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世人若有问曰:大陆中国体制模式究竟算啥子玩艺儿呀?
   
   或许,有人说是“一党专政”, 有人说是“一党专制”, 有人说是“一党独裁”,有人说是“一人独裁”, 有人说是“君主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封建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无产阶级专政”, 有人说是“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 有人说是“流氓集团专政”, 有人说是“极权主义”, 有人说是“威权主义”, 有人说是“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低级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初级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假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假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假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国家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权贵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早期资本主义”……可后毛之毛共却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反正,众说纷纭,举不胜举,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
   
   那么,世人或许进而又问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某则进一步又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
   
   诚然,若要切实论证上述命题的真实性,即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回答:为什么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那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了。
   
   不过,在前面业已初步论证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一命题的真实性的基础上,再来专题评论剖析一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则应该不仅是顺理成章之事,而且似乎可以水到渠成的了。故此从如下四个方面分别加以评析:
   
   (一)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由来
   
   如前所述,共产主义幽灵本源起于西欧,为一个叫卡尔•马克思的超级巫师用魔教符咒呼唤而出,并培育而成其为共产魔教主义,且被其信徒们奉之为马克思主义也。而且,超级巫师、魔教教主、精神领袖卡尔•马克思的本意则是,其共产魔教主义是专为“拯救”那所谓发展到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复辟中世纪专制主义制度乃至原始氏族社会而被招唤来的怪力乱神。所以,自十九世纪中叶起,它曾先后在英、法、德、意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亦即民主自由国家徘徊游弋、左支右绌、狼奔豕突达半个世纪之久,却无奈那些国家业已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人民大众的私有观念、自由精神、民主意识及尊严需求等“普世价值观”基本到位,理性水平较高,民主政治体制坚实牢靠,对怪力乱神的抵御能力及免疫能力均较强,压根儿不买它的账,致使它无以施其伎,无法售其奸,唯有徒唤奈何,望洋哀叹,趑趄不前。尽管其于1871年3月至5月也曾一度在法国巴黎设过坛、作过法、捣过乱、吃过人,但为期却非常之短,被超级巫师即魔教教主即精神领袖马大胡子吹得天花乱坠的所谓“巴黎公社”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甚至还连累那准备作为其怪力乱神向全世界渗透扩张发动世界大战的共产魔教主义基地组织即所谓“第一国际”(亦即“国际工人协会”,相当于当今本•拉登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也一蹶不振,无疾而终,不欢而散。而马大胡子巫师本人也落了个身败名裂、东躲西藏、穷愁潦倒、众叛亲离、孤苦伶仃、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可悲下场,惟有独自儿一个人悄悄地坐在大英博物馆自己的“安乐椅”上忧郁而亡、无疾而终、拂袖而去,直奔西天极乐世界寻求自个儿的“安乐”去也。试想,马巫师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茹苦含辛,舍生忘死地以魔教符咒呼唤着、培育着一个共产主义幽灵,到头来却徒然心劳日拙,种下的据说是“龙种”,但仅仅收获了诸如威廉•李卜克内西、蒲鲁东及伯恩施坦之类的一堆“跳蚤”而已,岂有不心灰意冷、绝望之极、嗟悔无及之理呢?乃至于他圆寂之前不得不早早地在1876年下令解散了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且早已破产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基地组织——“第一国际”,并曾于1880年公然宣称“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最后,就连本打算留作传世之魔经的《资本论》也懒得继续写下去了,只好中途撂下挑子,以不了了之而又一了百了地偷偷地走了。那么,这也就清楚地表明,马克思本人用他自己的悄然死亡,恰如其分地宣告了他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终结与灭亡。
   
   嗣后,已然成为闲神野鬼的共产主义幽灵,在超级巫师助理即捧哏大师弗•恩格斯的招呼和关照下妄图卷土重来,死灰复燃,于1889年7月又在巴黎组建共产魔教主义第二个基地组织——“第二国际”,但究竟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并且1895年恩格斯死后,内部矛盾复杂,派别林立,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直闹得那所谓的共产主义连马克思的徒子徒孙们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已经面目全非,竟至于“沦为社会沙文主义”(列宁语)了,所以其结局比“第一国际”更惨,最终且很快就彻底破产了事。
   
   然则,再度沦落为闲神野鬼已然走投无路的共产主义幽灵唯有掉头向东,夺路而逃,中途被一个叫列宁的特级巫师所召唤,急急忙忙来到被其称之为“帝国主义阵线最薄弱环节的一个国家”(列宁语)——沙俄帝国,并且果不其然,终于得其所哉!就在这个欧洲最专制、最反动、最黑暗、最贫穷、最落后且已老迈垂危但资本主义“八”字还没有一撇的封建专制帝国,而并非所谓发展到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国家,共产主义幽灵却有如枯木逢春涸鱼得水饿狼傅翼,借封建沙文主义之尸,还共产沙文主义之魂,二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一拍即合,趁着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乱局,肆暴肆虐,左萦右拂,于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所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一举颠覆了数月前推翻罗曼诺夫王朝以后才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临时政府,承袭了沙皇衣钵,复辟了沙俄帝国,并残暴地处死了老沙皇。似这样,既为那位想“取沙皇而代之也”早已想秃了头顶的特级巫师列宁实现了其夙愿,成功地当上了新沙皇;又为新沙皇列宁的亲兄即那位以“革命的恐怖主义者”自诩专走个人恐怖斗争道路且曾妄图以“荆轲刺秦皇”之手法“取沙皇而代之也”终因行动失败而反被老沙皇送上了绞刑架的乌里杨诺夫(时年21岁)报了仇、雪了恨,完成了其未竟之夙愿。与此同时,还将沙俄方兴未艾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扼杀于襁褓之中,消灭了新兴的民主自由主义势力。并且,又于1919年3月还在莫斯科召开了有3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的所谓“世界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告成立共产魔教主义第三个基地组织——“第三国际”,亦即后来通常简称的“共产国际”,其下设57个支部,散布于世界各地,从而开始了共产魔教主义向全世界的渗透扩张,强行推行国际共产主义即共产沙文主义,或曰共产帝国主义,妄图掀起世界大战,开启以暴力征服、奴役乃至毁灭全人类的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罪恶历程。
   
   于是乎,吃饱了人肉,喝足了人血,从头顶到脚跟几乎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淌着油的共产主义幽灵,精神抖擞、踌躇满志、得意忘形、神气活现、魔性大作、邪劲大发起来,在业已当上了新沙皇的特级巫师列宁及其高级助理斯大林的招呼、教唆、指挥与掌控之下,打着“国际共产”或曰“世界革命”的幌子,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很快便完成了沙俄从封建集权专制到共产魔教专制的过渡,把偌大一个国家整个儿地变成了“古拉格群岛”;与此同时,又以此“古拉格群岛”为基地,以莫斯科为圣地,以“共产国际”之名义,将其别动队即所谓“共产国际”支部派往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各国,进行侵略、扩张、渗透和颠覆,并凭借坦克大炮强行把一大批国家直接并入其版图,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了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俄”或“苏联”。下同),又把另一大批国家间接变为其附庸国,建立了一个以莫斯科为基地,以列宁、斯大林为核心人物,以苏俄共产党为骨干力量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神圣同盟”,从而又很快完成了从沙俄封建帝国主义向苏俄共产帝国主义的过渡与转化,直接间接地奴役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还多,轻而易举地实现了沙俄老沙皇几个世纪以来梦寐以求而又根本实现不了的霸业。那么,很显然,这共产魔教主义一旦与封建专制主义联姻结合或借尸还魂,其邪劲之可怕,其魔力之广大,其危害之深重,由此可见一斑。
   
   马克思特意为消灭资本帝国主义和“解放”全人类而创造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所谓马克思主义,在那些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即所谓帝国主义国家,早就被弃若敝屣,厌同屎橛;不料,在这“帝国主义阵线最薄弱环节的一个国家”,却摇身一变成了苏俄新沙皇推行共产沙文主义、实现共产帝国主义、妄图暴力征服和奴役全人类的不二法宝,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偶然的历史巧合吗?——不!苏俄新沙皇之类的共产强盗们如此钟情和执着于共产魔教主义,又难道仅仅是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一种误解误读误信吗?——也不!应该说,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出道的列宁才真正是马克思的传人,是马克思所期盼的“龙种”,只可惜马克思死得太过匆匆,没来得及亲眼见识这位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并进一步把马克思主义与“沙俄特色”相结合而成其所谓“列宁主义”的苏俄新沙皇——要不马大胡子临近“圆寂”之时又何至于那样的颓唐和沮丧呢。那么,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此地的共产魔教主义已经变成了“有沙俄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其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简称“马列主义”了。而且,这“马列主义”比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可要邪魔得多了。
   
   然而,更有甚者。有如毛魔所说:“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在十月革命以前,中国人不但不知道列宁、斯大林,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论人民民主专政》)也就是说,正是包藏祸心的苏俄新沙皇将吃饱了人肉,喝足了人血,从头顶到脚跟几乎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淌着油,以“马列主义”面目出现的有沙俄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和着枪炮一起强行输入中国的。所以这里应该而且必须特别着重指出的是,苏俄新沙皇在推行共产沙文主义,实现共产帝国主义,驱使有沙俄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打着“国际共产”或曰“世界革命”的旗号,为实现其称霸世界之目的而疯狂地进行侵略、扩张、渗透和颠覆的全过程中,蒙受灾难最深、最惨、最烈、最重、最广、最大、最久之国家,则非中国莫属——中国所受的灾难甚至还要超过新沙皇统治下的“古拉格群岛”本身数倍或十数倍;而在中国内部与新沙皇里应外合,锺武苏俄,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卖国求荣,卖身投靠,篡权窃国,丧权辱国,祸国殃民而配合默契之最得力、最关键、最核心的代理者,则非毛魔莫属也。并且,又正是毛魔一头栽入苏俄新沙皇怀抱,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起来并进一步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即有沙俄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与“中国特色”相结合而成其为“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所谓“毛泽东主义”,亦称“毛泽东思想”。那么,也就是说,横行于中国的共产魔教主义已经变成了“欧洲中世纪特色加沙俄特色再加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其所谓“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简称“马列毛主义”了。显然,这“马列毛主义”比“马列主义”则又还要邪魔得多多了。也就是说,继列宁、斯大林之后,东魔毛泽东更进一步地将西毒马克思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发展到顶峰了,亦即推到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