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来源:议报

(一)


   北京建国门桥东南角,四星级凯莱酒店外搭起脚手架,并围起绿色围挡。凯莱酒店1992年开业,今年6月1日正式停止营业,准备拆除。之后原地重建五星级的“国际化商务高端酒店”。凯莱所属的中粮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拆除是因为酒店现有规划与建筑结构存在“硬伤”、酒店设施严重老化。6月19日,北京市规化委就凯莱重建规划的公示期截止。6月底的时候,酒店外围已开始搭建脚手架。据了解,这座酒店九十年代出建设时的总投资不足四千万美元,设计使用年限为五十年,一年平均偿还投资八十万美元。可中粮公司在谈到盈利水平下降时却披露,二十年间凯莱酒店累计亏损已达一.一八亿人民币,折合成美元近两千万美元。也就是说,二十年间,凯莱酒店只挣到两千万美元,平均每年一百万美元。北京凯莱大酒店酒店,客、套房共四百二十三间,平均入住率为80%,大致每天有三百间的收入,价格是:标准间的门市价:一千二百八十元,特价:六百二十八元,豪华间的门市价:一千四百八十元,特价:七百零八元。行政楼层的门市价:一千五百八十元,特价:八百五十八元。以上价格均不含早餐。再加上酒店的餐厅,运动场所,会议场所,娱乐场所的收入,可怜的每年一百万美元收入,显然让人无法相信。据内部厨师介绍,仅二零零八年一年的纯收入就有一亿元,这是酒店负责人亲口在员工大会上讲的。一方面对外宣称:酒店累计亏损一.一八亿,另一方面,又对员工说一年盈利一亿元。相同的领导层对不同的人说着不同的话,其目的昭然若揭。仅从常识看,一个四星级的饭店,入住率又很高却累计亏损高达一亿实在是无法让人理解。就算是摆个白薯摊,在那样的风水宝地也不会亏钱。
   北京凯莱酒店的拆除,引发社会的极大争议,中粮集团,北京规划委面度质疑,回答只有四个字:非拆不可。中粮集团宣称:要建立民族品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首要的条件就要提高品牌的“档次”,就要变四星级为五星级。可是,我想问的是:一个二十年来累计亏损的企业,有什么能力创造品牌,走向世界?

(二)


   对此次北京凯莱酒店拆除的质疑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浪费社会资源,其二,对环境造成污染,其三,设计使用年限过低,对设计规划缺乏监管,其四,政府急功近利的政绩观。
   企业要盈利,企业要发展,企业要做强做大,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现实面前无可厚非。但是,经济以效益为本,效益最大化才是优良的资产。就是说,社会资源的有限性决定了,只有效率最高的,最优良的资产,才可以获得最有限的资源。从北京凯莱大酒店的二十年的经营业绩看,即便以盈利一亿的水平看,也算不上优质资产,更何况他是个账面亏损的企业。九十年代初投资近两亿元人民币(当时美元与人民币的兑换价是四点五)不是个小数目,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如今北京凯莱酒店的有形资产(所处地块的土地价格等),无形资产(凯莱的知名度与认知度)最少不会低于五十亿人民币。可北京凯莱酒店的账面却亏损一亿多元。这样的企业经营者,这样的效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劣质资本,这样的劣质资本还在疯狂的浪费现有资源实在是经济规律的悲哀,有限社会资源的悲哀。地球为此而哀鸣,抽了我那么多的血,就为了打个水漂?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后的建筑垃圾高达十万吨,这些建筑垃圾需要相应的土地去填埋,在中国,土地又是最稀缺的资源,大量的土地用于处理垃圾,规划者真是喝晕了,脑子里没有一丝的环保意识,没有一丝的危机感。气候变暖让人类饱尝了天灾之苦,肆虐的洪水没有冲刷掉权力的贪欲。经济学有个笑话:挖坑与埋坑是双倍的GDP,而北京凯莱也将这种游戏玩到极致,几亿(拆除费用),十几亿(重建费用)的GTP由此诞生。拆除审批,公关需要钱,毁坏的建筑及拆除费需要钱,占用填埋土地需要钱,运输需要钱,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大量的钱,更为关键的是:每一个环节都会对环境造成巨大的破坏。中国政府在世界所作的减排的庄重承诺在北京凯莱,中粮集团看来就是一个屁,除了瞬间的气味,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约束不了任何人,尤其约束不了腰缠亿亿贯的官僚们。环境算什么,死大家一块死,只要活着就活个顶尖。
   据了解,英法建筑物的平均使用年限都在一百年以上,其它欧洲国家也在八十年以上,而中国的平均使用年限仅在三十年。差距如此之大令人咋舌。多数认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中国对建筑规划,设计缺乏必要监管。在英法,对建筑物的规划,设计年限,结构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规划的审批可能需要十几年的反复征求意见,反复论证,其原则是最大限度的保证原有的城市建筑风格不被破坏。对旧建筑多采用翻修,翻新的方法,很少会推倒重来。而中国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法规的有效制约,推到重来的事屡见不鲜。据中央二台披露,某地的一个农民新村刚刚建好,还未入住,就因与新的城市规化不协调全部拆除,几亿元的新村投资顷刻化为乌有。规划的无序与随心所欲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而没有任何人对此承担责任。
   直接的原因是监管缺失,但是监管缺失的产生一定还会有其它原因。有人马上就联想到:没有无所不在的“政绩观”,监管缺失的现象就不难解决。每一个新官上台总想有所作为,而在现实的经济社会,最大的政绩就是高速的经济增长,所有官都要为此绞尽脑汁,不择余力。前任建了,有了政绩,后任拆了再建,也有了政绩。发展吗,先破坏,不破坏就没有发展机会。如此循环往复,个个都是好官,可是巨大的经济泡沫却在随时的威胁着经济发展速度,当泡沫结束之日,只会留下一片哀鸣。

(三)


   所谓的“理”都由于相对的存在而变得可疑。中粮集团的理,北京凯莱酒店的“理”一样令人不可思议。一个亏损的企业居然能得到银行的再次贷款,规划委一如既往的支持这个亏损企业,且审批会如此顺利。拆与建有多少程序,多少利益,每个程序,每个利益是否蕴含着中饱私囊的机会?跑一趟就能审批?买谁的地?为什么买这块地而不买那块地用于掩埋建筑垃圾?谁承接拆除任务,谁负责运输十万吨垃圾,谁设计未来五星级商务酒店,谁负责酒店装修,酒店管理?无数个谁,都可能变为另一个谁,此谁与彼谁哪个更合适,都有中粮集团说了算。如今这个社会,无利不起早,中粮集团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想创造个民族品牌,谁信?政绩观的背后一定有一根利益链条,将政府与企业仅仅的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亏赚都是国家的,只要自己腰包鼓鼓的,管他亏多少。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经济行为的都是“国企”也只有“国企”才会拿钱不当钱。这很怪,细细想来也正常,钱不是自己的,花起来就是随意,不花白不花,不花也没人说你好。买官花的是自己的,当了官自然要从国家这里补回,问心无愧。
   中粮集团您大胆的走,四星不够建五星,五星不够,建七星,活一天建一天,建就建最好的。企业的事别人谁也无权管,您就放心。只是,欠下的债迟早要还,只要不死还债是必然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句老话请务必牢记!
(2010/09/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