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徐水良文集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按]曾节明先生过去一再主张革命,一再批判改良。指责“许多精英人士睁眼无睹六四血的教训,还在高唱‘和平、理性、非暴力’,‘告别革命’,乞求中共让步、‘政改’”。指责“余杰、刘荻、万润南等人摇唇鼓舌地一味反对暴力革命……这是在主张中国走那条万劫不复的‘黄祸’道路”。认为“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担忧暴力革命的发生是荒谬的;忧惧暴力革命,客观作用上等同于留恋现行体制。”鼓吹“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中国“有良知的真正有识之士,无不渴盼着暴力革命的尽快到来和成功”,等等等等。(见附件)。他日前却发表观点180度大转弯的大批判文章《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批判笔者和三妹主张革命。虽然这早在笔者预料之中。因为这种突然之间180度的大转弯,有其笔者早就预料的特别原因。但曾先生这个180度大转弯毕竟转得太快了一点。三妹很认真,匆忙写出一篇回答。但笔者懒得回答,借转发散三妹这篇文章之机,重发下面一篇300字旧文,以便澄清被曾节明先生在文章中大肆捏造和歪曲笔者观点,表明本人早已许多次阐明的本来观点:
   

[短评]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徐水良
   
             2010-8-22日
   
   历史发展到今天,如果中共一定要坚决拒绝民主改革。革命的道路当然就将是唯一道路,不可能有其他道路,革命必将发生。
   
   不过,是和平革命还是暴力革命?我看是和平革命的可能性远远大过暴力革命的可能性。因为只要全国老百姓奋起反抗,中共再要调动军队进行镇压,现在不再是64那个时候,现在与老百姓一样痛恨腐败和暴政的士兵,不会再服从,相反会调转枪口,不会再有一个64镇压。而没有士兵的枪杆子镇压,中共政权将顷刻瓦解。
   
   而革命发生后,也绝不会是历史的周期轮回,甚至是暴力轮回。因为无论国内老百姓对民主的渴望,还是当代的国际民主潮流的客观条件,革命后都只能走建立民主政权的道路,而决不会允许中共垮台以后,不建立民主政权,却建立专制政权。
   
              ——徐水良2010-9-15
   
   

三妹回答曾节明


   
   
   昨天有朋友转来曾节明的文章《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见下面附件),令三妹着实领教了大批判的疯狂威力。其满篇罗织的三妹罪状太多,令三妹无暇对应(明天要出去度假),所以只想对应其中最吓人最矛盾的危言——“大杀大乱大崩溃的黄祸之路”。三妹想先试问一声:既然曾节明先生知道“中国体制外民运力量相当弱小,想单凭一己之力,从外部推翻中共,难于登天。”那么,凭三妹微薄之力如何做到“大杀大乱大崩溃”?虽然曾节明对三妹的的主张采用了大曲解,那三妹也做不到“大杀大乱大崩溃”,曾节明实在过奖了。更何况,三妹只是告诉人们体制内现在没有出现改革派,只有辛子陵自己已明言的“救党派”。三妹只是告诉百姓不要受“救党派”的骗,零八宪章的下场早已证明,就是“救党派”给党出八策也没用。零八宪章都把中共的极权性质改成威权了,中共也不跟它“和解共生“,还把刘晓波投进了他夸奖的“人性化”“柔性化”监狱。三妹深知中共的无耻和残酷,那些对中共的零八盼望都是瞎掰,最瞎掰的是“大杀大乱大崩溃”的危言。
   
   三妹早就说过,那些对着反共人士喊“不要血流成河”的人是在帮助共产党解脱。因为“血流成河”是中共极权政府造成的,是它历来的行为和罪责。它总是用杀戮的极端手段对付人民,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中共政府“血流成河”的罪状。可是偏偏有人却对着被杀得“血流成河”奄奄一息的老百姓喊“不要血流成河”,说透了就是不要反抗。今天曾节明的“大杀大乱大崩溃”之词与几年前的“血流成河”之词虽曲大异却同工。否则,如何解释曾节明此危言的大担忧?他是不是担忧中共倒台会引发“大杀大乱大崩溃”而不愿中共倒台?历史已经证明,东欧共产极权崩溃并没有出现曾节明的大危言。而中国人民的反抗全是因为腐败透顶倒行逆施的中共逼到自己头上万不得已的反抗行为,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就是三妹不发表任何主张,被中共抢了房子的人也会跟中共拼命。
   
   昨晚又有一个朋友给我发来曾节明一年前的两篇文章(也见下面附)。朋友特别打来电话说,曾节明一年前的这两篇文章中的观点与三妹的观点完全一样,现在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批判起三妹了呢?朋友特别让我转问一下曾节明,你是让我们买你的矛呢,还是盾?到底哪个是真的呢?是你的“朝野互动”呢,还是你的“警世训”呢,还是你的“革命论”呢?
   
   为了证实我的朋友说他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把曾节明的文章《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见附件三)的第一段节选如下:
   
   “从已故的杨小凯教授算起,包括刘晓波、余杰、刘荻、万润南在内的一大批异议知识分子都视暴力革命为洪水猛兽,坚决拒绝把暴力革命作为中国宪政民主化的道路选项:杨小凯借用洛克、汉密尔顿等自由主义大师的创见,拼凑出一幢深具中共高干子弟特色的“告别革命”理论大厦,刘晓波、万润南等人一直在不厌其烦地反对暴力革命;最近余杰、徐晋如联名发表文章《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康圣人碰见章疯子》,公开声明,《08宪章》的道路排除了暴力革命的选择、刘荻则发表《在革命与改良之间》,在反对余杰“改良”主张的同时,把“拒绝革命强”再强调了一遍。”
   
   不知曾节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和大批判的激情是不是被温家宝的民主豪言激发起来的?这激情绝非曾节明一人之情,而是一群人“予以肯定”的激情。还有那位曾节明推崇的陈泱潮,去年一个小小杜光就把他激情起来啦。再怎么说,温家宝的官比杜光大,为温家宝激动并予以肯定才更有误导力。
   
   温家宝与邓小平、朱镕基、江泽民、胡锦涛等等中共核心的高官没有两样,他们都是自己掌握着权力,再使他们的儿子掌握中国的经济命脉。太子党是中国特有的景象:这些中共核心的高官本身似乎很清廉,实际上他们却把中国办成了家天下的极权政权。
   
   温家宝的儿子温雪松于2005年与他人合作首创私募资金“新天域资本公司”,这是一家以美元为资本的外资公司,投资者包括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瑞士银行,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何晶主持的淡马锡控股公司,以及日本企业家孙正义旗下的日本软件银行。……靠着温雪松的人脉和背景,新天域发展迅速,开办至今已完成二十一个投资案例,包括四川美丰、金山软件、金风科技、英利绿色能源、天骏传媒、久遊国际、融创中国、新世纪百货、喜得龙、金丝猴食品、重庆百货等等,光是新天域属下的天域景湖所持有的新世纪百货股权,账面浮盈已达八点五亿元,重庆百货浮盈达十九点四亿元,业绩非同一般。
   
   上面只是简单说说温家宝的家天下范围,邓小平的瘫儿子邓朴方的康华公司也是资产惊人。邓小平的小儿子邓质方留学美国获得量子物理博士学位,可是回国后并没有从事物理工作,却成立了四方公司,在上海、北京、天津、大连、广州、深圳、珠海到处圈地,被称为“地产大王”。邓家的长女邓林的丈夫吴建常,成立东方鑫源等公司,垄断中国的有色金属资源,是邓家的首富。邓家的么女邓榕的丈夫是贺龙之子,是解放军装备部军官,他的保利公司是倒卖军火的大贾。
   
   还有李鹏家族独霸电力王国,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掏空网通,朱镕基儿子垄断中国金融,胡锦涛儿子胡海峰原任同方集团威视公司董事长捞满后,转身一变成为清华大学副秘书长。
   
   他们掌握着如此巨大的国家权力和财富,他们怎么会改革自己儿子和自己的特权?他们怎么会如曾节明们所期盼的那样放弃这些特权与你们这些低微小民互动?他们如此高高在上和强大富有,他们怎麽能听到在泰国和美国惶惶不可终日的流亡人士们的“予以肯定”的呼声?曾节明们的这个不自量力的“互动”渴望除了误导民众和满足自己流亡的落寞心态,别无他用。
   
   对这些窃国大盗们,除了呼吁人民“不合作”,别无它路。不合作之路是东欧人民走过的抗争之路,也必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必胜之路。在他们已经窃国毁国到这般地步,中国到了如此危难关头,还有人在那用“互动”误导,确实需要我们深思。
   
   三妹二0一0年九月十五日于芝加哥
   
   
   附件一: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兼批民运“唯我独革”派


   

曾节明


   
   
   一直以来,以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为代表的民运异议人士,一味主张以激烈手段推翻中共,他们反对任何妥协、及至反对一切温和的抗争手段,他们全盘否定刘晓波,甚至把国内《零八宪章》运动打成中共阴谋、把刘晓波先生打成中共特务...如今他们又声讨温家宝总理的“八二一”政改讲话,全盘否定温总理的开明言行...
   
   他们貌似革命最坚决、最彻底,实际上他们对中国民运产生着非常恶劣的影响。比如,他们大力地误导着国内广大因专制压迫而满怀仇恨的民众,误导他们望一条对人不对制度、决不妥协的清算仇杀险途上走——也就是说,他们在误导中国走一条通向大杀大乱大崩溃的黄祸之路。
   
   这绝非言过其实、亦非危言耸听。何以?首先来看“民运”是什么。“民运”,顾名思义,就是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包括运动);所谓“中国民运”,就是争取中国民主化的行动,也就是说,中国民运以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为目标:中共一党专制结束,且建立起了宪政民主的新中国,中国民运才算成功。
   
   那么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由谁来施行呢?很多中国人想当然地以为只有民运异议人士才是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者,想当然地以为只有民运异议人士才能争取民主化,而且,他们更想当然地认为只有体制外的反对者才算得上民运异议人士。此诚乃大谬也!其实体制内外的人都可以成为民运人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前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瓦西里•米利亚,都曾是共产党专制政权的高官,他们争取民主化的作用,难道比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瓦文萨、哈维尔要小?
   
   由是可知:不能为民运而民运,民运必须讲求实效,必须这眼于以最少时间、最小的代价结束专制、实现宪政民主;民运的参与者远不只是体制外人士、更非一群榜上有名的海外人士,那种有悖于以最少时间、最小的代价结束专制、实现宪政民主的“民运”主张,客观上是在危害民运。
   
   以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为代表的民运异议人士,其所一贯的主张客观上就是一直在危害和误导民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