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匣子说话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送交者: 匣子说话 于 北京时间 09/16/2010
   回答: 讨论:腐败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障碍
   主题: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博讯论坛]

    须知,“腐败”云者,本来是针对民主体制而言的,指的是原本健全的民主体制部分或全部的变质、变色、变味了,或曰异化了,社会公仆异化成了官僚老爷,原本为社会服务的公权力演变为当权者的私权力用以谋取非法利益了,从而走向了它的反面——异化为专制体制;并且,腐败首先是政治上的腐败,然后才有经济上的腐败,以及社会上的腐败即世风日下。而专制体制本身就是政治腐败的产物,是将本为公共的政府权力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天下为君王囊橐中私产”(谭嗣同语),腐败透了顶了,不存在再腐败的问题了——还能腐败到哪里去呢?还能异化成什么呢?惟有毁灭的问题、灭亡的问题、推翻的问题、埋葬的问题,也就是进行民主革命乃至暴力革命以再造民主体制的问题。而尤其像毛魔所建立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专制主义“三独”体制,更不是“腐败”二字或“异化”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毛魔即毛共,他们原本就是强盗,就是窃贼,就是窃国之大盗也,并且他们不仅窃国,而且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将中国大陆一切的一切都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而若对着这种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奢谈腐败问题或异化问题,不免滑稽可笑。因为这不仅是对牛弹琴的问题,而且是对强盗、窃贼、窃国之大盗的抬举、包庇与纵容,只能使其窃国、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等罪恶行径正当化、合法化。
    尽管毛魔即毛共匪帮自己有时也高喊“反腐败”甚或“打黑除恶”什么的,但那只不过是强盗抓窃盗,或曰大盗捉小偷的把戏,是毛共匪帮即毛共强盗集团内部因分赃不均而引发的“黑吃黑”、“狗咬狗”的争斗打闹,而绝对不可能是要反对毛魔即毛共匪帮自己及其腐败透顶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专制主义“三独”体制。即如从前的皇帝也喊“反腐败”,但只反贪官,决不可能反皇帝、反帝制一样。反观中国历史,反贪官易,反皇帝难;甚至反皇帝易,反制度难,而反毛魔即毛共匪帮那重复过千万次的谎言及诡辩则更难矣。
(2010/09/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