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小龙女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为研究者所关注。围绕着秦可卿这个人物,曹雪芹放置了很多谜团。破解这些谜团,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成就。近年来又有个刘心武先生作惊人之笔,谓秦可卿之原型为康熙废太子胤礽之女,隐于贾府,《红楼梦》内容隐含乾隆朝争夺王权的重大政治阴谋云云。要知这种“政治阴谋论”是否可信,也须破解谜团,弄清楚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是什么,以及他是怎么构思的。本文以八十回本《红楼梦》为据,对此作些分析。
   

   一、秦可卿的身世
   
   本来她的身世作者在第八回中是交代得很清楚的。她是个弃儿,是她养父秦业从“养生堂”即孤儿院抱养的。养父秦业“现任营缮郎”,“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可卿长大后即嫁与贾家的贾蓉为妻。她是孤儿院出身,养父又是“营缮郎”这样一个小吏员,家世是很低微贫寒的,文化修养也不会很高。显赫的宁国府怎么会娶这么一个人做长孙媳妇呢?刘心武先生据此认为秦可卿一定大有来头,是“废太子之女”的一个依据。刘先生的推测是否对,答案就在《红楼梦》书中。前面说到她养父秦业“素与贾家有些瓜葛”,什么瓜葛,作者没有说明。营缮郎是工部营缮司(清朝正式的名称是“营缮清吏司”)的吏员。宝玉之父贾政就任过工部主事,后又升任员外郎(员外郎相当于今天中央部委的副司长,而不是刘心武先生所说的“副部长”。相当于副部长的是“侍郎”)。工部有四司,贾政是不是营缮司的主事和员外郎,秦业是否为贾政的属员,书中未说明。但都是在工部任职,如有交往是很自然的。因此秦可卿嫁到贾家不是毫无来由的。更重要的是贾府择婚也并不是一味讲门第富贵,这在第二十九回说得很清楚。二十九回写贾母到清虚观祈福,清虚观张道士给宝玉提亲,说那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都配得上。贾母却说:“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重视的是长相和性格。给宝玉择妻是如此,给贾蓉择妻应当也是如此。贾母在贾家有最高的权威,婚嫁问题上她的意见是决定性的。而秦可卿的袅娜模样和温柔性格正合贾母的心意,其袅娜风流也正适合贾蓉这个花花公子的口味,出身贫寒就不是问题了。很明显,秦可卿嫁到贾家并无可疑之处,丝毫没有“废太子之女”隐于贾家的根据,更非隐藏“政治阴谋”。
   
   二、秦可卿是怎样的形象
   
   秦可卿的形象可用一句话概括:《红楼梦》中第一美女。第五回中以贾母的眼光说她“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第八回作者说她“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当警幻仙子把她“许配”给贾宝玉时,说她乳名“兼美”,宝玉见她“其鲜妍妩媚有似宝钗;其袅娜风流,则又如黛玉”,是兼有薛宝钗和林黛玉两人之美。在她婆婆尤氏这个庸妇眼里,秦可卿简直是天下最好的儿媳。但这个“袅娜风流”的第一美女是个淫妇。先看作者自己对她的态度。她这么美丽温柔,又死得这么早,本来是很让人怜惜的,可是作者曹雪芹对她却没有丝毫怜惜之意,有的只是贬责。首先给她的姓名就明白的说她“情可亲”又“情可轻”。作者对她的态度集中体现在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及《红楼梦曲》对其他女子的品格、命运都有所赞叹和怜惜,唯独对秦可卿既无赞叹又无怜惜。十二钗中秦可卿图像是悬梁自缢,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说她是“幻情身”,与别的情欲之人相逢必定要淫乱,是贾家败落的“造衅”者。对她的自缢身亡毫无怜惜之意。再看《红楼梦曲》,第十三支《好事终》是说她的:“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孼总因情”说她既美貌,又擅弄风情,是败家的根本,对她也毫无同情怜惜之意。
   
   秦可卿必须是很美的,否则就起不到作者赋予她的使命。她淫,但淫而不荡,这才能负起作者给她的使命。如果她像“鲍二家的”“多姑娘”那么淫荡、像薛蟠之妻夏金桂那么淫毒,都不行。她又很温柔和平,还有相当高的品味,但不能与林黛玉、薛宝钗、探春等的高雅相匹比。她的品味是“香艳”。这集中体现在作者对她的卧室的描写上。第五回写贾宝玉到宁府赏梅,倦怠欲睡,秦可卿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眼漾骨软。再看房中陈设:壁上挂的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朝秦观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卧具是“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盖的是“西施浣过的纱衿”,枕的是“红娘抱过的鸳鸯枕”。作者细致地描述这些陈设、卧具及香气,把秦可卿卧室的香艳渲染得无以复加,而又感觉不到富贵气。卧室是最能反映卧室主人性格、品味的,写卧室就是写人。卧室的香艳凸现了秦可卿的香艳,但不是凸现富贵。秦可卿香艳的卧室是导淫的温床,而秦可卿则是导淫之人。作者的真意在此。刘心武先生没有看懂曹雪芹的真意,认为作者要暗示秦可卿的卧室是“皇家级的”,以此作为秦可卿是“废太子女儿”的证据。这可是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是“刘老汉进秦氏房”,以为到了皇宫里了。皇家宫室是富贵,而不是香艳。
   
   作者对秦氏的淫没有、也不可能像写鲍二家的、夏金桂那样来写,而是间接、隐晦地“暗写”的,是“不写之写”,即所谓“春秋笔法”。首先是第五回中说她让宝玉睡在她的床上。还亲自给宝玉展被摆枕。从辈分说,秦氏是宝玉的侄媳妇,当别人提出异议时,她辩解说宝玉还很小。那么宝玉是否很小呢?从他梦中与秦氏“成婚”并遗精、后来很快又与袭人“云雨”来看,至少已经性成熟了。他与秦氏的弟弟秦钟同岁,而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就发生过多次性关系,这是宝玉的陪衬。宝玉在梦中与秦氏“成婚”,作者暗示,秦可卿确实引诱宝玉与她发生了性关系。第七回焦大骂贾府里“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即隐含此事。经过秦氏的导淫,宝玉很快就跟袭人发生了性关系,从此也由情而淫。从后来的情节中可知宝玉又跟其他丫鬟有性关系。这一切,秦氏的导淫起了关键作用。
   
   秦氏跟她公公贾珍奸淫的事,已很分明了,不需多说。第十三回原来的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从脂砚斋的有关批语看,原来写她在天香楼因淫自缢的情节有四、五页之多,对她淫乱的情状写得是相当详细的。研究者公认这些情节是写她与贾珍奸淫,被人撞见,因而羞惧自缢的。这四、五页后来被作者删去了,改成她是因病而死的。至于曹雪芹为何要这么删改,下文再说。
   
   为了显示秦可卿的“淫丧”,作者又以贾瑞妄图勾引王熙凤通奸而淫丧作铺垫。贾瑞第十二回死,秦可卿第十三回死。秦可卿死后又以她弟弟秦钟的淫丧作补衬,于第十六回死去。秦钟跟他姐姐一样淫。他们的父亲秦业真是“情孽”,一双儿女都因情丧身。
   
   至此,秦可卿这个形象已经很清楚了,她是由情而淫的象征、淫孽的化身,贾家及其他权贵、豪门败落的精神根源。曹雪芹以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人们显示,整个豪门、权贵阶层的“大厦”将倾,其症候与病根首先是道德的崩溃,普遍的精神病患。连贾宝玉这辈年轻人也染上了,不能幸免。曹雪芹这些思想是统领全书的,秦可卿是曹雪芹上述思想的体现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她是统领全书的人物形象。这是曹雪芹让她承担的第一个使命。
   
   她的第二个使命在第五回里。这回的回目,庚辰本为《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戚序本为《灵石迷性难解仙机,警幻多情秘垂淫训》各执一端,庚辰本执全书大构,戚序本执淫情,都不恰当。我拟为《游幻境曲演红楼梦,垂淫训情迷通灵玉》,庶几更能反映作者的构思。正是在秦可卿香艳的的绣榻上,贾宝玉由秦可卿带领到了情迷世界的“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向他出示了书中众多人物的“命运档案”,给他预演了全部《红楼梦》的梗概。就是说,全部《红楼梦》是在秦可卿香艳的卧床上发生的。作者这样的构思既巧妙,又意味深长。
   
   三、秦可卿的病死所隐藏的秘密
   
   研究者们对曹雪芹原先写的秦可卿因淫自缢而死津津乐道,对曹雪芹改写后秦可卿的因病而死,却不见有透彻的研究。殊不知曹雪芹的改写包含深意,隐藏了很大的秘密。因此,关于她的病要专门来说。
   
   第一次提到秦可卿生病是在第十回由她婆婆尤氏首先说的。尤氏说可卿“这些日子不知是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说话也懒待,眼神也发眩”经多个大夫诊治,病却越来越重。第五回宁府中梅花盛开,应当是早春时节,她还是好好的,有说有笑,还张罗宝玉在她床上睡觉。到了秋天就病成这样了。这是耐人寻味的。后来请了一位叫张友士的大夫来诊治。问题就在这个张友士的诊治里。
   
   对张友士看病的描写,显示曹雪芹是颇懂医术的。先说脉息。作者写张友士把了秦氏的左寸(心)、左关(肝)和右寸(肺)、右关(脾),说了脉象及相应的症状,却没有提到左尺(肾)和右尺(命门,右肾)。肾为生命之本,属水,又与性直接相关。秦氏性淫,病又这样的重,肾阴亏虚,肾水已枯竭,不能滋养肝木,元气已伤,这正是经期延长乃至停经的主因。这些在脉象上一定是有征兆的,而且肯定是凶险的。医生为什么不说肾脉呢?这不是医生或曹雪芹的疏忽,另有原因。因为肾脉与性、房事有关,那时医生给女性诊病,一般不说尺脉即肾的脉象,尤其是给青年女性特别是淑女、贵妇看病,更是讳言肾脉。但尺脉还是把的,只是不说脉象,是心中有数。
   
   再看张友士的方子开了哪些药,这大有讲究。不研究药方就看不出问题。方中各味药如下(括号内是笔者所注):人参(补元气、生津液,主治虚脱、虚喘、崩漏失血、惊悸及一切元气虚弱、气虚少津等症)白术(健脾益气,主治脾虚泄泻)云苓(即云茯苓,益脾安神,主治脾虚泄泻、心悸失眠等症)熟地(熟地黄补肾阴、益精血,主治肾虚阴亏、头晕目眩、遗精崩漏等症)归身(当归补血活血,主治血虚、月经不凋、闭经等症)白芍(调肝脾、和营血,主治血虚、月经不调、崩漏等症)川芎(活血调经)黄芪(补气)香附米(调经止血,主治月经失调、痛经等症)醋柴胡(清热凉血,主治虚劳发热、骨蒸、盗汗等症)怀山药(和胃,助消化)真阿胶(补血、滋肾阴,主治喘咳、血崩及产后诸症)延胡索(即元胡,活血止痛,主治腹痛、痛经等症)炙甘草(调和诸药)。药引用建莲和红枣,导入诸经,且亦补心补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