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永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建永文集]->[为“胡燕”辩护兼呼吁中国政府善待胡燕]
刘建永文集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胡燕”辩护兼呼吁中国政府善待胡燕

   
    时至今日,胡燕尚未在联合国出现。事实上可以认定:胡燕“暂时中止”了在联合国的上访行动。
   
    看到这个结果,我感到由衷地高兴。
   

   
    一
   
    一是为胡燕高兴,应该说,胡燕中止上访,应该有其说服自己的理由,比如说得到上海方面或来自更高层面的赔偿承诺,甚至有可能已经拿到部分赔偿款或全部款项。也有可能官方基于压力或维稳成本,痛下“狠手”,除了给予胡燕足够满意的赔偿,以使其彻底消声,也很有可能对其家人施加难以承受的压力,“胡萝卜”加“大棒”,“威逼”再加上“利诱”,胡燕或屈服,或者基于利益的衡量,选择“见好就收”。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如愿拿到应有的补偿,在现在的中国很多时候并不容易,这不是很好吗?这不是一个小市民维权的初衷和终极目的吗?
   
    这个结果,是好事。这样的结果,对于胡燕,已经很不错了,换了别人,也一样会收摊走人。
   
    如若不然,胡燕还能以怎样的结局收场呢? 无限期地在联合国上访?一年?十年?二十年?什么时候才是个结束?况且不论谁帮她养家里的孩子、谁给她饭吃、她的家庭谁来顾及的问题。风吹雨晒的活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终究不是个长久的营生。
   
    所有的维权行为在没得到媒体关注和联合国采取实际行动之前,在实际效果上,和自得其乐的“作秀”没有任何区别。没有舆论和外在力量的持续关注,个体弱者的维权仅仅依靠一人之力,尤其在国际舞台上,很难做到长期的持续性,大多会在难以为继的窘迫下悄然收场。
   
    胡燕只是一个上海的拆迁受害者,如果没有现时客观的迫于无奈的环境,她可能至今还只是一个相夫教子、其乐融融的家庭主妇。主观上,她可能只是想得到她应有的补偿,并没有想过要做“巾帼英雄”,更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民权斗士”,只是舞台需要气氛,既然她上了场,可能就有由不得自己的时候,为了配合观众和场景,她得做些相应的姿态,比如表个态,唱个高调,找点理论依据,拔高一点树个典型,半自愿兼半不自愿地当个“代表”。
   
    大家支持、舆论关注,这都是维权客观上所需要的,既然有求于人,就不得不勉力为之。无论怎么着,终极目的是不变的,拿到赔偿款是主要目的,至于兼赚一些名利,那是副产品,那属于“天赐”、“神助”的范畴,老天爷给的,不收都不行。
   
    ----当然读者都明白,这也只是我的个人主管揣测加随意想象,只要别人不认可,都算不得理。
   
    胡燕不是“江姐”,也不是“刘胡兰”,她只是当代中国千千万万个普通人中的一员,她有人性的弱点,趋利避害人之本能,她担心拿不到赔偿,也害怕家人被打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活,需要家、父母、老公和孩子。
   
    中国社会良性转型的推动力量,需要的正是像胡燕一样普普通通的大众,而不是千千万万个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人无完人,他们都有人性的弱点,怯懦、畏惧,软弱、妥协,趋利避害。“麻雀行动”不是“造神行动”,不是把维权的平凡人塑造成“英勇无畏、没有感情、毫不妥协,坚决斗争”的完美斗士,而是还原其本来面目——有血有肉,拥有日常喜怒哀乐的普通人的维权行为。而这些普通人的维权行为一旦汇聚成巨大的推动力量,中国的转型才是真正的成功,而不是以往殊死斗争及政权更替的恶性再循环。
   
    维权全凭自愿,不是上了“贼船”就不准下。普通维权人要衡量收益,维权的风险与成本,这很正常,这才是最真实的维权常态,这种维权此时此刻就在中国大陆发生着,多如牛毛,时时刻刻。这就是搏弈,有妥协,有反复,有斗争,有合作,走两步退一步,或者,退两步再进一步。社会有了良性的搏弈与竞争机制,就不怕倒退,怕的是斗争的无序,不讲规则的乱来。
   
    胡燕的退出,打去了一些人理想主义与英雄主义的幻想,还原了维权的本来面目。唱戏的想下台,观众不让下台,这样不好,气哼哼地喝倒彩,酸溜溜地扔鸡蛋更不好。想来的欢迎,想走的祝贺欢送,气氛欢乐祥和热烈,更多的人才想进来玩,不然“新麻雀”都不敢再来了。
   
   
    二
   
   
    二是我为中国政府高兴,胡燕闹了这么久,问题终究是解决了,政府认识错误、改正错误需要时间,彻底解决问题也需要一个过程,尽管这个过程有时感觉可能并不良好,但不管怎么样,纠正错误,拨乱反正,是好事。做出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至少有缓和的余地,政府也不是不可以让步,也不是什么问题都不能谈。这至少会给人民希望——通过正当合法的途径,还是有希望在体制框架内解决问题。只要人们对政府还抱有期待,就不会政息人亡。
   
    既然愿意解决问题,那么不妨大度一些,胡燕只是想拿回自己应得的补偿,也没有别的过分要求。那么就把她应该拿到的补偿还给她,作为一个小市民,她也不愿这么闹下去,也请上海方面不要报复她,若有做得不合适的地方,请政府原谅他们,宽恕比报复更有力量,更能带来社会的长治久安。
   
   
    三
   
    麻雀行动还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麻雀行动的目的并不政治化,也并不仅仅解决某一个个案问题,麻雀行动的意义是归纳法,把一个个个案集合起来,最后汇总成一个彰显法治的力量,督促政府回到法治的轨道上去,从而使我们的祖国变得更强大,人民的权益得到更好的保障。
   
    因此,胡燕的退出,恰恰证明了麻雀行动的初步胜利,这是“四赢行为”:胡燕赢得了她的合法权益;政府维护了法治的权威,赢得了人们的二次信任;麻雀行动的组织者付出终有收获,赢得了欣慰;而作为看客的我,也赢得了内心的安宁。
   
    人生的快乐莫过于此了。
(2010/09/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