   “我们早已指出上述问题,在八四年关于改革问题的论述中,又再次强调这一点,(记得当时再次指出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解决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问题即民主问题,指出鼓吹一包就灵,企图把农村大包干简单推到大工业来解决工业问题,是荒谬的,等等。)这里我们又一次强调这个问题,供有关理论及决策部门研究参考。”
   
   当时笔者思想还受马克思主义束缚,还把巴黎公社当作民主制样板。这是笔者当时的局限性。但文章强调的改革程序,无疑是正确的。
   
   我在以后的一些文章中,又曾经一再论述政治和社会改革正确的程序。例如十几年前,1997年本人写的《中国改革简纲》和《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就指出,改革,应该先搞政治改革,第一步应该先放开自由,然后,第二步再搞民主,在民主和法治制度建立以后,第三步,再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
   
   具体说来,这种改革的正确程序是:
   
   开放自由(开放言论自由,包括出版和新闻自由,开放结社自由——开放其他自由)其中言论新闻自由和结社自由,是民主政治改革不可缺少的前提——然后,进行民主政治改革,建立民主制度——然后,在前述基础上,建立宪政和法治制度——然后,在民主、宪政和法治制度下,才能搞好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这其他社会改革,包括文化、教育、风俗、习惯、道德、生活、娱乐等等一切方面。
   
   我们往往把放开自由、建立民主和宪政法治,合称为政治改革。因此,笔者一再强调指出,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否则,不搞政治改革,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必然走上邪路。我在1997年《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中指出:
   
   “在现行官僚专制体制下,任何经济改革都会严重变形,不以改变官僚专制体制为先导去搞经济改革,而是先搞甚至单纯地搞国营经济的体制改革,其结果:
   
   1、必然变成特权官僚化公为私侵吞公产的又一合法途径;
   
   2、必然损害工人利益(尤其在没有独立工会的条件下),例如,以股份制为名从工人口袋中捞钱去填企业亏损的无底洞,更加为所欲为地任意欺压、任意断绝工人的生路,等等,
   
   3、最后,必然遭到工人和全国人民的反对,导致这种‘改革’的失败。”
   
   (摘自《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
   
   但是,中共拒不听从我们的一再警告,坚持邪路改革,颠倒改革程序,结果,就像我们一再预言的那样,这种邪路改革,必然变成了特权官僚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中国的改革,最后走上了死路。
   
   实践证明,我们指出的政治改革的程序,不能违反。
   
   但是,中共和他们的御用学者,以及花瓶民运,仍然千方百计要逃避或否定这种正确的改革程序。
   
   过去一些时间,以杨光先生为代表的伪宪政派,伪造、捏造和歪曲历史,把根本不是宪政的一些不民主的制度,说成是“当之无愧的宪政”,鼓吹先搞宪政,再搞民主。甚至说,没有宪政,政改和其他的一切都是白扯。把宪政制度,当作政治改革的前提。
   
   实际上,他们完全讲反了。
   
   没有政治转型,就没有宪政。宪政是转型的结果,不是前提。
   
   转型的前提是有结社和新闻自由。然后才能开始转型。放开其他自由,并建立民主制度。民主制度建立以后,民主转型基本大致成功,才能开始民主宪政的建设,逐步建立和完善宪政制度。因此,民主宪政的建立,是政治转型完成的标志,而不是转型的前提条件。
   
   现在张鹤慈先生更进一步,他在《中国政改的新路——改社会先于改政权》中,主张先搞社会改革,先改社会,再搞整改。社会改革先于政改,先于宪政。
   
   现代的政治改革以外的一般社会改革,本来应该是在民主法治宪政条件下,依靠民主宪政法治进行改革。没有民主政治和宪政法治,在一党专制下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像我们前面指出的那样,必定走上邪路。
   
   张鹤慈与伪宪政派先改社会,或者先搞宪政,再搞民主政改的理论,异曲同工。就是颠倒改革步骤,使得改革无法进行,没法向前走,只好停止不动,维持现状;或者像过去的邪路改革那样,走上邪路。
   
   
   附件1:
   
   《短论数则》之八
   
   1988年9月于江苏镇江江苏省第二监狱
   
                 八
   
   特权官僚专制主义者一直用多种借口,回避、反对或拖延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问题。他们以克服巴黎公社缺点为名,大肆否定巴黎公社的民主原则,推行他们自己的专制主义。他们以生产力落后为名,把实行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推到遥遥无期的将来。似乎他们的“社会主义”,还不如一百年前小农的法国,和基本上是手工业,尤其是小手工业(机器大工业极少)的巴黎。
   
   历史已经证明,在我们现在的条件下,尤其到今天,不解决取消特权官僚专制主义、实现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这一关键问题,我们就无法再继续前进,不解决这个问题,一切重大社会问题的解决,都将是不可能的。企图回避这个问题而先去解决工资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及其它一系列问题,完全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不能成功的。即使物价改革这样并不很困难的问题,也因为特权官僚专制主义的干扰(例如官倒)等等,而大大增加了难度。由于这个难度,再加上更为重要的、治国者对物价改革问题的无知,使得过去在物价方面的一系列做法显得极其轻率可笑。(我们的治国者根本不知道,物价改革的主体部分,必须在一至两年内完成,少于一年,时间短完不成,超过两年,难度增加,损失增大,也可能完不成或难以完成,当然他们更不知道完成物价改革所必须采取的一系列正确措施。)
   
   我们早已指出上述问题,在八四年关于改革问题的论述中,又再次强调这一点,(记得当时再次指出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解决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问题即民主问题,指出鼓吹一包就灵,企图把农村大包干简单推到大工业来解决工业问题,是荒谬的,等等。)这里我们又一次强调这个问题,供有关理论及决策部门研究参考。
   
   
   附件2:
   
              中国改革简纲
   
             (南京)徐水良
   
            1997年12月底于南京
   
   
   中国变革的道路,无非有两条,一条是走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走过的突变的道路,另一条就是走渐变的道路。突变的道路,也就是普通所说的“革命”的道路,它有四种类型,这就是1、非暴力类型,2、非暴力为主附带小量暴力的类型,3、暴力手段较多的类型,4、暴力类型。大部分"社会主义"国家走过的是前两种,即非暴力的或非暴力为主的类型。第四种类型即暴力类型,迄今尚未发生,少数国家的内战不是革命,而是民族冲突或派别斗争。匈牙利和蒙古则比较接近渐变道路。渐变道路也就是渐进的改良改革的道路。我们希望我们的祖国走稳妥的渐变的道路,但这需要有中共愿意改革,愿意实现多党民主制,并且愿意满足全国人民及客观规律对改革时间速度的必需要求为前提。我们希望走和平的渐变的道路,但客观实际并不一定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我们不可能像“告别革命”的朋友们那样,捏造历史规律,不顾一切客观条件而强行“告别革命”。(在想象和现实上实现?不知他们怎样“告别”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幸运的是,我们已经走过了历史中最困难、最不幸的路程,我们已经有了一次流血的"六四"事件,我们已经有了这次事件之后,全国民心的大变换,全国人民的大觉醒,暴力的道路已经不大可能。即使有极少数顽固的专制主义者想再搞一次同等规模的“六四”镇压,他们将不大可能再搞得起来,即使勉强搞起来,也只能小搞以后即迅速失败,他们决不可能再一次得逞。但突变的可能性仍然是很大的。
   
   对各种可能的突发事件和突变情况,以及相应的应对策略的研究,仍然是很必须的。不过我们这里只讲渐变道路,即渐进改革的问题。
   
   如果中共愿意实行多党民主制并满足必要的改革速度,那么,我们将走上和平的道路,但要把这条和平的道路变为稳妥的渐变的道路,还必须采取正确的步骤和策略,就目前情况看,中共政府可以采取以下步骤。
   
   一、以政治改革为先导,以十年左右的时间,基本完成政治体制的改革。
   
   第一步:化五年左右的时间,实现自由。
   
   为了稳妥,可以一小步一小步走。先彻底放开公民个人言论自由,再放开媒体上讨论的自由,尤其发动全国人民参与对改革问题的自由广泛的讨论,再放开媒体本身的自由,出版自由和新闻自由,解除报禁;再放开结社自由,先允许建立自由的学术团体,行业团体,再允许自由成立独立工会,再解除党禁,以及其它等等。可以分为更小的步骤,其间还包括“六四”平反,释放政治犯,罢工及集会、游行的自由等等。此外,在适当的时候,还要实行迁徙自由,取消农业户口和城镇户口,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二元社会的人为划分,取消对农民的一切歧视。不消除二元社会,中国社会的现代化将是不可能的。
   
   这第一步,是改革中最困难的一步,但采取渐进稳妥的办法,是可以完成的。完成了这一步,再完成第二步就比较容易了。
   
   为了完成这困难的一步,中国社会各种力量应该采取协商合作的态度,尤其是中共和中国民主运动,这两种看起来完全对立的力量,实际上却有着很大的共同之处,有着共同的希望,这就是:和平、稳妥地进行改革,平稳地转轨。要实行合作,当然有一个前提条件,这就是中共必须同意采取协商的态度。要使各方面,进而使全国人民摆脱矛盾哲学、斗争哲学、学会合作、协商和妥协、宽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