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匣子说话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世人若有问曰:大陆中国体制模式究竟算啥子玩艺儿呀?

   或许,有人说是“一党专政”, 有人说是“一党专制”, 有人说是“一党独裁”,有人说是“一人独裁”, 有人说是“君主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封建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无产阶级专政”, 有人说是“人民民主专政”,有人说是“人民民主独裁”, 有人说是“流氓集团专政”, 有人说是“极权主义”, 有人说是“威权主义”, 有人说是“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低级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初级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假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假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假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国家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权贵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早期资本主义”……可后毛之毛共却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反正,众说纷纭,举不胜举,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

   那么,世人或许进而又问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某则进一步又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

   诚然,若要切实论证上述命题的真实性,即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回答:为什么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那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了。

   不过,在前面业已初步论证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一命题的真实性的基础上,再来专题评论剖析一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则应该不仅是顺理成章之事,而且似乎可以水到渠成的了。故此从如下四个方面分别加以评析:

(一)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由来

   ……(请详见《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发迹史

   ……(请详见《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癫狂史

(1)毛氏武装篡权窃国

   如前所述,被创历史纪录地冷冻了17年之久的“党代会”即其所谓“七大”终于正式宣告了毛魔以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劫持其魔党的全面胜利之后,日本投降在即,毛魔即毛共便当即鸡鸣而驾,塞井夷灶,撤离那龟缩蛰伏韬光晦迹整风整党养精蓄锐达十年之久的西北高原黄土高坡“陕甘宁边区”黑窑洞,第二次实施“战略转移”,亦即出洞了,下山了,下山“摘桃子”来了,下山策划发动期待已久的大规模国内战争即其所谓“第三次国内战争”来了。

   日本投降了,“抗日战争”结束了。但与此同时,一场规模更大的“毛蒋之战”的战争阴云袭来了,笼罩着整个中华大地。如果说日军侵华之前,毛共在其所谓“第二次国内战争”中不过小打小闹的话,那么,现在可不一样了,真个是“鸟枪换炮”了,它完全可以大打大闹一场的了。

   于是,美国急忙出面进行调解, 建议毛共自动解除武装成为一个真正的“政党”,然后国共两党联手并联合其他各政党成立“联合政府”,以创建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并勉强撮合毛蒋开启所谓“重庆谈判”。不用说,毛魔即毛共的既定方针暨既定目标早就铁定了的,它就是要篡权窃国乃至丧权辱国,并且它要的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它“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毛语),其奈它何?所以,谈判是不起作用的,美国的调解也肯定是徒劳的。

   这不,1945年10月,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毛魔一俟日本投降,“重庆谈判”未果,眼见得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华民国政府及国民党历经整整十四年抗日剿匪,攘外安内,疲惫不堪,元气大伤,大势已去,而他则躲在西北高原黄土高坡底下的黑窑洞中历经十年修炼整顿,养精蓄锐,羽翼已丰,兵马已众,尤其魔党“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达到空前的统一”,发动大规模反革命战争篡权窃国问鼎天下之时机即至,乃据天府,示豪杰,为哗众取宠先声夺人拊背扼喉计,便当机立断不失时机地在重庆《新民报》上公开发表了他早在1936年2月即万里流窜刚结束的时候就已拟就的妄图独霸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之罪恶“阳谋”第二步的“反革命宣言书”——《沁园春•雪》。那无异于向蒋介石总统下战表,你蒋总统算个啥?“数风流人物”得看我姓毛的了,我将要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古今中外一切独裁专制主义者统统地踩在脚下,因为他们或“略输文采”或“稍逊风骚”或“只识弯弓射大雕”,而毛魔我则“欲与天公试比高”,有如旭日东升,“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如此这般大势张扬其接成汤之胤、位九五之尊、承帝王之统以兴灭继绝的狼子野心,彻底暴露了他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革命之本质,同时也彻底粉碎了他那光怪陆离的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面具与外衣。真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沁园春•雪》犹如一个超级“毒气弹”或曰“臭鸡蛋”,那字里行间洋溢着的痞气、匪气、邪魔之气及毫气、霸气、王者之气,不免举世皆惊,一片哗然,有为之叫绝、为之折服、为之倾到的;自然也有为之哑然、为之干哕、为之愤懑的。例如,时任《大公报》总编的王芸生先生当即撰文予以批判。

   应该说,《沁园春•雪》乃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混世魔王毛泽东的点睛之作,《沁园春•雪》的炮制和出笼,再清楚不过地揭示了毛魔王早就明白无误地意识到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其实就是独裁专制主义,而且是空前绝后的独裁专制主义,所以他才要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而且是坚定的或曰真正的共产魔教主义者即马克思主义者,亦即空前绝后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

   还应该指出,以蒋介石先生为代表的中华民国政府及国民党(甚至包括孙中山先生)的失计,正在于对毛魔即毛共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罪恶本质认识不够,对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之邪魔性估计不足,竟然多次与之举行所谓“国共合作”或“国共谈判”什么的,以至于屡屡进退失据,宽严皆误,手足无措,乃使之坐大矣。这不,此次在重庆蒋委员长居然当着这位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混世魔王毛润芝的面还苦口婆心、和颜悦色地规劝道:润芝啊!不要再瞎胡闹了。你不是很了解农民熟识农村工作么,干脆就到将要成立的“联合政府”中来当农村工作部部长吧。(大意)

   谈判不成,调解未果,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征服与反征服、奴役与反奴役、自由与反自由、民主与反民主的全面战争也便在才成立不久且以“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联合国的眼皮下应劫而发,如期而至。毛共在苏俄共产帝国主义的唆使和支持下,开启其罪恶战车,从苏俄红军趁日军投降之机抢占的东北三省发轫,在那里大势扩军备战,推行共产魔教,大搞暴力土改,煽动仇恨,蛊惑民众,才两三年的短时间里毛共匪军便从6万猛增至30万,并先后与苏共签订丧权辱国的《哈尔滨协定》及《莫斯科协定》以获得其支持和认可,大量接收日军及苏军的武器弹药——并非“小米加步枪”,而是当时最现代化了的武器弹药,然后大打其出手,向着那历经十四年抗日战争已然精疲力竭疲惫不堪的中华民国国军发起全面进攻,除原子弹外的一切当时最现代化的热兵器都用上了,通过辽沈、淮海、平津等所谓“三大战役”,——抗日战争中倘若毛共匪军能出得洞来下得山来哪怕只打一个类似的大战役,还用得着毛魔龟缩蛰伏黑窑洞里去撰写什么《论持久战》么?——势如破竹般地直逼南京中华民国总统府,歼灭了据说共计八百万中华民国政府中央军(毛共匪军伤亡数不详,平民百姓死伤更不计其数,但据毛魔自己估算总计伤亡人数不会低于四千万),中华民国政府一退再退,直退到孤岛台湾,整个大陆失陷于毛魔即毛共。

   如所周知,人类历史发展到了公历纪元二十世纪,西方文明世界各国普遍采用“公投”或曰“普选”的方法,即“选票里面出政权”的方法,和平民主非暴力地定期地有序地文明地进行政权的“轮替换届”——并非“改朝换代”,已有近两百来年的历史记录了。可是,西毒马克思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的忠实信徒东魔毛泽东却在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进程中所必然产生的那堆带有巨毒的“三废”垃圾中搜索拾遗而居然还“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那就是如他所说:“每个共产党员都应懂得这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从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学说的观点看来,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谁想夺取国家政权,并想保持它,谁就应有强大的军队。有人笑我们是‘战争万能论’,对,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共产党的枪杆子造了一个社会主义。我们要造一个民主共和国。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所以,“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所以,毛魔的所谓“历史唯物论”,亦即其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论,说到底,其实就是“唯枪杆子意志论”。所以,走武装的暴力的野蛮的血腥的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共产魔教主义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之强盗路线,凭借枪杆子抢夺中华民国政权以独霸中国,并进而独霸整个世界,乃战争贩子毛魔即毛共思想上坚信不疑、行动上坚定不移的既定方针暨既定目标。于是一场由苏俄共产帝国主义总头子亦即“国际共产魔教主义”总代表斯大林大规模地出钱出枪出顾问人员而由中国特色共产魔教主义战争疯子毛魔蛊惑煽动蒙骗裹挟组织以流氓无产者阶级为骨干敢死队的一部分中国人当炮灰以抢夺中华民国政权为目的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内战即毛魔所谓的“国内革命战争”自1927年8月1日南昌兵变打响其所谓“武装反抗中华民国政府第一枪”开始一直打到1949年10月1日毛魔北京登基称帝时前前后后打了二十二年之久都还没有打完,途中1945年8月美国政府为避免大规模内战即“毛蒋之战”曾试图出面调停一下他都根本不听的,以至于给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造成的灾难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而且是多方面即全方位的,单伤亡人数就比“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伤亡人数之总和还要多,决不是几百万,也不啻几千万,还是上亿数。然而事后,这位惯于逆历史潮流而动且言伪而辩、知白守黑、放刁撒泼、毫无廉耻、善于伪装、贼喊捉贼的共产魔教主义政治流氓毛魔竟然又来了个猪八戒倒打一耙,将这掀动大内战、屠杀上亿数的中国人、戕害数亿中国人的灵魂、断送孙中山先生开创的中国民主主义革命的光明前程乃至毁灭整个中国等等一系列的反动行径或曰反革命罪行一股脑儿地统统推给了中华民国政府、国民党、蒋介石总统乃至美国政府,他竟然口口声声地说什么:美国政府“以大规模地出钱出枪出顾问人员帮助蒋介石打内战屠杀中国人为主要的侵略方式”,“帮助蒋介石杀死几百万中国人,也算一项‘友谊’的表示。”“杀死几百万中国人,不为别的,第一为了……,第二为了……,第三为了……。”还说什么:“最近数年的这一场使得几百万中国人丧失生命的大血战(注:即其所谓‘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亦称‘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是美国帝国主义有计划地组织成功的。”——啊!就是这样,中国第一号并且也是天字第一号战争罪犯毛共匪帮首领混世魔王“历史唯物论者”即“唯枪杆子意志论者”毛魔泽东把自己的滔天之罪恶洗刷得一干二净,他于是公然宣判了美国《唯心历史观的破产》,宣告了自己“唯枪杆子意志论”即“唯物历史观”的胜利,并号召包括毛共匪徒在内的大陆中国全体亡国奴们《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亦即丢掉对于西方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观的幻想,准备用枪杆子来改造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他于是俨然“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见“毛选”四卷版倒数的那六、七篇奇文)——阿弥陀佛!彻头彻尾彻里彻外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一代狂人,无双国贼,天字第一号战犯,居然成了升起在东方的、光焰辉煌的、普照大地的、永远不落的“太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