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主页]->[人生感怀]->[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關于馬建的「舌苔」]
南十字星空下的獨白
·作者簡介
·【達文西的秘碼】全球同時放映前先讀為快!
·睡覺和作愛
·天使的背面
·棉被和藥丸
·當冬天來的時候
·城市的記憶拼圖
·屬於英國鄉間的浪漫
·煮咖啡的樂趣
·有格調的瑣碎
·慾望的清單
·我該用什麼姿態擁抱你?
·我在妳門口留下一束花
·群眾中的寂寞
·多元文化中多元爱情的可能性?
·小姐變成豬
·女人需要什麼樣的性愛關係?
·驀然回首
·孤獨的況味
·徜徉在「挪威的森林
·你要不要去「算命」?
·我可以想你嗎?
·回應林鰲先生「兩個“文革”說」中對我的
·來澳洲玩時先認識這個標誌 B.Y.O.
·尋找一種新的人格
·一句「我愛你」
·拆解與重組
·一個刻意迷路的人
·墨尔本~巴里島
·恶意的善行
·寂寞的骄傲
·从戴头巾的女人到血腥玛丽
·國境外的長廊
·面纱与围墙
·這幅畫背後的故事
·忽略了人間的規矩
·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蘇格拉底!
·關于馬建的「舌苔」
·將進酒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于馬建的「舌苔」

   
關于馬建的「舌苔」

   
   作者:簡昭惠
   
   剛從台灣回墨爾本,生活還在一陣兵荒馬亂中,朋友說這段時間是墨爾本的作家節,一位從英國來很特別的作家__馬建,在城裡有幾場演講與座談會,問我有没有興趣去參加。

   
   就我的印象所及馬建是獨立中文筆會的重點作家之一,經常有他的作品和報導。
   看過他的照片,樣子除了與近期網路上暴紅的犀利哥有幾分相似,仔細看還有股仙風道骨的飄逸瀟灑。還沒來得及好好細讀他的大作。這位「型男作家」特殊的氣質和語言表態方式已經點燃我對純文學和詩歌的冥想了。
   
   在座談會上馬建介紹了他以「六四」為背景的小說《北京植物人》。據馬建先生說他用了10年的時間才完成了這部小說。為了寫這部小說他花了大量時間收集歴史資料,走訪當時身歷其境的當事者,甚致大量研讀了有關「植物人」的病理報告,書寫了上百萬字,最後以文學的形式粹鍊成一本厚達六百頁的新書《Beijing Coma》。馬建表示寫這部小說是為了記載六四這段歷史:活在失去功能肉體下的孤獨靈魂,比照空有肉身卻被官方洗腦如行屍走肉般噤聲和選擇失憶的群眾。被閹割的思維宛如猶存却無能的器官。馬建在文學意境上的寄寓使讀者體會到存在錯置的荒謬狀態。
   
   馬建的語言叛逆而有原創性,譬如:他在1987 發表的小說《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蕩蕩》,《非法流浪》。光是名字就讓人充滿了想像空間。即使淺嚐就已使我品味出馬建文字的力度和文學的造詣。雖然沒有時間與馬建深談,但隻言片語的閒聊,天馬行空任人發問,我也能感覺到作為文學創作者的馬建有著難能可貴的隨和,觀察事物切入的角度也有著不同于一般人的敏銳。
   
   馬建以「亮出你的舌苔」描述著在一位你無法信任的醫生面前,讓他檢查你「發聲的途徑和管道」,被要求暴露你的隱私,然後被診斷、被檢驗到底患了什麼病那種尷尬。
   在極權社會,做為個人求生的最後一道防線;思想、欲望甚至起心動念的自由都被控制著,從西藏回北京以後頭腦依然空空蕩蕩,開始通過寫作來尋求內心的平衡。西藏對於封閉的中國而言,是最遙遠的佛國了。馬建曾經懷著夢想走進了到處是槍口的西藏,想藉由一個尋找內心自由的流浪漢的眼光來看愛情和同情、道德和信仰以及文明到底使我們失去了什麼?
   
   馬建的英文演講我沒有躬逢其盛,但據他後來和我們一票作家朋友們「續攤」後的再度返敘,他說他選擇了三位他認為中國歷來最具「叛逆精神」的創作代表。第一位是竹林七賢中臨死前仍從容撫琴 淡泊面對死亡的嵇康、第ニ位是孤绝對抗壓迫以激情的鮮血寫詩的北大才女林昭、最後的壓軸是叛逆的搖滾樂歌手崔健。當崔健綁著紅頭巾唱「一無所有」時,他表現的是一股無所不在的怒氣與無力感,他真誠而狂暴、近乎嘶吼的歌聲中充分體現當時年輕人素樸的激情與澎湃的勇氣。這三個人的形象使我聯想到儒家「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和道家那種「超世獨步、從容縱肆、淡泊生死」的情操。
   
   英雄能否以成敗論?
   
   其實我並不關心:一個人過的是那一種生活?是貧窮還是富裕?是顯赫還是潦倒?我關注的是__人該有怎樣的一種活法?
   滔滔人世、滾滾紅塵,人的風骨、品性和思想如何力排眾議顯現其獨樹一格。
   
   然而,馬建的舌苔上到底有什麼景色?
   我看到的是他用詩的唾液咀嚼流浪者不安定的靈魂,用冷靜的舌根反雛存在的荒謬。
   
   
   
   
   
   

此文于2010年09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