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巩胜利文集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曾经审时度势迈出谨小慎微的步子,成功缓和了大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但现在在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向美国国会陈词前,人民币兑美元一周内才上涨了近1%,也许数量博弈这次是最难度过的一次了。因为,这是美国合法政府将面对美国的立法机构(当然最顶端的中国共产党,不会面对任何国内国际立法机关的挑战)寻求的一次解决之道,这次中国要再次避开它国政府、以及保障它国政府合法的立法机构的惩罚,就得采取更加大胆、实际行动和更有效的法律的和现实的行动,否则可能坐以待毙,看你美国还用、还有什么“绝招”?2010年9月25日,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的“特别关税法案”——“反补贴征收关税”,而中国国家立法机构、60年以来还重来没有通过过任何一部有关人民币对外的法律。
    (Ⅰ)人民币汇率之“动”
    而今,美国政界愈发认为中国只是象征性动了一下汇率,盖特纳也抱怨说人民币升值步伐一直太慢,继6月升值0.6%后,人民币8月几乎回吐了全部涨幅。美国国会议员感觉自己受到了玩弄,因此拟出几份可能授权华府对中国产品征收进口关税、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等的议案。
   
    6月重启人民币汇改也有好的一面。中国政府的设想是让人民币的涨跌更加灵活,理论上讲,这个想法优于2005-2008年该国采行的人民币逐步升值机制。但问题在于人民币汇率依然太低,无关任何经济贸易的任何实际痛痒,不足以激励市场人士参与到真正的双向交易中去,更不足以平衡全球经济中的中国经济一花独放的局面。中国当局也还是保持一贯60年、“计划经济”一贯的干预习惯。

    北京方面不愿被认为是屈服于人民币的外部压力,但他们的选择的它路也几乎再难有它更好、更美妙的选择。7月中国躲过一劫,当年也躲过布什政府的一劫,还没有被美国财政部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但关键而紧迫的2010年11月即将到来的美国两院“立法”,届时还会迎来财政部下一份半年度报告,以及G20国集团下一次峰会,加紧呼吁中国拿出具体措施料将是该峰会的议题之一。重中之重是美国国会11月2日的期中选举,那时保护主义情结将肆意滋长,总统也只能选择服务于他、制约他的国家立法的两院。
    人民币问题,还是最表面的一个、纷争了五年多,一争就是5年多没完没了,中国高层(这个高层指中国人民银行之上的高层,不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及周小川在内)捉迷藏一般在促使人民币升值的策略,甚至根本没有任何方略来调和中国贸易、货币实现重塑经济平衡降低出口依赖的目标。当然,这与中国党、政原来的“计划经济”方式至关重要。从中国对付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的货币策略可见一斑,中国也没有出笼相当有效的货币策略,特别是一直以来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对策,几乎都被美方赶着鸭子上架。未雨绸缪,该是人民币汇率、贸易逆差、外汇储备的等的长期方略才是,否则就会一直挨打,一直被动接招、应接不暇、没完没了,中国的贸易方略总是被人家“挤牙膏”。调整期、正在崛起的中国,怎样让中国的贸易伙伴欧盟、美国看到变革的贸易希望和美好的现在与未来?最好的方式可能是一次性升值,例如升值2-5%。也许,这如最初的婴儿学步一样有举措、更有意义才行,否则只能是大家一场、接一场不愉快的激烈争执、冷战下去,另寻举措。
    美国财长盖纳特已经数次、无可奈何的领教过中国对人民币升值策略。然而,9月17日盖纳特在美国国会山出席美国国会就国际经济和货币汇率政策举行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将与其他国家联手来对付人民币的骄横,彻底改变人民币五年来回过去、又返回了的人民币汇率、来回摇摆的政策。
    2010年,中国面对全球有两件大事:一是人民汇率问题,一直延绵燃烧今年中的超大半年时间(且是2007年之后的第二次与美国对垒),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就是全球最强大的美国、欧盟似乎对中国这利率也都表现出无可奈何,更是黔驴技穷;二是南海、黄海的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中国“核心利益”过往60年不曾有过、也从来没有任何人在何时何时候被提上中国政府的桌面,然2010年却这“核心利益”巍然耸立于全世界于东方。中国人民币汇率与“核心利益”,着实让全球各国第一次感觉到和看到了现在中国立场的根源不同,那么接下来的美国和欧盟以及南海、东海的利益各方,很可能会诉诸国际社会——通过国际社会、联合国、G20等对中国产生深远的制衡,那么中国60年在国际社会没有“话语权”的时代将再次凸现,中国成世界各国的“孤家寡人”?9月24日,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华盛顿召开东盟10国领导人峰会,美国与东盟1+10国将签署《联合声明》,这是寻求中国周边事务、制衡中国的最有力行动,且是避开中国来谈与中国的“核心利益”及其事务。
    (Ⅱ)需要一个“要约”吗?
    货币之战,在全球已经有25年未开战、发生过了。自1987年之后,世界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以“广场协议”取得了发达国家间的一个共识,而中国人理解的“广场协议”是“负面”的,其实这个“协议”是全球各国贸易妥协、和谐的一个结果,否则就要一直斗争下去……“协议”签订后日本、德国都照样继续前进。殊不知一个奇迹也延生出来,在整个20世纪下页,日本一直是全球最出色的一个出口大国,只是对日本出口产业产生了深远、平衡作用;日元尽管不是国际货币,却是全球最最坚挺的第一货币。拒绝“广场协议”,那么也只有让此个国家货币与彼国家货币大仗了。
    最最麻烦是,恐惧“广场协议”,那么只有让货币来打仗。至于今天人民币升值,可能对美国贸易逆差起到的作用真是不很大、也很难扭转美国经济秃势,但有一点是绝对肯定的——这就是对中国“出口创汇”将产生非常深刻有力的影响,对全球贸易的“平衡”也是有根源深刻影响的。于是,若真是要讲中国经济、贸易与世界各国“平衡”的话,那么升值人民币可能是上上上策,不过要精益求精的讲求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与节奏,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技术系统工程。今日中国还不善于玩“市场经济”的游戏,还依然念念不忘“计划经济”由政府包办的命令。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没有任何游戏规则和“约定”,这显然也不符合世界经济健康发展的要求和规则。至今全世界各国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有赖于“协议”“规则”来正常运行的。而美元、欧元、人民币全球有30多亿人口、全球近半人口使用的这“三足鼎立”、最大货币区域能以高屋建瓴、历史远见、更高的智慧来加以建树和完成大业。
    有观点认为,中国汇改是走了一盘乱棋,不然为什么走过去、又退回来?没有任何人能知道中国汇改的目标是什么?结果会怎样?时间到哪里?全球第一金融海啸爆发,就证明了中国金融最高层的一盘乱棋、退缩和犹豫。在金融海啸的两年时间里,中国人民银行及周小川的权力太有限,甚至根本没有可能扳动汇率的任何棋子;能搬动中国人民币棋子、汇率的在王岐山副总理(包括他也不可能搬动)之上,但中共9常委可以搬动,却9人中没有“内行”懂得货币、利率的游戏规则。看上去,中国人民银行及周小川是人民币运行的第一主人,其实人行及周小川不过是人民币这“一盘棋”中的一个个棋子而已,周小川也看上去是这盘棋的“帅”和“将”,但谁都知道下棋者却另有其“人”在下这一盘又一盘的棋。长期60多年以来,所有人民币的机制就是这样,谁能搬动这一盘棋?谁能将人民币灵活的运转起来?!而今中国是有“市场经济”之形,却没有“市场经济”之心。有观点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不是美联储,更不是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中国是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国家和组织,国家、政府不是真正、最高领导者,后面的党、各级党组织才是!这是“中国特色”的党政体制所决定的,中国需要改革这种党政关系。
    (Ⅲ)汇率何去何从?
    2010年,还发生与中国国家有关的“两件”特别事件:1)、是金正日“黑道”访华;2)、是日本政府扣留中国船长事件。外电报道引述国际问题尖端智库、思想家的理论评说道:包括美国、欧盟、日本等东南亚各国,若真是要公正、公平的处理这些利益与中国有关的国际贸易事务,中国一直都缺乏阳光下的“公理、公正”,这是“计划经济”一直60年的必然结果。一如金正日“黑道”访华,几乎全球各国“绝无仅有”,是对中国的所谓“法制环境”的空前挑战;一如钓鱼岛领土纷争,谁能、谁敢与今日、未来更强大的中国抗衡?而在当今全球所有的“人民政权国家”,金正日“黑道”访华,简直就是一出历史昨天的“天方夜谭”闹剧,却坦坦荡荡的就在今日中国“破天荒”的上演,也为中国在全球各国“话语权”的取得引来了“天变”——“黑道”金正日访华,给中国带来的只有国际负面影响,却没有任何“制衡美国”的实际意义。据据外电报道:被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全面一致谴责、抛弃的金正日、缅甸、伊朗等,都成了中国最神秘的朋友(有引述中国典故“龙生龙,凤生凤,生来老鼠会大洞”),难道崛起的中国就要这样的历史演义下去?就这样去夺取国际、国家间的大国“话语权”?而外电一直认为,日本扣留中国渔船事件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只能让中国周边国家“团结起来”与中国周旋、才有可能得到自己的既得利益,日本就是前车之鉴。
    政治的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中国,也是全球中国问题的重中之重。
    9月21日,在布鲁塞尔欧盟(European Union)一位高级外交官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则表示,若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体现出责任感,则欧洲方面就会真心实意地让出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和其他全球性机构中的部分投票权。这是欧盟方面就美中人民币汇率之战的最新表态,这一表态正是在美中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和欧盟成为中国为第一贸易伙伴的境况之下,这意味着欧盟成中国第一大贸易之后,是否也会像美国贸易逆差那样凸现了担心。来自欧亚46个国家的领导人将于10月4、5日召开第八届亚欧峰会(ASEM),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也将首次出席会议;10月6日欧盟和中国将召开峰会,预计欧盟领导人将在会上推进重新平衡全球经济控制权的问题。第八届亚欧峰会后一周,IMF将召开年度会议解决投票权问题,一个月后二十国集团(G20)首脑将齐聚韩国,以期弥合投票权一边倒造成的裂痕。
    (Ⅳ)简、繁人民币战争
      但在国际社会施压中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大背景下,欧洲方面也主张投票权增加,责任也应该相应增加——这就是人民币的最新形势。这位不愿具名的欧洲外交官表示,所有这些问题都密不可分,欧洲方面真心希望推进投票权的平衡与人民币升值。
    众所周知: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原因非常简单:一是因为中国贸易顺差太大;二是囿于中国外汇储备太多。这“两大”则致美国挥舞大棒、屡屡向中国打来。话说穿了,这也是一个常识,在今日世界各国,任何国家都怕你越来越多的“贸易顺差”、越来越大的“外汇储备”,大到全球绝无仅有的第一?
    其实,解决之道也非常简单:中国“出口创汇”彻底转型、坚决打平贸易顺差、逆差;将“外汇储备”控制在1.5万亿美元之内,把多余的外汇全部花出去。另外,中国到外国投资企业也可拥有外汇;中国真正让公民藏汇、公民到外国银行去储蓄外汇等。若是中国没有这么多贸易顺差,美国还能连续五年向人民币开战吗?还能逼人民币升值?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