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悠悠南山下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日本的一份資料透露, 距今廿六年前的中越一場激戰,使致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陣亡並被集體式埋葬於現屬中國境內,中越邊界地區靠近越南河江省地界的山林裡。
   
   
   日本防衛廳( 即國防部 )屬下國防大學的一份資料提及1984年7月12日中越軍隊的戰役。此資料後由一名叫何明成( Hà Minh Thành )的越南人譯為越文,並在一些越南網站廣泛轉載。

   
   
   據此資料所述, 越軍發動進攻,意圖重奪被中國駐守的土山( Núi Đất中國稱為老山 )高地,即指1590號高點。此場戰鬥被視為在那個年代亞洲最激烈和最浴血的戰鬥之一。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國網頁流傳登載解放軍炮擊戰火圖
   
   
   土山和銀山( Núi Bạc,中國稱者陰山)的高度分別為1509米和1250米,地處中越邊界的山林地帶。
   
   
   該日本資料還提及,在發生1979年邊界戰爭時,那兩座山的高地屬越方並由越南軍隊佔守。
   
   
   然而,1984年四月,中國軍隊曾計劃並進攻佔領了兩山。
   
   大約在一個月的時間內,1590高地曾多次改換主人,直至1984年的七月, 它仍然掌握在中國軍隊的手中, 但越南仍還籌劃一次進攻,重奪失地。
   
   

集體式的葬地̉

   
   
   1984年7月12日, 越南調動六個團的兵力參與在該場攻戰。可是, 據說由於一名“高級情報軍官”的叛變行為造成了戰敗。
   
   
   由金輝( Jin Hui )、張惠生( Zhang Hui Sheng )和張偉明( Zhang Wei Ming )三名中國人著寫的《 中越戰爭的秘密 》一書內亦有一章的文字談及該場戰役。此外,多個中、越文的網站以圖文並茂的形式登載那場鮮為人知、越南官方媒體也極少提及的戰役。
   
   
   土山那時屬中越邊界的南部,越南河宣( Hà Tuyên )省,現為河江(Hà Giang )省,安明(Yên Minh )縣清水(Thanh Thuỷ )社的地域。
   
   
   各份資料都描述該戰役是從清晨開始,雙方交戰延續了十七個小時。 越軍的表現雖夠頑強,但最終還要撤離, 留下三千七百具屍體在戰地。
   
   
   《 中越戰爭的秘密 》一書還說, 戰後的兩日, 即1984年7月14日, 中方再次擊斃六十名前來收集同伴屍體的越南兵。 全部越軍屍體後被中國化學兵種人員使用噴火器滅屍。
   
   
   何明成先生的博文說, 去年他本人亦曾親臨老山觀看, 有人向他指出越南軍人被埋葬的集體墓穴。
   
   
   整個地區現已屬中國的領土。但人們並不知越南是否打算把那批軍人的死亡數字收錄下。
   
   據未經證實的消息, 當地人曾對何先生說,當時埋葬越軍兵士,一些人仍然生存的。
   
   在越南,人們對1979年戰爭後所發生在中越衝突時期的訊息仍是鮮為人知的。
   
   
   
   在回答2010年7月28日BBC 英國廣播電台越語組的一次訪問中, 前越南人民軍大校,現居巴黎的裴信( Bùi Tín )先生說, 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部是應該知道老山戰役的失敗和軍部決定撤退,因為傷亡人數太多。
   
   裴先生講述了1984年中越浴血之戰的背景和證實“數千”名的越南兵士陣亡,此事為邊界兩邊的人們留下來一份痛苦的政治遺產。
   
   
   當年裴信先生工作於河內,隸屬越南共產黨的報刊。 他說:“一場大戰役,極為激烈,但《 人民報 》和《 人民軍報 》也從不提及中國展開在河宣老山地區的戰役。 ”
   他還說,越方也知道中國對那場戰役大肆宣耀, 甚至各指揮將領如許世友也親抵戰地,進入地下室拍照,激勵中國士兵的意志。 那時中國駐全部地區多至為三個軍的士兵。
   
   “我常出入總參謀部, 我是獲批準進入作戰部為《 人民報 》蒐集訊息。那裡的同仁兄弟告之, 全體第一軍區和越北軍區都集中起來對付那場戰役。 越方參戰的是第一軍區指揮官武立( Vũ Lập ), 戰士他們授命要堅守,可是傷亡過多, 因為中國砲兵無限度地炮攻。對方參戰的有六個善戰的師團, 主要攻佔各個據點。”
   
   
   當回答為何中國需要如此大規模的進攻的問題時,裴先生解釋說 :
   
   “因為他們認為那是山地,諸多的高據點,佔了後便將可控制整個大的地區。 越南總參謀部的人員都認為那處的貴重礦產資源豐富,由此在軍事戰略和軍事地形上,那皆為十分有利的地區。”
   
   “越南的戰術是死守,作小型的反攻但困難很大。”
   
   “中方有一次炮轟,就連續發射了三千枚炮,我方難以抵擋,傷亡極大,所以要撤退。之後,他們就將各碑界移向我方。”
   
   他承認越南軍隊的傷亡人數是以數千計算的。
   
   裴信先生敘述了他對那場戰爭的記憶,並提及該地人民的狀況和戰爭的遺產。
   “整個老山地區的民眾都完全撤離, 我方也說是傷亡巨大,要撤退。 我聽說撤退距陣地五公里之遠, 整個地區長達廿公里。”
   
   
   回顧歷史,他還說,“越南人民軍的歷史書不提及那場戰役, 只說邊界的情況緊張。 戰事後,我曾去到高平和太原,與越北軍區和第一軍區的戰士兄弟們會面。 他們對我說, 我們力量不足,難以固守,民眾又已疏散各地, 地下的資源還未開採,所以就撤退。”
   
   
   現今中國的各個網站仍然登載多篇各種中、英文歌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功績”的文章。
   
   
   中越兩國於1999年雙方簽署了陸上邊界條約,但直至去年才完成邊界的勘界工程。
   
   兩國陸上邊界的談判共談了三十五年之久。
   
   
   

嶺南遺民

   
   2010-9-23日
(2010/09/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