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我们都是屁民,我们不是人民。人民是虚位的,是模糊的,实际上也就是不存在的,跟怪力乱神类似的东西。屁民才是真实存在的,就是我们。我们就是中国人,所有中国人除了中共官员都是屁民,我们没有任何尊严,没有自由尤其是没有言论的自由,没有选择谁来做执政党的自由,没有选择谁来做国家主席、总理、省长、市长的权力。这些权力都属于人民,不属于屁民,而人民是不存在的。
   
   所以党和政府只好代替人民行使执政党和政府的一切权力,所以一切权力归党和政府。所以权为党所用,利为党所谋,顺理成章。所以党只好永远选择自己做执政党,政府永远选择自己做官,同样顺理成章。既然我们都不过是屁民,我们不要说没有权力抵制,更没有权力抱怨。你抵制的话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你抱怨的话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既然我们都不过是屁民,政府和中共是属于人民的,不是属于屁民的,所以也就不是我们的政府不是我们的党。那么在我等屁民的眼里,这个政府和党就不过是屁政府和屁党啦。屁政府和屁党只需要尊重人民,而人民是不存在的,所以屁政府和屁党不需要尊重任何人,更不需要听从任何人,他们只需要尊重自己、听从自己。这样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在我们这样的屁民眼睛里,就应该是屁党、屁政府。

   
   既然总书记、总理、常委、省长、市长都视我们为屁民,我们屁民就应该视他们为屁总书记、屁总理、屁常委、屁省长、屁市长。权力与义务对等,这不就是最对等的吗?
   
   既然我们是屁民,不是人民,更不是公民,尤其不是纳税人,我们就不应该有纳税的义务。因为我们没有权力知道我们的纳的税都到哪里去了,我们更没有权力管理我们的纳税。既然屁党屁政府高兴就拿一万亿去吃饭喝酒嫖娼洗桑拿,那屁民为什么有义务纳税呢?我们不得不纳税,因为我们手上没有军队和导弹,因为我们手上没有警察和法院,因为我们连城管都没有。那至少我们能偷税就偷点,能漏税就漏点。能不交就不交,能少交就少交。权力与义务不对等,这样还能找补找补。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我们不是人民,那么这个国家不是属于我们的。为什么?因为他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他是属于那个虚无缥缈的“人民”的,“人民”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所以这个国家不属于我们。既然这个国家不属于我们,我们也没有保护他的义务。假如有人要入侵这个国家,屁民也就没有义务保护他,尤其没有义务保护属于“人民”的党和政府。假如有入侵者抓住我们,我们可以心安理得地投降,然后为他们效力。因为这个国家不属于我们,我们就成了没有祖国的人,没有祖国,就不必效忠。
   
   假如有入侵者逼迫我们带路去灭了这个国家和政府,我们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做,反正他不是我们的。最多我们带路灭了这个国家这个政府以后,我们重新驱逐入侵者,然后建立属于“屁民”的国家,国号可以叫做“中华屁民共和国”。不要骂我们是汉奸,当年毛泽东和共产党就是这么做的。
   
   既然我们都不过是屁民,........。甘地把这个,叫做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2010/09/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