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匣子说话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请不要以后毛之毛共匪帮为维持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之“苟延残喘”而进行的“垂死挣扎”冒充“改革开放”!

古语有云:“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1976年,天字第一号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混世魔王、政治赌徒、独夫民贼、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终于逝去也!然而,毛魔妄图凭借着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那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共产主义魔教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为实现其一己之霸业,而至于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进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以完成其所谓“伟大历史使命”,亦即独霸全世界使全世界“翻天覆地”。并且分两步走:第一步打倒蒋介石,独霸全中国,亦即使全中国“翻天覆地”;第二步打倒美国,独霸全世界,亦即使全世界“地覆天翻”。但到最后,这“两步”即毛魔临终“自我盖棺论定”中所说的“这两件事都沒有完。这笔遗产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而毛魔死后的情况已经清楚地表明,其唯一的社会政治遗产——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政治流氓集团、黑社会组织、魔教犯罪集团即毛魔的余孽死党没毛之毛共却死抱着毛魔那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政治僵尸不放,把它当作神灵供奉起来,全盘承袭了毛魔凭借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政治衣钵即其未竟之业,大有要将其黑帮老大妄图以其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独霸、解放、赤化、毒化、劫持、奴役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即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来个“地覆天翻”与“翻天覆地”“这两件事”进行到底,以为恐怖、血腥、万恶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殉葬之势。

   如所周知,毛魔自己也都承认,他终其一生就“干了个阶级斗争”,他本着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路线,劫持其魔党毛共匪帮,推行流氓无产阶级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革命,建立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亦即毛家王朝或曰毛家寨子,实行“毛式政治独裁”、“毛式经济独占”和“毛式思想独霸”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曾数度将国民经济——不,寨民经济——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尤其是“文革”,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终于斗到“中南海”了,斗得毛魔本人也一命呜呼了,以至于连毛共本身也都岌岌可危了。于是,后毛之毛共匪帮为维持其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之苟延残喘而进行“垂死挣扎”,才不得不搞起了其所谓的“改革开放”,妄图用虚伪的“改革开放”掩盖和维系其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之“三独”主义统治亦即毛共产魔教主义之“三独”主义统治,继续招摇撞骗欺世盗名倒行逆施祸国殃民。诚如毛老二邓小平自己坦言:“不改革,死路一条。”并且他因而才提出了其所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与坚持改革开放两个基本点)之所谓“基本路线”。

然而,如所周知,“改革”云者,其实与“革命”同义,或近义。“革命”是激进的“改革”;“改革”乃和缓的“革命”也,都是为了解决既成之社会政治经济危机,即都是对于既往社会政治经济体制的否定。显然,对“革命”实行“改革”,那便是否定之否定,而否定之否定就等于肯定(数学上叫“负负得正”)。那也就是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用枪杆子否定了的中华民国么?或者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以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进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所否定了的一切么?但这却决不是毛老二邓小平的本意。所以说,没毛之毛共在未予否定其原先的“革命”的情况下却妄图对其原先的“革命”实施“改革”,岂不就变成“改革‘革命’”亦即“革‘革命’的命”了嘛?这首先在逻辑上就讲不通,再则在实践上也行不通,是一种无聊的诡辩伎俩,亦纯属一种无稽之谈,实在滑稽得可以。

   再说,毛魔即毛共本来一贯自诩是“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论与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但实际上其“革命”却是不分阶段的,是一个紧接一个的,甚至一个迭加一个的。即如,毛魔即毛共首先搞了二三十年的政治大革命即国内战争,实现了“毛式政治独裁”(实乃军事独裁);紧接着又搞了经济大革命(即所谓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毛式经济独占”;并且同时或紧接着又搞了思想大革命(即普遍地洗脑换脑运动),实现了“毛式思想独霸”,从而建立了一个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模式”即其所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而随着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模式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的建立,早就把中国搞了个底朝天了,所以毛魔早就宣布“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了的。至于“文化大革命”,那还是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条件下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下的继续革命呢,但结果呢,“命”还没怎么“革”完,毛魔自己便一命呜呼钻进水晶棺材“永垂不朽”地“慨而慷”去了。试问:在不否定毛魔生前之“革命”的前提下,又哪有“改革”的余地啊?要知道,毛魔生前之“革命”根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那是绝对不允许“改革”的,谁想“改革”, 谁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谁就是“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即便当年闹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革命”革出了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样的史无前例的“毛造大饥馑”,饿死几千万人了,刘少奇也已经通过实际调查得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了,但他根本不敢提“改革”二字,只是搞了个所谓“八字方针”来“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了一下而已,可是刘少奇则因此而获得了“右倾翻案”、“资本主义复辟”甚至“老反革命”之类的罪名,其悲惨下场是众所周知的了。难道毛魔即毛共搞的“革命”还不够彻底,还不够全面,还不够深刻,还不够干净,还不够激烈吗?以至于还犯得着后毛时代毛二世邓小平用和缓的“革命”即所谓“改革”来加以“调整”、加以“巩固”、加以“充实”、加以“提高”、加以“自我完善”吗?

显然,不论从逻辑上说,还是从实践上说,毛老二要“改革”毛老大的“革命”,则要么毛老二是“反革命”,要么毛老大是“反革命”,二者必居其一。既要维护毛老大的“革命”者的形象与地位,又要树立毛老二的“改革”者的形象与地位,好事全让毛共占完了,毛共一贯“伟大、光荣、正确”,干过来是“革命”,干回去也是“革命”,天底下又哪有这样两全其美、进退两便的美差呢?而在“毛老大”与“毛老二”这二者之中,无论是肯定前者、否定后者,还是肯定后者、否定前者,则毛共必死无疑,亦即都是“死路一条”。这其中的奥妙,应该说,毛老二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只否定毛老大的“文革”,只说“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但并不否定毛老大整个的“革命”,也并没说毛老大整个的“革命”究竟又可能是何种意义上的“革命”。所以,他既要“改革开放”,但又要“四个坚持”,即其所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就是:“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而很显然,这“四个坚持”其实就是他的“四条魔教戒律”,是他的“四把刀子”。至于这是否合乎逻辑?是否符合实际?是否行得通?他是管不了那么多的。反正他说了算,他大搞诡辩术,却不准你说,这也是毛共的老例。其实这里面的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若不否定“文革”,不批倒“凡是派”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毛老二肯定是出不了头的,因为他在“文革”中是属于反革命的,是被毛魔摁在阴沟里的“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为“带罪之身”也,并且毛魔临终时“你办事,我放心”的遗言是当着华国锋说的;但若否定毛老大整个的“革命”,那也等于否定了他自己的一生,他可一直是毛老大整个的“革命”之得力干将,反正他“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再说,邓氏“四个坚持”,就等于是对于毛老大整个的“革命”的全盘坚持,全部继承,全面肯定,实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之翻版(因为“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加上“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政治独裁’”,“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经济独占’”,“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思想独霸’”),与华氏的“两个凡是”也并无二致。既如此,还谈何“改革”呢?“改”啥、“革”啥呀?咋“改”、咋“革”呀?谁“改”、谁“革”呀?既如此,又怎么能够否定得了“文革”呢?难道“文革”之所以要否定,只是因为它没有坚持好毛老二发明的那“四个坚持”的缘故么?——不,毛老二的“改革”非但根本否定不了“文革”,反倒很有可能将被“文革”所否定,最近那《乌有之乡》网站冒出了一个所谓“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可能便是一个信号。

总之,毛老二的“改革”与毛老大的“革命”一样,不仅同样反动透顶,而且也同样荒唐得可以。

所以,这里应该而且必须指出,对于毛魔生前整个的“革命”,只有彻底清算的问题,彻底否定的问题;在彻底清算、彻底否定之前,根本不存在改革的问题,也根本不可能有改革的余地。

更何况,即使改革,那也没有毛共的事。毛共不仅没有这个资格,而且也没有这个能力。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自己为自己动手术,尤其是大手术。而毛共自始至终只不过是一个政治流氓集团,连社会庸医都够不上的。

毛时代,有毛的毛共打着“革命”的旗号,干尽了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罪恶勾当;其实,后毛时代,没毛的毛共打着“改革”的幌子,依然在继续不断地干着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罪恶勾当。

   不过,毕竟时代不同了,国际环境大变了,为大势所趋,没毛的毛共秉持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罪恶勾当来也不能不有所顾忌,有所畏惧,有所收敛,有所让步,有所缓和,有所松绑,有所改变,或曰有所变化,也不得不暂且放弃某些不必要——在毛共看来不必要——的倒行逆施,即其所谓的“与时俱进”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