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熊飞骏
   
    一
    中国历史上一共出现了五百五十九个象样或不象样的帝王人物,绝大多数帝王的名字不为人所闻知。唐帝国实质性的开国皇帝李世民(李渊只是名义上的)是所有帝王中最最优秀的人物,他一手缔造了当时已知世界上最最文明强盛且唯一没有贪污的王朝——“贞观盛世”。但李世民并不是现代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帝王,最最家喻户晓的帝王是清帝国第六任皇帝乾隆和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

    这是影视剧媚俗炒作的结果!
    也许是中国“官本位”文化作祟的缘故吧,今天的剧作家和导演对阿谀最高权力人物——封建帝王有特别的爱好,既使是最最昏庸无道的君王被他们搬到银幕上也成了亲切可爱的人物。今天的中国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可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三个早已作古的历史人物:一是慈禧太后;二是乾隆皇帝;三是武则天。剧作家和导演在拍这三个活宝的马屁时特别下功夫。慈禧太后因为离今天太近的缘故,国人迄今仍能感受到她的恶政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所以虽经剧作家刻意美化,仍无法完全掩饰她的“恶”,结果她在国人心目的形象即使谈不上“坏”也和“好”沾不上边。但剧作家和导演拍乾隆和武则天的马屁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二人几乎成了正义、仁慈、真情和智慧的化身,是今天的中国人最最爱戴的帝王。
    今天的中国人几乎都看过拍乾隆马屁的电视剧《乾隆皇帝》、《还珠格格》和《铁齿铜牙纪晓岚》;也看过拍武则天马屁的电视剧《武则天》和《至尊红颜》。在《还珠格格》里,乾隆皇帝不但是英明神武、勤政爱民的帝王;还是仁慈亲善、充满人情味的父亲和至情至信的情人。在《至尊红颜》里,武则天不再是冷酷无情、杀亲害子的女魔王;而是一个痴情重义、宽容纯真为了真情信义可以抛却所有荣华富贵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来捍卫“人间至诚”的纯情烈女……
    在这些下三流影视剧的炒作下,乾隆和武则天终于成了中国人最最爱戴的伟大帝王!
    首先我们来看看乾隆皇帝的风流“伟大”吧:
    乾隆皇帝名讳弘历,是清帝国第六任皇帝,在位六十一年之久,禅位给儿子后又作了四年太上皇,是中国历史上掌权时间最长的帝王。弘历有着空前的好运气,他的前辈康熙和雍正留给他的是一个空前富庶强大的帝国,是一个在十年二十年之内“玩不垮”的“铁统江山”。乾隆在位的最大政绩是征服了清帝国的宿敌准噶尔汗国,为清帝国开拓疆土一百九十万平方公里。但准噶尔汗国的覆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乾隆的好运气,而不是因为他的“英明”。如果准噶尔汗国不适时发生为敌复仇式的自杀内战,乾隆皇帝不可能解决他的英雄先辈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征服新疆是乾隆帝王生涯的顶峰,随后他便加速度地向下滑,把全部精力用在伤害他的帝国上,下面的几项暴政对中华文明造成了极为深远的负面影响。
    (一)、大兴文字狱,毁坏中华文明的根基。
    “文字狱”是明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开创”的。文字狱的特征是:罪状由权力人物对文字的歪曲解释而起,证据也由权力人物对文字的歪曲解释而成。一个单字或一个句子一旦被认为诽谤元首或讽刺政府,即构成刑责。满洲人入主中国后,因为满洲民族在汉人眼中属于尚未开化的“野蛮人”(夷狄),因此统治者基于 病态的“自卑心理”,经常自觉或不自觉地用残酷的暴力摧残汉人的“优越感”,对于汉人的佼佼者——知识分子则摧残得尤为得力。而“文字狱”则是摧残知识分子最有力的工具。清王朝从征服中国的那一天起就兴起“文字狱”,顺治、康熙当政时“文字狱”还只是个别现象,到五任帝雍正在位时则成为一种暴虐的“制度”。在文字狱浪潮中表现得最为癫狂的人物则是乾隆皇帝!这里把乾隆当政时最著名的文字狱列举如下:
    一七五三年,乾隆屡次到江南游历,民不聊生。江西抚州千总卢鲁生假借宰相孙嘉淦名义撰写劝止乾隆再下江南的奏章,辞意悲切,全国广为传颂。案发后卢鲁生千万刀万剐,两个儿子处斩,受牵连定罪下狱的有一千多人。
    一七五五年,内阁学士胡中藻所著《坚磨室诗抄》中有诗句“一把心肠论浊清”,乾隆认为他故意把“浊”字加在“清”字上,居心叵测,处斩。广西省长满族人鄂昌跟胡中藻作诗唱和,在《塞上吟》一诗中称蒙古人为“胡儿”,乾隆认为鄂昌自己就是胡儿,诋毁同类,丧心病狂,下令自杀。
    一七六四年,秦州州长赖宏典向北京高级官员请托谋求升迁,信里说“点将交兵,不失军机”,乾隆认为他明目张胆谋反,砍头。
    一七七八年,江苏东台诗人徐某早已去世,遗著《一柱楼诗》中有“清风不诗识字,何故乱翻书”;“举杯忽见明天子,且把壶儿抛半边”。乾隆认为“壶儿”就是“胡儿”,显然诽谤政府,嘲讽满清没文化。徐某剖棺戮尸,儿孙和地方官员全部斩首。
    乾隆非常赏识教育部长沈德潜,作诗常请他删改,乾隆作不出诗时还请他秘密代笔。沈德潜死后,乾隆命他的家人进呈沈的诗集,发现他把代乾隆捉刀的诗也收录其中,这对乾隆的虚荣心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恰好诗集中有咏黑牡丹一首,有诗句“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乾隆认为是影射入主中国的满族为“异种”,下令剖棺戮尸。
    一七八一年,退休家居的最高法院院长(大理寺卿)所著书中自称“古稀老人”,又有句说“为王者师”。乾隆说“我自称古稀老人,早已布告天下,他怎么也敢自称古稀老人?”绞死。
    …………
    上面列举的是乾隆朝有代表性的“文字狱”案,基于篇幅的限制,还有许多没有列举出来。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乾隆制造的“文字狱”全是强加给文人身上的“莫须有”罪名。如徐某的“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纯乎是描述生活闲情的随兴之作,硬让乾隆曲解为讽刺清政府没有文化还故作斯文。文字狱中的乾隆和《还珠格格》里那位风流儒雅爱才如命的“皇阿玛”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二)、六下江南游逸挥霍,耗尽国力民财。
    乾隆皇帝和七世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亡国暴君杨广有一个同样的爱好:那就是喜好去繁华似锦的江南游玩。乾隆的英雄祖父康熙皇帝也曾到过江南六次,但康熙下江南的目的主要是看堤防和了解东南地区的社会和民生疾苦,每次都很俭朴,且多数情况下是微服私访。没有惊动更没有骚扰地方百姓。乾隆也曾六下江南,声言他的目的和祖父一样,其实他的目的恰恰不是如此。他的主要目的是变着法子寻开心和炫耀他的伟大。
    乾隆的南巡集团声势浩大,每次都在万人以上,所到之处极尽奢侈糜费,地方供给极尽华丽壮观,百姓的财富经历巨大的浩劫。江苏学政(教育厅长)尹会一曾上奏章说南巡造成“民间疾苦,怨声载道”,乾隆大为光火:“民间疾苦,你指出什么地方疾苦?怨声载道,你指出什么人载道?”被乾隆封为“大清第一才子”的皇家教师纪晓岚曾趁便透露江南人民的财产已经枯竭,乾隆怒不可遏:“我看你文学上还有一点根基,才给你一个官做,其实不过当作娼妓豢养罢了,你怎么敢议论国家大事?”看看今天的影视剧《铁龄铜牙纪晓岚》,和真实的历史相差究竟有多大?乾隆南巡的花费超过康熙百倍以上,和俭省自律的祖父形成鲜明的对比。今天的影视剧津津乐道乾隆下江南时“微服私访”的“美政”,其实是把康熙的故事嫁接到乾隆身上。乾隆从不“微服私访”,即使有也是出于“猎奇”和“嫖妓”的用心,绝不是因为了解民生疾苦。乾隆第二次下江南时,就因为“微服出巡”,去秦淮河上嫖妓彻夜不归,皇后在伤透了心的情况下把万缕青丝一刀剪下,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截发皇后。
    乾隆除了下江南游荡猎奇外,还花费巨资在北京西郊营造繁华盖世的皇家园林“圆明园”。东造琳宫,西增复殿,南筑崇台,北构杰阁,说不尽的巍峨华丽。又经文人学士,良工巧匠,费了无数心血这里凿池,那里叠石,此处栽林,彼处莳花,繁丽之中,点缀景致,不论春秋冬夏,都觉相宜。又责成各省地方官,搜罗珍禽异卉,古鼎文彝,把中外九万里的奇珍,上下五千年的宝物,一齐陈列园中,作为皇帝家常的供玩。从前秦二世胡亥筑阿房宫,陈后主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隋炀帝营显仁宫、芳华苑,华丽也不过如此,所不同的是前两位是著名的亡国君王。
    乾隆的挥金如土,使康熙、雍正辛苦积攒的“家当”很快被消耗殆尽。
    (三)、虚饰浮华,好大喜功,是“假、大、空”行政的始作甬者。
    乾隆皇帝好大喜功,喜欢周围的人歌颂他英明伟大,更喜欢别人颂扬他的智慧和才能。他在任时大兴文字狱,但又故作斯文,作了五万多首不堪入目的“打油诗”,并且把这些诗全部刊印出来供官员学习吟诵。当他绞尽脑汁仍作不出“打油诗”时,竟然不惜请当朝儒士捉刀代笔。其实皇帝会不会作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会治理国家就成。乾隆作诗并非真的爱诗,而是利用作诗装璜门面,在国人心中形成皇帝才华盖世的假像。想不到弄巧成拙,反而暴露出乾隆的浅薄和无聊。
    乾隆除了炫耀他的“绝世文才”外,还挖空心思渲染他的“盖世武功”。乾隆最得意的是宣称他有下列十大武功,因而自封为“十全老人”。
    1、1747年:平大小金川;2、1755年:平准部;3、1757年:再平准部;4、1759年:平回部;5、1769年:平缅甸;6、1776年:再平大小金川;7、1788年:平台湾;8、1789年:平越南;9、1791年:平尼泊尔;10、1792年:再平尼泊尔。
    纵观乾隆的“十大武功”,绝大多数都是自我宣传的结果:大金川(四川靖化)和小金川(四川懋功)是西藏民族部落间的纷争,清政府加以干涉;台湾是汉人林爽文的抗暴革命;这三大武功都是血腥的对内镇压,不能称之为“武功”。平缅甸、平越南和平尼泊尔都是丑剧和败仗,更称不上“武功”。其实乾隆的武功只有一个——征服准噶尔汗国,开辟新疆省,可乾隆却把这一个分为三个——平准部、再平准部、平回部。一百九十万方公里辽阔疆土的开辟,仅此就足以成为中国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可乾隆非要凑足十项不可,进一步衬托出他的虚荣浮华和把肉麻当有趣。
    乾隆皇帝的虚荣心还体现在帝国的“外交”上。乾隆的外交理念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进贡”。凡是肯向中国“进贡”的国家都是小国和穷国。中国和这些国家“建交”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益处”,他们向中国进贡的目的很少是出于“友好”的动机,而是贪图中国的“赏赐”。乾隆皇帝为了鼓励中国以外的国家向他“进贡”,对前来“进贡”的“藩属国”的“赏赐”十分丰厚,赏赐的价值往往十倍甚至百倍于“贡金”的价值。例如中国与印度之间有一个芝麻国巨坎堤王国,它每三年向中国进贡一次,每次进贡砂金一两五钱(价值相当于一个人两周的伙食费)。中国的回报则是堆积成山的绸缎、银币和茶叶。假使世界上有一种一本万利的交易,那就莫过于向乾隆皇帝进贡了。当周边的国家发现向乾隆进贡的好处时,就纷纷利用进贡的名义敲榨中国,并不惜用战争相威胁要求增加“进贡”的次数。乾隆皇帝为了一己虚荣和“面子”,把百姓的税钱不当回事,使中华帝国的财富大量外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