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
井蛙文集
·井蛙看画日记:2010-10
·井蛙看画日记:2010-11
·井蛙看画日记:2010-12
·井蛙看画日记:20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1-4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看画日记:2011-6
·井蛙看画日记:2011-7
·井蛙看画日记:2011-8
·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井蛙看画日记:2012-8
乌鸦的名字
·梅朵书信集1
·梅朵梅朵2
·梅朵梅朵3
·梅朵梅朵4
·梅朵梅朵5
·梅朵梅朵6
·梅朵梅朵7
·梅朵梅朵8
·梅朵梅朵9
·梅朵梅朵10
·玛儿的颜料1
·玛儿的颜料2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剪下的两朵向日葵 井蛙
    ――To M.Dooley
   
   1.
   

   我们见面时树还很绿
   午间就有吵杂的叫声从街头传到街尾
   
   是否该有人远行了
   我们离别时天还早
   
   春天里患得患失的人很多
   你修长的身形在太阳底下突然重叠成干枯的一枝
   
   我从喜鹊的脸上听到歌声
   从小小的一点移到许多不同的风景
   
   风吹得人身姿摇摆
   我手里握着一粒黄色纽扣
   
   像崇拜上帝
   把零碎的葵花子当成分币
   
   2.
   
   下午水从海滩涌上渔人的屋前
   我想着一片麦地的收获是否已经太晚
   
   但我并不贫穷
   下次退潮你该看见我坐在椅子上
   
   一个人晚餐
   盘里装着青苹果与紫色葡萄酒
   
   黄昏的屋顶夕阳把它照得不可辨认
   像多年前一件油画两条鱼悠闲得只好落网
   
   于是夜晚也快来临
   我们向着相反方向奔往同一个地方
   
   3.
   
   山峦与我的屋子相视而立
   露出昏暗的棱角在最远的远处
   
   你浑身湿漉漉带着白天的疲劳
   尾指扣尾指两行曲线从黄色灯盏下散落
   
   你躺在一个角落里为晚间的钟响而神伤
   时间为整个村庄而谢幕
   
   4.
   
   人们时常在同一条路上各自奔走
   我们从没在同一个地方相遇
   
   你离开我时
   我还不认识你
   
   喜鹊叫着含混不清的歌词四处乱飞
   我是听见了人群里的语言每一个字都不是我熟悉的
   
   我的指甲碰上了墙壁
   一幅新染的玫瑰浸没我的镜子
   
   透明的红色像血
   我梦里扛着马蒂斯的肖像安静入了病房
   
   靛蓝的床单一个游魂躺着
   身边总随着一个黑色的魔鬼
   
   跟踪我们
   随我们一直到达死亡
   
   水的边缘是一处没人安居的废城
   瓦砾堆满我的盘子
   
   与你匆匆用完晚餐你回到别人的夜晚
   
   5.
   
   最后一个凌晨我醒来
   海潮起落有序我以为是谁带着花朵
   
   我捡起一个破落的蓝色珐琅让所有的静物挤在一起
   让整个田野在夜空下朝向太阳
   
   我失魂落魄暗自哭泣
   我死于一块巴掌大的泥土里
   
   你可以收割我作为这个秋天最丰盛的麦子
   哼着安魂曲像喜悦的喜鹊离别后留下的余音
   
   不为春天祈祷
   
   6.
   
   阴冷的冬夜街上已无一人
   白色马路只有脚印还没被大雪覆盖
   
   你二十五年前丢失自己时周围已漆黑一片
   请在今天为剪下的两朵安立墓碑
   
   在下一个雪天让白色越来越白
   让所有拜祭者眼含泪水
   
   我握紧沙子的手掌
   我面带金色微笑安然枯萎
   
   
   2010-9-17
   CHINA HILL
(2010/09/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