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鲶鱼╱散文]
王先强著作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鲶鱼╱散文

    几十年来,他脑海中都有一条鲶鱼……
   
    鲶鱼是一种淡水鱼,生长在河沟溪流之中,猎吃小鱼、贝类、青蛙等;牠身体表面多黏液,无鳞,背部苍黑,腹部呈白,头扁口阔,上下颌有四根须,尾圆而短,不分叉,背鳍小,臀鳍与尾鳍相连,一般长至四、五斤重。
   
    他十二岁的时候,遭逢逆境,被人指喝,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只得荷锄种田。童年的心,深受屈辱,在种田之后的空隙间,他每每躲避到人绝迹、林木青翠、清幽宁静的水沟边去钓鱼,自疗创伤……

   村前三几百步之处有条水沟弯弯曲曲横贯而过,村左行走千多步之后,也有条蜿蜒的纵向的水沟向下流,这两条水沟在不过一里之遥处汇合在一起,变成一条水沟继续向前伸延而去。那汇合之处,村人便叫做合口。如果说两条水沟都是一般的沟渠,怪石嶙峋,很多地方都水深不过膝,最深之处也只是仅仅没顶而已,那么,从合口处起,则是有了点气势,不但沟面阔大了,水也多了深了,给人澎湃之感呢!水沟之内,繁衍生息许许多多鱼虾蟹之类的水族,当中的一种便是鲶鱼。
    他学了村人钓鱼的方法。那就是用活的泥鳅作饵,把钓钩小心地从泥鳅的脊椎中段底下穿过,放到水里约二吋深处,让活饵不停的挣扎游动,钓丝则捆绑到适度的、水面上的树枝或青藤上,然后便是坐待鱼儿猎食,扑杀活饵而上钓了。这样一次过可以放下十条八条钓,也可以放二、三十条钓;放一整天,一整夜,均可,极具灵活性。他下完钓之后,就会在水沟边荫凉处坐下,看树叶晃动,听鸟儿吱啾,观天上浮云飘荡……那阵儿,他避开了一切丑恶,不顾衣不蔽体,不理肚子咕噜,不去追思伟伟学校,不求听闻琅琅读书声,只全意平展四肢,让身心融入自然,感受一种安闲和自在,一种无奈的、可怜的安闲和自在。他只能这样,毫无其它办法!
   
    那一天,中午时分,他在合口那里下了十条钓,至下午日西斜了才慢吞吞的起身去收钓。当爬下沟边一道陡岸去收其中一条钓时,老远的他看见绑钓丝的那条青藤被拉下低位了,心不免砰然一动:有鱼上钓了!他小心的下到了水边,只见钓丝不停的被大力的扯动,水中正翻黑反白的滚动一条不小的鱼,四周围的水都被扰起漩涡了。这时他的心噗噗的窜跳,快跳到喉口了。他从青藤上解下钓丝,做好了一切准备,然后一下子的将鱼拉扯上岸,一边膝盖立即将鱼压紧,双手再擒住鱼头;这时,鱼做死命的挣扎,但肯定是逃不脱了。是一条好大的鲶鱼!
    他将鱼提上了陡岸,放在地上,将双手上的鱼黏液擦到草丛上去,再剥下一条手指般粗的青藤,从鱼鳃透过鱼口穿了,与另一端打结形成一个圆圈,手抓圆圈便可轻易的将鱼提了起来;他提起鱼来,沉沉的好重,必须屈起手,鱼尾才离开地面,估计有四斤重,确确实实的是条大鲶鱼。今天可是有收获了:他的心转为欢愉,欢愉得手脚失措……
    这是他一生中钓到的最大的一条鲶鱼吧!
   
    斜阳照到水沟边林木的枝梢顶,也疏疏落落的撒到他的身上和鲶鱼的身上;紧随着他的几只长脚蚊子,加上鱼腥味招来的几只红头乌蝇,就团团的飞舞,寻机发功摄食;他拧转身背对斜阳,折来一支树枝,尽力拍打蚊蝇,噗噗声响……他在野山沟里,孤零零的却又是做着一场拼搏,一场凄酸的拼搏……
   
    他收完了鱼钓,没有其它的鱼上钓了。于是,他提那条大鲶鱼回家去。父母看见了这么一条鱼,也啧啧称奇,高兴了好一阵。都是苦中寻乐吧!
    母亲拿刀来宰鱼,分割成条条块块,装满了一个大陶盆,像宰杀了一只小猪般的。随后将鱼煎熟,傍晚用来送蕃薯粥。很久不舔肉荤,不闻鱼腥,突然间天降丰肴,吃来自有一种鱼香,却也不免感触良多。他们实在不舍得大吃,细水长流的,吃了好几天,也概叹了好几天。
   
    饥饿更知食重要;在那艰难的境况中,饿得发慌、饿得肚子抽搐的时刻,瞬间得到几餐好吃的,那是幸运,还是噩梦?
   
    然而,无论如何,那一条大鲶鱼就在他别了书本而十分苍白的脑子中,永久的烙印上了,而且还飘溢着一点儿鱼香。他竭力的去想感恩的一面,感激那一条大鲶鱼给他和他父母的恩赐!
    后来,他再也没有钓到过鲶鱼。再后来,他离开了家,连钓鱼的机会也没了;由于种种原因,他也吃不到鲶鱼。
   
    好多年后,他重踏那多难的土地。他牵挂那里横贯和纵流的两条水沟,也牵挂它们汇合之处的合口;那翠绿幽深的林木,明净无纹的流水,还有那婀娜游移的鲶鱼,都在拨逗他的心。他想再去钓一次鱼,更想钓上一只四斤重的鲶鱼,细看一回,轻摸一遍,由此去重温他的当年……
   
    他的归去,是寻昨日的梦!
   
    可是,他遇到的竟是一片苍凉:林木没了,流水干了,鲶鱼与及其水族都绝了,凹陷的沟底,被阳光烤得皲裂,搁了灰白松散的片片沙砾,还有的就是褐黑干瘪的嶙嶙奇石,惨不忍睹。
   
    哪里去钓鱼?哪里还有鲶鱼?
   
    鲶鱼也遭逢逆境,不仅断子绝孙,连那赖以寓居、滋养性命的水源,都一并扫除,点滴不剩,尽除生机了。
   
    他在村里转了一圈:祖居倒塌了,父母不在了,只有几棵焦黄的小草,寥寥落落的长在村边,长在废墟上,随风晃动,还有几只长脚蚊子,几只红头乌蝇,在团团飞转……
   
    梦碎了,只剩下一颗更加酸涩的心。
    父母是在遭压榨和饥荒之中走的,是身心受创和空着肚子走的,走得凄楚,走得悲凉!他蓦然想起,应该煎熟一条大鲶鱼,在废墟上拜祭父母,让其沾沾鱼腥,也闻闻鱼香……他决意随着干枯的沟渠往下走,无畏遥遥路,直至大江大河,直至寻着洁净的水,再钓上一条大鲶鱼,拿回这里来……
   
    这里,这里是他的故乡啊!
   
    他在他的故乡编织另一场梦,肯定也是悲伤的梦。
(2010/09/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