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徐水良文集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短评]
   
   
   迄今为止,中共对反对派,一直采取极端敌视和敌对的立场,连停止封杀、镇压、停止抓捕和判刑都不愿意,更没有任何和解、合作和妥协的打算。

   
   而反对派迄今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抗衡中共,当然也没有力量去强迫中共与自己和解合作,更没有力量去驯服中共。在这个时候,反对派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对中共进行揭露和批判,唤起民众,共同奋斗,去反击和对抗中共。
   
   在这个时候,在自己仍然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被人宰割的时候,不提倡揭露反抗,唤起民众去抗暴,却要散播幻想,要反对派单方面停止反抗中共的“敌对行动”,把幻想当事实,坚持一厢情愿地去与始终拒绝和解合作的中共,搞和解合作,甚至侈谈用自己的鱼肉之躯,去驯服鱼肉的宰割者,侈谈驯虎(驯服中共)之类的梦呓。这种人,不是彻头彻尾的神经病,就是别有用心的骗子。
   
   当然,反对派中,与中共合作的人还是有的,那就是中共的线人。因此鼓吹和解合作的人,现在唯一可能与中共合作的,就是充当中共的线人。而且这好像确实也是很多和解合作派人士的真实身份和自我表白。
   
   未来民主制度建立以后,我们当然要把民主政府驯服关进民主的笼子,但那是将来,是把民主政府关进民主的笼子;不是在现在,散布幻想,散播把极权专制的中共关进笼子这种不可能的幻想。你可以在民主社会,把民主政府关进民主笼子;但不可能在极权专制社会,把极权专制政府关进笼子。
   
             ——网路文摘编者2010-9-20
   
   
   

张三一言:合作派是戈培尔信徒


   

第一篇:今天是虎噬人还是人驯虎?


   

张三一言


   
   
   01-01今天是虎噬人时代不是人驯虎时代。
   
   虎噬人于野之际,崔卫平不叫人逃命、不叫人抗虎,而叫人赶虎入笼、教人驯虎之道。
   
   崔卫平说:“身为中国人,懂得中文,我们就一定像我们自己以为的那样,或者像我们应该做到的那样,更加了解这个国家?有能力把握在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想,这个质疑很有道理。崔卫平是把自己列入“了解中国”类的。但是,崔卫平把虎噬人的中国看成人驯虎的中国,是不是如她所说的中国人中的一个?她更了解这个国家?
   
   请看官们了解一下,当前的中国是虎噬人时代不是人驯虎时代?
   
   在这里是把政权比拟为虎,民众比拟为人。今天的政权是权钱勾结的垄断官僚资本主义的政权,是黑社会化了的政权。这个政权主要做两件事。第一件是维稳,也就是保护中共一党专政的权力。为此做尽反自由、反人权,迫害民众的事。垄断媒体、封网、抓言论犯、抓颠覆政权犯;剥尽中国人的自由和权利。第二件是疯狂劫掠民间财富和国家公帑,把进了口袋的钱转到美欧澳等他们视为敌人的国家去以策安全。民间虽然愤气冲天,形成爆炸性危险局势,但是,没有形成与一党专政的强大权力抗衡的有组织力量;只能作散星式、最初级阶段的维权。现在民众连最基本的自保能力都不足,离影响、制衡、改造中共还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可见,今天的中国政治局势明摆着就是虎噬人时代,而不是人驯虎时代。
   
   在虎吃人正欢之际,崔卫平大谈“找到自己驯虎师的位置,才是强而有力的反对派。”还找出王天成的话来助阵:“是的,波兰的经验是驯兽记。争取自由民主的历史,就是驯化统治者的历史。1215年英国贵族用刀剑将大宪章强加给国王,是近代驯兽的序幕。”赶虎入笼、驯虎于笼应不应该?需不需要?百分之一百肯定:应该、需要。像知道妈妈是女人一样,知道老虎应该要关入笼子当然很重要;知道你是不是处于被虎噬之险境、你有没有避噬拒噬能力更重要;发展和累积民众的避噬拒噬反噬力量是最重要中的最重要。在有了避噬拒噬能力后,你才有资格谈有没有力量把老虎关进笼子的问题;你真的有能力把老虎赶进笼子了再说驯虎之道还不迟。
   
   今天中国还没有到赶虎入笼驯虎于笼的时代,今天中国人要做的不是赶虎入笼驯虎于笼而是防虎噬人抗虎噬人的事──最重要的是组织抗虎队伍和力量。英国贵族之所以能驯服国王,是因为贵族力量足够强大。中国民众要驯服共产极权,就要像有压抑国王力量的英国贵族那样,有压服中共的力量。中国民众有吗?没有。在没有这个力量的时候大谈使用这个力量是一剂强效迷魂药,误尽苍生。在这时若有持枪猎人正欲射杀吃人老虎,你横加阻止,要猎人改业驯虎,你就是为虎作伥。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力量的驯虎师,是梦呓。你在梦乡“找到自己驯虎师的位置”又有甚么用?虽则,梦想也可以成为现实,而且梦想会美于现实,否则就没有必要梦想了。
   
   总而言之,在谈赶虎入笼之前先要判定自己是否正在被虎噬中,有没有避噬抗噬能力;在赶虎入笼之前要发起和组织赶虎队,而不是幻想驯教在野外吃人正欢的老虎;在老虎被赶入笼后才能谈驯虎事宜。崔卫平们最大问题是时空倒错,把虎噬人于野的现实,幻想为驯虎于笼的现实。
   
   还有一个问题。崔卫平能找到自己驯虎师的位置吗?她能充当驯虎师吗?
   
   在组织抗虎力量中提倡与虎合作的崔卫平,怎么能有赶虎入笼的意愿?有与虎合作而无赶虎意愿的人要做的不会是找自己驯虎师的位置,而是找自己与虎合作伙伴的位置。一个人怎么能够身兼在野散养之虎的朋友、合作者与驯虎师两个矛盾角色?
   
   
   01-02莫以人性度虎性。
   
   现在不是谈驯虎的时候,但是将来可能需要。驯虎也有其驯虎逻辑,而不是想当然可成事。
   
   崔卫平以《胡长清临死前谈新闻自由》为例,说没有新闻自由害死了胡长清,证明“散养的老虎对它本身也非常不利。‘权力的老虎’与大自然的老虎不一样在于,它不仅吃人,也吞噬自己。”
   
   这是以人性度虎性、以民性度党性。
   
   如果这是人对人说的话,有道理;但是,如果是人对虎说,就百端谬误。请问这个世界哪里可以找到一条舍弃非常不利的也吞噬自己的野生,自愿选取被关在安全笼里的老虎?胡长清有可能悔无监督,因为作为一个人,他是人,有人性;死到临头其言也善。一条老虎即使被捉被拔牙剥皮到最后一口气也绝不会悔不入笼,因为牠是虎,有虎性没人性。作为“权力老虎”的极权中共,它不会因为可能自噬而放弃噬人;牠会在自噬之前把噬人最大化;它就必然只会实行高压专政;因为作为一个极权党,它只有极权党性,没有民性。当然也非绝对如此。党是由人组成的,通过对人的改变或许有可能改变成为非极权党。但是改变的条件是它受到足够的压力和监督。就是说今天要改变中共,首要和必要条件是发展民众的反抗暴政力量,而不是在没有力量条件下去梦想改造中共。
   
   
   01-03为甚么会出现与极端专制(或极权)统治的政治懵人?
   
   崔卫平的思路是混乱的。她一方面大谈赶虎入笼和驯虎,但又与散养于野的老虎(她把中共比作老虎)合作。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应记取:能与之共处和合作的对象是平等的;不应该也不可能把平等的合作伙伴关进笼子。要关进笼子的就不是平等合作的伙伴,他们之间是主仆或人兽关系。现在崔卫平一方面强调与极权中共共存、妥协、合作;一方面又要把合作者的中共关进笼子里去。这是不自恰的理论。持这种混乱、不能自洽的逻辑者是政治懵人。
   
   自古以来,提倡与虎谋皮的与极端专制(或极权)统治者合作的蠢事都有政治懵人去做。是甚么东西制造如此不会觉醒的懵人?是恐惧。人有强弱两面性,在长期权力高压和恐惧下人的弱性会浮现;这个弱性表现在屈服、驯从权力。这是人之常情,我认为应该理解、谅解、同情。屈服、驯从有伤自尊和道德,给人予受辱感受,于是内疚自责。这种矛盾状态必须得到平衡;就要找寻能自圆其说的道理,求得出路;与高压和恐惧之主和解合作的理论就在这样的困局下被提出来使用了。
   
   米寄尼克能与雅鲁泽尔斯基对话,这是因为波兰的共产党并不像中共那样极端,还有理性与少许良知,所以对话与合作都能成事。可以说有历史和现实支持反对派“与专制统治者和解合作”可行。或许,米奇尼克是从波兰现实提升成为理论并从中找到操作模式(是否真实,在此不议)。在中国政治现实是中共是极权者,实行高压和恐惧政策,把一切反抗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中。反对派连生存空间都没有,怎么会出现“与专制统治者和解合作”的反对派?可见,今天在中国谈与统治者合作是天方夜谭,是伪命题。正常人不会作此谋。无奈的是在谎言、恐怖、高压之下,在一个与极权绝无可能和解与合作的政治现实环境下却产生了与极权中共合作的幻想,且还要把这一幻想付诸实现。今天有不少这么样的政治懵人作此蠢事。崔卫平的《把老虎赶进笼子里》是这类幻想和政治懵人表演的代表作之一。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历史和现实都不支持“与极权统治者和解合作”──理由也简单:世界上没有与虎谋皮或与虎合作的事。
   
   (是虎噬人还是人驯虎?──崔卫平赶虎进笼评述之一)

此文于2010年09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