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謝田文集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政府大楼筹钱和拆刚建好的楼房捞钱,是各国政府末劫时的奇怪行为。拆建之间,尽显人世间成住坏灭的法理。当然,有的政府大楼卖也卖不得,还不得不拆。图为海地总统府今年一月地震毁坏前后的照片,让人倍感世事之无常。(AFP)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新纪元】谢田: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世界经济的现状,让许多人都非常担心。那天,艺术圈里的一位朋友想讨论一些问题。作为艺术家,她平时对经济根本没兴趣,但现在也不得不考虑GDP、失业率、通胀通缩、以及房价和利率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在中国,卖茶叶蛋的老婆婆开始关心股指和房市,肯定不妙;在美国,满脑子巴哈和舒伯特的人开始担心利率和债信,也同样不是好的征兆。
   
   政府会突然没了?
   
   我们谈及美国各级政府债务累累,她问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说就跟我们一般人一样,政府也有收入有支出;支出多收入少时,就要借钱去支持;借钱借多了,还债的利息部分就够呛。而资不抵债时,那跟个人一样,政府也只有破产的一条路可走。
   
   朋友满面狐疑地问,政府破产?政府难道也会破产?政府破产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来自中国大陆,对政府倒台、政府破产、甚至政权更迭,都没什么概念,没有亲身的经历,也很难加以想像。她说政府破产,难道政府突然就没了吗?那岂不成了“无政府”状态?
   
   我开玩笑地说,政府破产,破产就破产了呗,老百姓日子照过;即便政府垮台了,也不一定是件坏事,地球照转,人们也会照常生活。以前,连稳定了数百年的朝代和帝国都会垮掉的,何况现在呢。几十年下来,维稳就维得火烧眉毛了。
   
   美国卖楼和中国拆楼
   
   《华尔街日报》说,美国一些地方政府(州、市级)正在低价甩卖从机场到动物园的各种资产,以期在短期内融资,填补预算黑洞。加州政府正寻求出售州政府的办公 楼,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有意出售市政供水系统,康州纽黑文正出售停车计费的经营权,路易斯安那和佐治亚州,则准备出售他们的机场。待售的州、市级政府资产大约有35处,总市值450亿美元。
   
   亚特兰大的机场,客运量世界第一,设施非常先进,应该算是政府运作比较好的例子。如果出售,希望能保 持价格和服务的水平。以前在费城教书时,记得当时宾州州政府就有人提出建议,要把宾州高速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的经营权卖给私人企业,为政府增加收入。让政府捉襟见肘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减少浪费。加州有个市政府预算很少,但居然给市政官员高达 90万美元的年薪;现在被发现了,不得不减薪90%。
   
   中国房地产市场乱象丛生,供需失衡,几千万套房子卖不出去,价格又降不下来,现在又有百姓的“晒黑灯”和房产商的“光明工程”斗法。等最后尘埃落地时,相信惊天的黑幕会一一揭开,背后银行、央企、既得利益集团,以及它们之间的勾结会大白于天下。一百多家中央级的国企中,居然有十几家是房地产开发商,而几乎全部近百家国企都拥有或控制房地产开发的子公司,这可实在是算得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明抢豪夺。
   
   房子盖多了,在正常社会,按理说就应该让它冷却,停止继续建房。但在中国非常荒唐的是政府还要盖,甚至还要把刚建好没几年的楼房推倒拆掉,腾出地方再盖。这些疯狂举动的背后,人们看到的是官僚垄断、借建房捞钱的趋势,即使在如此糟糕的市场状况下,仍然长盛不衰。忙于捞钱的共产党人, 看来已经疯狂了;而人们也越来越回忆、引用起那句名言,就是“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美国政府卖楼和中国政府拆楼,两件政府行为都跟钱有关。美国是因为经济衰退、税收减少,预算有缺口,所以不得不卖掉政府资产筹钱。但筹来的钱没进个人腰包,只是用于政府运作。中国把好好的楼房拆掉再建,是因为有利益上的好处,可以肥了自己的小金库和私人的腰包。
   
   橙县破产的教训
   
   政府能不能破产?是艺术家朋友和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加州有个郡叫“橙县”或“橙郡”(Orange County),县旗和县徽里有三个橙子。虽然这里橙子很多,但橙县实际上是旅游和科技的重镇,牛油果(avocado,鳄梨)很多,迪斯尼和许多财富五百大公司也都在这里。橙县位于加州西南一隅,首府在圣塔‧安娜(Santa Ana),早在1889年就设立郡县了。一百多年前,这里发现了银矿,许多人坐火车到这里淘银。橙县有三十多个市镇,人口三百多万,在加州仅次于洛杉矶县 排第二,在全美国也是前十名人口最多的郡县。
   
   橙县名声远扬,还因为她是美国宣布破产的地方政府中最大的一个。十多年前,橙县居民投票拒绝加税,拒绝为政府的错误买单,使县府破产。当时,橙县财政官员投资失败,造成巨额债务黑洞。郡府司库(treasurer)罗伯特‧西铁龙(Robert Citron)受到刑事起诉,郡府在金融衍生物上损失了15亿美元。1994年12月,橙县宣布进入第九章破产;直到1995年6月,橙县才从破产保护中走了出来。
   
   〈联邦第九章破产法〉(Chapter 9 Bankruptcy)是专门为地方政府设立的,以帮助它们从债务重组中脱身。自三十年代经济衰退的七十年来,美国县市级的破产案例只有不到六百例。橙县的破产,导致县府预算削减,三千政府职员被解雇,所有的政府服务都减少了。
   
   当年,罗伯特‧西铁龙是橙县保守的、以共和党为主的政治势力中唯一的民主党人,曾七次连选连任。他担任司库期间的投资策略,使郡政府在利率上升时,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当后来利率真的上升、投资者要求更多担保时,资金短缺的问题就出来了。西铁龙事后伏法认罪,承认六项指控,不恰当的挪移了橙县的政府资金。
   
   至于美国的联邦政府,还没有破产过,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债券,作为“无风险”(risk-free)的金融产品,是现代金融的基石。 美国政府卖楼,卖得越多,政府机构越小,预算也越低,所以也不算什么坏事。经济困难时期,人们也不会介意政府服务的削减。而中国政府盖楼,它盖得越多,百姓负担越重,中共官员贪污越多,平民百姓的财富就越少。
   
   对美国政府,艺术家朋友的信心现在有点低,这也不能怪她。但说到底,还是中共对美国最有信心,所以才买了那么多美国公债。当一个政权不投资自己治下的国家,而把信心和钱财大部分押宝在其他国家身上时,政权治下的民众,倒是应该好好思考思考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2010/09/0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0/8444.htm
   
   
   

此文于2010年09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