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匣子说话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世人若有问曰:大陆中国体制模式究竟算啥子玩艺儿呀?

   或许,有人说是“一党专政”, 有人说是“一党专制”, 有人说是“一党独裁”,有人说是“一人独裁”, 有人说是“君主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封建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无产阶级专政”, 有人说是“人民民主专政”,有人说是“人民民主独裁”, 有人说是“流氓集团专政”, 有人说是“极权主义”, 有人说是“威权主义”, 有人说是“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低级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初级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假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假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假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国家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权贵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早期资本主义”……可后毛之毛共却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反正,众说纷纭,举不胜举,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

   那么,世人或许进而又问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某则进一步又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

   诚然,若要切实论证上述命题的真实性,即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回答:为什么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那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了。

   不过,在前面业已初步论证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一命题的真实性的基础上,再来专题评论剖析一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则应该不仅是顺理成章之事,而且似乎可以水到渠成的了。故此从如下四个方面分别加以评析:

(一)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由来

   ……(请详见《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发迹史

(1)毛魔出山

   众所周知,毛魔原名毛润芝,自幼缺乏教养,亦如后来他自己所说是“少年失修”,不服家教,一心只求不劳而获,他本生于偏僻闭塞山冲某首富农家,其父亦农亦商,可是,身为长子却不愿继承父业,既懒于务农,也不愿经商,但又不好学,只勉强念了几年私塾。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内空;不肖不孝,逆子纨绔合一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残忍乖僻,无情无义;眼高手低,无以自立;东游西荡,无所事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总之,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甚荒唐,生成的朽木粪墙!训无方,又岂堪儿日后作强梁?但老母溺爱不明,管教无方;老父若要来管教,他便顶嘴对骂,或以离家出走甚至投塘溺水来要挟;实在拿他没辙了,只好为其年方14岁的长子娶了一房大他六岁的儿媳妇毛罗氏来代为管束之,但似乎也于事无补。他十九岁上当了丘八,可仅混了半年而已,足见也不是那个料子。尔后二十好几已成家未立业的小丈夫大混混在家里也实在混不下去了,不得不又变着法儿离家出走,本打算“带着把破伞云游四方遁入空门”( 详见其与埃德加•斯诺最后那次长达五小时谈话),不料想却当起了“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即他所称的混“进了资产阶级学校,七年尽学资产阶级那一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可这位天生且天才的无产阶级的朽木粪墙好不容易在资产阶级学校混到将近“而立”之年才混了个初中文化程度即初级师范结业;且知识结构极其畸形,偏于文史故纸,精于儒教权术,数理化及民主政治等“资产阶级那一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则一窍不通,考试时大都是交白卷、吃鸭蛋,甚至如他自己所言考试几何时干脆自己划个大鸭蛋(即大圆圈)便交了卷,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那不是几何吗?!”——或许那便是“无产阶级几何”吧!他人性畸形,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懒惰成风,好逸恶劳,好吃懒做,任性妄为,敢于铤而走险,惯于破罐子破摔,一生只为不义之财,而且野心勃勃,丧心病狂,早就妄图立“湖南国”、称“湖南王”,“主”苍茫大地之沉浮,身上长满了逆鳞,后脑勺长满了反骨,专长“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奉“斗天斗地斗人”为人生最大乐趣,玩世不恭,冥顽不灵,人面兽心,人头畜鸣,从不讲个人修养——“什么个人修养?!每个人都是阶级的人,没有孤立的人。”(毛语)也忌讳人家谈修养,以至于刘少奇只一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文章中的“修养”二字便触及了毛的要害,“不讲现实阶级斗争,不讲夺取政权的斗争,只讲个人修养……”(毛语),正好违犯了毛的戒忌,遂使得毛有如芒刺在背,骨鲠在喉,不除不快,直至将刘整死方休。他没上过大学,也没见过世面,虽为初级师范出生,但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男子汉并不甘心于一辈子为“孩子王”,并且又以发妻毛罗氏而与其父亲彻底翻脸乃至有家难归,却于1918年借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之光才得以在北大图书馆找了个扫扫地、整理整理报刊的临时工作,忝列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之门墙旁听,月薪仅八块大洋(当时的陈独秀月薪300块大洋),幸免于枵腹打工,数九寒冬夜只好与十来个流浪汉侧身挤在一铺合租的破土炕上睡觉,胜如昼则托钵沿门夜则栖身檐下者流,俨然流氓无产者一个,较鲁迅笔下的阿Q白天流浪打短工夜晚蜷局于土谷祠或许略胜一筹吧。不过,也就是在这里他意外地接触了异端邪说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尤其感兴趣于其中的邪魔外道阶级论,而且心有灵犀一点通,老谱新翻一局棋,他似乎一下子便参透了“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毛语)也就是要彻底消灭私有制和私有观念,于是伸个懒腰打个呵欠便要造反了,革命了,“风风火火闯九州”了。并懂得了“马克思主义三个构成部分,基础是社会科学,阶级斗争。”(毛语)于是便有其流氓造反、强盗革命、地痞翻天,且充满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以及霸气、豪气、王者之气的宣言书《分析•报告》(即《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合并而得的简称。下同)把儒教权术与魔教权术结合了起来,成为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亦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从此正式地、公开地、肆无忌惮地开始了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文明、反尊严、反革命的罪恶人生,倾毕生于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活动。“红毛暴动”(即其所谓“秋收暴动”)失败后便啸聚绿林,落草为寇,武装割据,占山为王,风高放火,月黑杀人,打家劫舍,谋财害命,无恶不作,“说出手时便出手”,斗天斗地又斗人,骗财骗物又骗色,窃权窃国更窃民,一发而不可收,根本没有了回头之路。尔后盲人瞎马,夜半深池,冥行掷埴,几近溺弊,只缘苏俄共产帝国主义和日本法西斯帝国主义从正、反两方面的救助,不料竟然小人得志,竖子成名,愚氓翻天,鬼蜮成灾,乃至挟才自雄,忘乎所以,傲睨一切,不可一世,非陈独秀等辈早期的共产魔教主义者所能望其项背,也完全超出了陈独秀等辈早期的共产魔教主义者之所能想象,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也。以至于连陈独秀本人后来也不得不一针见血地指斥毛魔为“流寇”,走的是地地道道的“流寇主义路线”,并大力加以反击,但又噬脐何及。假如说陈独秀等辈是因为上当受骗才信奉马克思发明的异端邪说共产魔教主义乃至于误将其作为“德先生”和“赛先生”加以引进的话,那么,对于毛魔而言,绝对不存在上当受骗的问题,他更不知道“德先生”和“赛先生”为何物,而马克思发明的异端邪说共产魔教主义则正是为毛魔这样的流氓无产者准备的,他是心领神会,他是正中下怀,他是不谋而合,他是自觉自愿,他还有所发展,他将马克思发明的异端邪说共产魔教主义推向了巅峰,他甚至还妄图将他倾毕生于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活动的罪恶人生之路树为楷模推广普及于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或许,还可以假设,即使马克思主义并非魔教邪说,而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陈独秀等辈想象的“民主和科学”的味道的话,那么毛魔也一定会把它演变为魔教邪说的;毛魔他硬是有这个本事,他是古今中外天字第一号流氓、强盗、地痞、土匪、窃贼、骗子、无赖……谁奈其何?正是:“祸国者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汉司马相如语)

   亦诚如毛魔自我介绍自我描述:“马克思主义三个构成部分,基础是社会科学,阶级斗争。……搞点阶级斗争,那是个大学。什么北大、人大,哪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过去读过孔夫子,四书五经读了六年,很相信孔夫子。后来进了资产阶级学校,七年尽学资产阶级那一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还学了教育学。就是相信康德的二元论,特别是唯心论。我原来是个封建主义者,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者,社会推动我转入革命。我是个小学教员,中学教过短时期,啥也不懂,进入共产党,只知道要革命,革什么?如何革?当然革帝国主义的命,革旧社会的命。帝国主义是什么东西?不甚了解。如何革?更不懂。十三年学的东西,搞革命都用不着,只用得着工具——文字,内容根本用不着。”(《和陈伯达、康生同志谈话纪要》1965年)——确实,天字第一号大骗子毛魔最擅长于玩弄文字。而且说到底,他除了舞文弄墨搞文字游戏,制造诡辩与谎言,生产一堆文字垃圾,眩惑天下,其实毛魔自幼与其父奋斗开始,终其一生只学到一门“科学”,那便是“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科学”,亦即马克思的共产魔教主义的基础——“阶级斗争学”。并且,直至1972年7月,他当着那些与“黑n类”奋斗业已斗红了眼的“毛卫兵”们仍然耿耿于怀地说:“我那个父亲也并不高明,要是活到现在,也要挨批斗,坐喷气式的。”很显然,原来毛魔一直把他自己与其父亲之间的斗争也是作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个阶级之间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来进行的,并且他在此斗争过程中也早就尝到了“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即“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乐趣的。总之,毛魔把这“阶级斗争”作为纲目而贯穿于其全部文字游戏及整个罪恶人生之中。也就是说,倘无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便无毛魔的那堆文字垃圾,也无绝无仅有的这个混世魔王;毛魔其人及其那堆文字垃圾,若是抽去了共产魔经阶级论,简直就是一堆狗屎,甚至连狗屎都不如,——狗屎至少还可以作肥料了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