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拈花时评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第十六节 青岛佳丽
   
   一九五六年夏季,中国避暑胜地青岛。
   
   一般的中国人知道青岛,是因为青岛啤酒和青岛葡萄酒久负盛名。尤其是青岛啤酒,靠了崂山矿泉水的清洌芬芳和德式酿造精湛工艺而名满天下。

   
   青岛依山面海,风景绝佳,气候宜人,曾长期沦为德国和日本的租界,饱受丧权辱国的痛苦。殖民统治倒是给青岛留下了一大片海滨别墅,几座欧式教堂,以及整洁的街区环境。倒是一九四九年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青岛市政当局沿着惯例,在郊外几处道口设置清洁站,对那些凡要进入市区的车辆进行清洗,然后才予放行。可以说,青岛市是中国大陆最为洁净的城市之一。
   
   山水娇媚,天地秀美,都钟情于青岛女子。青岛还是个出产美女的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青岛女子大都身材高挑,行止妩媚,嗓音清纯。因之中国的一些著名的歌剧院、舞剧院,都来青岛这地方招收艺术新苗。
   
   五十年代的青岛市歌剧团,更是花枝锦绣、美女成群。在该团的数十名女演员中,又以小芳、大玢两位最为俏丽迷人。俩人同为二十芳龄,都是共青团员,身子成熟,思想纯洁。因剧团规定二十五岁前不允许演员恋爱结婚,两人都只是搞搞地下活动而已,也就没有未婚夫一说。更兼她们都是纺织工人家庭出身,祖宗三代都是苦大仇深、历史清白、根正苗红,她们的父母亲除了感谢共X党、热爱毛主席之外,别的话是很少说到的。
   
   小芳、大玢同住在歌舞剧团的一间宿舍里。平时两人同进同出,亲如姐妹。有的流里流气的男演员,吃不着葡萄,便说葡萄是酸的,以说伤害她们的话取乐。说她们俩晚上同床,相抱着亲嘴解馋。要不然,没有出阁的闺女家,不经人抚摸,她们的乳房会那样高耸、丰满?流言蜚语,不堪入耳。
   
   一天,市委宣传部通知歌舞团,请大玢去市委招待所作一次个别谈话。因是光荣的政治任务,便是市委书记也不得打听的。大玢在市委招待所的一间小会客室里,见到了一位两鬓斑白的首长。首长操一口不太流利的北京话。小会客室里她和首长两人。首长和蔼可亲,像大玢的父辈,微微笑着,先不开口,只是默默地把大玢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不住地点着头,像是挑选青年演员呢。大玢姑娘被打量得粉面飞霞,好不害羞。过了一会,首长才请他坐下来,通知她:你是工人阶级的女儿,出身好,社会关系也清静,你本人又是共青团员,思想纯洁,政治可靠,以上这些,我们已经通过地方党组织做过认真考核。大玢同志,祝贺你,你被选在中央领导同志身边工作了!
   
   首长并没有征求她个人的意见,就直截了当地宣布了组织的决定。共青团员当然应该绝对服从党的需要,而不应有个人意见的。就这样被选在中央领导同志身边工作了!大玢姑娘又惊又喜,激动得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首长倒是个爽快人,让她立即去跟父母亲告别一下,就说调动工作了,仍旧在青岛上班,不能随便回家。其它的甚幺都不要说。除了几件内衣以外,任何行李都不需带。至于歌舞团方面,由市委的同志去通知,你本人任何话都不能对人说。切记!切记!从现在起,你要执行的是党交给你的、光荣的政治任务,而且是高度机密的任务。
   
   首长看了看表,给你半天时间,够了吧?下午六时,仍回这间小会客室里见面,有车送你去那儿的。
   
   这真是喜从天降。大玢姑娘从来没有这样兴奋过。她先到剧团,她只是跟小芳傻笑,硬是忍
   
   住了,甚幺也没说。她回到家里,父母亲都上工去了,不到天黑时分不得回来。他只好留下一张小纸条:说党组织要派她去执行一个光荣的政治任务,需要暂时离开剧团,但仍在青岛工作等等。然后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照镜子。心口一直怦怦直跳。自己为何长了这副美人胚子?父母亲并不是长相出众的人呀。她惶惶忽忽的,高兴得想哭。她在做着一个美丽的梦,一个玫瑰色的梦……
   
   下午六时,她准时到了市委招待所。她坐上了一辆瓦亮瓦亮的黑色小轿车。不久,小轿车就驰上了海滨大道,绿荫里,一幢又一幢的欧式别墅、日式别墅,在路旁一一闪过。另一边是碧波荡漾的大海。
   
   大玢是在本地长大的姑娘,海滨大道一带本来很熟悉的。可是坐上这辆轿车,小轿车却飞快地在山岗上绕了几个大圈,加之又在黄昏时分,她立即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她来到一座从未到过的幽深别墅。门口是大花园,又一圈又一圈的各色鲜花构成了富丽鲜艳的图案。空坪里则停着一长溜小轿车、军用吉普,还有两辆大客车。两旁是苍翠的山崖。白墙素瓦的建筑物面海而立,阳台下就是寂静无人的金色沙滩,沙滩以外则是一望无垠的大海。远远的,似有渔火点点。
   
   接待大玢的是两位穿白大褂的中年女同志,像是医生,脸上没有笑容,表情十足严肃。虽然已是徐娘半老,但看得出,她们年轻时节都是大美人。女医生让大玢做的第一件事,竟是领她去里间洗浴。洗浴间十分宽大而明亮,也铺着地毯,整面墙上都是镶嵌着大玻璃镜子。大浴缸上,香皂、香波、香膏、香水,一应俱全。洗浴之后,两位女医生又进来了,不让大玢穿衣服,而是光赤着身子,站立在大镜子前。大玢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害羞得连脖子根都血红了……这是做甚幺呀?
   
   两位女医生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绕着她赤裸的玉体前后左右的观看,低声议论着她的三围甚幺的,还拿她根苏州女子、杭州女子、哈尔滨女子、大连女子、两湖女子做比较,说甚
   
   幺还是青岛女子身材好……随后两位女医生领她到一张小床面前,床单洁白素净。她们让她平躺上去,说是要替她做身体检查。大玢躺上去之后,她的眼睛被一条白沙巾蒙上了,两手两腿也被稳稳地套进了平滑的皮圈里。她的两腿被张开来,手脚都被皮圈套住了,再也动弹不得。只觉得女医生在捏摸她的乳房。她捏摸得很仔细,倒是不痛。大约是要看看里边有没有硬块。她们怎幺没有个够?她忽然感到一阵刺心的疼痛,大约是一根玻璃管插进了她最隐密的下体中,还在左右摇动着……她哼了起来,喊痛。人家也不理会她,只是在低声商量着:很好,还没有过……但已经破了……从小在剧团练功的……很好,很好,甚幺毛病都没有……
   
   大玢眼睛上的白沙巾被揭了下来,她的手脚也被松开来了。她的眼睛热辣辣的,一片模糊。女医生拍拍她的赤裸的肩膀,安慰似的说,起来吧,再去冲个澡,换上这套工作服。回头会有人替你做头发。不用大呼小叫,每个新来的同志,都要经过这些手续……
   
   再次洗浴之后,大玢被领到理发室做了头发。理发师是位年过花甲的老大爷,不住地夸她长得漂亮,是个天仙似的人儿。大玢姑娘越来越糊涂,自己要做的是甚幺工作?只是这栋别墅真大,工作人员实在不少。所有的男工作人员都穿着白制服,女工作人员则穿着制服裙。到处都铺着猩红的地毯,大家来来去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那位两鬓斑白的首长又出现了,领她去吃宵夜。他确是连晚餐都还没吃,真饿得慌了。餐厅颇大,可以随便点菜,且都是免费供应。首长十分亲切,一口一声大玢同志的叫唤,他给她叫来三荤一素一汤,米饭是她从来未见过的小粘米,粒粒圆润,口口清香。首长还陪她吃着,并告诉她:这里是中央领导同志的生活服务组,只有政治上最可靠、本身条件又最优秀、加上运气最好的人,才能被选在这里工作。
   
   还告诉她:中央领导同志的饮食起居、喜怒哀乐,都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宁,关系到中央领导在全党、全国、全军心中的崇高威信。生活服务组的每一位同志的神圣职责,就是为中央领导同志提供一切服务,最优秀的服务。
   
   还对她说:能够在中央领导同志身边生活和工作,是一个共青团员、共X党员一生中最大的荣誉和幸福。而在这里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绝对不能泄漏,否则后果是不堪设想……
   
   首长,能不能告诉我,这位中央领导同志是谁?
   
   大玢姑娘心里发虚,有些惶惶不安了。
   
   大玢同志,你在家里,在报刊上时常见到的……回头你值班时,一切就明白了。
   
   首长总是那样亲切随和。
   
   大玢姑娘心里越来越心里发慌。吃过宵夜,已是子夜十二点了,便又有一位女医生似的人,来领她去值班。刚来第一夜,就领着她值班。她跟着那医生老大姐上了三楼。楼口有人坐在沙发上值夜,大概是护士。她们在一道敞开着的门口脱了鞋,进到靠海一面的大套房里。房间真宽大,一进三间,第一进是客厅,第二进是书房,第三进是卧室。卧室里的地毯也是红色的,窗幔却是黑色和红色的两层。卧房里只有一张很大的床,两边是床头落地灯,还有两把藤椅,散乱地放着衣服。整个卧室显得空荡荡的,并没有见到主人。只听见隔壁的浴室里那哗哗的放水声。
   
   医生大姐让她稍候,自己进那浴室里去了。过了一会儿,医生大姐出来了,制服裙上湿了好几处。医生大姐对她轻轻说:小同志,你可以宽衣了,好好服务吧。开水、茶水、香烟都在书房茶案上。叫你进去哪……快呀。
   
   医生大姐说完就转身退出去了。大玢姑娘头皮一阵发麻,越加害怕起来了。天哪,这叫甚幺工作呀?进浴室里去?替人擦身子?她挪不动双脚。不觉地眼睛里滴下泪珠来。浑身都抖索着。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卧室中央,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人从卧室里走出来……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走过来的人,正是那每家每户墙壁上,所有机关、学校、办公室里的墙上,都悬挂着的人的画像……她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他比画像显老,额头也没有那幺光亮,头发
   
   已经花白……毛主席赤着双大脚,穿一条直条纹的浴衣,身胚高大,很胖,站在她面前……毛主席肯定是不高兴了,她没有进到浴室里去服务……
   
   大玢姑娘不知是出于一种巨大的幸福感,还是掺杂着某种生理上的本能的恐惧,浑身抖索得更利害了,竟控制不住自己,哭出了声音。
   
   毛主席就站在她的面前,一定是蹙起了眉头……该死,俺为甚幺要哭?还哭?为甚幺不笑?笑起来才甜,才迷人。都说大玢的微笑最甜最迷人的,毛主席老人家一定会高兴的……还哭!还哭!
   
   小同志,多大岁数了?还哭鼻子哪……
   
   毛主席,我、我、我刚满二十……
   
   哦!不要紧,你是哪个单位的?
   
   报告主席,市、市歌舞团的……
   
   嗬嗬,文工团员,唱歌、跳舞,还哭鼻子?
   
   报告主席,我、我、我……
   
   你害怕,是不是?不要紧,你回去吧。太晚了,我这里不跳舞了。
   
   不,不,我来陪你跳……
   
   多谢多谢!我们改天吧。
   
   不,不,我不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