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匣子说话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GT:勿忘毛共匪帮丧权辱国的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请不要将毛共匪帮共产魔教主义的“猪权观”当做民主自由主义的“人权观”强加于大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

   如所周知,所谓“人权”,顾名思义,就是“做人的权力”。人权属于私权力,外延很广,涉及人的生存、生活、繁衍及发展等的方方面面,举凡人要真正作为人而存在所应该而且必须拥有的一切基本权力都属于人权的范围,并大致可分为财产权、人身权和公民权三个方面:财产权即利权,包括有形财产权即物权(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和无形财产权即精神产权(如智慧产权、体能产权、技能产权、技术产权等);人身权即狭义的人权,包括生命权(如生存权、生育权、出生权、健康权、消费权、劳动权、发展权等)、人格权(如尊严权、名誉权、姓名权、肖像权、隐私权、表达权、沉默权、受教育权等)、身份权(如平等权、亲属权、扶养权、监护权、继承权、遗体遗产处置权等)、自由权(如人身、言论、信仰、思想、通信、集会、出版、集会、结社、居住、迁徙、婚姻等自由);公民权即民主权,包括选举、被选举权,结社、组党权,参政、创制权,知情、监督权,游行、示威权等。总之,难以尽数,分类方式也可以不尽相同,也有分为政治权力、经济权力、社会权力、文化权力、精神权力等的。广义而言,人权与自由与尊严等价,因为“做人的权力”,也可以说是“做人的自由”,或曰“做人的尊严”,并且都是根植于人的本质属性即人的私性,亦即都是人的私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内在需求与外在表现,都是人类社会最基本最重要最普遍适用的社会价值和人生价值,都是与生俱来的权力,都是天然禀赋,而非神明所授予,更不是什么人恩赐,也不可分割,不可转让,神圣不可侵犯。为此,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代表人物格劳秀斯、洛克、卢梭、狄德罗等在社会契约说和自然法学的基础上又特别创立“天赋人权说”,以否定和对抗僧侣神权及专制特权,以确定和强调人权的本质属性即自然属性是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力,以便于更有力地张显和维护人权。于是乎,西方各国展开“人权观”的革命,并纷纷为“天赋人权”立法,即如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被称为“世界第一个人权宣言”),到1789年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简称《人权宣言》),再到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从而使人权由伦理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成了最根本也最重要的法权而为世人广泛接受与认可,进而开辟了人类文明史的新篇章,形成了世界民主自由主义的新潮流,涌现出一大批真正意义上即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进而构筑了一个与中世纪欧洲完全不同的自由世界、民主世界、理性世界、发达世界或曰文明世界。

   可是,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出于打造和维持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模式的需要,对人权的反对无疑也是过得硬的,并且是一以贯之的,甚至于连“人权”二字都在避讳之列。

   那么,后毛时代,没毛的毛共出于继续维持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苟延残喘的需要,在反对人权的问题上又会有些什么变化呢?变化当然是有的,并且主要表现是,可以在联合国公开谈论“人权”了,也可以定期与某些西方国家的政府进行所谓“人权对话”了,甚至于还可以在北京举办所谓“中国人权展览”了!变化也是不可谓不大也。

   然而,请看——

   “何谓人权?人权的含义和内容比较广泛,但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一个人的最根本的人权就是生存权,也就是吃饱饭的权利,穿暖衣的权利,有房住的权利,总之,就是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没毛的毛共在联合国、在人权委员会的讲坛上总是振振有词、喋喋不休地如是说。那么,这应该就是毛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观”了。

   但在这里,很显然的,“做人的尊严”不见了,“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没有了,这可是地地道道的独裁专制主义的“人权观”,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人权观”——不,与其说是“人权观”,倒不如说是“猪权观”,则应该更贴切。

   可不是嘛?现如今,在文明世界的“西方人”就连野生动物也都应该而且必须让其“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并纷纷成立了动物保护组织予以保护,要不就会绝种或曰灭绝的啊!反正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发明者马克思从他自己发明的阶级论出发也早就告诫过毛共:“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共产党宣言》)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假“共产”、“革命”之名而劫持了大陆中国人,并早就扒了皮,抽了筋,共了产,共了妻,没了家,有的还绝了根,难道现在没毛之毛共还要让大陆中国人全部绝种绝根不成的么?!而且历来中国农村广泛流传着一句俗话,有道是:“养猪无巧,圈干食饱。”这与毛共所代表的“东方人”的上述“人权观”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观”——不,“猪权观”——正可谓不谋而合如出一辙也!

   然而,“人”是有尊严的动物,要求有尊严的生存,即既要有“吃饱饭的权利,穿暖衣的权利,有房住的权利”,更要有尊严。如前所述,尊严——人性即人的私性在精神生活方面的内在需求与外在表现,即精神权力,乃最尊贵最集中且最抽象的私权力。所以,尊严是第一位的,无尊严毋宁死。俗话说,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人类社会,“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仅仅因为尊严(或曰颜面)受损而或跳楼或悬梁或溺水或服毒或自焚或绝食……而自我了断致亡者,可谓屡见不鲜也;而类似情况在动物社会尤其是猪猡`社会却绝对不可能有的。那么,这应该是“人”与“动物”根本的区别所在吧!所以说,一部人类文明史,说到底,也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发展与完善人格尊严的历史。

   可毛共之类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从来就不懂得还有人格尊严这码子事,所以根本不配谈人权,也根本不懂得何谓人权,他们所要维护的仅仅是“让”老百姓做“猪”的权利,即其所谓“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根本就不是做“人”的权力。

   古往今来,但凡独裁专制主义者,无不是以征服人、镇压人、支配人、奴役人、愚弄人、忽悠人、屠杀人……说到底,以侵犯和剥夺他人人权、自由及尊严为最大乐趣、最高享受及最终目的之政治流氓。而时至今日,惟有毛共这种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的政治流氓才敢于恬不知耻地在国际论坛上把其独裁专制主义“猪权观”当作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观”大加宣扬,大事兜售。这岂不是对人类尊严的公然的蔑视、嘲弄和侵犯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独裁专制主义者的罪恶实在太大也太多了,说一千,道一万,都不为之过,并且,独裁专制主义者之所以成其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归根到底可以集中为一条,那就是:他首先自外于人类,把自己装扮成天外来客,或真龙天子,或怪力乱神,然后居高临下,不把他人当“人”,甚至目中无“人”,乃至于率兽食人。也就是反对人权,藐视生命,蔑视尊严,为一己之私,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得出来。比如,他为了抢夺或维持专制暴政,为了征服人,不惜杀人如草,杀人如麻,成千成万地杀人,无论杀死多少人都可以连眼也不眨一下的,或许最后只留下一个概略数字——譬如一个百分比,什么“一小撮”,或许连任何数字都不容许留下——这叫不留痕迹,便于遗忘,甚至把活生生的人当作肉体炸弹大搞恐怖袭击以滥杀无辜,根本不顾及人的“基本生存权的权利”;一旦登上了龙庭,坐稳了龙椅,便以领主自任,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奴?甚至以牧主自命,把亿万奴隶当作马牛羊鸡犬豕之类的动物,加以饲养,加以保护,加以驯化,加以奴役,加以利用,甚至宰杀烹食,总之生杀予夺悉听尊变。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者,就是其所要达到的理想境界,至于说到“何谓人权”之类的问题,他简直连门都摸不着。因为连“人”的概念都没有,又怎么会有“人权”的概念呢?

   尤其是毛魔这样的集古今中外独裁专制主义之大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者,总认为自己千辛万苦抛头颅洒热血以枪杆子打造而成的铁屋子所圈养的亿万奴隶,能“让”其有“吃饱饭的权利,穿暖衣的权利,有房住的权利”,甚至还有连当兽医都不够格的所谓“赤脚医生”为其打针擦药治病,甚至天字第一号大瘟神毛魔王还可以为“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而“浮想联翩,夜不能寐……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在毛造大饥馑中“低指标,瓜菜代”以至连薯叶、谷糠、树皮、神仙土等都吃光了而饿殍遍野的情况下自己啃着红烧肉搂着美女跳舞但还不忘装模作样现身说法谆谆教导猪猡们说“红薯最好吃”,等等,反正没有将其所圈养的亿万奴隶尽数杀死饿死病死冻死而“让”其苟活下来不至于绝了种,就已经是仁至义尽、功德无量、皇恩浩荡了,而亿万食毛践土之蚁民或曰豕交兽畜的牲畜则只有感恩载德、歌功颂德、五体投地、三跪九叩、谢主隆恩、手捧“红书”、山呼“万岁”的份。若是他们还要思想、还要说话、还要表达、还要呼吸(新鲜空气)、还要信教、还要练功、还要集会、还要结社、还要上街、还要发展、还要自由、还要民主、还要物权、还要法权……总之,还要做“人”的权力,还要活得有尊严,还想砸毁这铁屋子,捣毁这大猪圈,那就是大逆不道,不识好歹,忘恩负义,犯上作乱,“吃饱了撑的”,“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那就是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那就是阶级斗争新动向,那就是颠覆或企图颠覆国家政权,那就应该而且必须以坦克机枪来与之“对话”,亦即以坦克来碾轧,以机枪来扫射。而且,这时候,若是自由世界的人出面主持一下正义,说几句公道话,那就是干涉了他的“内政”;可当他被迫不得不与自由国家的政府就“人权问题”举行“对话”的时候,又极力反对将“人权问题”与他的“政治问题”挂钩。

   可悲可叹的是,毛共的这种“猪权观”,确乎是与中国传统上形成的“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的价值趋向也是基本吻合的,亦即确有“中国特色”。

   尤其可悲可叹复可笑的是,毛共的这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观”即“猪权观”居然在联合国这个超级大杂烩里也颇有市场,居然为不少披着“国家外衣”的独裁专制政府即流氓国家所接受,从而产生了共鸣,形成了共振,惺惺相惜,官官相护,加之毛共数十年坚持不渝的政治拉拢与经济收买,以及毛共所窃据的联合国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席位等,以至于毛共在“人权问题”上似乎已成功地掌握了联合国的多数票,进而还劫持了联合国属下的“人权委员会”,并成功地将美国置换出了“人权委员会”。于是乎,毛共接着又拍打着胸脯而理直气壮地说:“一个国家人权状况的好与坏,应由联合国多数成员国来评判,而不应该由少数国家说了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