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有新闻结社自由,直选人大就是假民主]
徐水良文集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新闻结社自由,直选人大就是假民主

   

没有新闻结社自由,直选人大就是假民主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徐水良


   

-9-21日


   
   
   谢燕益的这篇文章,从自己的想象出发,从自己一厢情愿的良好愿望出发,根据想象和颇为混乱的逻辑,做出虚假的错误结论。完全不对。
   
   类似的错误思想,在很多朋友中存在。所以,我觉得需要作个简单的评论。事先请谢燕益先生或女士,原谅我评论用语中可能包含的不太客气的说法。
   
   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由统治者领导进行。没有改良权的被统治者可以宣布支持确实愿意改良的统治者改良。但宣布自己要当改良派,宣布自己要当“民间”“改良派”,“穷尽改良手段和努力”,或者拼命支持不愿改良的专制统治者改良,都是思维的错乱,角色的错位,搞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至于“任何特权不得不承认法权的正当性”,“争取民众法权”,“民间的任务无论改良派还是革命者就在于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有所作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把改良的话说尽,把改良的资源用完,这无疑对改良和革命都是有益的大大降低了改良和革命的成本。”等等等等不知所云的胡话,更让人哭笑不得。
   
   什么叫“法权的正当性”,“争取民众法权”?什么叫“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民间的任务”怎么包含改良派?民间怎么能把属于统治者的“改良的资源用完”?还有,怎么能够这样子生造这些混乱不堪的词句和逻辑?
   
   改良的权利在统治者,你“民间的任务”,无论怎样去“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没有统治者同意,都不可能去搞改良,不可能“把改良资源用完”。
   
   下面简单谈一下本文的核心问题。
   
   自由是民主的基础和前提。没有思想言论新闻结社自由,任何直选都是假的,更何况只是人大代表直选。即使伊朗那样,有几乎完全的民主程序,但没有信仰自由,政教分离,却有驾凌于世俗民主制度之上的宗教领袖,选举和民主仍然是假的。各类直选做法,国际上的专制统治者搞过许多。萨达姆还搞总统直选,以100%的选票当选呢!在没有这些自由的条件下鼓吹完善人大制度,就是鼓吹假民主。
   
   政治改革的最简单办法,不是搞这种假民主,而是放开自由。原来统治者要花力气搞党禁、报禁,要拼命镇压;现在你放开,不花力气了,不搞镇压了,可以节省大量警力和司法力量,最多制订几个法案,规范一下新闻和结社,这当然是最容易、不需要花力气的事情。
   
   选举,尤其是自由民主的选举,往往要花很多钱;但放开自由,不仅不需要花钱,还可以节约监控设备、警力、司法力量和其他许多相关力量和金钱,可以省不少钱。
   
   讨论问题,研究问题,要从实际出发,不是从想象出发。更不能从想象出发,最后变成误导的结果。
   
   
   附:
   

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一、也谈改良与革命
   
   通常来讲,改良与革命的大目标是一致的。道义与权力的妥协是为了实现道义,有时权力与道义的妥协也是为了成就道义。如此来看,改良与革命的关系似乎就是,只有穷尽改良手段和努力方可革命。因为改良无疑是启蒙的过程,对在野力量的启蒙对中间力量和当权者的启蒙,是完成整合力量积聚道义的必要准备阶段,同时也是使反动革命对象道义尽失的过程。在一个转型的社会里,法权和特权的纷争不可避免将伴随整个转型时期直到任何特权不得不承认法权的正当性为止。改良和革命其实是一体两面,驯化国家机器,争取民众法权对于二者来说同样重要,这个过程无疑使弱势的改良派、革命派在民意的支持下日益强大,而使强势的执政者、保守势力日渐式微,从而最终取得建立新秩序追求程序正义的成果。一个社会的发展有其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民间的任务无论改良派还是革命者就在于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有所作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把改良的话说尽,把改良的资源用完,这无疑对改良和革命都是有益的大大降低了改良和革命的成本。
   
   二、衔接执政党科学发展理念推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
   
   执政党提出的科学发展理念,从民间的视角来看,对现实执政主体来说,民主宪政无疑应是科学发展的根本所在。作为一个执政目标和执政理论建构对应于错综纠结的现实矛盾,科学发展这一概念不可避免要回答以下几个基本问题:即所谓科学发展到底是1、谁来发展(发展主体);2、为谁发展;3、怎样发展;4、发展目的。以使得科学发展有别于经济中心主义的发展而上升到一个崭新的层次,更使其逼近“以人为本,全面、和谐、可持续”的自我阐述。
   
   科学发展要真正落实方向其实并不与民间期望相悖。民间和官方完全可以协调一致向共同目标不断迈进。对于我国现阶段的政治改革,其核心内容无疑就是要对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动手“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纲举则目张以此呼应“谁来发展;为谁发展;怎样发展和发展目的”问题,进而引申出“谁来执政;为谁执政;怎样执政和执政目的”问题。
   
   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法律意义上的政权核心,其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现状着实令人堪忧。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人大代表成员85%以上来自官僚权贵阶层。与此同时,我国的立法机制是,官僚权贵、行政机关近乎掌控着100%的立法权。这主要表现在:第一、从我国立法制度结合实际的立法操作来看,立法渊源主要分为两部分即法律立法和行政法规立法。众所周知,行政法规由国务院完全掌握,与此同时,法律的出台又是由国务院部门拟定立法规划完成法律草案的立法内容,最后由人大通过一下。如此一来,作为行政机关的国务院及其各部门实际上是国家的真正立法者,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员大多产生于政府部门具有明显的官僚权贵属性,由此可知整个立法对于民众利益、广泛民意不可能不渐行渐远。
   
   因此,无论要改变最高权力机关的性质还是要解决立法的民意取向,从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入手无疑都是不错的选择,也唯有如此才能解决上述提到的——谁来发展:人民来发展(而不是政府或少数官僚权贵来发展),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自主性和积极性。为谁发展:为人民的利益发展而不是为少数人的利益发展。怎样发展:按社会发展规律发展,按照人类社会根据长期的历史经验总结得来的民主宪政这一科学方法、科学程序和其自身体现出的现实和长远价值解决怎样发展的问题。发展目的:最终建立现代文明政治以实现人的最大自由保障最好的人权之目的。
   
   我们要做的工作无疑就是对我国政权核心不断进行改造,让它不断的名实相符,名与实具。第一、人大代表直选。无论全国还是地方人大代表一律由公民投票直选产生,由人民选举对人民负责。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是,人大代表作为个体的权力和责任承担者,只有其个体的法律地位不断强化,集体无意识、国家机器无意识、滥用公权无需担责的困局才能得到破解。人大代表的个体权责衔接着人民授权与国家机器直接运转的结果,在权力运转的全过程一定要权责相对应实现责任主体个体化、明确化。因此除了人大代表直选之外,需要完善人大代表选举、罢免及人大代表述职、日常工作机制等方面权责相对应的各项措施,国家权力一定要具体化而不能抽象化。让人们更容易分清什麽是国家行为什麽并非国家行为。第二、在人民代表大会框架下,选举任命以总理为首的责任内阁即国务院,国务院对人大负责是最高行政机关。第三、在现有状况下,即当前的执政党也是中国最大政党党首担任国家元首即国家主席作为国家的象征但不具有任何直接的行政权力,可以在其智囊团的拱卫之下对国家的发展战略和文化思想提出非政策性见解,同时国家元首可以提名最高司法官以供人大票决。第四、在以人大代表直选为核心的制度改革之下,公民文化公民运动仍需不断充实前行,以避免新瓶装旧酒的局面再度出现。
   
   政治改革原本如此简单!人大代表直选本身简便易行,成本十分低廉。它无疑成为解决“谁来执政;为谁执政;怎样执政和执政目的?”的不二法门。无疑将在实践中生动诠释科学发展的基本问题即谁来发展(发展主体)?为谁发展?怎样发展及发展目的?以使得科学发展这一有别于经济中心主义的发展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通过人大代表直选叩开现代中国民主宪政的大门,成就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命题。
   
   --
   谢燕益博客http://hexun.com/okokyea

此文于2010年09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