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國蘭]
明暗經緯錄
·香港第三勢力支持古老文化根源方言
·建議北京中央立即開放封閉式特權階級戶口制度
·可憐中國大陸人沒有國軍
·孫武治軍之道﹕ 首在正軍心
·蔣介石的俄國孫子蔣友柏打響第一槍﹕控訴惡性譭謗並尋求賠償
·民進黨的選舉及空虛理想的營造
·秋海棠之歌
·隔海下二幅藥帖非戰帖
·李克強還有贖罪的機會否﹖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旋風訪美特別報導
·國民黨是最大善意反對黨
·國民黨崇高的政治地位將永遠無法捍搖
· 龍應台女士 我們的價值觀是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的血淚史民族的淚花永遠乾不了!
·93 中華民國軍人節來源
·共產黨是個脆弱的黨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所長余克禮一行來美專題演講
·奉勸龍應台
·統一先決條件
·漢奴
·為台灣五都選舉義務做良心見證文章
·偉大美麗的西螺大橋與我
·龍應台蹧蹋可貴的話語權
·豫奴籲天錄
·19世紀美國最暢銷小說
·漢奴籲天錄
·井岡山的糊塗詩人毛澤
·河南自治遠比當中華共同體要好
·高雄台北經濟消長圖與民權標竿
·一代陷落的知識份子另一盤嘆怨
·崩盤的大陸知識份子
·全國寶貝
·外省國民黨的心願
·歷史家目前所不知的中華兩國間的秘辛
·偽裝的被放逐游子
·中共社會主義國家的反社會人文主義
·國蘭
·紀念外祖父1945.9.9在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大陸連游子也造假
·外祖父是當年中華民國政體轉型主要推手
·驅逐萬年國代的來龍去脈
·敬告馬英九別企圖妄想用國民黨的黨產來收買中間選民
·毛澤
·毛澤
·中國人政改的意義
·三民主義大同盟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召開記者會
·國民黨打內戰失敗的元因﹕國民黨的空城計造成了中共乘虛而入
·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8大替國家正名
·中國文化的蟬翼
·統領中國的政治局九張皮 vs 百里奚五羊皮
·北京霧失樓臺中南海凡60載
·國民黨靠節省刻苦耐勞抗戰因而成功
·北京邯鄲學步美國制度
·何謂中華正朔﹖
·我的一週歲生日慶祝會
·論中共國家機制
·真假國民黨恩仇錄
·含著眼淚投下馬英九政府一票
·中共金字塔型的一黨統領等級制度
·孫中山的政治綱領 對比 中共埃及金字塔惟我獨尊政治局統領制度
·1945對日抗戰勝利序曲 vs 1812序曲
·彰化濕地是心扉﹐肺﹐肝﹐腎
·不老的青鳥
·青鳥不傳云外信
·簽訂和約的首要條件
·如果國民黨五都選輸
·釣魚台屬於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島
·中共對釣魚台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棄帥保車是五都選舉台灣生存法
·蔣中山的政治高度來自于何方?
·蔣中正與參政會非主僕關係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蘭

   國蘭
   
   國蘭的種類很多,古人以一莖一花者為蘭,一莖數花者為蕙。
   
   失根的蘭花﹐隱喻﹐失去的故土﹐如北宋南遷﹐典故來自于宋代的畫家思肖。

   宋朝末年,有一位愛國畫家,與眾不同,很喜歡畫露根蘭,以表示國土陷落在敵人
   手裡的悲痛
   
   這位畫家名叫鄭所南,號思肖
   
   蘇州淪陷後,元朝派來的縣令,對鄭所南的蘭花畫很感興趣, 問為何曝露根哪﹖
   
   「我們的大好河山不是被番人奪去了嗎?沒有土地,蘭花的根自然露出來了!」
   
   李清照的痛
   
   就是北宋亡國後的喪國之痛。
   
   沒有大陸國土﹐我們國民黨就是失根的蘭花﹐飄游浮蕩人世。
   
   蘇莊
   南京國民黨中央委員後代
   紀念外祖父1945.9.9在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附文
   
   本文摘錄自陳之藩《旅美小簡》
   
    ... 我所謂的到處可以為家,是因為蠶未離開那片桑葉,等到離開國土一步,
   即到處均不可以為家了。
   
    古人說:人生如萍,在水上亂流。那是因為古人未出國門,沒有感覺離國之苦,萍
   總還有水流可藉;以我看,人生如絮,飄零在此萬紫千紅的春天。
   
    宋朝畫家思肖,畫蘭,連根帶葉,均飄於空中。人問其故,他說:「國土淪亡,
   根著何處?」國,就是土,沒有國的人,是沒有根的草,不待風雨折磨,即形枯萎
   了。
   
    我十幾歲,即無家可歸,並未覺其苦,十幾年後,祖國已破,卻深覺出個中滋
   味了。不是有說,「頭可斷,血可流,身不可辱嗎?」我覺得應該是,「身可辱,
   家可破,國不可亡。」
   
   一九五五年五月十五日於費城
   

此文于2010年09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