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论索尔仁尼琴并谈中国民主独特困难]
徐水良文集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中国民主独特困难


   
   

索尔仁尼琴再评价


   

兼论中国民主事业的独特困难


   

徐水良


   

2010-9-13日


   
   
   索尔仁尼琴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对他的评价,众说纷纭。
   
   在索尔仁尼琴去世以后,一部分中国花瓶民运和自由派人士,无限拔高索尔仁尼琴,贬低中国反对派,甚至拔高到“中国不可能产生索尔仁尼琴”的高度,误导了中国反对派和无数中国人。所以,我们有必要重新评价索尔仁尼琴,着重谈谈这方面的问题,以便恢复事情的本来面目。
   
   网上有一篇文章,标题说索尔仁尼琴是20世纪最走红的“芙蓉姐姐”。这个说法,显然太过分了。
   
   索尔仁尼琴是一个伟大的作家,看过他的《古拉格群岛》的人,大约都会把他当作一个伟大的作家、当作揭露斯大林黑暗制度的伟大作家,来敬佩他。
   
   不过,索尔仁尼琴在政治上,虽然是前苏联反对派的代表人物,但他仅仅是一个对斯大林专制制度持有异议的持不同政见者,异议分子。他从来不是一个彻底否定共产党的自由知识分子,更不是自由民主的斗士。
   
   索尔仁尼琴远在苏联解体很久以前,就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格格不入。他完全不是一个现实的民主人士,他根本不知道现实的自由民主是怎么回事。他1970年代到西方以后,抨击西方自由民主,对西方文化和民主,持强烈的否定态度,公开提出西方民主不适合苏联。
   
   他对西方缺点的批评,有部分合理因素。但认为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不适合苏联,并且在以后生命的岁月中,始终坚持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不适合苏联或俄罗斯,后来还忏悔自己作为反对派的过去,反过来赞扬暴君斯大林,留恋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大国梦,甚至主张搞东正教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来复兴俄罗斯,完全倒向专制主义一边。所有这些,都表明,这个前苏联反对派的代表人物,不仅远远不如中国真正的反对派人士,还远远不如中国体制内中共党内李慎之谢韬等开明民主救党派。他不过是对前苏联某些法西斯现实和自己受到的打击不满的左派。他更像中国的林希翎。(说他像林希翎,比说他像王希哲更加准确。)他根本不可能彻底否定共产党。这一点,一开始,西方人看错了,但后来一看清楚,西方人就不再太重视他了。到后来,就连俄国人,也离开了他,甚至把他看成怪物。就像中国有些反对派组织和台湾人,一看清林希翎,就赶快躲避或送神一样。
   
   但很多中国人迄今仍然没有看清楚索尔仁尼琴,以为他是彻底否定共产党的自由民主人士。花瓶民运和自由主义者更是无限捧抬,在他去世后无限拔高,拔高到中国不可能产生索尔仁尼琴的高度,这纯粹是一派胡言。
   
   相反,索尔仁尼琴去世以后,中国国内中共报纸连篇累牍,大捧索尔仁尼琴,大捧索尔仁尼琴否定西方文化和自由民主,说西方民主不适合俄罗斯等专制主义和民族主义,用来贬低中国反对派。中共与花瓶民运及自由派,从不同的方向,谈同一个问题,但他们贬低中国真正的反对派的目标是一致的。
   
   中国李慎之谢韬等开明民主救党派人士,不能彻底否定共产党,仍然信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对中共和中国社会转型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当然应该批评。但他们还没有像索尔仁尼琴赞扬暴君斯大林那样,赞扬暴君毛泽东,没有像他那样怀念旧苏联时代,没有像他那样主张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没有像他那样倒向专制主义。我这里为他们讲一句公道话:在政治上,他们比索尔仁尼琴优秀很多。
   
   与中国反对派相比,前苏联高层知识分子和反对派的情况,远不如中国。前苏联,能够彻底否定共产党的知识分子和反对派,相对于中国反对派,只是一小批。前苏联上层知识分子,甚至于反对派中,并没有看到很多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人士。前苏联上层知识分子,与中国上层知识分子情况差不多。
   
   而中国,上层知识分子中虽然较少看到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但反对派中彻底否定共产党的,不少。
   
   以索尔仁尼琴为代表,前苏联反对派,和现在的俄罗斯知识分子,由于大俄罗斯民族主义,往往不能彻底否定前苏联共产党的过去,尤其不能否定前苏联共产党的帝国主义侵略和民族压迫行为。相反,像索尔仁尼琴后期,反过来倒向专制主义一边,赞美暴君斯大林,留恋前苏联时期的大国梦,仇视和批判西方自由民主社会,把西方当作俄罗斯民族和俄罗斯大国梦的敌人。
   
   很多人不大了解俄罗斯,实际上,现在俄罗斯知识分子的状况,与东欧知识分子的状况,相当不同。东欧知识分子反共,但俄罗斯知识分子,索尔仁尼琴那样的心态,非常普遍。连海外留学生,也是这样。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垮台,还控制着政权,通过留学经费和驻外机构控制留学生,留学生亲共,不奇怪。但苏联共产党政权已经垮台,还要怀念前苏联的大国梦和暴君斯大林,就只能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普亭掌权以后,俄罗斯民主产生相当大的倒退,俄罗斯知识分子和前反对派,有很大责任。
   
   但是,这些年,中共地下势力、花瓶民运和自由主义者拼命抬高前苏联东欧反对派,贬低中国反对派,目的是从侧面论证中国条件差,还不能实现民主。即使最先进的中国人,也完全不行,远远比不上苏联和东欧。这也就是为中共“中国人民素质低,民主要慢慢来”的谬论张目。并且论证中国的问题和责任,不在中共,而在反对派。由于中共地下势力和花瓶民运大力提倡这种观点,使很多人信以为真,成为一种完全违背真实实际情况的“常识”,误导了许多朋友。以为中国不能实现民主,是中国反对派的问题,是中国反对派不如前苏联反对派。
   
   但实际情况并不是如此,反对派被中共控制,成为沦陷区,反对派总体素质低,这当然是中国民主事业的特大困难。但是,这种困难,在前苏联和东欧同样存在。所有共产党极权专制国家实现民主时,都存在这个特大困难。
   
   但中国的独特困难,并不在这里。与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并不缺乏高水平的异议人士。相反,中国反对派中高水平的异议人士的数量和水平,以及中国反对派的整体理论水平,远远超过前苏联和东欧。[注]
   
   中国的独特困难,在于:
   
   1、中国共产党极端专制,其上层,没有产生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那样,能够进行政治改革,并敢于勇敢反抗保守派阻力甚至政变的开明力量和民主力量。相反,中国共产党内的保守力量,特别强大,以邓小平为代表,特别野蛮,特别无耻,镇压反对派坚定不移,血腥屠杀,毫不犹豫。
   
   由于这一条,中国规模巨大的89民运,遭到失败。前苏联规模相对小得多的819抗争,却取得了胜利。
   
   2、中国人由于历史上的文明缺陷,导致民风懦弱,不断被野蛮民族征服。蒙元、满清等征服中国,对中国人进行奴性驯化。尤其中国共产党,征服中国,其实是马列主义和苏俄代理人——中共黄俄——征服中国。中共征服中国以后,更以空前巨大的规模,对中国人进行彻底的奴性驯化。经过几十年驯化,使中国人极端缺乏必要的野性和血性,到处都是被阉割的太监,少有杨佳那样血性反抗的汉子。前些年,很多人、很多文章呼唤野性、血性,那是对的。上面说的第一条,中共高层没有产生开明派和民主派,其社会基础就在这里。
   
   3、由于前一条,中国奴才文人、御用文人的力量很强。
   
   4、另外特别严重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共顽固拒绝先搞政治改革,后搞经济和其他社会改革的正确改革程序;坚持搞邓式改革的邪路改革,坚持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改革,并把经济改革变成特权官僚和太子党进行的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使中国的改革和整个民主转型,走上邪路和死路,进退不得。使中国社会,被极度扭曲,变得极度复杂,极度腐败;贫富悬殊,人心涣散,道德崩溃,社会环境崩溃,生存环境崩溃。今后要进行任何改革,做任何事情,都变得极端复杂,极端困难。
   
   5、尤其是,邓式邪路改革,通过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人为制造了一个官僚权贵集团。这个权贵集团,成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巨大阻力,这种情况,是苏联和东欧没有的。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和前期所没有的。
   
   比起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政治改革的阻力,极度扩大。政治改革的道路,比改革开放初期,更加遥远。经济改革,不仅没有像中共和花瓶民运承诺的那样,必然带来政治改革,必然导向政治改革。相反,邓式邪路改革,大大阻碍了政治改革,把政治改革推到更加遥远的地方。
   
   6、而这个权贵集团,又依靠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掌握了强大的财力,依靠这种财力,收买了中国知识精英。使本来应该站在反专制前列的知识精英,变成维护稳定,维护中共统治的保守力量。这种情况,也是前苏联和东欧没有的。并且是89民运所没有的。
   
   7、在这种条件下,中共及其权贵集团,不仅从私利出发,不愿进行任何改革,极力阻挠改革;而且,即使想改革,整个中共,外加花瓶民运,也没有人有能力能够预见和引导改革。中共的政治民主化改革,不仅没有可能真正启动,而且更加没有条件和可能获得最后成功。
   
   8、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经过革命,由能力最强的真正的反对派人士来领导,改革也是极度复杂,极度艰难。需要吸引各方面的人才,团结全国人民,齐心合力,小心谨慎,花最大努力,才有可能突破难关,取得成功。
   
   9、中共情报机构特别厉害,组建、渗透和掌控反对派,制造谬论,鱼目混珠,打压封杀真反对派,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也特别厉害。中国反对派总体上被中共情报机构玩弄于股掌的情况,也特别严重。这些情况,大大牵制了中国真正的民主力量,使他们的民主奋斗,变得极度艰难。也使民众寻求联合和合作,变得极其困难。
   
   此外,还有其他许多困难。
   
   所有这些,就是中国民主事业独特的、严重的困难所在。
   
   [注]上面本文中人对中苏的比较,是比较反对派。苏联朝、野早年在理论上一直超过同期中国。但这里的事情是:一般贬低中国反对派的人,是把现在中国反对派与过去的苏联东欧反对派比较。说中国反对派远远不如当年苏联东欧反对派。这就没有道理。现在中国反对派,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早已远远远远超过当年苏联东欧的反对派。而且远从79、89民运开始,也开始超越同期除波兰外的苏联东欧。
   
   中国反对派今天在社会科学基础理论等方面,已经超过今天的俄罗斯,并领先于全世界。这一点,也许有的人不承认,但随着历史的进程,今后将会越来越明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