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庄晓斌
   
   98年夏天,我在北京街头摆地摊兜售自己用“牙齿做铅笔刀,用香烟盒、手纸做稿纸”写出的那部长篇小说《赤裸人生》时,我曾写过这样的话:“我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家,但我肯定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作家”而今,9年悠悠岁月消逝了,我已经在曾赞誉过我的读者的视野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是我的文学情结还是在我的这颗不甘死寂的心灵里郁积着。这情结就像一座积聚着炙热岩浆的火山,让我惶惶不可终日。我的文学梦已经碎了么?没有!我期待着有一天,文学成了我的情人,我可以挽着她的手,在春暖花开的原野上徜徉,把灵魂的思考诉说给未来,诉说给大地和阳光……

   
   不记得是那位哲人说过这样的话了:“没有文化的民族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但是有了文化,却把文化当成了某些时代宠儿们的专利的民族何尝又不是蒙昧和悲哀的民族。在现实的商品社会里,垄断是获取丰厚利润的最好手段。所以,某些有垄断地位的精英就把文学也当成了自己的自留地。为了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获取暴利而活得滋润,就不顾社会责任而在自己的自留地上种植鸦片以牟取高利润。于是,对话语权的垄断就是这些精神鸦片制造商的一个得天独厚的法宝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真正鲜活的、有生命力的,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是不可能诞生的。面对这样的社会环境,有品格的作家,也只好放弃文学写作,因为你不想做毒贩子,你在自留地里就没有耕耘的权利。想说话就只有唱赞歌,离经叛道者格杀无论,手无缚鸡之力的谦谦文人,又何尝敢用生命去做赌呢?
   
   我在一篇文章里曾写过:“当文化已经不是一个民族的思想和灵魂,而成为了政治斗争和阶级搏杀的工具时,文人手中的狼毫才成了血淋淋的屠刀和能致人于死命的尖刺。”
   
   文学是思想的结晶,任何卓有才华的作家的生花妙笔,只有附丽在思想的土地上耕耘,才能生产出养育人类的精神食粮。没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作家,即使是著作等身,或许能获取天文数字的版税,能使自己现实生活过得很滋润,但这些著作即便不是垃圾,也全部是废纸,与己有利,于人无益。
   
   我期待着有一天,我们中华大地上,真正地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也许我的生命在哪个春天的来临之前就完结了,但是我对文学的不结情缘是不会因为肉体的消亡就终结了的。因为我的灵魂不会死去,融入了我灵魂的不结情缘也永远不会死的……
(2010/09/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