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郭国汀律师专栏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南郭点评:德国纳粹和意大利法西斯政权本质上皆是无神论因而均迫害基督教,[1]1931年受到共产国际大力支持的西班牙共和派政权,烧毁教堂,杀害了大量神职人员;在1939年被击败之前共杀害7937名神职人员;全世界共产党暴政无一例外皆疯狂迫害宗教(包括基督教),因为教会是共产党暴政消灭或控制公民社会的最大障碍,而天主教会是受凡蒂岗指导的宗教组织,因而必然成为全球共产主义信仰的最大竞争对手。因此共产党政权的策略即是首先切断本国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之间的联系,使之成为受共产党撑控的国家教会,继而为减小和消除教会的影响,将其置于国家官僚机构控制下,改造成共产党的政策工具,因而各共产党暴政综合采用迫害、引诱腐败和全面渗透各层教会组织的手段。档案显示东德、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罗马尼亚、苏联和中国均有众多神父,牧师,甚至不少大主教与秘密警察合作。既然无论共产党极权暴政还是纳粹和法西斯极权暴政皆疯狂迫害基督教,至少从实践层面表明凡是极权主义政权皆与基督教水火不相容,因此,“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2]之论完全不能成立。
   
   2010年9月18日第238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郭国汀
   
   
   
   哲学家米格尔(Miguel de Unamuno) 1920年写道:“唯物主义,如果你喜欢……仅是一种宗教,无神论毫无疑问仅是一种宗教。”[3] 杰出的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1924年访苏联后写道:“我有信心下结论,如果共产主义取得一定的成功,它不是由于某种改进的经济理论,而是作为一种宗教。基督教作为一种人类精神的竞争对手,是苏维埃共产主义的天然敌人”[4]。现化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指出:“共产主义体制的一个优势在于它具有某些煽动起宗教的强烈情感的宗教性质”[5]。1864年罗马教皇比乌斯四世发表一份通谕(Sythbus Errorum),列举了80种现代化和自由主义的错误,他公开强烈谴责所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他认为对合法君主的反叛是不可接受的。[6]1937年初罗马教皇比乌斯六世在其训谕(Divini Redemptoris)中公开谴责共产主义实质上是人类公敌。[7]纳粹高官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1943年春对部下说:“我们不应当忘记,从长远看罗马教皇是国家社会主义比丘吉尔或罗斯福更大的敌人 。[8]
   
   一、苏联共产党极权暴政迫害东正教(基督教)
   
   1918年1月苏共通过一个法律:每个公民有权信仰任何宗教,或不信仰任何宗教;同时禁止在所有的学校,学院或大学教授任何宗教。所有的教堂建筑均收归国有,没收全部教会土地,不予任何赔偿;不承认宗教婚姻和宗教离婚;神职人员被与资产阶级罪犯一道剥夺投票权和担任国家公职权;实践中,否定神职人员食品定额权和子女受教育权;剥夺东正教的一切法律特权土地和经济收入。布尔什维克党一撑权,立即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1918年2月5日,苏联政府颁布政教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财产的命令。1918年苏共展开对教会的内战,沙皇一家被谋杀。[9]
   
   1922年2月26日,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之名下令没收教会一切黄金,银器,钻石等珍宝。3月15日, 在契那亚(Chnya)红军向信众开枪,杀死12名信徒。3月19日,列宁在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写道:“要充分利用契那亚(Chnya)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 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10]1922年3月,4月和5月连续三个月没收教会财产的运动普遍展开,直接引起1414起反抗事件,数千名神父,牧师,教士被捕,其中2691名神父, 1962名和尚及3447名修女被杀害。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得堡77名神父被捕,4人被杀;在莫斯科148名神父被捕,62人被处决;缔科宏(Tikhon)教堂被严密监控。[11]1923年便有1200名神父和牧师及28名主教被杀害。
   
   1929年4月8日苏共颁布了一项宗教协会法,禁止教会向儿童和年青人布道。教堂不许组织读书会,图书馆,远足,儿童游乐场,圣经读书会,不得从事赞助医疗卫生,不得在教堂以外任何场所活动,对宗教活动规定了新的限制;利用宗教……反苏联政府的处三年直至死刑。对东正教的迫害最早,但随后数千其他基督教牧师,洗礼派,耶和华见证人,天主教,穆斯林和犹太教拉比亦受迫害。[12]8-14岁儿童均成为无神青年团,然后共青团;对谴责父母宗教信仰的儿童予以奖励,大学设立无神论课程,在教堂设立反宗教博物馆,巡回电视表演信神者如何恶,如何愚昧,仅1/400教堂幸存。其馀要么被摧毁,或改做仓库,办公室,博物馆,莫斯科红衣主教大教堂被炸毁。在新工业城市,不允许建任何教堂。
   
   1930年10月苏共颁布命令没收教堂的钟。扰乱了广大有神论信仰者的宁静。 任何与教会关系密切者均加税,教会领导人被剥夺公民权、供应证和公共医疗,许多人被逮捕或驱逐,13000名神父被清洗强迫务农,许多教堂被迫关闭。1930年,14%的暴动是由于关闭教堂或没收教堂的钟引起。1930年1月,共6715个教堂被关闭或毁坏。随后数年以日常骚扰教堂和神父, 经济上剥夺的方式,迫使许多神父丧失收入。
   
   1929-1930年苏共对教会进行了第二轮迫害。1925年苏共无神论协会主席承认,在一亿三千万总人口中,仅有不到一千万人实际上放弃了宗教信仰。[13]直至1937年,仍有70%的成年人认为自已有宗教信仰。但到1937年苏联仍有57%人口信教。1932年英国肖伯纳受邀访苏联回国后向伦敦时报确认,“俄国的宗教自由比英国还自由”。[14]
   
   1914年既存的54692个教堂到1929年仍有39000个继续提供服务;至1936年4月1日,全俄仅剩下15835个东正教堂,4830个清真寺(32%)和几十个天主教堂和清教继续存在;1936年仍服务的20000个教堂和清真寺,到1941年时仅剩下不到1000个;1914年有112696名神父和牧师到1928年仍有70000名神父和牧师,至1936年4月注册神父牧师仅剩下17857人,神职人员总数仍有24000人,1941年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5665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1914年俄国有东正教大主教163人,51105名神父,到1939年前者仅四人自由地活着,后者仍在册者仅剩下几百人。
   
   1937年4月, 马兰科夫(Malenkov)建议利用此机会最后清除教会组织。数千名神父牧师及几乎所有的主教皆被关入集中营。这次绝大多数被处决。1957年,重新关闭数个战后恢复服务的教堂;1960-1970年代,克格勃严密监控三类人:宗教团体(天主教,浸礼会教友,清教徒,Adventists)、民族主义分子和异议知识分子。1973-1975年,116名浸礼会教徒被捕; 1981年,克格勃几乎可以肯定参与了谋杀三名天主教神父的阴谋。1984年,200名浸礼会教徒被捕。
   
   二、中共极权暴政自1950年开始迫害各种宗教
   
   “一贯道”信徒几乎被灭绝。许多天主教教会领导人被判20年以上重刑。1950年中国还有5500名天主教牧师,至1955年仅剩下数十人。1955年全国有20000名基督教徒被捕,随后20年内几十万名教徒被捕,直至今日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信众。
   
   1956年西藏新年在()寺院被炸毁,至少2000名和尚信徒被杀死。西藏人不仅被枪杀,但还被欧打致死,虐待致死,活活烧死,淹死,被肢解,饿死,勒死,绞死,活活煮死,活埋,碎尸,砍头等野蛮残忍方式杀害。文革结束后,西藏原有的6259座寺庙,仅13个仍开放,绝大多数被毁坏一空,残馀的大多数被变成军营,商店或拘留所。其珍宝,佛像,画,字,经书皆被毁或盗空。1973年在北京一家工厂熔化了600吨西藏佛相。1983年一个西藏代表,在北京发现32吨西藏遗物,包括13573座佛相。
   
   1980年迄今中共镇压基督教家庭教会。中共对家庭教会成员普遍实施酷刑,旨在强迫信众放弃信仰。据纽约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致 (2003年3 月17日)第59届联合国人权大会函称:"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6千 万以上的家庭教会信徒中至少 有270万人被任意拘捕过(即每 22人中就有一个)、44万人被判劳改劳教、750人被通缉追捕、20 万人被迫离家外逃或失踪、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2万 多 人被酷刑致残、 13万人被监视居住、112万人被勒索性罚款。"这 些统计数字是根据他们从2000 年秋开始,由两万多名基督徒对中国22省207 个大小 城市及无数个乡村的56万多名家庭教会基督徒所进行的走访调查, 得出的保守数字。2006年4月12日对华援助协会、美国宗教与公共事务研究所、国际禧年运动美国分会以及德克萨斯州美德兰牧师联盟 共同向全世界公布了「 2005年中国对家庭教会基督徒酷刑虐待报 告」。披露了在2005年5个省市19名家庭教会信徒和领袖被国安和警方酷刑虐待的情况 。2000年镇压中功张洪宝。
   
   1999年7月迄今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精神运动。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 李昌、王志文、纪烈武、姚洁等四人被执行逮捕。1999年12月26日,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致人死亡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三罪并罚,分别判处四人18—7年不等的徒刑。)刘成军(8年,04年被酷刑致死)陈光辉(8年04年7月被恶警或刑事犯暴打成植物人于07年1月牺牲)、瞿延来(5年)、高容容(酷刑至死)、吴爱中(7.5年)、刘兰(7.5年)、张惠(4年)、迄今法轮功学员受中共专制暴政酷刑致死者有案可 查者至少3300人;惨遭人类前所未有的罪孽迫害被活体盗卖的法轮功学员数以万计! 被非法关入精神病迫害者数千人;被非法劳教关押者数十万人;被非法开除公职禁止入学升职者不计其数。法轮功群体是中国人权受害最严重最惨烈,反抗最英勇功绩最伟大的群体。
   
   三、柬普寨共产党暴政镇压佛教伊斯兰教和天主教
   
   自1973年始,红色高棉便在解放区镇压佛教,佛教和尚。佛教在传统社会中一直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们被柬共视为代表力量强大的竟争对手,凡是未解除圣职者,全部被系统地屠杀。在红色高棉占领区自1973年始清真寺即被毁,禁止祈祷做礼拜;1975年以后此种禁 令波及全国。可兰经被收缴并焚毁,清真寺改做他途或被摧毁;1975年6月,13名伊斯兰显贵被处决,其中有些人仅因公开祈祷,其他人是因为公开参与示威游行要求宗教婚礼的权利。伊斯兰教徒时常被强迫作出选择:要么养猪吃猪肉,要么处决;每1000名至伊斯兰圣地麦加朝圣者,仅30名幸存。1976年所有Cham族出身的干部, 全部被清洗;1978年中期,红色高棉开始系统性清洗Cham族人,包括妇女儿童,即使他们被迫同意吃猪肉。据Ben Kiernan估计约50%,据Sliwinski研究的数据约40.6% Cham族人被杀害。宗教活动受限制但有些容忍度,如果个人进行而不集体为之(佛教易行,而伊斯兰极难)但任何仪礼均在处死之列。违抗者一律立即处死。1979年在Kandal省一个村庄28名和尚仅一人幸存,其馀全部被杀。全国原有60000馀名和尚,被杀得仅剩1000馀人。柬普寨天主教的命运最为悲惨。48.6%的天主教徒被失踪。金边天主教堂是被彻底摧毁的极少数建筑之一。Cham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约25万人口的少数民族,波尔布特1974年初即秘令摧毁他们的村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