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謝田文集
·美国银行的赠款和芝加哥商家的礼物
·踩着煞车又踩着油门开车
·美国的财富是哪儿来的?
·川中的水底月和美国老太太的饭盒
·《大长今》的产品特色和制胜先机
·“万恶”的辛迪加和“反动”的孔夫子
·索罗门教授的皮包和梨泰院妇女的新发现
·曼哈顿的窗户和不撒谎的馒头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卖政府大楼筹钱和拆刚建好的楼房捞钱,是各国政府末劫时的奇怪行为。拆建之间,尽显人世间成住坏灭的法理。当然,有的政府大楼卖也卖不得,还不得不拆。图为海地总统府今年一月地震毁坏前后的照片,让人倍感世事之无常。(AFP)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新纪元】谢田: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世界经济的现状,让许多人都非常担心。那天,艺术圈里的一位朋友想讨论一些问题。作为艺术家,她平时对经济根本没兴趣,但现在也不得不考虑GDP、失业率、通胀通缩、以及房价和利率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在中国,卖茶叶蛋的老婆婆开始关心股指和房市,肯定不妙;在美国,满脑子巴哈和舒伯特的人开始担心利率和债信,也同样不是好的征兆。
   
   政府会突然没了?
   
   我们谈及美国各级政府债务累累,她问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说就跟我们一般人一样,政府也有收入有支出;支出多收入少时,就要借钱去支持;借钱借多了,还债的利息部分就够呛。而资不抵债时,那跟个人一样,政府也只有破产的一条路可走。
   
   朋友满面狐疑地问,政府破产?政府难道也会破产?政府破产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来自中国大陆,对政府倒台、政府破产、甚至政权更迭,都没什么概念,没有亲身的经历,也很难加以想像。她说政府破产,难道政府突然就没了吗?那岂不成了“无政府”状态?
   
   我开玩笑地说,政府破产,破产就破产了呗,老百姓日子照过;即便政府垮台了,也不一定是件坏事,地球照转,人们也会照常生活。以前,连稳定了数百年的朝代和帝国都会垮掉的,何况现在呢。几十年下来,维稳就维得火烧眉毛了。
   
   美国卖楼和中国拆楼
   
   《华尔街日报》说,美国一些地方政府(州、市级)正在低价甩卖从机场到动物园的各种资产,以期在短期内融资,填补预算黑洞。加州政府正寻求出售州政府的办公 楼,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市有意出售市政供水系统,康州纽黑文正出售停车计费的经营权,路易斯安那和佐治亚州,则准备出售他们的机场。待售的州、市级政府资产大约有35处,总市值450亿美元。
   
   亚特兰大的机场,客运量世界第一,设施非常先进,应该算是政府运作比较好的例子。如果出售,希望能保 持价格和服务的水平。以前在费城教书时,记得当时宾州州政府就有人提出建议,要把宾州高速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的经营权卖给私人企业,为政府增加收入。让政府捉襟见肘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减少浪费。加州有个市政府预算很少,但居然给市政官员高达 90万美元的年薪;现在被发现了,不得不减薪90%。
   
   中国房地产市场乱象丛生,供需失衡,几千万套房子卖不出去,价格又降不下来,现在又有百姓的“晒黑灯”和房产商的“光明工程”斗法。等最后尘埃落地时,相信惊天的黑幕会一一揭开,背后银行、央企、既得利益集团,以及它们之间的勾结会大白于天下。一百多家中央级的国企中,居然有十几家是房地产开发商,而几乎全部近百家国企都拥有或控制房地产开发的子公司,这可实在是算得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明抢豪夺。
   
   房子盖多了,在正常社会,按理说就应该让它冷却,停止继续建房。但在中国非常荒唐的是政府还要盖,甚至还要把刚建好没几年的楼房推倒拆掉,腾出地方再盖。这些疯狂举动的背后,人们看到的是官僚垄断、借建房捞钱的趋势,即使在如此糟糕的市场状况下,仍然长盛不衰。忙于捞钱的共产党人, 看来已经疯狂了;而人们也越来越回忆、引用起那句名言,就是“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美国政府卖楼和中国政府拆楼,两件政府行为都跟钱有关。美国是因为经济衰退、税收减少,预算有缺口,所以不得不卖掉政府资产筹钱。但筹来的钱没进个人腰包,只是用于政府运作。中国把好好的楼房拆掉再建,是因为有利益上的好处,可以肥了自己的小金库和私人的腰包。
   
   橙县破产的教训
   
   政府能不能破产?是艺术家朋友和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加州有个郡叫“橙县”或“橙郡”(Orange County),县旗和县徽里有三个橙子。虽然这里橙子很多,但橙县实际上是旅游和科技的重镇,牛油果(avocado,鳄梨)很多,迪斯尼和许多财富五百大公司也都在这里。橙县位于加州西南一隅,首府在圣塔‧安娜(Santa Ana),早在1889年就设立郡县了。一百多年前,这里发现了银矿,许多人坐火车到这里淘银。橙县有三十多个市镇,人口三百多万,在加州仅次于洛杉矶县 排第二,在全美国也是前十名人口最多的郡县。
   
   橙县名声远扬,还因为她是美国宣布破产的地方政府中最大的一个。十多年前,橙县居民投票拒绝加税,拒绝为政府的错误买单,使县府破产。当时,橙县财政官员投资失败,造成巨额债务黑洞。郡府司库(treasurer)罗伯特‧西铁龙(Robert Citron)受到刑事起诉,郡府在金融衍生物上损失了15亿美元。1994年12月,橙县宣布进入第九章破产;直到1995年6月,橙县才从破产保护中走了出来。
   
   〈联邦第九章破产法〉(Chapter 9 Bankruptcy)是专门为地方政府设立的,以帮助它们从债务重组中脱身。自三十年代经济衰退的七十年来,美国县市级的破产案例只有不到六百例。橙县的破产,导致县府预算削减,三千政府职员被解雇,所有的政府服务都减少了。
   
   当年,罗伯特‧西铁龙是橙县保守的、以共和党为主的政治势力中唯一的民主党人,曾七次连选连任。他担任司库期间的投资策略,使郡政府在利率上升时,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当后来利率真的上升、投资者要求更多担保时,资金短缺的问题就出来了。西铁龙事后伏法认罪,承认六项指控,不恰当的挪移了橙县的政府资金。
   
   至于美国的联邦政府,还没有破产过,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际上,美国政府的债券,作为“无风险”(risk-free)的金融产品,是现代金融的基石。 美国政府卖楼,卖得越多,政府机构越小,预算也越低,所以也不算什么坏事。经济困难时期,人们也不会介意政府服务的削减。而中国政府盖楼,它盖得越多,百姓负担越重,中共官员贪污越多,平民百姓的财富就越少。
   
   对美国政府,艺术家朋友的信心现在有点低,这也不能怪她。但说到底,还是中共对美国最有信心,所以才买了那么多美国公债。当一个政权不投资自己治下的国家,而把信心和钱财大部分押宝在其他国家身上时,政权治下的民众,倒是应该好好思考思考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8期 (2010/09/0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0/8444.htm
   
   
   

此文于2010年09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