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熊飞骏的博客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熊飞骏
   
    一个人看问题的视角决定这个人所能达到的高度。
    聪明人总是看到他人的优势,并想法学习这些优势;勇敢地正视自己的劣势,并努力克服这些劣势。糊涂人则习惯盯着他人的劣势,尤其是敌人的劣势,并因此陷入盲目自大固执自满的怪圈之中。

    一个民族看问题的视角决定这个民族的文明水准和明天的希望。
    一个有生命力的民族善于向其他民族学习;尤其善于向战胜自己的敌人学习,使自己的民族博采众长,上升为世界上的优秀民族。
    日本民族就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
    纪元663年,中华帝国和日本帝国在朝鲜半岛的白江爆发争夺朝鲜控制权的争霸战争。双方的兵力对比是五比一:日本兵团五万人;中国兵团只有一万人,处于绝对的劣势。任何人都以为中国会战败,决战结果是日本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全军覆没,中国兵团取得了完全胜利!
    中华帝国当时正处于唐王朝时期,中华民族在李世民父子的英明统治下,跃升为当时已知世界最最优秀的民族。那时的日本民族则是货真价实的劣等民族,十个日本人的力量抵不上一个中国人!
    白江惨败后,日本民族痛定思痛,决定向战胜自己的敌人中华帝国学习,作中国人最谦恭的学生。日本政府派出大批留学生来唐帝国的首都长安学习中国的典章制度、军事技术和思想文化,研究中华帝国一夜间强大的秘诀。这些留学生学成归国后,在日本朝野掀起了“中国化运动”(大化改新),全盘照搬中华帝国的制度和文化,把处于草昧状态的日本民族平空向前推进了几个世纪。
    日本和中国的差距缩小了,学生一步步地赶上了老师。
    一千二百年后1853年,美国军舰炮轰了日本的江华岛,迫使日本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十年前美国的“父亲”大英帝国也用同样的手段强迫中华帝国签订了更为羞辱的《南京条约》,比日本帝国丧失了更多的主权。
    美国军舰撤走后,日本民族又一次限入了沉思:区区一艘兵船敢于远涉重洋向一万公里之遥的古老帝国挑战,并能顺利地达到目的,这个国家真的太强大了,太值得他们学习和仿效了。经过了一千多年的倒退之后,昔日的老师中华帝国百病丛生,早已失去了作日本老师的资格,日本迫切需要找到一个新的老师。在日本文化里,只有能够打败他们的强敌才有资格作日本的老师,于是日本选择了英美。与此形成鲜明对照:日本的老师中华帝国对打败自己的强敌大英帝国依旧横眉冷对,指斥对方的坚船利炮是“奇技淫巧”,典章制度则是“无父无君”,从心底一百个瞧不起……
    四十年后,日本帝国和昔日的老师第三次爆发争夺朝鲜控制权的战争(第二次是十六世纪,双方打了个平手)。中国是当时世界上第七大海军强国,日本则极为勉强地屈居十二位。任何人都以为日本会战败,决战结果是中国以绝对优势的兵力而失败,并且败得很惨,和一千二百年前“白江战役”的结果刚好倒转过来。此时的日本已把中国划到劣等民族那一边;就象唐帝国时期中国人把日本划为劣等民族一样。那时一个中国人可战胜十个日本人;此时一个日本人则能对付十个中国人?
    日本因何战胜中国因何失败?原因只有一个:日本善于向敌人学习;中国则不可救药地轻视敌人。日本善于发现敌人的长处,中国则用放大镜放大敌人的“短处”。
    又过了半个世纪,器小易盈的日本在羽翼还没丰满的条件下极不明智地向老师讨尊严,错误地认为美国老师也象昔日的中国老师一样落伍了,不知道美国老师拥有不经过暴力革命就能自我更新的政治体制,结果挨了自有日本国以来最为致命的一击,本土成了一片废墟。近一个世纪向老师学习的成果全部付诸东流,再度沦落到连中国都不如的国家。日本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
    在亡国灭种的威胁面前,日本再度拜倒在已成为仇敌的美国老师面前,痛哭流涕地忏悔自己的学艺不精和忘师卖道,发誓要作美国更为虚心的学生……
    日本在仇敌面前的“虚心”很快收到了丰厚的回报,十年后再度超过中国,今天则把昔日的老师远远地甩在后面。日本民族再度跃升为世界上的优秀民族,和日耳曼民族、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从“白江战役”到“中日战争”的一千三百年间,日本民族崛起的历史;也是中华民族坠落的历史。日本从劣等民族上升为优秀民族;曾经是世界上最最优秀的中华民族则失去“优秀民族”的称号,并一度被文明世界划到劣等民族那一边。
    中华民族不应该坠落而坠落了,关键是中国人的民族视觉出了问题。
    我们的民族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习惯于放大自己的优势,自己给自己颁发“诺贝尔奖金”,在“五千年文明”和“四大发明”等发了霉的辉煌牌匾后自我陶醉……如果碰上失败或丢脸的事,就用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自欺欺人地单方面宣布“胜利”。很少有人能冷静地反思自己的劣势和不足,能勇敢挑战自身劣势并试图超越自我的人更是寥若晨星。因此我们民族的最大毛病是“爱听好话”和“讳疾忌医”,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贫民流浪汉都有这个嗜好;只要是“好话”,哪怕明知里面包裹有吡霜也忍不住要一口吞下。
    与自我欣赏和自满自大相对应,我们看他人的视角则倒转过来了,总习惯于看到他人的劣势和不足,没有胸怀去正视他人的优势。如果是敌人,对方在我们眼中更是一无是处,就算被同一个敌人打败了一百次,对方在我们心目中的“份量”依旧是一百个瞧不起。阿Q给我们提供了战胜强敌的“法宝”:如果敌人打我们,我们在没有力量还手的情况下就可等到敌人走远后低声诅咒一句“儿子打老子!”如果我们头上生了一块有碍观瞻的“瘌痢”,我们一样可以嘲笑他人“不配长瘌痢!”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当诺贝尔文学奖没有中国的份时,我们就指责瑞典王宫的评奖程序不公正。
    当某位志士仁人说中国有不少问题急需解决时;我们就说“外国也有外国的问题,岂止单独我们有问题?你小子怎么专挑中国人毛病?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你干吗不说?”
    如果有人说中国的贪污腐败愈演愈烈时;有人马上会站出来反驳你“为人不当官,当官是一般,世上没有不贪的官!”如果你再度指出世界上已有不少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家基本上消灭了贪污时,他们根本拒绝相信,道理很简单,不贪污当官干吗?不相信人性还有“自我实现”更高一级的要求。
    当日本民族励精图治,已经成长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头号经济大国,并正在采取实质性的行动向政治和军事大国迈进时;我们依旧沉浸在半个世纪前抗日战争的虚幻胜利中,一边坐在麻将桌上玩物丧志一边大骂“小日本”自不量力。
    当我们某一天心血来潮确然意识到日本民族不简单时;我们又能找到另外的“优势论据”,指出日本的祖先是中国人,秦始皇时期徐福带过去的五千童男童女就是日本人的祖先。要知道美国的祖先是地道的英国人,可当美国超过英国时,似乎没有几个英国人好意思攀这份“亲戚”。
    当美国的载人宇宙飞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登上月球时,我们则声称宇航员在月球上看到地球上唯一的人类工程是“万里长城”。其实在月球上看到长城是不可能的,哪么遥远的距离,长城已“缩小”到不能再小,人的视觉根本无法看到。
    两百年前人类的战争之神拿破仑在欧洲大陆所向披靡;两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声称拿破仑曾说过中国是“东方睡狮”,一旦醒过来就会左右世界。拿破仑是否真的说过此话已无从可考,就算真的说过也应该令我们汗颜;因为我们没有象他预言的那样从沉睡中崛起并左右世界,我们对不起他的预言。
    当我们终于在南极建立“长城”科学考察站时,世界上已有很多国家在我们前面建立了考察站;但我们有一点超过他们,我们声称“开辟了一条去南极的新航线”。这种说法在五百年前的哥仑布,麦哲仑时代也许能引起一定的宣传效应,在人类对地球已了如指掌的今天若是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也只能是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总习惯放大敌人的劣势,结果在国际局势上经常出现判断失误,并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前苏联解体时,经济一度陷入困境,造价低廉的中国轻工业商品在俄罗斯很有市场。我们看不到这是体制转轨时的暂时现象,是新生命诞生前的阵痛,错误地认为俄罗斯会永远贫穷下去,俄罗斯经济也会成为中国经济的附庸,俄罗斯人自此会离不开中国人的轻工业产品。当俄罗斯有意把石油输出管道铺入中国时,我们提出了令对方难以接受的条件,促使对方把石油管道跨海铺向更为遥远的日本,使中国提前进入“能源瓶颈”。
   …………
    中国人到了该变换一下民族视角的时候了
    日本是近代中国最凶狠的敌人,我们必须战胜日本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这点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达成共识。关键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战胜日本?坐在家里诅咒谩骂日本一点用处也没有,就算把所有的脏字都堆砌在日本人头上也无损大和民族一根皮毛。在日本前面加上“小”字也只能发泄一下,因为今天的小日本比我们强大。放大日本人的劣势,攻击日本人的“岛国根性”(日本人的弱点),也不能使我们变得比日本强大。其实“岛国根性”是日本人上上世纪自我总结出来的……
    战胜日本人的法则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学习日本人的优势,研究日本人强大的秘诀,甚至不惜在某个阶段作日本人的“学生”?!等到学来日本的长处后再“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中国曾经是日本的老师,由老师降格为学生在感情上是有点难以接受,但为了中华民族的千秋大计,我们应该有勇气放下“架子”,虚心向比我人强大的敌人学习文明富强的经验……
    我们不能继续坐在麻将桌上用破口大骂小日本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爱国”,我们必须从麻将桌上走出来勤思实干,思考民族振兴和战胜日本的济世良方,勤奋工作,努力进取,用实际行动来爱我们的国家。当日本人再度和我们走到一起时,我们的所作所为能让对方从心底“折服”和“敬畏”,切不能象中日少年“夏令营”一样让日本人瞧不起!
    我们应该看到自己的劣势;同时正视他人的优势,尤其是敌人的优势。
    我们还要虚心学习敌人的优势!
    下面用一则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来收尾:
    我弟弟和邻居的一位同龄人关系一直不好,两人长期在暗中较劲,从上一代较到下一代。弟弟希望自己的儿女个个出类拔萃,在各方面都超过邻居的儿女。
    弟弟少时受尽了生活的磨难,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也吃他那样的苦,因此对子女过份溺爱,看子女的视角总是偏向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则视而不见,就算是极端顽皮的行为也能从中看出“可爱”的成份。他看邻居孩子则是另一种视角,总之是这也看不顺眼那也看不顺眼,并从心底庆幸自己的子女比邻居“聪明可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