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郭国汀律师专栏
·达赖啦嘛论爱同情怜悯与慈悲
·达赖啦嘛论藏传佛教的价值
·是中共暴政而非汉族奴役迫害藏民族!
·新疆暴亂是中共流氓暴政故意利用民族茅盾转嫁统治危机人为泡制的惨案
·坚决支持藏民维民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的英勇抗暴运动
·从图片新闻看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
·达赖喇嘛语录郭国汀译
·蜡烛与阳光争辉------从温家宝批达赖喇嘛说开去
·达赖喇嘛代表流亡政府及全体藏民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理所当然----兼与王希哲兄商榷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南郭点评:大陆国人(包括南郭)自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长期被中共强制洗脑欺骗,对真实的中国近现代史(特别是真实的中共党史和国民党史)非常无知。南郭过去除了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以外,几乎不知道国军有过任何抗战行为,因为教科书均只字未提,老师和教授也从未言及,直到近期南郭静心阅读了十馀部专着,才知道自已上当受骗多年。本文根据数十部西方历史学专家教授和中国通们的相关专着综合编译,作者们皆是该领域的权威专家学者,有些学者文言功底深厚,有些专家远比中国人自已更了解中国历史,有些教授天真左得出奇,总体上言,因为作者们没有利害关系,其客观公正性不容置疑。本文值得每个关心中国的前途与命运的华人认真一阅。撰写本文南郭主要参阅了下述专着,兹借此机会向各位作者致谢:
   

    Jonathan Fenby,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The Pa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Allen Lane,2008).
    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
    Keiji Furuya, Chiang Kai-shek, His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ity press 1981);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 Transformation 1900-1949, (Longman, London 1998)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Dorn, Frank, The Sino-Japenese War, 1937-1941, From Marco Polo Bridge to Paul Harbor( New York, 1974)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 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1927-1971( New York, 1973)
    Geoffrey Parker, 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Warfare, The Triumph of the West,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5)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 1851-1949(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1970)
    Richard T.Phillips, China since 1911,MacMillan Press.Ltd,1996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 Weidenfeld and Nicolson (Academic) London, 1991
    Charles F.Romanns and Riley Sunderland Stiwell’s Mission to China (Washington, 1953)
    George F.Botjer,A Short History of Nationalist China, 1919-1949, (G.P.Putnam's Sons,New York,1979)
    Dewin P.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 Republic, From the Last Emperor to Deng Xiaoping, (McGraw-Hill Publishing Co.1989)
   
    2010年9月5日第236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郭国汀
   
   
   
   八路军抗日战绩
   
   八路军打日本较着名的只有两个战役:一是平型关战斗;二是“百团大战”战役。1937年9月25日,9000名日军后勤部队进入平型关,日军未侦察也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林彪的八路军115师设伏,打死打伤日军约3000人,缴获100辆卡车物资,八路军死伤400馀人。[13]中共将其吹嘘成抗日的伟大胜利,归功于毛泽东的英明指导。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中,仅是消灭了3000人的日军运输队。它只是国军平型关战役的一部分,平型关战役又是国军太原会战的一部分。1940年朱德发动百团大战时,投入115师46个团,129师47个团,120师22个团,虽然许多部队只是小股部队。从8月20日-9月10日主要袭击铁路沿线,从德州至石家庄,石家庄到太原和太原到大同段。炸毁桥梁,涵洞,遂道;9月袭击日军守军击毖敌军3000或4000人,共军则丧生22000人。[14] 从10月到12月,日军反攻,很快恢复了铁路交通。日本1941年初采取“三光政策”,即杀光,烧光,和毁坏光,报复“百团大战”,导致共产党控制区人口从四千四百万降至二千五百万。[15]亦即中共军队一共打死打伤日军两项相加约6000人至7000人,但因百团大战引发的日军疯狂报复杀害中国平民数百上千万人。八路军自1940年百团大战后主要打伪军而几乎未打日军,仅有小规模活动,诸如埋地雷,设陷阱,挖地道。八路军的运作旨在让日本人不得安生。在江苏,新四军与日军之间有一默契安排,共军不攻击铁路和火车,作为回报日军不在铁路沿线建围墙和雕堡,使共军得随意运动过境没有障碍。所有的证据皆指向一个结论,在共产党抵抗日本的同时,他们亦在抵抗重庆政府。[16]
   
   抗战国人与国军伤亡
   
   抗日战争到底死亡多少中国人恐怕永远也无法弄清。大约在1000万到2000万之间。国民党官方称军民伤亡1165万人,其中军人伤亡330万,平民840万;蒋纬国说军民死伤2300万,蒋介石1947年在一次演讲中提及1000万牺牲(南郭注:上述数据应当不包括黄河决堤及三光政策导致的平民牺牲)。依国民党官方统计对日会战23场,打了1117场主要战役和38931场小型战斗(这一数据不包括共产党的抗日战斗)。[17]国军有321万1418名官兵伤亡,包括210将级军官,其中8名上将,41名中将,71名少将及牺牲后追认者。空军有6164名飞行员血洒长空,2468架战机被击落。海军全军复没,10万吨舰艇全部打光。共军仅两名将军(左权)死于抗日期间但皆不是战死沙场,迄今中共拿不出八路军和新四军战死于抗日战场的人数,也没有任何打了多少战斗的数据。
   
   八路军与国军的实力
   
   1936年西安事变时,红军人数20000馀人;七七事变后,八路军约30000人,新四军约10000人;日军北方军1939年估计八路军分为:正规军88000人,专职游击队16万人,地方自卫队50万至60万人。两年后,日军估计八路军已达14万人。[18]1944年10月,依美国情报部门撑握的情报表明共军已有正规军475000人,另有民兵2130000人。[19]1945年美国战争部研究估计共军实力:八路军318000人,来福枪131000枝;新四军149000人,枪71000枝,合计475000人,另有民兵2130000人。
   
   南京政府纸面上有200万军队,但许多部队缺员,一半军官是文盲。德军事顾问承认“中国军队以其现状不适宜面对一场现代化战争”。中国军事专家米歇尔(Michael Gibson)估计,国军165年师,仅79个师事实上向南京报告;其馀的听从地方军阀指挥。仅17个师装备优良;另一位中日战争研究专家估计更低,仅31个师听中央指挥。且极缺重型武器和空军,尽管有所有武器进口合同。[20]1941年10月John Magruder将军率领美国军事代表团抵中国。其军事报告称,“中国军队系杂牌军,未经适当训练、装备,纪律松散,虽然有相当潜力”。“其最大的能力是失败的军阀视其士兵为没完没了的政治游戏中的筹码”。[21]纸面上国军有2199000前线部队(246个师和44个独立旅)加上90000多人(70个师和3个旅)的后勤部队。每个师建制有9529人,324挺机枪,但所有的机枪均弹药严重不足,有约100万枝来福枪,全国仅有800门大炮。[22]一位详细研究蒋军实力的历史学家Micheal Gibson下结论道:至1938年底,中央军作为有效的战斗力量已不复存在。绝大多数师至少损失了1/3的人员。普通下级军官仅受过低级训练,许多人不会读地图。仅1/4中层和下级军官接受过正规教育,许多地区长官有令人怀疑的忠诚纪录。36名高级军官中在1937年以前有39%曾经反叛过南京政府,仅1/3可以完全信赖。地方军阀重新获取了1930年代中期蒋介石曾经威胁过的自治权。在各地区,司令长官撑控着地方行政和商业。高级将军要么直接兼任省长或职位高于国民党省长。[23]
   
   七七卢沟桥事变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夜间演习听到原因不明的枪声,一名日军士兵失踪(当晚他回到营房)有多种说法,在没有月亮的黑夜因小便,因掉入一水沟里,因溜走泡妓女而迷路等。日军以该士兵临时失踪事件为借口,次日要求进宛平县城搜查被拒引发双方冲突。[24]国军宋哲元第29军的“大刀敢死队”被日军机枪屠杀殆尽,宋哲元军被迫撤离北平。在通州由于误传国军打了胜战,1937年7月29日守军杀了城内所有的日本居民。次日,关东军攻占通州,屠尽城内中国人以示报复。国军第29军撤至天津,但被日机轰炸。日本政府于7月11日增派了五个师到中国,同时宋哲元将军与日方司令签署一项协议,本已解决该纠纷。[25]蒋介石下令增派四个师至保定,指示宋哲元(蒋不信任宋)采取强硬立场。7月15日,日本政府予宋哲元72小时期限接受7月11日双方签署的协议。蒋介石坚持由中央政府协议解决,并发表公开演讲,宣布中国领土不容日本再染指。而日本人未将蒋介石这次严肃的讲话当真。于是宛平战斗扩大,关东军入关进入河北,8月7日日本内阁宣布中国北方五省自治。1937年8月7日南京国民抗战委员会作出抗战的最后决定。蒋介石,袁西山,冯玉祥,白崇喜,汪精卫,宋子文,孙科和34名高级军官皆出席会议。周恩来和朱德前往南京商谈八路军和新四军改组事。[26]
   
   沪淞会战
   
   日本海军渴望与北方日军成功竟争,集结了一支舰队共32艘战舰,运载海军陆战队。日本海军飞机袭击通往南京的铁路线。8月中旬,经德军训练和装备的中央军第87和88师,国军最精锐的部队开始进攻日本在上海周边的据点,日军则以轰炸闸北工人区和虹口大学区作为回应。国军投入8万兵力,日军在舰上和在上海国际区共有12000人。[27]8月14日,中国空军拟轰炸日军旗舰,结果因飞得太高速度太快以致误炸一家宾馆和南京路上一家百货商店,造成7000人死亡。(另一说是1937年8月14日五架美制飞机轰炸日本军舰,因天空能见度不佳,无法高空作业,而改低空1500米,只得加速,结果投弹完全未命中目标,一颗炸弹击中闸北中国日报大楼,另一颗炸到南京路上的国际饭店。官方统计死亡728人。 在法租界另一架中国飞机投弹误炸中上海大世界,超过1000人丧生。[28]于是日方增派第3和第11师赴上海,到9月中旬,日军Matsui兵力增至6个军20万人;蒋介石则投入71个师共50万人,包括由德国训炼的中央军精锐部队,蒋介石亲自指挥,顾祝同助理,陈诚居左,黄绍良居中,张发奎居右。蒋下令将军们不惜一切代价,战至最后一个人;到10月20日,国军已战死13万人;11月5日日本第十军(3个加强师约3万人)登陆杭州湾,威胁到国军右翼和后方;11月8日日军攻占松江,数日后,大多数国军溃散,上海会战国军伤亡约18万至30万人,[29]日军伤亡约4万至7万人。[30]杜月生将他的防弹车给国军使用,歌女在改作医院的歌剧院安慰照料伤兵。虹口区各街道被日军打死的尸体随处可见[31]。蒋介石苦心经营多年的中央军精锐部队第87师和88师受到重创,仅黄浦军校毕业的军官便战死20000馀人,严重削弱了日后国军抗日的实力和控制中国的能力。另一说是淞沪会战。在会战中,国民党空军炸毁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炸沉日本海军第三舰队旗舰,国民党陆军为补充战损而五次发布动员令,超过半数团职以上高级将领以身殉国。(“国民党领导抗战,是胡说还是总书记说”? 阿妞博客 2010-09-06)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