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悠悠南山下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日本的一份資料透露, 距今廿六年前的中越一場激戰,使致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陣亡並被集體式埋葬於現屬中國境內,中越邊界地區靠近越南河江省地界的山林裡。
   
   
   日本防衛廳( 即國防部 )屬下國防大學的一份資料提及1984年7月12日中越軍隊的戰役。此資料後由一名叫何明成( Hà Minh Thành )的越南人譯為越文,並在一些越南網站廣泛轉載。

   
   
   據此資料所述, 越軍發動進攻,意圖重奪被中國駐守的土山( Núi Đất中國稱為老山 )高地,即指1590號高點。此場戰鬥被視為在那個年代亞洲最激烈和最浴血的戰鬥之一。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國網頁流傳登載解放軍炮擊戰火圖
   
   
   土山和銀山( Núi Bạc,中國稱者陰山)的高度分別為1509米和1250米,地處中越邊界的山林地帶。
   
   
   該日本資料還提及,在發生1979年邊界戰爭時,那兩座山的高地屬越方並由越南軍隊佔守。
   
   
   然而,1984年四月,中國軍隊曾計劃並進攻佔領了兩山。
   
   大約在一個月的時間內,1590高地曾多次改換主人,直至1984年的七月, 它仍然掌握在中國軍隊的手中, 但越南仍還籌劃一次進攻,重奪失地。
   
   

集體式的葬地̉

   
   
   1984年7月12日, 越南調動六個團的兵力參與在該場攻戰。可是, 據說由於一名“高級情報軍官”的叛變行為造成了戰敗。
   
   
   由金輝( Jin Hui )、張惠生( Zhang Hui Sheng )和張偉明( Zhang Wei Ming )三名中國人著寫的《 中越戰爭的秘密 》一書內亦有一章的文字談及該場戰役。此外,多個中、越文的網站以圖文並茂的形式登載那場鮮為人知、越南官方媒體也極少提及的戰役。
   
   
   土山那時屬中越邊界的南部,越南河宣( Hà Tuyên )省,現為河江(Hà Giang )省,安明(Yên Minh )縣清水(Thanh Thuỷ )社的地域。
   
   
   各份資料都描述該戰役是從清晨開始,雙方交戰延續了十七個小時。 越軍的表現雖夠頑強,但最終還要撤離, 留下三千七百具屍體在戰地。
   
   
   《 中越戰爭的秘密 》一書還說, 戰後的兩日, 即1984年7月14日, 中方再次擊斃六十名前來收集同伴屍體的越南兵。 全部越軍屍體後被中國化學兵種人員使用噴火器滅屍。
   
   
   何明成先生的博文說, 去年他本人亦曾親臨老山觀看, 有人向他指出越南軍人被埋葬的集體墓穴。
   
   
   整個地區現已屬中國的領土。但人們並不知越南是否打算把那批軍人的死亡數字收錄下。
   
   據未經證實的消息, 當地人曾對何先生說,當時埋葬越軍兵士,一些人仍然生存的。
   
   在越南,人們對1979年戰爭後所發生在中越衝突時期的訊息仍是鮮為人知的。
   
   
   
   在回答2010年7月28日BBC 英國廣播電台越語組的一次訪問中, 前越南人民軍大校,現居巴黎的裴信( Bùi Tín )先生說, 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部是應該知道老山戰役的失敗和軍部決定撤退,因為傷亡人數太多。
   
   裴先生講述了1984年中越浴血之戰的背景和證實“數千”名的越南兵士陣亡,此事為邊界兩邊的人們留下來一份痛苦的政治遺產。
   
   
   當年裴信先生工作於河內,隸屬越南共產黨的報刊。 他說:“一場大戰役,極為激烈,但《 人民報 》和《 人民軍報 》也從不提及中國展開在河宣老山地區的戰役。 ”
   他還說,越方也知道中國對那場戰役大肆宣耀, 甚至各指揮將領如許世友也親抵戰地,進入地下室拍照,激勵中國士兵的意志。 那時中國駐全部地區多至為三個軍的士兵。
   
   “我常出入總參謀部, 我是獲批準進入作戰部為《 人民報 》蒐集訊息。那裡的同仁兄弟告之, 全體第一軍區和越北軍區都集中起來對付那場戰役。 越方參戰的是第一軍區指揮官武立( Vũ Lập ), 戰士他們授命要堅守,可是傷亡過多, 因為中國砲兵無限度地炮攻。對方參戰的有六個善戰的師團, 主要攻佔各個據點。”
   
   
   當回答為何中國需要如此大規模的進攻的問題時,裴先生解釋說 :
   
   “因為他們認為那是山地,諸多的高據點,佔了後便將可控制整個大的地區。 越南總參謀部的人員都認為那處的貴重礦產資源豐富,由此在軍事戰略和軍事地形上,那皆為十分有利的地區。”
   
   “越南的戰術是死守,作小型的反攻但困難很大。”
   
   “中方有一次炮轟,就連續發射了三千枚炮,我方難以抵擋,傷亡極大,所以要撤退。之後,他們就將各碑界移向我方。”
   
   他承認越南軍隊的傷亡人數是以數千計算的。
   
   裴信先生敘述了他對那場戰爭的記憶,並提及該地人民的狀況和戰爭的遺產。
   “整個老山地區的民眾都完全撤離, 我方也說是傷亡巨大,要撤退。 我聽說撤退距陣地五公里之遠, 整個地區長達廿公里。”
   
   
   回顧歷史,他還說,“越南人民軍的歷史書不提及那場戰役, 只說邊界的情況緊張。 戰事後,我曾去到高平和太原,與越北軍區和第一軍區的戰士兄弟們會面。 他們對我說, 我們力量不足,難以固守,民眾又已疏散各地, 地下的資源還未開採,所以就撤退。”
   
   
   現今中國的各個網站仍然登載多篇各種中、英文歌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功績”的文章。
   
   
   中越兩國於1999年雙方簽署了陸上邊界條約,但直至去年才完成邊界的勘界工程。
   
   兩國陸上邊界的談判共談了三十五年之久。
   
   
   

嶺南遺民

   
   2010-9-23日
(2010/09/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