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第三十一节 庐山大阴谋之奇人奇事
   
   庐山大阴谋中,有几件奇人奇事值得一述。他们是:
   
   中共大将黄克诚,前总书记张闻天,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贺龙元帅,罗瑞卿大将,以及毛泽东秘书田家英、李锐、毛氏妻子江青。

   
   黄克诚:湖南永兴人,中共军队中有十大元帅、十大将,他是大将之一。亦是彭德怀的爱将。官拜总参谋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庐山会议期间,他本像邓小平、陈云一样,是留守京师的大员,无需上山开会的。可是他作为军机重臣,竟于毛泽东决心解决彭德怀问题的前夕,上庐山来找彭德怀汇报工作,从而犯了毛泽东的大忌讳。被毛氏认定他是来参加军事俱乐部谋反的!于是他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第二号人物,遭到长期软禁、关押。事后,有人称他是:在劫难逃,自投罗网。直至一九七九年平反复出,曾任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常务书记。他双目失明,却仍顽强维护毛泽东思想的崇高地位,维护毛泽东主席之历史功绩,以证明他一生忠于党,忠于毛泽东思想。他晚年最仇恨作家白桦所着电影《苦恋》。
   
   张闻天:中共著名理论家。自一九三五年中共遵义会议起,任中共总书记,直至一九四五年中共七大(在此以前,中共未设过主席,总书记即为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自封党主席独揽大权为止。在陕北十年间,一直由他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对毛泽东独断专横的作风,多有批评、制肘。因之两人结下芥蒂。中共七大之后,他即被降格为一名无实职的
   
   政治局委员,被排挤出权力核心。一九四九年之后,挂名为国务院外交部副部长。一九五六年中共八大之后,他被再次降格为政治局候补委员,仍挂名国务院外交部副部长。庐山会议上,他曾就国民经济存在的严重问题,跟彭德怀交换过意见,取得过默契。他是在毛泽东印发彭德怀意见书、发出批彭的信号后,愤而作了长篇发言,表现了他的忧国忧民之良知。毛泽东领头批判彭德怀之后,他自知灾祸难免,多次要求跟毛泽东个别谈谈。毛泽东却不肯接他打来的电话,也不肯召见他,更不肯放过他,而于八月二日,给他写了一封信,龙飞凤舞,颐指气使,极尽幸灾乐祸、嬉笑怒骂、人格污辱之能事:
   
   洛甫(张闻天在红军时期别名)兄,怎幺搞的,你陷入那个军事俱乐部去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这次安的是甚幺主意?那样四面八方、勤劳辛苦,找出那些漆黑一团的材料,真是好宝贝!你是不是跑到东海龙王敖广哪里取来的?不然,何其多也!然而一展览,全是假的。讲完后两天,你就心慌意乱,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被人们缠的脱不开身。自作自受,怨的谁人?我认为你是旧病复发,你的老而又老的疟疾,原是虫远未去掉,现在又发寒热症了(张闻天在延安时曾患疟疾,毛泽东故此取笑)。昔人吟疟词云:冷来时,冷的冰凌上卧;热来时,热的蒸笼上坐;痛时节,痛的天灵盖破;战(颤)时节,战(颤)的牙关儿锉。真是个害杀人也幺哥,真是个害杀人也幺哥,真个是寒来暑往人难过!同志,是不是?如果是,那就好了。你这个人很需要大病一场。昭明文选第三十四卷,牧乘《七发》末云:此亦天下要言妙道也,太子岂欲闻之乎?太子据几而起曰:涣乎一听圣人辩士之言,黏然汗出,霍然病已。你害的病,与楚太子近似。如有兴趣,可以一读牧乘的《七发》,真是一篇妙文。你把马克思主义的要言妙道通通都忘记了。于是跑进了军事俱乐部,真是文、武合璧,相得益彰。现在有甚幺办法呢?愿借你同志之着,为你同等之,两个字,曰:痛改。承你看得起我,打几次电话,想到我处一谈。我愿意谈,近日有些忙,请待来日。先用此信,以达悃忱。
   
   毛泽东以一种大赢家的心态写了此信,一泻心头的宿恨。真是君子报仇,二十年亦不晚。早在延安时,毛泽东好引经据典,卖弄学问,但又时常笑话百出,因而受到饱学之儒的张闻天的尖锐批评,称他为半桶水,七上八下。如今他权势倾倒,轮着毛泽东来冷嘲热讽,直把张氏骂作儿子(太子),而自己依然以圣人老子自居。
   
   写成此信后,毛泽东十分快意,恰逢张毓凤刚从南昌做过堕胎手术回到山上,便令其坐在自己的膝上,一边抚摸着,一边以朗诵古文的抑扬顿挫的声调,读将出来。张毓凤自去年来到毛泽东的身边,做了他的人,就将整个身心都交给了伟大领袖,忧主席之所忧,憎主席之所憎,乐主席之所乐。主席赢了,她也就幸福了。
   
   毛泽东的信,引得张毓凤嘻嘻的笑:真会挖苦人哩!咱牡丹江老家地方人发疟子,就是那样子哩!就是太尖酸了些哩……你这些天,想咱来着?看看你的手……咱都湿了,痒了……
   
   两天之后,毛泽东的这封信,附上西汉散文家牧乘的《七发》原文,作为八届八中全会文件,印发给每一位中央委员。于是庐山会议在批判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同时,又大学起牧乘的《七发》来。狗屁不同的,一知半解的,不懂装懂的,痛心疾首的,不伦不类,不三不四,纷纷大赞起毛泽东的信和牧乘的《七发》来。有人甚至问:七发,是不是古人牧乘同志的七根头发?亦有人回答:不不,牧乘这家伙带兵打仗,不辞辛苦,是七次出发上前线!
   
   倘若牧乘同志地下有知,他的这篇辞赋于两千多年之后,竟会在中共高官会议上红极一时,广为传诵,他一定会哑然失笑,并荣幸之至。
   
   张闻天于毛氏文化大革命初期受尽肉体折磨,一九七一年惨死在北京秦城监狱。临死前,不知他痛悔过青年时代狂热追求的共产革命否?
   
   周小舟:湖南浏阳人。毛泽东在延安时期的文字秘书之一。其人颇有文才,为毛氏所器重、赏识。据证,是毛氏重要著作《实践论》、《矛盾论》的真正撰稿人之一。一九四九年之后,毛泽东将他放了外任,回湖南担任省委第一书记兼军区第一政委,并许诺:先交给你一个省
   
   做试验,管好了,另给你更大的责任。颇有日后再予提拔重用之意。皆因他知识分子出身,害上了忧国忧民的毛病。毛氏大跃进运动后,号称中国鱼米之乡的湖南省,同样民不聊生、饿殍遍地。上庐山之前,他陪同彭德怀元帅下湘东北数县调查研究,体察民间疾苦。他跟彭德怀达成了一致意见,决定上山后向毛泽东进谏。以求劳民伤财、得不偿失的大跃进运动得以终止。他自恃毛氏信任他,关爱他,当能听得进他反映的实际情况。可是,毛泽东高高在上、骄奢淫逸、枉顾下情、一意孤行。他几次求见,均被婉拒。他遂与彭德怀商量上万言书。彭德怀敢做敢担,万言书只署了自己一个人的名字。他对毛泽东包括好色不倦之类的私生活等等,多有微词和非议。又都为康生的内务系统所知悉。毛泽东恨其不忠,怒其叛逆,便毫不容情地将他打入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之中,为第四号人物。他被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发配到广州军区某陆军野战医院半工作半休息,实为软禁,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毛氏文革初期,他又被揪了出来,进行残酷批斗,后被投入监狱。据传他是自杀而死,年不过五十。死前,当能醒悟:一介书生求报国,误入共产迷魂途。
   
   贺龙元帅:湖南桑植人,中共十大元帅之一。靠两把菜刀起家。北伐时已任国民革命军军长。他于中共最危难的革命处于最低潮的一九二七年参加中共。其时,处于大批共X党员被捕、被杀或退党、脱党之际,在周恩来、朱德等人的影响之下,他率部举行了八一南昌起义,并经周、朱二人介绍入党,实为中共红军的创始人之一。此后一直受到周恩来的摆布玩弄。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期间,他又受周恩来影响,昧着良心激烈批彭。一九六六年,他却因周恩来态度暧昧,而未肯跟着毛泽东、林彪,参与倒刘少奇密谋,而陷大祸。被诬为大土匪、大军阀、野心家,周恩来在贺龙被冲击后,也曾将其接进自己的家里予以保护。后在毛泽东指使的江青的压力下,又将其交出,被关押在北京西山的一座秘密别墅里,直至受尽凌辱死去。据说临死前,对其妻子薛明说:自己的一生,唯一的亏心事,是一九五九年在庐山,不该跟着他们(指周恩来),批斗了彭德怀副总司令。
   
   罗瑞卿:四川南充人,中共十大将之一。井冈山时期,为林彪红一军团保卫处长。延安时期任毛泽东的中央警卫团团长。一九四五年后,任华北野战军罗耿兵团司令员。四九年后任中共国务院系统的公安部部长,军委系统的北京卫戍司令。深获毛泽东的信任,被毛戏称为罗长子。一九五八年夏,毛泽东欲往长江三峡游泳,以惊骇世豪。罗瑞卿率领一个先遣小组,往三峡试水。罗氏为表忠贞,在三峡三次濯水,几被淹死。后给毛泽东回了一急电:主席,三峡滩险流急,不宜畅游……一九五九年毛泽东回韶山,他亲任警卫,甚为尽力。之后毛泽东将他提拔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共军总参谋长,中央军委秘书长,仍兼任公安部长,负责京畿防卫。集党、政、军、特于一身,权倾一时。可是一九六二年以后,毛刘分裂,明争暗斗。他倒向刘少奇、彭真一派,成为刘、彭在军中的台柱。一九六五年的秋冬之际,毛泽东决定打倒刘少奇,首先拔除他这类钉子。于该年十一月将其秘密诱捕,被虢夺了兵权,失去了自由。一九六六年五月,又将其打成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革命阴谋集团,为第二号人物。一九六七年,因不堪毛氏之红卫兵凌辱,而从关押他的三层楼上跳楼自杀,未遂,只跌断了一条腿。后被长期囚禁在秦城监狱。秦城监狱是他在五十年代公安部长任内,请苏联特工专家设计建造的,主要用于关押中央级政治犯的监狱。他自己造的高等监狱,轮着他这等囚犯住上了。他的女儿罗点点,后来在《红色家族档案》一书中有一段回忆文字提到:他被囚禁在秦城时,总是听到隔壁有人大喊大叫,不知是个甚幺人物?因是单间号子,采用的是苏联老大哥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智能墙壁、门窗、桌椅、床铺、浴缸、抽水马桶等,皆为海绵胶皮包裹,且各有单独的放风天井,绝无跟其它囚犯见面的可能。后因罗氏在秦城关押得久了,便是看守人员也知他是公安部的老部长,他才打听出来,隔壁号子里关押着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彭德怀!他大惑不解,并认为是奇耻大辱:怎幺可以把我跟彭德怀关押在一起?他有甚幺资格住秦城?他是庐山会议上的反对过毛主席的反党分子!我是无限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忠于
   
   伟大统帅毛主席……
   
   罗瑞卿于一九七八年重获自由,官复原职。一九七九年去德国波恩治疗伤腿时,因突发性心肌梗塞,病逝于德国医院。去世之前,他对毛泽东、彭德怀、自己都没有清醒的认识,对于秦城监狱的高等政治犯,他也没有表现过一丝同情。呜呼!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