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藏人主张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陈永苗:兴高采烈地内斗吧——评韩寒《游行的意义》
   
   中共专制有一种强大的本事,那就是让民众的各种价值,例如民权与民族,左与右进行内斗。一定要警惕避免让矛盾转移到人民内部中。不要相互否定,不要非此即彼。
   
   2005年7月郭飞雄、范亚峰和我掺水抗日运动,并且以宪政爱国主义旗帜引导民族主义,克制极端民族主义,当时中共政策由刺激民族主义,转为同时刺激和控制。在王小东,黄纪苏等人呼吁之下,民族主义潮流有着巨大进步,走向政治成熟,并且不断有民权,民生的诉求,在民族主义的旗帜之下,与民族合流。不进步的仅仅是被诱拐来撕咬民族主义的“伪自由主义”,一群白卫兵,兴高采烈地发动内斗,嘲讽保钓。按照我的观察2005年的保钓或者民族主义浪潮,已经是双刃剑,对中共而言伤人也可能伤己。中国保钓志愿者团队负责人李义强接受亚洲周刊采访说,在福建渔村流行着「防火防盗防保钓」顺口溜,更有甚者,当局几乎把保钓人士视为社会危险分子加以监控,「一次次封杀我们的保钓申请,一次次被找去『喝茶』,取缔我们的保钓协会,关闭我们保钓的网站。这次又阻扰我们去台湾参加两岸四地保钓研讨会,也不让我们出海保钓。民间爱国保钓竟然如同犯罪,情何以堪?李义强说,「正是中国政府的软弱,才使日本越来越蛮横强硬」。

   
   基督教箴言报报道说,最近中国和国际调查研究表明,中共政府越来越难博得中国年轻族的信任,也就是30年前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出生的年轻人。而这些人却是未来中国的中流砥柱。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最新调查的一项研究表明:25岁以下的中国人一致表示出对政府的怀疑,而这种不信任程度超出比他们年岁大的长辈。在这样的漩涡中,中共是政治成熟的,民族主义潮流是逐渐走向政治成熟的,而只有白卫兵是政治幼稚的。纵观整个网络,支持保钓者同时支持反拆迁,民族和民权一体,民族主义者同时是民权主义者。只有反拆迁中的一小撮白卫兵,把二者对立起来。
   
   民权与民族的内斗不过是彰显各自群体在任何场合的首要性,谁是第一位的。各个主义信仰者,都可以认为自己的价值是首要的。可以善意的批判,但是不要否定对方的价值。在特定的历史之下,不同的时政中,不同的价值,会占据首位。这时候不要争宠争先。
   
   “当政府怕人民的时候,人民就有自由;当人民怕政府的时候,就便是专制”。这是美国国父杰佛荪说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最接近这个时刻的,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十年。在毛泽东那里,政府与人民之间潜在的敌对性,潜在敌我之分。只要激发这种潜在的敌对性,用来说服民族主义,那么就足以在宪政爱国主义旗帜之下引导,遏制极端民族主义。用民权来批评,趋势有激发潜在的敌对性的能量,可是“争宠争先”式的批评,激发了内斗,反而让专政与国家一体起来。批评专政,不要滑向自由卖国主义一边。例如左派那样,将官僚集团当做买办资本主义处理,于是当做了外敌,就是很好的做法。辛亥革命将清廷当了外夷,共产党将国民党当了买办集团,都是很好的政治手段,可供借鉴。民族、民生、民权等诸多价值一体,而将专政政党至于对立面。
   
   我们应该防止,因为我们的民权批判,进一步帮助专政的内化于国家,党国一体。激发美国宪政中政府与人民的潜在敌对性思潮,将专政外化于国家,成为外面入侵内部的异物,把内患当做外敌,成为最大的外忧,与俄国尤其是日本的卖国历史关系,足以做到这一点。另外一个把党国掰开,从专政政党手上拯救国家。这样维权与维护国权可以统一,家园与国家可以有统一性。小资产阶级分子确实找软肋处反击,保家不如卫国。可是这是自然天性,不可以启蒙更改的。民权主义者一样欺软怕硬,这是自然天性。我们都是跪着的。不要以为半跪着,就可以高全跪着的一等。五十步笑百步。
   
   在专制内的生存,包括对专制的异议和反抗,都有着原罪。不仅民众,而且知识分子。二者的不同在于民众由于在专制体制之外,原罪较轻,可以容易摆脱。而知识分子又作为受害者,又作为加害者,而且又会无视体制原罪,自我以义,自我美化,其原罪尤重,而且不可自拔。不要以为对专制的异议和反抗,就一下子到医院挂了号,就没有了原罪。不见其然。沾染原罪的异议和反抗,不过是革命者继承了被革命者的遗志,另外一种生存方式,就像残暴父亲的生命,在曾经抵抗父亲又成为新残暴父亲的儿子身上的延续。内斗,不过是青春期背叛的儿子们,在残暴父亲面前的“献媚争宠”。
   
   我们都是专制体制猫手下玩弄的老鼠。我们都是强大必然性秩序之下的老鼠。刘荻的id叫做不锈钢老鼠,这一个很好的喻词。刘荻早期的文章和政治童话,很自然而然的将“我们作为老鼠”的困境表达出来。既定格局内的一点残羹冷炙,然后两桃杀三士(鼠),在民众穷人之间分出等级,分出高低,然后让其竞争。老鼠之间的,民众之间的互相撕咬无休无止。妖怪出身,试图成佛加入既定秩序的孙悟空,对其他妖怪最狠。
   
   摆脱“作为老鼠”来追求自由的路径依赖,是首要的。这种自我反思的能力,比追求自由的渴望重要多了。例如在改革时代要求反思革命的避免失败,这也是摆脱“作为老鼠”来追求自由的。道德启蒙的批判是破碎化的,没有总体性的,只会加剧内斗,而没有总体性追求,或者超越老鼠困境的反思。
   
   
   --
   NCN 于 9/20/2010 10:49:00 上午 发布在 新世纪 New Century Net 上
(2010/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