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徐水良文集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按]曾节明先生过去一再主张革命,一再批判改良。指责“许多精英人士睁眼无睹六四血的教训,还在高唱‘和平、理性、非暴力’,‘告别革命’,乞求中共让步、‘政改’”。指责“余杰、刘荻、万润南等人摇唇鼓舌地一味反对暴力革命……这是在主张中国走那条万劫不复的‘黄祸’道路”。认为“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担忧暴力革命的发生是荒谬的;忧惧暴力革命,客观作用上等同于留恋现行体制。”鼓吹“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中国“有良知的真正有识之士,无不渴盼着暴力革命的尽快到来和成功”,等等等等。(见附件)。他日前却发表观点180度大转弯的大批判文章《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批判笔者和三妹主张革命。虽然这早在笔者预料之中。因为这种突然之间180度的大转弯,有其笔者早就预料的特别原因。但曾先生这个180度大转弯毕竟转得太快了一点。三妹很认真,匆忙写出一篇回答。但笔者懒得回答,借转发散三妹这篇文章之机,重发下面一篇300字旧文,以便澄清被曾节明先生在文章中大肆捏造和歪曲笔者观点,表明本人早已许多次阐明的本来观点:
   

[短评]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徐水良
   
             2010-8-22日
   
   历史发展到今天,如果中共一定要坚决拒绝民主改革。革命的道路当然就将是唯一道路,不可能有其他道路,革命必将发生。
   
   不过,是和平革命还是暴力革命?我看是和平革命的可能性远远大过暴力革命的可能性。因为只要全国老百姓奋起反抗,中共再要调动军队进行镇压,现在不再是64那个时候,现在与老百姓一样痛恨腐败和暴政的士兵,不会再服从,相反会调转枪口,不会再有一个64镇压。而没有士兵的枪杆子镇压,中共政权将顷刻瓦解。
   
   而革命发生后,也绝不会是历史的周期轮回,甚至是暴力轮回。因为无论国内老百姓对民主的渴望,还是当代的国际民主潮流的客观条件,革命后都只能走建立民主政权的道路,而决不会允许中共垮台以后,不建立民主政权,却建立专制政权。
   
              ——徐水良2010-9-15
   
   

三妹回答曾节明


   
   
   昨天有朋友转来曾节明的文章《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见下面附件),令三妹着实领教了大批判的疯狂威力。其满篇罗织的三妹罪状太多,令三妹无暇对应(明天要出去度假),所以只想对应其中最吓人最矛盾的危言——“大杀大乱大崩溃的黄祸之路”。三妹想先试问一声:既然曾节明先生知道“中国体制外民运力量相当弱小,想单凭一己之力,从外部推翻中共,难于登天。”那么,凭三妹微薄之力如何做到“大杀大乱大崩溃”?虽然曾节明对三妹的的主张采用了大曲解,那三妹也做不到“大杀大乱大崩溃”,曾节明实在过奖了。更何况,三妹只是告诉人们体制内现在没有出现改革派,只有辛子陵自己已明言的“救党派”。三妹只是告诉百姓不要受“救党派”的骗,零八宪章的下场早已证明,就是“救党派”给党出八策也没用。零八宪章都把中共的极权性质改成威权了,中共也不跟它“和解共生“,还把刘晓波投进了他夸奖的“人性化”“柔性化”监狱。三妹深知中共的无耻和残酷,那些对中共的零八盼望都是瞎掰,最瞎掰的是“大杀大乱大崩溃”的危言。
   
   三妹早就说过,那些对着反共人士喊“不要血流成河”的人是在帮助共产党解脱。因为“血流成河”是中共极权政府造成的,是它历来的行为和罪责。它总是用杀戮的极端手段对付人民,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中共政府“血流成河”的罪状。可是偏偏有人却对着被杀得“血流成河”奄奄一息的老百姓喊“不要血流成河”,说透了就是不要反抗。今天曾节明的“大杀大乱大崩溃”之词与几年前的“血流成河”之词虽曲大异却同工。否则,如何解释曾节明此危言的大担忧?他是不是担忧中共倒台会引发“大杀大乱大崩溃”而不愿中共倒台?历史已经证明,东欧共产极权崩溃并没有出现曾节明的大危言。而中国人民的反抗全是因为腐败透顶倒行逆施的中共逼到自己头上万不得已的反抗行为,官逼民反,民不能不反,就是三妹不发表任何主张,被中共抢了房子的人也会跟中共拼命。
   
   昨晚又有一个朋友给我发来曾节明一年前的两篇文章(也见下面附)。朋友特别打来电话说,曾节明一年前的这两篇文章中的观点与三妹的观点完全一样,现在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批判起三妹了呢?朋友特别让我转问一下曾节明,你是让我们买你的矛呢,还是盾?到底哪个是真的呢?是你的“朝野互动”呢,还是你的“警世训”呢,还是你的“革命论”呢?
   
   为了证实我的朋友说他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把曾节明的文章《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见附件三)的第一段节选如下:
   
   “从已故的杨小凯教授算起,包括刘晓波、余杰、刘荻、万润南在内的一大批异议知识分子都视暴力革命为洪水猛兽,坚决拒绝把暴力革命作为中国宪政民主化的道路选项:杨小凯借用洛克、汉密尔顿等自由主义大师的创见,拼凑出一幢深具中共高干子弟特色的“告别革命”理论大厦,刘晓波、万润南等人一直在不厌其烦地反对暴力革命;最近余杰、徐晋如联名发表文章《民权乃公理,宪法实良图》、《康圣人碰见章疯子》,公开声明,《08宪章》的道路排除了暴力革命的选择、刘荻则发表《在革命与改良之间》,在反对余杰“改良”主张的同时,把“拒绝革命强”再强调了一遍。”
   
   不知曾节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和大批判的激情是不是被温家宝的民主豪言激发起来的?这激情绝非曾节明一人之情,而是一群人“予以肯定”的激情。还有那位曾节明推崇的陈泱潮,去年一个小小杜光就把他激情起来啦。再怎么说,温家宝的官比杜光大,为温家宝激动并予以肯定才更有误导力。
   
   温家宝与邓小平、朱镕基、江泽民、胡锦涛等等中共核心的高官没有两样,他们都是自己掌握着权力,再使他们的儿子掌握中国的经济命脉。太子党是中国特有的景象:这些中共核心的高官本身似乎很清廉,实际上他们却把中国办成了家天下的极权政权。
   
   温家宝的儿子温雪松于2005年与他人合作首创私募资金“新天域资本公司”,这是一家以美元为资本的外资公司,投资者包括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瑞士银行,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夫人何晶主持的淡马锡控股公司,以及日本企业家孙正义旗下的日本软件银行。……靠着温雪松的人脉和背景,新天域发展迅速,开办至今已完成二十一个投资案例,包括四川美丰、金山软件、金风科技、英利绿色能源、天骏传媒、久遊国际、融创中国、新世纪百货、喜得龙、金丝猴食品、重庆百货等等,光是新天域属下的天域景湖所持有的新世纪百货股权,账面浮盈已达八点五亿元,重庆百货浮盈达十九点四亿元,业绩非同一般。
   
   上面只是简单说说温家宝的家天下范围,邓小平的瘫儿子邓朴方的康华公司也是资产惊人。邓小平的小儿子邓质方留学美国获得量子物理博士学位,可是回国后并没有从事物理工作,却成立了四方公司,在上海、北京、天津、大连、广州、深圳、珠海到处圈地,被称为“地产大王”。邓家的长女邓林的丈夫吴建常,成立东方鑫源等公司,垄断中国的有色金属资源,是邓家的首富。邓家的么女邓榕的丈夫是贺龙之子,是解放军装备部军官,他的保利公司是倒卖军火的大贾。
   
   还有李鹏家族独霸电力王国,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掏空网通,朱镕基儿子垄断中国金融,胡锦涛儿子胡海峰原任同方集团威视公司董事长捞满后,转身一变成为清华大学副秘书长。
   
   他们掌握着如此巨大的国家权力和财富,他们怎么会改革自己儿子和自己的特权?他们怎么会如曾节明们所期盼的那样放弃这些特权与你们这些低微小民互动?他们如此高高在上和强大富有,他们怎麽能听到在泰国和美国惶惶不可终日的流亡人士们的“予以肯定”的呼声?曾节明们的这个不自量力的“互动”渴望除了误导民众和满足自己流亡的落寞心态,别无他用。
   
   对这些窃国大盗们,除了呼吁人民“不合作”,别无它路。不合作之路是东欧人民走过的抗争之路,也必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必胜之路。在他们已经窃国毁国到这般地步,中国到了如此危难关头,还有人在那用“互动”误导,确实需要我们深思。
   
   三妹二0一0年九月十五日于芝加哥
   
   
   附件一: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兼批民运“唯我独革”派


   

曾节明


   
   
   一直以来,以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为代表的民运异议人士,一味主张以激烈手段推翻中共,他们反对任何妥协、及至反对一切温和的抗争手段,他们全盘否定刘晓波,甚至把国内《零八宪章》运动打成中共阴谋、把刘晓波先生打成中共特务...如今他们又声讨温家宝总理的“八二一”政改讲话,全盘否定温总理的开明言行...
   
   他们貌似革命最坚决、最彻底,实际上他们对中国民运产生着非常恶劣的影响。比如,他们大力地误导着国内广大因专制压迫而满怀仇恨的民众,误导他们望一条对人不对制度、决不妥协的清算仇杀险途上走——也就是说,他们在误导中国走一条通向大杀大乱大崩溃的黄祸之路。
   
   这绝非言过其实、亦非危言耸听。何以?首先来看“民运”是什么。“民运”,顾名思义,就是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包括运动);所谓“中国民运”,就是争取中国民主化的行动,也就是说,中国民运以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为目标:中共一党专制结束,且建立起了宪政民主的新中国,中国民运才算成功。
   
   那么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由谁来施行呢?很多中国人想当然地以为只有民运异议人士才是争取民主化的的行动者,想当然地以为只有民运异议人士才能争取民主化,而且,他们更想当然地认为只有体制外的反对者才算得上民运异议人士。此诚乃大谬也!其实体制内外的人都可以成为民运人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前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瓦西里•米利亚,都曾是共产党专制政权的高官,他们争取民主化的作用,难道比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瓦文萨、哈维尔要小?
   
   由是可知:不能为民运而民运,民运必须讲求实效,必须这眼于以最少时间、最小的代价结束专制、实现宪政民主;民运的参与者远不只是体制外人士、更非一群榜上有名的海外人士,那种有悖于以最少时间、最小的代价结束专制、实现宪政民主的“民运”主张,客观上是在危害民运。
   
   以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为代表的民运异议人士,其所一贯的主张客观上就是一直在危害和误导民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