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徐水良文集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再谈改革程序)


   

徐水良


   

2010-9-5


   
   
   我在过去一些文章中,曾经一再论述政治和社会改革正确的程序。例如十几年前,1997年本人写的《中国改革简纲》和《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就指出,改革,应该先搞政治改革,第一步应该先放开自由,然后,第二步再搞民主,在民主和法治制度建立以后,第三步,再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
   
   具体说来,这种改革的正确程序是:
   
   开放自由(开放言论自由,包括出版和新闻自由,开放结社自由——开放其他自由)其中言论新闻自由和结社自由,是民主政治改革不可缺少的前提——然后,进行民主政治改革,建立民主制度——然后,在前述基础上,建立宪政和法治制度——然后,在民主、宪政和法治制度下,进行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
   
   我们往往把放开自由、建立民主和宪政法治,合称为政治改革。因此,笔者强调指出,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否则,不搞政治改革,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必然走上邪路。我在当时文章中指出:
   
   “在现行官僚专制体制下,任何经济改革都会严重变形,不以改变官僚专制体制为先导去搞经济改革,而是先搞甚至单纯地搞国营经济的体制改革,其结果:
   
   1、必然变成特权官僚化公为私侵吞公产的又一合法途径;
   
   2、必然损害工人利益(尤其在没有独立工会的条件下),例如,以股份制为名从工人口袋中捞钱去填企业亏损的无底洞,更加为所欲为地任意欺压、任意断绝工人的生路,等等,
   
   3、最后,必然遭到工人和全国人民的反对,导致这种‘改革’的失败。”
   
   (以上摘自《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
   
   但是,中共拒不听从我们的一再警告,坚持邪路改革,颠倒改革程序,结果,就像我们一再预言的那样,这种邪路改革,必然变成了特权官僚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中国的改革,最后走上了死路。
   
   实践证明,我们指出的政治改革的程序,不能违反。
   
   但是,中共和他们的御用学者,以及花瓶民运,仍然千方百计要逃避或否定这种正确的改革程序。
   
   过去一些时间,以杨光先生为代表的伪宪政派,伪造、捏造和歪曲历史,把根本不是宪政的一些不民主的制度,说成是“当之无愧的宪政”,鼓吹先搞宪政,再搞民主。甚至说,没有宪政,政改和其他的一切都是白扯。把宪政制度,当作政治改革的前提。
   
   实际上,他们完全讲反了。
   
   没有政治转型,就没有宪政。宪政是转型的结果,不是前提。
   
   转型的前提是有结社和新闻自由。然后才能开始转型。放开其他自由,并建立民主制度。民主制度建立以后,民主转型基本大致成功,才能开始民主宪政的建设,逐步建立和完善宪政制度。因此,民主宪政的建立,是政治转型完成的标志,而不是转型的前提条件。
   
   现在张鹤慈先生更进一步,他在《中国政改的新路——改社会先于改政权》中,主张先搞社会改革,先改社会,再搞整改。社会改革不仅先于政改,而且先于宪政。
   
   现代的政治改革以外的一般社会改革,本来应该是在民主法治宪政条件下,依靠民主宪政法治进行改革。没有民主政治和宪政法治,在一党专制下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像我们前面指出的那样,必定走上邪路。
   
   张鹤慈与伪宪政派先改社会,或者先搞宪政,再搞民主政改的理论,异曲同工。就是颠倒改革步骤,使得改革无法进行,没法向前走,只好停止不动,维持现状;或者像过去的邪路改革那样,走上邪路。

此文于2010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