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熊飞骏的博客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熊飞骏
    (一)
    近代中国缺少思想家,缺少坚守良知的知识精英,缺少捍卫真理勇气的仁人志士;但近代中国从来就不缺少“愤青”和“追星族”。
    “愤青”最早在历史上留下记录是四个世纪前的明帝国末期,军事天才和民族英雄袁崇焕被崇祯皇帝和腐败政客污为“汉奸卖国贼”,押赴刑场千刀万剐。首都“爱国口号”喊得最响的“愤青”们一窝蜂地涌上刑场,争先恐后争抢袁崇焕的肉,然后当众塞入口中大吃大嚼,脸上绽放出“忠君爱国”的豪壮表情……(详情见拙作《袁崇焕悲歌》)

    “愤青”在历史上第二次展示“力量”是戊戌变法时期,戊戌六君子谭嗣同、康广仁、杨锐、杨深秀、林旭、刘光弟被真正的“国贼”慈禧太后污为崇洋媚外的“汉奸卖国贼”,绑赴菜市口刑场砍头示众。首都的“愤青”们虽然没有象三百年前的同仁那样争食他们的肉,但把民族英雄的鲜血蘸了人血馒头……
    “愤青”第一次影响历史进程是一百年前的义和团邪教暴动。义和团的主要成员是各地“愤青”,首先是“农村愤青”在“扫清灭洋”的旗帜下屠杀传教士、外国平民和中国基督教徒;同时针对中国平民搞些“打、砸、抢”的违法勾当。慈禧太后为了转移国民对满清权贵腐败统治和拒绝政治变革的不满,打起了“排外爱国”的旗帜,别有用心地把义和团列为爱国组织,招募他们进入首都屠杀外国人。义和团进入首都后,“农村愤青”与“城市愤青”合流,对遇到的所有外国人格杀无伦,连老人、妇女、儿童也不放过。不但屠杀外国人,对中国基督教徒也一样格杀勿论,后来发展到屠杀使用西洋商品的中国平民,并且对中国人的残忍程度远远超过外国人。义和团只杀了几千外国人,但屠杀的中国教民却高达五十多万!除了外国人和中国教民外,致力于中国变法图强的唯新志士也成了“义和团愤青”的最主要屠杀目标,因为这些人企图引进西方的“民主、人权、法治”来革新满清的腐败统治,谋求中国的强大振兴,因此是最最反动的“汉奸卖国贼”?甚至于闯进紫禁城去捉拿光绪皇帝这个头号“汉奸卖国贼”!结果北中国的维新志士,中国最最宝贵的财富,被义和团愤青屠杀一空……义和团愤青除了在北中国疯狂屠杀中外平民外,还焚烧破坏一切与西洋有关,也就是有一定现代科技含量的东西,京城繁华的商业大街被烧成一片废墟……
    义和团愤青“爱国”的代价是杀尽了北中国真正的民族精英,把北中国变成了一遍废墟,为中国人在世界上挣得“野蛮人”的称号;同时招来八国联军的报复性入侵,中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平均每个中国人摊上一两!
    “愤青”最大的一次力量展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伟大领袖为了赢得绝对独裁权力,和全中国的青年学生结成临时联盟,对官僚阶层和知识精英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把上流社会的绝大多数打成“阶级敌人”;对落到他们手中的问题人物进行野蛮残忍的精神肉体迫害,手段备极残酷。天才艺术家严凤英被诬为为“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和“国民党潜伏特务”,被批斗迫害致死;死后愤青还剖开她的喉管和肚子,掏出五脏六腑,检查里面是否藏有特务密电和微型收发报机?!国家主席被诬为“叛徒、内奸、工贼”,全国愤青歇斯底里高呼“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愤青的“粉丝”,北师大女子附中的宋彬彬,一个年轻漂亮本应该温柔善良彬彬有礼的花季女孩,为了证明自己对“阶级敌人”的残酷无情,和同伴举行杀人比赛,亲手打死了N个被划为“阶级敌人”的无辜平民……
    “文革愤青”和“义和团愤青”一样,除了疯狂打击迫害伟大领袖圈定的“异己分子”外,还大肆破坏文明成果。和“义和团愤青”烧商店、拔铁路、拆电线不同;“文革愤青”主要是“破四旧”,也就是烧书,毁文物、拆寺庙,摧毁一切和“文明”沾边的东西,让中国重新回到没有文化的蛮荒时代。1966年11月,200多名文革愤青闯进山东曲阜,砸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查封孔府,扫荡了孔子及其后裔安息的孔林。他们抡起镢头、挥舞铁锨,狠刨孔老二及其龟子龟孙们的坟墓。“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76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了……孔府、孔庙、孔林,共计有一千多块石碑被砸断或推倒,烧毁、毁坏文物六千多件,十万多册书籍被烧毁或被当做废纸处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盗掘……
    回顾愤青在历史上的历次“英勇事迹”,我们不难发现愤青对中华文明的负面作用远远大于正面的,破坏的热情也远远大于建设的热情。义和团和文革是在阴谋家操控下愤青当家作主的时代,但愤青当家作主的成果却是中华文明遭受空前浩劫,全民集体走向疯狂,中国差一点就跌下万丈深渊不能自拔。
   
    (二)
    “愤青”在经历文革后近二十年的沉寂后,在世纪之交的中国又再度展示出无处不在的影响力。愤青的复兴离不开“爱国”的旗帜;“愤青式爱国”又必须借助“排外”才能体现出来,因此中外摩擦尤其是中美摩擦给了愤青歇斯底里起哄的机会。
    文革后的第一次愤青起哄是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大都市愤青纷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呼吁政府对美宣战。当现政府没有屈服于他们的“爱国口号”对美开战时,他们又大骂政府没用,说什么如果“伟大领袖”在世,早就把美国踏平了……
    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确然罪不可绾,但因此向美国宣战则是自讨苦吃。撇开宣战的必要性和道义性不谈,单就利害关系来说对美宣战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中美一旦爆发战争,我们一架飞机也飞不到美国上空,一艘军舰也接近不了美国海岸,少数几颗洲际导弹也会被美国的反导弹武器截留……相比之下,美国的轰炸机可在中国上空肆意投弹;航母战斗群在中国近海如入无人之境;几千枚洲际导弹可命中绝大部分锁定目标……战争的结果是美国本土没有一声炮响我们的国土则硝烟弥漫,我们宣战的成果是损了自己肥了敌人,挑起这样的战争不是疯子就是白痴。可我们的愤青却近乎狂热地要求挑起这样的战争?
    南联盟使馆事件之后,愤青又举行了几次排外示威游行,几次呼吁政府对某个力量远超中国的强国宣战,幸亏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届中国政府理性务实的成分远远大于不切实际的成分,天老爷保佑政府没有被愤青的爱国口号忽悠,没有把中国拖入非理性战争灾难的陷阱。
    令人不解的是,上世纪末印度尼西亚掀起有组织的反华浪潮。暴徒在政府的鼓动或默许下抢劫焚烧华人财产,屠杀男性华人,当众轮奸华人女同胞,造成5000多家华人公司、超市、工厂被毁;1200多名华人丧生;1000多名华人妇女被群体强暴……可号称爱国的愤青们却没有走上街头,没有举行任何针对印尼的游行示威。
    愤青虽然没有象义和团和文革时期那样对政府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但愤青的人数和影响在新世纪的中国一直呈上升趋势,并以令人忧虑的速度向文革的灾难迈进。尤其是今年奥运圣火在西方传递时遇到始料不及的不和谐插曲;一个在奥运历史上经常发生并在西方认为是稀松平常的干扰奥运圣火传递事件,被中国愤青认为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如山铁证,在国内外掀起了文革以来最大的一次排外浪潮。此前不久发生的“南都长平事件”则更具悲剧意义,一位坚守良知的文字工作者因为发表了一篇呼吁新闻自由、公正的文字牵涉到西藏话题,发出了与主流媒体不一致的声音,被网络愤青咒骂为“汉奸卖国贼”,连在歌功颂德的大气氛下一直坚持报道少许真相的《南方都市报》也跟着遭殃,被愤青污为“拿着帝国主义津贴的反华媒体”?至于近几天发生的王千源事件,进一步显示今天的愤青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中丝毫也没有“与时俱进”,整体素质和“文革愤青”依旧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青岛留美女生在民族问题上仅仅表达了与中国主流媒体不一致的声音,仅仅因为履行了天赋的并被宪法允许的言论自由权利,就被愤青群体在网上极尽侮辱谩骂之能事,惟恐除此不能表达他们的“爱国心民族情”;甚至于展开人肉搜索,搜出王千源的个人资料和家庭情况;然后把一个屎盆子扣向了王千源父母青岛住家的门口;还有一个善搞阴谋的愤青,伪造了王千源父亲向全国人民的道歉信并传到网上(王千源已从父母处得到证实是伪造的并向媒体披露)……
    在暴力机器面前保持高度一致;却在一个独立思考的弱女子面前威风凛凛,我们的愤青可真够“勇敢”真够“男子汉”的?
    不仅如此,文革口号和非此既彼的思维模式;对不同声音者上纲上线、扣帽子、打棍子的行为模式也在网络泛滥成灾。象“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帝国主义的走狗”,“把……打死、喂狗”,“我们坚决不答应”之类与现代世界文明格格不入的“文革逻辑”和火药味十足的“战斗口号”在网络构成一道怪异的风景线,各种迹象表明文革阴魂已经在大众网络复辟再现。一个摧毁中华文明的危险信号已在中国的上空显现?
   
    (三)
    愤青在改革开放时期唯一“与时俱进”的地方就是对互联网的高效利用。新世纪愤青不能象文革愤青那样动不动就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更不能满街张贴含人身攻击内容的大字报;但愤青很快发现互联网是他们发泄极端情绪和打击理性思辩的理想平台,于是纷纷在网上煽动极端情绪和寻找打击对象。因此新世纪愤青绝大多数是“网络愤青”。虽然网络愤青的文章文风拙劣漏洞百出,但因为文中充满刺激挑战性字句,符合不满现实国民的阅读兴趣;加上网络愤青的文章篇幅都不长,谴词造句浅显通俗,对于时下大多数不爱阅读的国民来说可谓是投其所好,因此一篇再烂的文章也有可能赢得可观的点击率。
    相比之下,对国家民族真正负责且有益的理性思辩文字则很少刺激眼球的煽动词句;充分揭示问题阐明道理的文章又常常需要很长的篇幅;理解他们的文字又需要一定的知识和思考的习惯与之配合,不爱阅读又不喜思考的国民显然没有足够的耐心读完他们的长篇大论,因此也不容易理解他们的文章要表达的真实思想。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愤青和智者的文字在人流量大的大众网络享受的待遇常常是不公平的。众所周知网络文章的影响除了文章本身的质量外;还取决于文章所摆的位置。一篇再烂的文字只要放在不易下沉的显眼位置,一样能够赢得很高的点击率;无论多优秀的文字置于容易下沉的普通位置,其影响也会大打折扣。愤青的谩骂攻击性文字在大众网络处于显眼位置的概率比理性思辨文字要大得多,因此在数量庞大的普通读者群占有很大优势。更为反常的是:理性思辩文字经常因为“含有敏感词汇”或“内容不符合本站要求”被部分大众网络拒之门外;愤青的骂人脏话则不是“敏感词汇”且“内容符合本站要求”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