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徐水良文集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再谈改革程序)


   

徐水良


   

2010-9-5


   
   
   我在过去一些文章中,曾经一再论述政治和社会改革正确的程序。例如十几年前,1997年本人写的《中国改革简纲》和《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就指出,改革,应该先搞政治改革,第一步应该先放开自由,然后,第二步再搞民主,在民主和法治制度建立以后,第三步,再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
   
   具体说来,这种改革的正确程序是:
   
   开放自由(开放言论自由,包括出版和新闻自由,开放结社自由——开放其他自由)其中言论新闻自由和结社自由,是民主政治改革不可缺少的前提——然后,进行民主政治改革,建立民主制度——然后,在前述基础上,建立宪政和法治制度——然后,在民主、宪政和法治制度下,进行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
   
   我们往往把放开自由、建立民主和宪政法治,合称为政治改革。因此,笔者强调指出,改革,必须“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否则,不搞政治改革,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必然走上邪路。我在当时文章中指出:
   
   “在现行官僚专制体制下,任何经济改革都会严重变形,不以改变官僚专制体制为先导去搞经济改革,而是先搞甚至单纯地搞国营经济的体制改革,其结果:
   
   1、必然变成特权官僚化公为私侵吞公产的又一合法途径;
   
   2、必然损害工人利益(尤其在没有独立工会的条件下),例如,以股份制为名从工人口袋中捞钱去填企业亏损的无底洞,更加为所欲为地任意欺压、任意断绝工人的生路,等等,
   
   3、最后,必然遭到工人和全国人民的反对,导致这种‘改革’的失败。”
   
   (以上摘自《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一文)
   
   但是,中共拒不听从我们的一再警告,坚持邪路改革,颠倒改革程序,结果,就像我们一再预言的那样,这种邪路改革,必然变成了特权官僚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中国的改革,最后走上了死路。
   
   实践证明,我们指出的政治改革的程序,不能违反。
   
   但是,中共和他们的御用学者,以及花瓶民运,仍然千方百计要逃避或否定这种正确的改革程序。
   
   过去一些时间,以杨光先生为代表的伪宪政派,伪造、捏造和歪曲历史,把根本不是宪政的一些不民主的制度,说成是“当之无愧的宪政”,鼓吹先搞宪政,再搞民主。甚至说,没有宪政,政改和其他的一切都是白扯。把宪政制度,当作政治改革的前提。
   
   实际上,他们完全讲反了。
   
   没有政治转型,就没有宪政。宪政是转型的结果,不是前提。
   
   转型的前提是有结社和新闻自由。然后才能开始转型。放开其他自由,并建立民主制度。民主制度建立以后,民主转型基本大致成功,才能开始民主宪政的建设,逐步建立和完善宪政制度。因此,民主宪政的建立,是政治转型完成的标志,而不是转型的前提条件。
   
   现在张鹤慈先生更进一步,他在《中国政改的新路——改社会先于改政权》中,主张先搞社会改革,先改社会,再搞整改。社会改革不仅先于政改,而且先于宪政。
   
   现代的政治改革以外的一般社会改革,本来应该是在民主法治宪政条件下,依靠民主宪政法治进行改革。没有民主政治和宪政法治,在一党专制下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像我们前面指出的那样,必定走上邪路。
   
   张鹤慈与伪宪政派先改社会,或者先搞宪政,再搞民主政改的理论,异曲同工。就是颠倒改革步骤,使得改革无法进行,没法向前走,只好停止不动,维持现状;或者像过去的邪路改革那样,走上邪路。

此文于2010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