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0-4]
井蛙文集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0-4


   
   
   
   

   我的上帝,保佑我,让我生而安息。
   (2010-4-1 JINGWA)
   
   我一直以来都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将来也是。我爱凡高,塞尚,莫内这些都是真的。我在巴黎路过遇见过飞利浦是真的,遇见过爱尔兰在牛津读书的朋友是真的,我遇见过很多有趣的朋友都是真的,但是我没有与任何人有过真正的接触!包括K。
   我爱我的好朋友马俐、我的童年玩伴晋逸。他们是我真正的人生知己。不管我白发苍苍还是英年早逝,他们都不会轻易遗弃我,或遭到我的遗弃。
   (2010-4-2 JINGWA)
   
   我和多利(Dooley)每天的交谈都很快乐。还在谈庞德,偶尔谈谈惠特曼。还谈海明威,偶尔也谈谈卡夫卡。我爱这样的工作环境。我非常非常渴望一生就这么像今天,昨天的交谈那样度过。多利是个博学之人,我敬佩这个风度翩翩然而谦逊的正人君子。我也是正人君子,所以,我喜欢那些说话有条理,用典有出处,评价有根据的学者。其实,这才是真正的诗人,学者和朋友。我热爱每一个像这样的朋友。我在纪晓岚那里学到过一句,人首先要净口,然后才是修身。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2010-4-3 JINGWA)
   
   今天我呆在家里。今天我安静地呆在家里。我在想,我很快就能写首诗给玛儿了。我感到高兴,虽然这些忙碌的日子都很忙碌,可我很开心,很实在,像真的活着那样实在。K消失了,可我知道K在风中到处飞。我依然在读历史,在读加州史,有时候读非洲史,偶尔读爱尔兰史。多利是爱尔兰人,应该说也是爱尔兰人。我们谈爱尔兰的都柏林,詹姆斯乔伊斯,谢莫斯稀尼,叶芝,还有我们谈这个专门诞生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地方。这个地方到处流传着故事,人们喜欢喝威士忌,喜欢坐着家门前讲故事,喜欢喝茶。我想起我的爱尔兰朋友。有好些,可是,都不能再次见上。
   
   (2010-4-4 JINGWA)
   
   这个礼拜我开始从周一回去,很热闹。上书架时,发现一本很棒的书,不过,只是书名《一条老狗与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我没看几页,只是瞄了一眼。故事发生在柬埔寨。一条老街上,一条老狗与一个人的故事吧。我喜欢每天都如此,发现新的书,在书架上,在多利的口中告诉我别的我没读过的故事。这是个从头到尾让我敬佩的朋友。我真的很喜欢说话不虚构的朋友。
   (2010-4-5 JINGWA)
   
   《马俐,马俐》一百行长诗终于诞生了!我多么兴奋啊,今天是我这半年来唯一得闲的一星期的第一天。我就迫不及待地把这首诗完成。玛儿,我为这首诗哭过几回,一边写一边哭。我自己都感动了。好像,写完我就完了。其实不然,我想起我书架上的一本书: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是的,最好的还没来,最坏的已经过去了。我为我今生与你的友谊而感动,为我有你这么好的朋友而感动。上帝对我太好了。
   写完,我朗诵给墙壁听,墙壁上的画和大字听,墙壁上的叶子的影子听,还有墙壁上的我在达利博物馆照的相片听,达利的其他画也在我房里的门边听见了。还有窗帘也听见了。它们都在为我高兴。它们对我多好啊,像你一样,像晋逸一样,像树上的花朵一样。
   
   (2010-4-6 JINGWA)
   
   我在看凡高的电影《凡高之眼》。我将写这篇评论。
   我将告诉自己,我对凡高有新的认识除了在这部片子里,还有我这些天里每天上书架时发现的关于凡高的东西。它们让我一边干活一天偶尔偷懒地翻一两页。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2010-4-7 JINGWA)
   耳朵无法安静下来,昨天观看《凡高之眼》时我的房东在割草。从早到晚,耳朵里好像一直有人在割草。割草机的噪音在骚扰我,但是,每次割草时青草的香味却非常使我喜欢。我的房东以及他的太太,退休后每天都在后院子里干活,不是种蔬菜就是果树。那棵苹果长得比我还瘦,果子酸得不堪入口。但是苹果花很美。先前我只在高更的画里《戴苹果花的塔西提少女》看到过苹果花。还是我的柿子树,与我保持着优美的距离,就在睡房的窗下,掀开窗帘就能看到它,每个晚上,睡前我都要看它一眼才感到屋子里不是我一个人。
   
   (2010-4-8 JINGWA)
   
   回来,打开大门, 能看到半截柿子树的身姿,叶子绿得真让人兴奋。这就是我需要的生命状态。一个人若能像柿子树那样,尽管冬天时枝叶干枯,到了春天又绿意怏然。多好,无休止的热恋着太阳和雨露。对于愁眉苦脸的人,我会特意避开,不是特意厌恶,而是我害怕看到这种脸色,会传染给我。使我一整天没精打采。
   (2010-4-9 JINGWA)
   
   翻看几页印象派的油画。莫内的《睡莲》总使我无法移开视线。如果墙上有幅,哪怕是印刷品,我会感到那水里的幽蓝色火焰是真的,在我屋里燃烧着我的热情。记得湖边有家餐馆,去年我生日那天中午,我请自己锯牛扒,墙上就有一幅莫内的印刷品,《睡莲》与我正面而视,另一幅是克里姆克的《金色的吻别》,我手里拿着刀叉,喝着英国红茶,侍应背着手在跟我说话,我的眼睛被那扇墙燃烧着,像是我在自己屋里,感到无比自由。心灵的自由,在三四成熟的牛扒上我拼命倒胡椒粉,忘记自己是在与食物较量。我的心,在我家里,墙上有一幅真正的《睡莲》,莫内的,我在巴黎亲眼见到过的那一幅。
   (2010-4-10 JINGWA)
   
   不知道时间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停止。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有柿子树的精神,枯了又绿。这样,一个人就可以呆在书房里开花结果了。
   
   (2010-4-11 JINGWA)
   
   其实,我在图书馆里,每天与多利的交谈都是为了表现我自己。我很少聆听,因为,对于我演讲比作为聆听者要有成就。我没想过,我必须在图书馆与上司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我觉得互相吹捧共同快乐比前者更有意义。那天我开玩笑:“你可以不认识谁是井蛙,但你必须要记住一个名人的名字!”
   “谁?”问得多好。我说:“那就是多利!”听后,哈哈大笑。于是,这两个无聊人一整天就这么面向人群笑个不停。开心。
   (2010-4-12 JINGWA)
   
   这段时间谈得最多的就是艾略特在《四重奏》里关于时间的理解。我说,我不相信历史。尤其我个人的历史。我经常记错一些真实的时间地点,某些主角被我置换成另外一些人。我想象中的人事,想多了就成真了。而我文字里活着的人,也被我当成真的,反正,一些历史时间,很可能就是我文章里的时间,根本与现实无关。可是,时间一久,我不知道如何区分哪些是哪些。多利听后,皱起眉头。我说,你别不相信,我姐姐的小孩情晴,四五岁上幼儿园,经常在我家吃吃喝喝。我在看书,她就吵我讲故事。我是个编故事的人,现场来一两段还不容易吗。我讲了《苏联婆婆》的故事,那是我小时候看的叶圣陶的版本。可惜,我忘了七七八八。瞎掰些我自己的,哇,太动听了。她回家后复述给哥哥姐姐听。第二天,哥哥吵着要我讲。我忘了昨天是怎么讲的。但是,他真感到这个故事很感人。第三天,她姐姐,我也烦腻了,每天都讲同一个故事。到了周末,三个家伙眼巴巴地问我:“为什么你跟我们讲的都不一样,究竟苏联婆婆最后等到苏联公公回来没有啊?”我才恍然大悟。历史在不同时空里发生的不同事件最可靠的就是不同。因此,我真喜欢艾略特的《四重奏》。他把外在时间与内在时间,颠倒过来,还是时间自己。历史的,现在的,与过去的,都在同一条线上发生和被置换。
   (2010-4-13 JINGWA)
   “几何透视法产成与数学原理,是把几何透视运用到绘画艺术表现之中,是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技法。它主要借助于远大近小的透视现象表现物体的立体感。几何透视法包括三个要素:视平线,一般是指画者平视时与眼睛高度平行的假设线。视平线决定被画物的透视斜度,被画物高于视平线时,透视线向下斜,被画物低于视平线时,透视线向上斜。心点,是指视觉中心。它位于画者的核心部位。在平行透视中,一切透视线引向心点。距点,视点至心点的距离叫距点,如果把视距移至视平线上心点的两侧,所得的点为距点。”《美术素描》
   这是最难理解的一环。如果把几何透视法运用到诗歌写作上,点线角与空间的概念就变得很僵硬,像是一幅特意制作出来的画。但它可以偶尔,无意间被运用。
   (2010-4-14 JINGWA)
   
   “空气透视法是借助空气对视觉产生的阻隔作用,表现绘画中空间感的方法。它主要借助于近实远虚的透视现象表现物体的空间感。其特点是产生形的虚实变化,色调的深浅变化,形的平面变化,形的繁简变化。” 这是最容易理解也最容易运用的透视法,把它运用到诗歌写作是最佳的意象转换。颜色和光线都可以从文字意象中或跳跃或直接或间接地彼此置换。
   “因为夜晚的灯火把人的脸照得很遥远
   路旁的黑树枝却在固定的地点上像没遇到过冬天”这就是空气透视法的运用。
   
   (2010-4-15 JINGWA)
   
   其实,诗歌的意象转换还可以像光线的明暗对衬,颜色的深浅组合以及对换:像黑色+蓝色=紫色;还有远山近树中国山水画的透视。然后才是几何透视。
   
   (2010-4-16 JINGWA)
   读了几首弗罗斯特的诗歌,翻译得很细致。他写细致的细节,写得非常细。总之,有点像谢莫斯.稀尼写乡下情景。好像在读小说体诗歌。
   “它宣称时间既不错误又不正确,
   但我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时间,就像我们的肉身来到这个黑夜,它是你身体里的符号,是一种风吹叶落,或者雨来花开的景致。时间,也像一种行走的脚步,没来得及告诉你该向哪里,是一种温柔而强劲的力量,迫使你认识它解释它。当你已经掌握了时间的每一个刻度究竟在何处,那就已经成为你精神里的自然了。
   “在更远处,在远离人间的高处.
   有一樽发光的钟悬在天边。”是啊,我们是需要一束那样的光悬在天边,永远需要。
   (2010-4-17 JINGWA)
   
   弗罗斯特的诗真好。《春天里的祈祷》像是诗人向天沉吟,一种像是第一次遇见米勒的《晚祷》,安详,质朴,幸福。回到最纯净,我的内心究竟还有什么可以供奉给上帝?除了对生命的虔诚之外,我还有什么可以为此祈祷的?我一连发问了好些在一个人时也不会想到的问题,我这么幼稚地重新回到幼小,回到我的还没长出枝叶的小小树杆上。我的身体里的时间和花朵,在春天的祈祷下,渐渐飘飞起来。那就是我所期待的,我所保留的白色果园。
   (2010-4-18 JINGWA)
   
   我到过波士顿,但从没读过弗罗斯特的《波士顿以北》。不知它是怎样的,书里究竟选了哪些诗歌,谁的翻译。或者,我可以先读英文版。其实,读英文版使我对诗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不能促使我有写诗的冲动。那只是一种简单的阅读,就像我读英文小说。我始终对于中文充满激情。虽然,翻译很多时候会丧失一些诗人自己的东西,而加上另一个译者的你不知道的另一些东西。但是,我已习惯这种阅读。因为,我阅读诗歌是为了让我在下一分钟立刻产生写诗的欲望,让它酝酿然后浮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