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庵门里透着一丝光,庵前的几块青石皮像被刀劈出了一线笔直窄痕。
   
   却还有几许香火味不明所以地钻出,被夜风赶到,伶仃一抖,袅袅地散开。两株弱柳似乎呛着了,挣了一挣,没有咳出来,习惯了。
   

   佛前的长明灯有些累了,似醒非醒地打着盹,两根灯草头上发黑发烧,油汪汪地纠结着,交股叠胸睡了。菩萨呢?还是双目微睁,风帽长巾,站着,手里握住一只净瓶。长明灯光投下一些闪闪烁烁浓密影子,还有几点反光。
   
   两旁是八个尊者,躲在暗处不甚分明,估计是睡着了。反正他们就是一以贯之如此这般站着,每天专心一致看着脚下的功德箱,里面的银子不多、盘算得很清楚。有几只蜘蛛在他们背后结了八角的网,上上下下地吊着忙碌。
   
   隔了一个天井,天井里栽了两株梅花,中间一条甬道。冬天里下雪了,这梅花上的雪要小心掸下来,专门用一只青釉磁罐装好。待到来年清明以后新茶上市,用这雪水沏茶。绿玉斗浅浅半盏,入口即有沁人心脾的梅香,据说一个伏天百毒不侵。不然穿着一身僧袍是要生痱子和毒癤的,不管是五衣还是七衣。
   
   一只促织在天井里作声,结玲玲,结玲玲。露水下来了,鸣叫便透了些生命的凉意。
   
   又是一盏长明灯,菩萨结珈趺坐。长明灯一圈照着木鱼铜磬、一卷佛经,可怜还有一只青布蒲团,青布已经起毛了。是谁天天在这蒲团上打坐?想来一定清瘦苗条,窄窄肩膀,莹莹如影子一样飘零。一头青丝被僧帽束缚,女孩子的身姿被僧衣遮盖,曲起柔嫩腰肢趴下礼拜,细腰不盈一握的槛外人。
   
   左右大概是禅房吧?隐隐约约却听得少女梦中的吴侬软语。
   
   极远处传来梆声,笃——笃——笃,三更了。一只蟾蜍贴着地皮爬过甬道,留下一点苍苔。
(2010/09/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