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拈花时评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降低我的效率
·抢救回来的文章-这几天没有跟贴了
·抢救回来的文章-交手的不断进行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文摘并评论:当官员立志要成为千万富翁之后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第二十三节 不识庐山真面目
   
   整个一九五九年上半年,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以毛泽东的这封党内通讯做尚方宝剑,在全党上下做着冷静头脑的工作,力图收缩、拯救一九五八年大跃进造成的经济恶果。他们虽然参与了大跃进的鼓吹和推动,但尚能承认恶果,勇于纠正。四月,毛泽东在上海主持中央工作会议,他延安时期的文字秘书,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请他观看了一场湘剧高腔《生死牌》。毛泽东观剧后,对此剧大加赞扬,多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号召省委书记们学习海瑞,为民请命:共X党员都要具备一点海瑞精神。
   
   五月,在二届人大四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将国家主席一职让位给了刘少奇。这是毛、刘合

   
   作的蜜月时期。人代会结束后,刘少奇征得毛泽东的同意,通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第一把手,准备好总结大跃进经验及其问题的各项材料,于六月底上江西省的避暑胜地庐山开神仙会,边休息边扯皮。毛泽东给大跃进运动定的调子是: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刘少奇给这次党中央召开的神仙会定的调子却是:成绩讲够,问题讲透。
   
   按照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心照不宣的设计,将要召开的神仙会,是一次纠左的会议,给毛氏大跃进全面降温。开会之前,在京的中央大员们,被分头派到到各省市自治区去,搞调查研究。
   
   延安时期的中共总书记张闻天(中共七大后降为无实职的政治局委员、八大后便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副部长),回了江苏老家,看了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后,忧心匆匆。
   
   国务院分管财经工作的李先念回了湖北老家,准备了全国财政经济因大跃进运动引起的严重问题的材料。
   
   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则早于一九五八年秋冬之间,便回了一趟老家湖南湘潭,视察了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发现社员们都面有菜色,却不敢怒也不敢言。土法炼钢,破坏了大片森林,却炼出了一些百无一用的炉疙瘩。青壮年男劳力都去炼钢煮铁,现成的红薯、谷子都烂在田地里,却无人去收获。彭德怀走一路,骂一路,败家子!败家子!他个大老粗忧心如焚,写下了一首诗:
   
   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幺过?我为人民鼓与呼!
   
   在全国上下一片大跃进、三面红旗的颂歌声中,彭德怀一直没有机会讲话,他几次想找毛泽东主席谈谈,但毛泽东却是那样自信和好大喜功,怎能听得进不同意见?况且,自己长期分管的军队工作,毛泽东也把个长期养病的林彪提拔为党中央副主席,凌驾在自己的头上。毛泽东对自己,是越来越疏远了。
   
   一九五九年六月中旬,中国南方已是骄阳似火。彭德怀元帅率军事代表团出访东欧五国之后回到北京,一听中央决心纠左,月底要上庐山开神仙会,便顾不上休息,立即下了湖南,拉着省委书记周小舟到浏阳、湘潭几个县份搞实地调查,准备上庐山放几炮。
   
   就这样,中共的各路诸侯纷纷出动,搞调查、整材料,积极响应毛泽东本人在上海会议上提出的号召:学习海瑞精神,为民请命。
   
   第二十四节 毛泽东回家乡
   
   一九五九年六月上旬,毛泽东带上张毓凤,由公安部长罗瑞卿大将随行,乘坐专列南行。首站抵达长沙他青年时代求学并从事革命造反活动的省城。接着又在省委书记周小舟的陪同下,改乘汽车,回到了一别三十二年的湘潭县韶山冲。这可成了韶山冲乡亲们欢天喜地的大节日:毛主席回来了!毛主席回来了!四乡八里的男女老幼,都涌向韶山冲的毛泽东旧居土坪前。妇女们自然是想看看毛泽东后来的婆姨(太太)江青。她们没有看到江青。江青大约避讳着杨开慧,才不肯随毛泽东回老家祭扫祖坟。她们只看到一个面目十分姣好的年轻女子,形影相随地跟随着毛泽东进进出出。听讲是个小护士,照顾毛主席饮食起居的,大约是通了房的了?
   
   当天,毛泽东走访了冲对面的一户同姓乡邻,问了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自然是一片感恩戴德的颂扬;还去视察了韶山小学,跟一大群红领巾后代照了像。当然,韶山冲的乡亲们也注意到四处的路口、山头都有共军把守着,保护毛主席的安全。而那些出身成分不好的人,三天前即扫地出门被清理到冲外去了。
   
   当晚,毛泽东就住在他出生的祖屋里。那时韶山冲还没有电灯。湖南省委专门制造了一台发电设备运到那里,设备虽可靠,但随行人员的技术却不过硬。省委工作人员急得浑身冒汗,
   
   也没有能给伟大领袖的祖屋送上电。
   
   是当时的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为着伟大领袖的安全,亲自在旧居前的土坪上站了一通宵的岗。夜里毛泽东未能入睡。点了蚊香、喷了药水,家乡的蚊虫仍来亲近他。好在有张毓凤陪着,替他打蒲扇,驱蚊送凉。他思绪万千,感叹万千。三十二年前即一九二七年八月,他一个农民的儿子,离开韶山发动秋收起义,拉起队伍上了井冈山,搞瓦岗寨式的武装割据,被称为毛匪;三十二年之后的今天,他作为中共的最高领袖、人民共和国的最高统治者,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韶山冲……可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父母早已去世,六位弟妹也全部为革命献身。祖屋成为毛泽东同志旧居(郭沫若题写),成为供人参观的革命纪念地……毛泽东秉烛而坐,苦苦吟哦,天亮时分,让张毓凤铺纸研墨,写下了一首七律:
   
   回韶山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第二天一早,通宵未眠的毛泽东步出祖屋,由罗瑞卿、周小舟等人陪同,去到后山的母坟前行了三鞠躬礼。墓地自然早已经人修整一新。他终生纪念的是母亲。父亲吧,他才不想理会呢……接着,周小舟向他一一介绍在场的省、地、县党政负责干部。当介绍到身材魁梧、相貌忠厚的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时,周小舟特意说国锋同志昨晚也一夜没睡,一直在主席旧居前站岗到天亮。
   
   毛泽东握了握华国锋的手,诙谐地说:好啊,好啊,你个州官不放火,我可是点了一晚百
   
   姓灯呢!不错,在我的老家做父母官,不容易啊。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认识华国锋。才具平平的华国锋,从此步步高升,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期,被病魔缠身、性命垂危的毛泽东指定为他的接班人。
   
   再说毛泽东回到长沙,住在省委蓉园宾馆一号院。其时,湖南省委正在召开省党代会。周小舟思想活跃,是毛泽东十分器重的延安秀才之一。毛泽东到了长沙,自然是绝对保密的。周小舟作为省委书记,不免想请毛泽东接见一下党代会全体代表。毛泽东却不愿开这个先例。湖南省党代会接见了,以后别的省的党代会的代表接不接见?稍后,他答应跟地委书记们知府们见一次面。地点就在蓉园。
   
   于是,湖南省十二个地、市委的知府们,分头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到蓉园开会。但谁也不知道要开甚幺会。到了蓉园会议室,才得知是要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由于天气热,毛主席穿着衬衫,由身后一位年轻女子不停地递给纸巾擦汗、抹口水。地委书记们都记得毛主席老子的样子:身体很胖,牙齿不大关风,爱流口水。但主席老人家讲起话来,却总是十分幽默。
   
   由周小舟一一介绍每一位地、市委书记。每当介绍到哪里,那人便恭恭敬敬地站立着,回答伟大领袖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问及郴州地委书记时的情形:
   
   贵姓大名呀?
   
   小姓陈,耳东陈,陈洪新。
   
   哪个洪?
   
   三点水加一个共字,推陈出新的新。
   
   洪水的洪啊,你对黎民百姓可不要像洪水猛兽啊!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规规矩矩站立着的陈洪新满面通红。毛泽东又问:
   
   郴州有座苏仙岭,苏仙岭下有个三绝碑,你个知府大人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
   
   请教何谓三绝碑?
   
   报告主席,是绝壁上的一块石刻,刻的是宋代秦少游的一首词,苏东坡提的跋,南宋米市(芾)的字,称为三绝。
   
   不错。大部分答对了。只是秀才认字认半截。米芾就是南宋的大书法家米南宫嘛。草字头下一市字,念非不念市。再考考你,秦少游的那首词,会背吗?
   
   陈洪新汗流浃背了。在当时的地委书记里,陈洪新算个有文化的人了,河北人,中学毕业,抗战时的县委书记。
   
   毛泽东说:
   
   背不出,不要紧。做党的工作,也要学点文学。特别是读点古代诗词。请你坐下,坐下来我替你背诵一回吧。秦少游的这首词很有名,历代都选进了《宋词选》里。
   
   踏沙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留下萧湘去。
   
   周小舟带头鼓掌,坐在毛泽东身后的张毓凤跟着鼓掌。地市委书记们热烈鼓掌。在场的人,都被毛主席的大学问所折服,连北宋时期的一首诗词都倒背如流,怪不得只有他才配做伟大领袖!唯有那倒霉的郴州陈知府,却一头一头地流着虚汗。
   
   接下来,毛泽东从苏门四学士的秦观,跟着苏东坡反对王安石的变法,被宋哲宗皇帝流放到南蛮之地的郴州说起,说以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三面红旗,也正是一种伟大的社会主义变革。在这场变革面前,是泼冷水呢?还是站在跃进运动的第一线,带领人民群众乘
   
   胜前进?当然,运动也出了一些偏差,出了浮夸风,讲大话,讲假话,要批评,要纠正。但三面红旗是成绩为主?还是问题为主?是九个指头还是一个指头?是当前衡量一切的共X党的试金石。是真假马列主义的分水岭。
   
   毛泽东还谈到:中央不久就要在庐山开神仙会,少奇同志已经定了个调子,成绩讲够,问题讲透。这就是辩证法。全党干部,都要学点历史,学点哲学、文学,当然主要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点唯物辩证法……
   
   张毓凤不停地给主席递上纸巾,让他不停地擦着口水。主席刚换了一口假牙,一讲话就流口水。主席额头上的汗水,张毓凤不得不从后面伸出手去,替他擦掉了。主席的讲话的确吸引人,深入浅出,旁征博引,逗得大家不时发出笑声。
   
   第二十五节 庐山趣谈
   
   忙里偷闲,趁着毛泽东还在长沙小住,白天听汇报,批材料,晚上由湖南省和民间歌舞团的美女们一一伴舞、休息,还没有上到庐山,我们先来说几则庐山趣闻。
   
   庐山古称匡庐,位于江西省九江市东侧,北临浩瀚长江,南濒烟波浩淼的鄱阳湖,一山雄峙,旷野独立,终年云缠雾绕,四时清爽宜人。而横贯整个南中国的万里长江,就在它的脚下。长江之滨位于亚热带,中下游沿岸的几座繁华都市,如重庆、武汉、长沙、南昌、上海、杭州、南京,每到炎炎夏季,便热浪奔袭,酷暑蒸人,日间气温高达摄氏40度,成为长江流域七大火炉。因之,这匡庐便成了这些火炉的清凉世界,避暑仙山。最早来到庐山避暑的古代名人,是晋代的那位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在山间结庐而居,悠闲避世,写出了传世名篇《桃花源记》。唐代大诗人李白云游庐山,写了一首七绝:《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最著名的庐山诗,却是宋代的大文豪苏轼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