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謝田文集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政府大楼筹钱和拆刚建好的楼房捞钱,是各国政府末劫时的奇怪行为。拆建之间,尽显人世间成住坏灭的法理。当然,有的政府大楼卖也卖不得,还不得不拆。图为海地总统府今年一月地震毁坏前后的照片,让人倍感世事之无常。(AFP)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新纪元】谢田: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世界经济的现状,让许多人都非常担心。那天,艺术圈里的一位朋友想讨论一些问题。作为艺术家,她平时对经济根本没兴趣,但现在也不得不考虑GDP、失业率、通胀通缩、以及房价和利率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在中国,卖茶叶蛋的老婆婆开始关心股指和房市,肯定不妙;在美国,满脑子巴哈和舒伯特的人开始担心利率和债信,也同样不是好的征兆。
   
   政府会突然没了?
   
   我们谈及美国各级政府债务累累,她问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说就跟我们一般人一样,政府也有收入有支出;支出多收入少时,就要借钱去支持;借钱借多了,还债的利息部分就够呛。而资不抵债时,那跟个人一样,政府也只有破产的一条路可走。
   
   朋友满面狐疑地问,政府破产?政府难道也会破产?政府破产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来自中国大陆,对政府倒台、政府破产、甚至政权更迭,都没什么概念,没有亲身的经历,也很难加以想像。她说政府破产,难道政府突然就没了吗?那岂不成了“无政府”状态?
   
   我开玩笑地说,政府破产,破产就破产了呗,老百姓日子照过;即便政府垮台了,也不一定是件坏事,地球照转,人们也会照常生活。以前,连稳定了数百年的朝代和帝国都会垮掉的,何况现在呢。几十年下来,维稳就维得火烧眉毛了。
   
   美国卖楼和中国拆楼
   
   《华尔街日报》说,美国一些地方政府(州、市级)正在低价甩卖从机场到动物园的各种资产,以期在短期内融资,填补预算黑洞。加州政府正寻求出售州政府的办公 楼,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有意出售市政供水系统,康州纽黑文正出售停车计费的经营权,路易斯安那和佐治亚州,则准备出售他们的机场。待售的州、市级政府资产大约有35处,总市值450亿美元。
   
   亚特兰大的机场,客运量世界第一,设施非常先进,应该算是政府运作比较好的例子。如果出售,希望能保 持价格和服务的水平。以前在费城教书时,记得当时宾州州政府就有人提出建议,要把宾州高速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的经营权卖给私人企业,为政府增加收入。让政府捉襟见肘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减少浪费。加州有个市政府预算很少,但居然给市政官员高达 90万美元的年薪;现在被发现了,不得不减薪90%。
   
   中国房地产市场乱象丛生,供需失衡,几千万套房子卖不出去,价格又降不下来,现在又有百姓的“晒黑灯”和房产商的“光明工程”斗法。等最后尘埃落地时,相信惊天的黑幕会一一揭开,背后银行、央企、既得利益集团,以及它们之间的勾结会大白于天下。一百多家中央级的国企中,居然有十几家是房地产开发商,而几乎全部近百家国企都拥有或控制房地产开发的子公司,这可实在是算得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明抢豪夺。
   
   房子盖多了,在正常社会,按理说就应该让它冷却,停止继续建房。但在中国非常荒唐的是政府还要盖,甚至还要把刚建好没几年的楼房推倒拆掉,腾出地方再盖。这些疯狂举动的背后,人们看到的是官僚垄断、借建房捞钱的趋势,即使在如此糟糕的市场状况下,仍然长盛不衰。忙于捞钱的共产党人, 看来已经疯狂了;而人们也越来越回忆、引用起那句名言,就是“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美国政府卖楼和中国政府拆楼,两件政府行为都跟钱有关。美国是因为经济衰退、税收减少,预算有缺口,所以不得不卖掉政府资产筹钱。但筹来的钱没进个人腰包,只是用于政府运作。中国把好好的楼房拆掉再建,是因为有利益上的好处,可以肥了自己的小金库和私人的腰包。
   
   橙县破产的教训
   
   政府能不能破产?是艺术家朋友和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加州有个郡叫“橙县”或“橙郡”(Orange County),县旗和县徽里有三个橙子。虽然这里橙子很多,但橙县实际上是旅游和科技的重镇,牛油果(avocado,鳄梨)很多,迪斯尼和许多财富五百大公司也都在这里。橙县位于加州西南一隅,首府在圣塔‧安娜(Santa Ana),早在1889年就设立郡县了。一百多年前,这里发现了银矿,许多人坐火车到这里淘银。橙县有三十多个市镇,人口三百多万,在加州仅次于洛杉矶县 排第二,在全美国也是前十名人口最多的郡县。
   
   橙县名声远扬,还因为她是美国宣布破产的地方政府中最大的一个。十多年前,橙县居民投票拒绝加税,拒绝为政府的错误买单,使县府破产。当时,橙县财政官员投资失败,造成巨额债务黑洞。郡府司库(treasurer)罗伯特‧西铁龙(Robert Citron)受到刑事起诉,郡府在金融衍生物上损失了15亿美元。1994年12月,橙县宣布进入第九章破产;直到1995年6月,橙县才从破产保护中走了出来。
   
   〈联邦第九章破产法〉(Chapter 9 Bankruptcy)是专门为地方政府设立的,以帮助它们从债务重组中脱身。自三十年代经济衰退的七十年来,美国县市级的破产案例只有不到六百例。橙县的破产,导致县府预算削减,三千政府职员被解雇,所有的政府服务都减少了。
   
   当年,罗伯特‧西铁龙是橙县保守的、以共和党为主的政治势力中唯一的民主党人,曾七次连选连任。他担任司库期间的投资策略,使郡政府在利率上升时,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当后来利率真的上升、投资者要求更多担保时,资金短缺的问题就出来了。西铁龙事后伏法认罪,承认六项指控,不恰当的挪移了橙县的政府资金。
   
   至于美国的联邦政府,还没有破产过,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债券,作为“无风险”(risk-free)的金融产品,是现代金融的基石。 美国政府卖楼,卖得越多,政府机构越小,预算也越低,所以也不算什么坏事。经济困难时期,人们也不会介意政府服务的削减。而中国政府盖楼,它盖得越多,百姓负担越重,中共官员贪污越多,平民百姓的财富就越少。
   
   对美国政府,艺术家朋友的信心现在有点低,这也不能怪她。但说到底,还是中共对美国最有信心,所以才买了那么多美国公债。当一个政权不投资自己治下的国家,而把信心和钱财大部分押宝在其他国家身上时,政权治下的民众,倒是应该好好思考思考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2010/09/0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0/8444.htm
   
   
   

此文于2010年09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