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匣子说话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世人若有问曰:“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究竟是什么?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人性”是也。

   所以,若要评判任何一个什么“主义”或“理论”的优劣好坏,是否真理,则应该而且必须以“人”——“人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为出发点和归宿点;也就是说,应该而且必须以看其是否符合那“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即“普世价值观”为唯一标准。否则的话,便唯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理不有理,只有天知道”了,甚而至于成其为诸如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类的异端邪说了。

   须知,“人性”——“人心”也。常言道:“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这里所称的“人心”便是指的“人”——“人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可见自古以来世人便都知道这个理儿——“人心”不可违,亦即“人性”不可违也。

   然而,马克思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想把这样的常识、常情、常理儿反过来以用之,居然为独霸整个世界而反对人性,反对人的本性,反对人的共性,乃至反对整个人类。并且不是一般地反对,而是明目张胆地反,明火执仗地反,大张旗鼓地反,轰轰烈烈地反,翻天覆地地反,昏头昏脑地反,昏天黑地地反,腥风血雨地反,完全彻底地反,大反特反,胡反乱反,进而大搞其所谓“马克思主义运动”, 丧心病狂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以至于自1848年《共产党宣言》出笼至今一百多年里直接导致数亿人的非正常死亡,以及十数亿或数十亿人肉体上乃至心灵上、精神上或曰灵魂上的长期煎熬。

   那么,马克思们的结果又怎么样呢?他们独霸世界之罪恶目的又达到了吗?……

   这不,待到二十世纪末,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凭借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而建立起来的业已控制了几乎三分之一世界人口的那“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说崩溃就崩溃了;那拥有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的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几乎一夜之间说解体就解体了;那强行分隔德国人的柏林墙也几乎一夜之间说坍塌就坍塌了;波兰、东德、捷克、罗马尼亚等共产魔教主义伪政权也几乎一夜之间说垮台就垮台了;而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毛二世邓小平为了维持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二十年的稳定也不得不直接凭借坦克机枪来屠城了——兔子尾巴也长不了……

   所以然者何也?——答曰:还是人心使然也!还是人性不可违也!

   总而言之:

   ——说什么“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共产党宣言》)

   ——说什么“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资本论》)

   ——说什么“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共产党宣言》)

   ——说什么“马克思的全部理论,就是运用最彻底,最完整,最周密,内容最丰富的发展论去考察现代资本主义。自然,他也就要运用这个理论去考察资本主义行将崩溃的问题,并运用这个理论去考察将来共产主义的将来发展问题。”(列宁:《国家与革命》)

   ——说什么“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列宁:《青年团的任务》)

   ——说什么“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是极少见的著作家之一,这种著作家的每一巨著中的每一句话,都是意义极为深邃的。”(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说什么“马克思的学说所以万能,就是因为它正确。”(列宁:《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

   ——说什么“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用批判的态度加以审查,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重新探讨过,批判过,根据工人运动的实践一一检验过,于是就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列宁:《青年团的任务》

   ——说什么“从马克思的理论是客观真理这一为马克思主义者所同意的见解出发,所能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遵循着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决不会穷尽它);而遵循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列宁:《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

   ——说什么“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更确切些说:列宁主义一般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策略,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正因为如此,所以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更进一步的发展。”(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

   ——说什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毛选四卷合订本第499页)

   ——说什么“不论在中国,在世界各国,总而言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终究是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真理,是不可抗拒的。”(毛:1962-1-30“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

   ——说什么“马克思就成了一个代表人类最高智慧的最完全的知识分子。”“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从客观实际产生出来又是在客观实际中获得了证明的最正确最科学最革命的真理。”(毛:《整顿党的作风》)

   ——说什么“一个人有时胜过多数人,因为真理往往在他一个人手里,……如马克思主义就是在他一个人手里。”(毛:《在八届七中全会上的讲话》)

   ——说什么“我们的眼力不够,应该借助于望远镜和显微镜。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就是政治上军事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毛:毛选Ⅰ.P.206)

   ——说什么“毛主席的话,水平最高,威信最高,威力最大,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林彪)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但凡这一切马恩列斯毛们如此这般昏头昏脑昏天黑地地用循环论证、同义反复、偷换论据、偷换概念、偷换论题、强词夺理、“推不出”等诡辩手法承袭讹谬郢书燕说穿凿附会相互吹捧铺天匝地的“理论”或曰“主义”,则纯属无稽之谈,纯属胡说八道,纯属纯属异端邪说也。

   而“人性”却业已充分地验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其罪孽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这个结论才是并非真理之真理。

   可是啊!——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当着马克思们近一百多年来如此这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将其无稽之谈、胡说八道乃至异端邪说冒充“‘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而凭借枪杆子暴力加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的时候与情况下,难道还能有真理、正义、平等、博爱、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人类尊严的容身之处么?!


此文于2010年10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