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第二十三节 不识庐山真面目
   
   整个一九五九年上半年,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以毛泽东的这封党内通讯做尚方宝剑,在全党上下做着冷静头脑的工作,力图收缩、拯救一九五八年大跃进造成的经济恶果。他们虽然参与了大跃进的鼓吹和推动,但尚能承认恶果,勇于纠正。四月,毛泽东在上海主持中央工作会议,他延安时期的文字秘书,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请他观看了一场湘剧高腔《生死牌》。毛泽东观剧后,对此剧大加赞扬,多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号召省委书记们学习海瑞,为民请命:共X党员都要具备一点海瑞精神。
   
   五月,在二届人大四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将国家主席一职让位给了刘少奇。这是毛、刘合

   
   作的蜜月时期。人代会结束后,刘少奇征得毛泽东的同意,通知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第一把手,准备好总结大跃进经验及其问题的各项材料,于六月底上江西省的避暑胜地庐山开神仙会,边休息边扯皮。毛泽东给大跃进运动定的调子是:成绩伟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刘少奇给这次党中央召开的神仙会定的调子却是:成绩讲够,问题讲透。
   
   按照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心照不宣的设计,将要召开的神仙会,是一次纠左的会议,给毛氏大跃进全面降温。开会之前,在京的中央大员们,被分头派到到各省市自治区去,搞调查研究。
   
   延安时期的中共总书记张闻天(中共七大后降为无实职的政治局委员、八大后便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外交部副部长),回了江苏老家,看了大跃进、大炼钢铁的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后,忧心匆匆。
   
   国务院分管财经工作的李先念回了湖北老家,准备了全国财政经济因大跃进运动引起的严重问题的材料。
   
   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则早于一九五八年秋冬之间,便回了一趟老家湖南湘潭,视察了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发现社员们都面有菜色,却不敢怒也不敢言。土法炼钢,破坏了大片森林,却炼出了一些百无一用的炉疙瘩。青壮年男劳力都去炼钢煮铁,现成的红薯、谷子都烂在田地里,却无人去收获。彭德怀走一路,骂一路,败家子!败家子!他个大老粗忧心如焚,写下了一首诗:
   
   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幺过?我为人民鼓与呼!
   
   在全国上下一片大跃进、三面红旗的颂歌声中,彭德怀一直没有机会讲话,他几次想找毛泽东主席谈谈,但毛泽东却是那样自信和好大喜功,怎能听得进不同意见?况且,自己长期分管的军队工作,毛泽东也把个长期养病的林彪提拔为党中央副主席,凌驾在自己的头上。毛泽东对自己,是越来越疏远了。
   
   一九五九年六月中旬,中国南方已是骄阳似火。彭德怀元帅率军事代表团出访东欧五国之后回到北京,一听中央决心纠左,月底要上庐山开神仙会,便顾不上休息,立即下了湖南,拉着省委书记周小舟到浏阳、湘潭几个县份搞实地调查,准备上庐山放几炮。
   
   就这样,中共的各路诸侯纷纷出动,搞调查、整材料,积极响应毛泽东本人在上海会议上提出的号召:学习海瑞精神,为民请命。
   
   第二十四节 毛泽东回家乡
   
   一九五九年六月上旬,毛泽东带上张毓凤,由公安部长罗瑞卿大将随行,乘坐专列南行。首站抵达长沙他青年时代求学并从事革命造反活动的省城。接着又在省委书记周小舟的陪同下,改乘汽车,回到了一别三十二年的湘潭县韶山冲。这可成了韶山冲乡亲们欢天喜地的大节日:毛主席回来了!毛主席回来了!四乡八里的男女老幼,都涌向韶山冲的毛泽东旧居土坪前。妇女们自然是想看看毛泽东后来的婆姨(太太)江青。她们没有看到江青。江青大约避讳着杨开慧,才不肯随毛泽东回老家祭扫祖坟。她们只看到一个面目十分姣好的年轻女子,形影相随地跟随着毛泽东进进出出。听讲是个小护士,照顾毛主席饮食起居的,大约是通了房的了?
   
   当天,毛泽东走访了冲对面的一户同姓乡邻,问了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自然是一片感恩戴德的颂扬;还去视察了韶山小学,跟一大群红领巾后代照了像。当然,韶山冲的乡亲们也注意到四处的路口、山头都有共军把守着,保护毛主席的安全。而那些出身成分不好的人,三天前即扫地出门被清理到冲外去了。
   
   当晚,毛泽东就住在他出生的祖屋里。那时韶山冲还没有电灯。湖南省委专门制造了一台发电设备运到那里,设备虽可靠,但随行人员的技术却不过硬。省委工作人员急得浑身冒汗,
   
   也没有能给伟大领袖的祖屋送上电。
   
   是当时的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为着伟大领袖的安全,亲自在旧居前的土坪上站了一通宵的岗。夜里毛泽东未能入睡。点了蚊香、喷了药水,家乡的蚊虫仍来亲近他。好在有张毓凤陪着,替他打蒲扇,驱蚊送凉。他思绪万千,感叹万千。三十二年前即一九二七年八月,他一个农民的儿子,离开韶山发动秋收起义,拉起队伍上了井冈山,搞瓦岗寨式的武装割据,被称为毛匪;三十二年之后的今天,他作为中共的最高领袖、人民共和国的最高统治者,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韶山冲……可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父母早已去世,六位弟妹也全部为革命献身。祖屋成为毛泽东同志旧居(郭沫若题写),成为供人参观的革命纪念地……毛泽东秉烛而坐,苦苦吟哦,天亮时分,让张毓凤铺纸研墨,写下了一首七律:
   
   回韶山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第二天一早,通宵未眠的毛泽东步出祖屋,由罗瑞卿、周小舟等人陪同,去到后山的母坟前行了三鞠躬礼。墓地自然早已经人修整一新。他终生纪念的是母亲。父亲吧,他才不想理会呢……接着,周小舟向他一一介绍在场的省、地、县党政负责干部。当介绍到身材魁梧、相貌忠厚的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时,周小舟特意说国锋同志昨晚也一夜没睡,一直在主席旧居前站岗到天亮。
   
   毛泽东握了握华国锋的手,诙谐地说:好啊,好啊,你个州官不放火,我可是点了一晚百
   
   姓灯呢!不错,在我的老家做父母官,不容易啊。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认识华国锋。才具平平的华国锋,从此步步高升,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期,被病魔缠身、性命垂危的毛泽东指定为他的接班人。
   
   再说毛泽东回到长沙,住在省委蓉园宾馆一号院。其时,湖南省委正在召开省党代会。周小舟思想活跃,是毛泽东十分器重的延安秀才之一。毛泽东到了长沙,自然是绝对保密的。周小舟作为省委书记,不免想请毛泽东接见一下党代会全体代表。毛泽东却不愿开这个先例。湖南省党代会接见了,以后别的省的党代会的代表接不接见?稍后,他答应跟地委书记们知府们见一次面。地点就在蓉园。
   
   于是,湖南省十二个地、市委的知府们,分头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到蓉园开会。但谁也不知道要开甚幺会。到了蓉园会议室,才得知是要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由于天气热,毛主席穿着衬衫,由身后一位年轻女子不停地递给纸巾擦汗、抹口水。地委书记们都记得毛主席老子的样子:身体很胖,牙齿不大关风,爱流口水。但主席老人家讲起话来,却总是十分幽默。
   
   由周小舟一一介绍每一位地、市委书记。每当介绍到哪里,那人便恭恭敬敬地站立着,回答伟大领袖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问及郴州地委书记时的情形:
   
   贵姓大名呀?
   
   小姓陈,耳东陈,陈洪新。
   
   哪个洪?
   
   三点水加一个共字,推陈出新的新。
   
   洪水的洪啊,你对黎民百姓可不要像洪水猛兽啊!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规规矩矩站立着的陈洪新满面通红。毛泽东又问:
   
   郴州有座苏仙岭,苏仙岭下有个三绝碑,你个知府大人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
   
   请教何谓三绝碑?
   
   报告主席,是绝壁上的一块石刻,刻的是宋代秦少游的一首词,苏东坡提的跋,南宋米市(芾)的字,称为三绝。
   
   不错。大部分答对了。只是秀才认字认半截。米芾就是南宋的大书法家米南宫嘛。草字头下一市字,念非不念市。再考考你,秦少游的那首词,会背吗?
   
   陈洪新汗流浃背了。在当时的地委书记里,陈洪新算个有文化的人了,河北人,中学毕业,抗战时的县委书记。
   
   毛泽东说:
   
   背不出,不要紧。做党的工作,也要学点文学。特别是读点古代诗词。请你坐下,坐下来我替你背诵一回吧。秦少游的这首词很有名,历代都选进了《宋词选》里。
   
   踏沙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留下萧湘去。
   
   周小舟带头鼓掌,坐在毛泽东身后的张毓凤跟着鼓掌。地市委书记们热烈鼓掌。在场的人,都被毛主席的大学问所折服,连北宋时期的一首诗词都倒背如流,怪不得只有他才配做伟大领袖!唯有那倒霉的郴州陈知府,却一头一头地流着虚汗。
   
   接下来,毛泽东从苏门四学士的秦观,跟着苏东坡反对王安石的变法,被宋哲宗皇帝流放到南蛮之地的郴州说起,说以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三面红旗,也正是一种伟大的社会主义变革。在这场变革面前,是泼冷水呢?还是站在跃进运动的第一线,带领人民群众乘
   
   胜前进?当然,运动也出了一些偏差,出了浮夸风,讲大话,讲假话,要批评,要纠正。但三面红旗是成绩为主?还是问题为主?是九个指头还是一个指头?是当前衡量一切的共X党的试金石。是真假马列主义的分水岭。
   
   毛泽东还谈到:中央不久就要在庐山开神仙会,少奇同志已经定了个调子,成绩讲够,问题讲透。这就是辩证法。全党干部,都要学点历史,学点哲学、文学,当然主要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点唯物辩证法……
   
   张毓凤不停地给主席递上纸巾,让他不停地擦着口水。主席刚换了一口假牙,一讲话就流口水。主席额头上的汗水,张毓凤不得不从后面伸出手去,替他擦掉了。主席的讲话的确吸引人,深入浅出,旁征博引,逗得大家不时发出笑声。
   
   第二十五节 庐山趣谈
   
   忙里偷闲,趁着毛泽东还在长沙小住,白天听汇报,批材料,晚上由湖南省和民间歌舞团的美女们一一伴舞、休息,还没有上到庐山,我们先来说几则庐山趣闻。
   
   庐山古称匡庐,位于江西省九江市东侧,北临浩瀚长江,南濒烟波浩淼的鄱阳湖,一山雄峙,旷野独立,终年云缠雾绕,四时清爽宜人。而横贯整个南中国的万里长江,就在它的脚下。长江之滨位于亚热带,中下游沿岸的几座繁华都市,如重庆、武汉、长沙、南昌、上海、杭州、南京,每到炎炎夏季,便热浪奔袭,酷暑蒸人,日间气温高达摄氏40度,成为长江流域七大火炉。因之,这匡庐便成了这些火炉的清凉世界,避暑仙山。最早来到庐山避暑的古代名人,是晋代的那位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在山间结庐而居,悠闲避世,写出了传世名篇《桃花源记》。唐代大诗人李白云游庐山,写了一首七绝:《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最著名的庐山诗,却是宋代的大文豪苏轼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