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小龙女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谈谈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
·史上最牛的淘宝实物雷人语录
·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哈哈 总结2008年度语文
·百年诺贝尔正当花季
·向始终如一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致敬[原创]
·八项事件反映中国当局重大政治转向信号
·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年启示录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甲午战争116年回顾:中国为什么会输?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朝鲜半岛炮声隆[原创]
·陈致中高票当选,说明了什么?[原创]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原创]
·易中天:中国禅宗的境界
·中国汉字禅机(组图)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民国四大美男子之―――汪精卫
·雷颐:辛亥百年,变与不变
·杜君立:枪与玫瑰
·刘自立:日本无革命
·2010年岁末的死者追怀
·公共事件仅靠围观难有圆满解决
·2010,社会清醒纪
·龙应台致胡锦涛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这世界其实挺美好的,能让我心碎
·某些令人震撼的历史残片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周立波完蛋了,前妻爆料使上海惊呆!
·徐贲:敬神和求神
·怎样告诉老百姓,他们需要民主?
·谁在劫掠?当朝廷就是坐寇
·中国问题的本质
·做个规则“爱好者”,民主才有希望
·闾丘露薇:意见领袖在中国不受欢迎
·三十年来的社会思潮
·既“杂”且“多”的传统
·社会失序是当下的严峻挑战
·聪明人 傻子 奴才
·内心的崛起
·中国20世纪最大的骄傲与不幸
·谁都不代表真理
·关注天空,还是关注脚下?
·人民的选择在哪里--评国共内战
·为了忘却的记念[三]
·为了忘却的记念[二]
·为了忘却的记念[一]
·中国大陆历史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
·宇文泰苏绰问答录---帝王之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我在上文《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中已经说了,“不再看或讨论与钓鱼岛有关的话题,以安慰自己那颗受伤的心”。嘿嘿,可是有些人不干,非说我别有用心,其心可诛。既然有些朋友没看懂那是一篇改过自新、翻然悔悟的文章,少不得,我就再谈谈钓鱼岛问题。
   
   此棋局既然是为钓鱼岛所布,自然,我们得先了解一下钓鱼岛。下棋和打仗是一个道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从中方(主要指我等屁民)的角度看,钓鱼岛是中国的,这没什么疑问,连外交部的姜瑜女士都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

   
   因为:
   1、中国是这一群岛的最先命名者。
   2、1534年,中国第十一次册封琉球使郭侃在《使琉球记》中首先记录了途径“钓鱼岛”的事实,是目前纪录的该岛最早目击发现人。
   3、1562年的《筹海图编》一书,则首先将钓鱼岛绘入了地图,甚至18世纪日本学者林子平的《三国通览图说》(1785年),将钓鱼岛和中国本土绘制成同一颜色,明确表明这是中国所属。
   
   …… ……
   
   举了这么多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的证据,您一定会觉得,言之凿凿、事实清楚,但很可惜,在今天这个重视条约、讲究法律的世界,没多大意义。如果这些被采用的话,那么也就没有钓鱼岛这盘大棋了。因为,同样的话,小日本也说过,只不过更搞笑一些,日本人说,他们祖先在那些岛上采过中草药……
   
   我想,日本人的依据主要是以下几个:
   
   一、1895年的《马关条约》,清朝把台湾全岛和附属岛屿以及澎湖列岛“永远让与日本”。这就是钓鱼岛为何在日本被称作“尖阁群岛”的由来。
   
   二、1951年的《旧金山和约》,战败的日本宣布放弃对(朝鲜)济州岛、巨文岛、郁陵岛的主权,放弃对千岛群岛、库页岛(及邻近各岛屿)的主权,放弃对南沙群岛与西沙群岛之所有权利,但却没有一个字提到钓鱼岛。
   
   三、1952年台湾与日本签署的《中华民国与日本国和平条约》,里面除了再次确认日本“已放弃对于台湾及澎湖群岛以及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之外,没有提到钓鱼岛,更无任何领土争端字样。
   
   四、1972年中日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文件中,没有提到钓鱼岛,甚至连两国有领土分争字样也没有。
   
   五、1978年中日签署的《中日友好条约》,与72年的《声明》差不多,没提两国有领土争端,更没提到钓鱼岛主权。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条约是,1970年美日签署的《琉球返还协定》,此《协定》中,美国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琉球群岛(即冲绳群岛)的“行政管辖权”归还日本。
   
   可见,大陆(包括台湾)更多的是从历史沿革上谈归属,而日本,则是从条约规定中找“依据”(也可以换成钻空子、找漏洞、占便宜)。
   
   这里,谈两个小花絮:
   
   其一:《旧金山和约》签定后,1951年9月18日,当时的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拒绝接受。与此同时,朝鲜、蒙古、越南人民民主共和国等国也都曾发表声明,不承认《旧金山和约》,苏联、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三国拒绝签字。
   
   其二:1970年美日《琉球返还协定》签署后,台湾外交部于1971年6月11日发表声明,强调依照《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宣言》规定,“琉球群岛之未来地位,应由主要盟国予以协商决定”,表示明确反对。1972年,日本将琉球恢复战前名称“冲绳”后,台湾拒绝使用,至今仍沿用老称呼----琉球。大陆在中日邦交正常化后,紧随日本,称琉球为“冲绳”了。
   
   可以看出,钓鱼岛这盘棋不好下,原因是,原本应当归属同一阵营的国共两党,当年为了各自的私利,都曾经各取所需、装聋作哑地连出了许多昏招(默认过一些对我不利的条约),有时竟莫名其妙地“放弃下子权”,让小日本平白无故地提了好多子。可见,党派利益还是高于国家和民族利益呀。
   
   这盘棋下到今天,已然被动。日本是步步为营,大陆(台湾)是各揣心腹事,举棋不定,有时还要互相拆拆台,主动权尽在日本之手。人家都将钓鱼岛划入自己的行政区管辖了,而且大摇大摆地派军舰保卫自己的“领土”了,我们这边却还在“抗议”、“正告”、“呼吁”、“敦促”、“谴责” ……,文字游戏玩的不亦乐乎。就算我们真的已经沦落到了“谁打我,我骂谁”这个粪堆上,难道就不能骂的正义凛然一点吗?真不知道,在钓鱼岛这盘棋上,大陆(包括台湾)手里还有几个子可投?大概国共两党真的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手法抑或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本领吧?
   
   “保钓”首先是谁的责任?国家还是百姓?窃以为是国家。如果钓鱼岛非要靠老百姓“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才能捍卫,那凭什么要花钱养几百万军队?
   
   所谓的“保钓”无非是一场“秀”。在台湾是为了捞选票,在大陆,不过是煽动民族狂热、转移民众注意力的工具。一群对内连自由和尊严尚且争取不到的人,还大谈什么外争国权,您怎么不把下一句也喊出来呀,内惩国贼,说错了,是内争人权,真是喝牛奶长大的群体啊―――早熟。
   
   80年前,胡适先生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一文里告诫青年人:“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今天回味此语,依然掷地有声。
   
   1902年,梁启超先生在《中国之旧史》中说:“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之家谱而已”,可惜,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不敢承认。
   
   梦回汉朝,我看见了刘彻先生册封日本国王的镜头,自豪感油然而生!哇塞,以此推论,原来日本也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啊?睡梦中,我知道了下一盘更大的棋是―――收回日本!!!
(2010/09/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