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一/有没有不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选择可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末断代/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破四舊/更的的
·文革ABC之四/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更的的
·文革ABC之五/“四大”/更的的
·文革ABC之六/造反派/更的的
·文革ABC之七/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八/“鬼見愁”/更的的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一/大革命中的權力掌控/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二/說說遇羅克和張志新/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三/两大派的形成和武斗是怎样发生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六/四人帮/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八/再说红卫兵是什么东西/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芦花放,水泊便围了一圈飞扬跋扈、起起伏伏的白。
   
    三、五只鹭鸶翩翩飞。有一只不飞,单腿站着,大概是精英。
   

    梁山显得格外青黛,参天古木在阳光下奕奕生辉,满山遍野极其生命地绿,极好的一道生态风景。
   
    山寨埋伏在绿树丛中,聚义厅自然是看不见的,“替天行道”的杏黄大纛也看不见,什么“替天行道”?说说罢了。宣传。
   
    聚义厅,也就是一座木结构房子,居于山寨中央。里面设了一个主席台,台下排了百把张交椅。其余的基本上是集体宿舍,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两人一间。其余喽喽,则是睡的通铺,一间房睡二、三十个,睡得汗气脚气冲天。
   
    对了,几个领导核心住的是单间,地理位置也好一点。入云龙公孙胜也是单间,不但单间,而且是三间,那是一座道观,神神叨叨地供着三清。
   
    除了三个女生,大家都是兄弟,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平日里切磋武艺,喝酒吃肉,摩拳擦掌,快活得紧,简直不知今夕何夕。心里想的什么,那是不知道的,反正看起来幸福得不得了。
   
    朱贵在山下开了一间酒肆,装修不俗,一面酒招迎风招展。店招是宋公明亲笔题字,楹联则出自圣手书生之手,几个书法是很值些银子的。这倒也不是水泊梁山的第三产业,其实是一个伪装的传达室。有什么消息,一声呼哨,一只小船箭一般射出,消息就送到山上来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兵马不动,也是一样要粮草。数千兄弟吃喝开销,每日是要不少银两的。还有不少马匹,也是要草料的。原来有卢俊义和柴进的万贯家财入伙,消消停停过了几年。只是坐吃山空,纵有金山银山也是耗得尽的。只好冒险三打祝家庄,再打曾头市,把一些财物细软古董字画打劫了变卖。这就有些难为情,这个、这个打家劫寨,说出去名声不大好听。好歹灵机一动,说是农民运动,好得很。
   
    然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食堂里的伙食看得出的,已经好几天都是窝窝头、小米稀饭和大白菜。嘴里淡出鸟来,李逵开始磨板斧,弟兄们暗中已经商议着出去剪径了。
   
    难道让时迁再干那见不得人的营生,张清重操人肉馒头店,阮氏兄弟继续打鱼,戴宗经营宅急送,鲁志深张罗少林武校,乐和去吹笛子卖艺,武二郎和李逵卖虎骨酒?那宋江只能回到司法系统做簿记或者改行作律师了。
   
    前几天,白胜和杨雄下山打探回寨。道是如今金融风暴,经济不景气,还有人要送家电和旅游消费券上山来拉动内需呢,打七折的。
   
    所以这几天领导班子很焦急,及时雨的鬓角已经白了,而吴用倒挂着眉毛、捻着胡须一言不发。倘若这白花花的芦花变成了银子,那倒是一世衣食不愁。
   
    看起来,要在聚义厅开一个会议,说一说目前的时局和方针了。
(2010/09/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