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公告〗嘤其鸣矣]
匣子说话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告〗嘤其鸣矣

公 告

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为了更好地适应推进新时代思想启蒙运动,普及与弘扬普世价值观之客观需要,我们急于将原创的一批“讨马讨毛讨共”之檄文出版面世以飨读者,故特此公开诚邀出版商(社)通过网络邮件主动前来与我们联系协商有关“讨马讨毛讨共”檄文的出版发行事宜。与此同时,为了方便应邀出版商(社)决策或抉择,这里则又不得不顺便将我们数月来寻求“讨马讨毛讨共”檄文之“出版权”(亦即“出世权”)的艰难历程公诸于世

(一)致明镜出版社的第一份邮件

明镜出版社:

    兹呈上拙作《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约50万言,以下简称“檄文”,或“讨毛檄”、“过毛论”、“批毛书”之类)书稿,意向有二:

    (一)请审阅,并提出修改意见;

    (二)请即付梓、出书、面世,如果本檄文被认可的话。

    那么,下面应该简单介绍的是:

   本檄文书稿乃是我们潜心研究四十余年用生命撰写而成的。其内容涉及范围很广,历史跨度也很大,并触及诸多人类思想理论方面的元命题,诸如:什么是生命、生命力、生存竞争、人是什么、人类起源、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个东西、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私性与理性、人的共性、有没有无私性的人、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的关系、阶级、阶级论、阶级主义、有没有阶级这玩意儿、价值观、社会价值体系、所有制、私有制、公有制、自由主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毛魔即毛共、毛氏“三独”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革命、民主、人权、道德、法律、人类尊严、西方文明与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且大都为独家之言独树一帜并能自成体系。诚然,我们不啻孤陋寡闻才疏学浅水平有限,且又是在极其恐怖、极其压抑、极其孤立、极其无助、极其秘密和极其封闭的环境条件下进行写作的,故疏漏或讹谬在所难免,乃于竭力自我补正之余,还亟待同道批评指正。

   本檄文书稿脱稿之后即于4-10便第一个邮发到邮箱[email protected]即《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且很快于4-13便收到金钟先生用他私人邮箱[email protected]邮发的回复:

   批毛書稿收到。您是否可以補充一份對書稿的簡要說明,及作者介紹。這是出版程序所必須的。謝謝。金鐘 敬上。

    于是,我们于4-18将拟就的“一份對書稿的簡要說明”邮发到他私人邮箱;嗣后,我们便抓紧时间修订书稿,并于5-14又将作了些许补正的书稿即檄文(二稿)邮发到他私人邮箱。

   可是,这接连的两封邮件却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复,我们一度还以为他的邮箱出了问题,故不得不于6-9给其杂志社邮箱[email protected]发去邮件追问,但却几乎当即(仅一个小时之内)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抱歉,我沒有收到您4-18及5-14的郵件。既然我已奉覆,您的回郵就直接給我這個郵址,不要再給Open郵箱。千萬留意。金鐘

   令人纳闷的是,我们给其杂志社投稿,为什么联系出版事宜的邮件要“千万留意”非得直接投给他私人邮箱不可呢?但又为什么4-18及5-14的接连两封邮件明明是投给他私人邮箱的,他却没有收到,而6-9投给其杂志社邮箱的邮件他却当即便收到了呢?反正这不免进一步加深我们对他私人邮箱的有效性的怀疑,于是我们6-10发出如下的邮件: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您好!很高兴当即便收到您对于我6月9日邮件的回复,此谢!

    然后,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我那4-18及5-14的邮件确实是直接发给您这个邮箱 ([email protected])的,而一个多月却不见您的回复,这次才不得不发给Open郵箱,但却不到一个小时便收到回复了。所以我在高兴之余又不免产生了些许疑惑:您这个邮箱 ([email protected])是否真的还有效呢?会不会是被黑客攻击了?……

    那么,为解除这种疑惑,特请求您见此邮件后立即给予回复——哪怕只有一两个字。要不,或许一天以后我又不得不启用Open郵箱给您发邮件的。专此

   果然,也几乎当即(仅一个小时之内)就收到了他的回复:

   此信沒有問題。再聯絡。金鐘

    显然,他回避回答4-18及5-14的接连两封邮件是否也“没有问题”的问题。于是我们琢磨再三,不得不又于6-23给他私人邮箱发出邮件: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您好!当即便获得您对于我6月10日的邮件的回应,很高兴也很感激!但我在高兴和感激之余,却忽略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您的回信太过简略:“此信沒有問題。再聯絡。”其中似乎并不包括我4-18及5-14俩邮件也“没有问题”嘛!所以,我今天突然想起来这事,赶忙采取补救措施,亦即就此将加有“简要说明”并业经“些许补正”的檄文(二稿)作为附件再次发送给您,烦请查收。

    但却没有收到他的回复。于是才又不得不于6-27给他私人邮箱发出邮件: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您好!檄文书稿乃是本人潜心研究四十余年用生命撰写而成的,其内容涉及范围很广,历史跨度也很大,并触及诸多人类思想理论方面的元命题,诸如:生命、生命力、生存竞争、人、人类起源、人性论、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人的共性、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阶级、阶级论、价值观、所有制、自由主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革命、民主、人权、道德、法律、人类尊严、西方文明与中国特色……大都为独树一帜独家之言并自成体系也,而本人不啻孤陋寡闻才疏学浅水平有限,且又是在极其恐怖、极其压抑、极其孤立、极其无助、极其秘密和极其封闭的环境条件下进行写作的,故疏漏或讹谬在所难免,乃于竭力自我补正之余,还亟待同道尤其是您的批评指正,所以,本檄文脱稿后第一个投寄的对象便是金先生您了。应该说,咱俩素昧平生,本人只是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及美国之音得以在空中才“认识”或曰“了解”您的声音、您的经历、您的为人及您的价值观的,乃至引以为同道者也。

   诚然,本人也很清楚,本檄文书稿摆到了您的桌面上,也确实使您有些为难了,因为若要将其付梓出版面世,那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甚至于攸关贵杂志社的兴衰存亡,故而贵编委会也可能就通不过的。君不见,《零八宪章》只不过是为毛共伪政权提出一个民主转型建议或曰方案,可是其稿件还尚未公开面世,撰稿人刘晓波等便遭到毛共匪帮秘密逮捕关押,后来还半秘密半公开地依据其魔教戒律判了刘晓波11年徒刑呢!而对于毛共伪政权而言,本檄文则等于是挖了其祖坟,也就是从根本上否定了马克思主义,亦即否定了共产主义,否定了毛共伪政权,并要将其彻底铲除。那么,本檄文的出版面世,肯定会彻底激怒毛共匪帮; 那么,毛共伪政权将要采取何种疯狂报复措施则是正常人所无法逆料的。

   但是,不管怎样,本人还是非常相信金先生您的胆识、您的道德勇气、您的担当精神及您的价值取向的。

   总之,一句话,本人还是非常企盼本檄文在贵杂志社能得以早日付梓出版面世。

    但还是没有收到他的回复。我们一直等到7-25才又不得不给他私人邮箱发出邮件: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您好!我6-23及6-27邮件不知您有否收到,那檄文书稿的出版程序也不知有否下文,烦请示知。

    近一个月来,某则致力于将檄文内容分拆为若干专题论文,可能有十几个或几十个专题,且业已形成六篇(请详见附件),并先后粘贴或投寄于《自由中国论坛》、《日本民主中国阵线论坛》、《中国社会民主党论坛》、《未来中国论坛》、《大纪元博客》及《北京之春》等处。

    愚以为,如果说那檄文书稿的出版暂且不方便或有困难或条件不成熟的话,那么,在贵杂志上刊出这类专题论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其中,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么个专题,眼下已经写出了“一论”、“二论”、“三论”,接下来可能还有“四论”、“五论”乃至“六论”,则既可以于贵刊上分期连载,也可以集合成其为一本题为《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小册子(约10万余言)出版面世,那销量一定是很可观的。因为如此这般公开批判乃至彻底否定危害人类一百多年且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在人类思想理论发展史或近现代史上可能尚无先例,所以,不管是拥护还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士,也无论是真马克思主义者还是假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肯定对此书都会产生兴趣的。那么,也很显然,这些专题论文的出版面世自然也就给檄文书稿的出版面世铺平道路,甚至是水到渠成之事。更何况,从根本上说,若要彻底埋葬毛泽东与解放全中国,则正是应该而且必须从批判、清算乃至终结那危害人类一百多年且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入手的。不知尊意如何?

   诚然,批判、清算乃至终结那危害人类一百多年且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绝非轻而易举之事,也不是一朝一夕或一两篇专题论文所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一项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浩大的系统工程,是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最后决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任务之重大、之紧迫、之浩繁、之艰巨等,均无与伦比,也无以言表。可是,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召唤,这个批判、清算乃至终结那危害人类一百多年且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而这个历史使命也已经落到了咱们这些历尽数十年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祸殃而侥幸存活至今的过来人或曰幸存者的肩上。责无旁贷啊!时不我与啊!——咱们若是还不站出来说明真相,将来还会有谁人来说出这些真相呢?您说对吗?

    而这一次,当天便收到了他的回复:

   很抱歉,這樣大框架的理論批判,本刊不適合刊登。敬祈見諒。金鐘 上。

    阿弥陀佛!越明日,即7-26美国时间4:04我们才又不得不给他私人邮箱发出邮件:

《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您好!昨日终于收到您这样的回复:“ 很抱歉,這樣大框架的理論批判,本刊不適合刊登。敬祈見諒。金鐘 上。”对此,我能理解,也可以见谅,毕竟香港仍然处于毛共淫威之下嘛,用“這樣大框架的理論批判”针对毛共,针对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肯定是要冒大风险的,所以不可以勉为其难啊!

    不过,尚有如下两点必须说及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