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藏人主张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纵容腐败
·洗脑机器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台灣茉莉花國家正名革命」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司法改革時刻需要適任的庭長
·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中国当局宣布起诉维族教师伊力哈木
·中共面臨的國際局勢及外交策略
·習近平與中共強權的末日宿命狹路相逢
·中共的政治絕症
·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苏格兰公投:统独两派代表举行电视辩论
·藏高原水源地违法开采严重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 軍事政變與反腐轉向
·佛的雙眼流出猩紅的血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民國文化復興與人格獨立運動
· 与秋石客先生商榷
·張顯耀案應速移監察與司法調查
·习近平的另外一只手
·中國房地産的泡沫化迫使巨額資金外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齐戈)
   
   “中国模式”是一个使人疑惑的概念,在这个经济发展与社会冲突结伴而行,生存艰辛更有忧心忡忡的社会里;何德何能、何等优势,使我们的国家独步天下,竟成就了一种新的文明模式?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可能吗?明明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党和国家领导人最担心莫过于“呼啦啦大厦将倾”,早把“维稳”为党政各级第一要务,何来“中国模式”?截访?强拆?土地财政?贪腐横行?这些确实很有中国特色,但你也不好叫做“中国模式”或“中国奇迹”。除非你是恶搞中共。
   
   “中国模式”是一个来路不明的概念,在百度上查到:“‘中国模式’(或曰‘中国道路’、‘北京共识’等),特指中国经济模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的成就引起全球的关注。“中国模式”、“北京共识”的说法在国际上流行。

   最先提出这一用语的,仿佛是西方人,后来俄罗斯学者也使用了这个用语。”。(http://baike.baidu.com/view/2583982.htm)
   
   百度这条词目的解释有上万字,相关条目计8款40条,并附带有声读物《中国模式》。在词目的解释上可谓面面俱到,用心良苦,唯独在概念的来源上语焉不详、遮遮掩掩:“最先提出这一用语的,仿佛是西方人,” 这叫什么话?把发明权拱手送与洋人?挟洋人以自重?借洋人之口说自己想说的话?就算是这个“仿佛是”说了几个字,也犯不着我们费这么大把力气来帮“仿佛是”写那么大的文章、做这么多的解释吧?既然“中国模式”是“仿佛是”提出,你那么多的解释未必就是“仿佛是”的本意,说了何益?一个概念是谁提出的都搞不清楚、哪能如此这般地借题发挥、迫不及待地注释、说明、论证? “仿佛是”——“莫须有”,闹剧而已。无非就是想说:在民主政治、市场解决问题的“华盛顿共识”之外,还存在一个既非民主政治、又非完全市场开放的“北京共识”。挥不去的还是一党专制、独霸天下,把斯大林主义进行到底的梦呓!
   对于所谓“中国模式”,被称为“中国拼音之父”、也是经济学家的周有光先生不久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判断。在他看来,不存在“中国奇迹”,“没有奇迹,只有常规”!对于这两年不断有人鼓吹“中国模式”,认为中国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榜样。周有光则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关于“中国模式”不外是两种讲法。其一,中国原来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搞计划经济,反对市场经济。后来放弃计划经济,实行市场经济,于是经济就发展了。
   
   其二,认为美国的民主模式不行了,美国在慢慢衰弱下去,要衰亡,中国的模式起来了,大国崛起嘛。这种说法鼓吹说,将来世界中国模式代替美国模式。那么我就找一找,哪个国家学习我们?没有。所以我想这不是真的。
   中国的计划经济,其实就是学苏联的集权模式,现在全世界几乎都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说明苏联模式失败了。“中国要建立一个模式,我想可能性不是很大。中国的社会结构水平还是很低的”。因此周有光先生告诫说:“我们必须走全世界共同的发展道路,走这条道路,中国会发展;离开这条道路,中国受灾难。没有第二条道路、第三条道路可走。”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有着相似的发展机遇和问题,这是个常识。有些问题我们也许比其他国家更复杂,处理起来更棘手;但有人却视而不见。却把正常的经济发展,吹嘘成人间奇迹,飘飘然?昏昏然?于是就自以为是,胡说八道!什么崛起、奇迹、“中国模式”之种种,不一而足。
   
   讲神话、编谎言,是中共的看家本领。从建政的1949年起,他们编造的谎言、神话车载斗量, “中国奇迹”、“中国模式”不过是众多神话中的小巫。光凭敢编出亩产十万斤这种天下第一神话,你就知道这天下没有他们不敢说的的谎言!虽然我们为这个谎言付出了几千万人的生命,但类似的谎言和神话,他们一定会不断地编造下去!这种毫无理智、肆无忌惮的神话、谎言我们并不陌生;我们这一代就是听着“赶英超美”、“亩产十万斤”、“解放全人类”的谎言长大的。听多了连听都懒爱听,谁会把它当真?
   
   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的合理解释,不外是两个原因,正反各居其一。从正面讲,就是放弃了部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实行了一定范围的市场经济。从另一方面讲则是:这个政权至今视为神明的极权专制,通过对国家的严厉控制、资源的把持,从人民身上无情压榨、掠夺的经济利益!正因为极权专制在经济上穷凶极恶、不择手段,中国经济发展背后的血汗工厂、黑窑童工、环境灾害、失地农民、矿难冤魂,才是 “中国模式”背后的真正秘密!什么突然崛起?什么“中国奇迹”?任何人只要了解中国血汗工厂工人的艰辛、失地农民的悲惨,对于这种所谓的经济成就只会感到脸红、羞耻,岂敢奢谈什么“中国模式”?为什么极权主义独裁者治下的中国经济,能制造出繁荣的假象?其实这是极权主义在经济上的一个特征。当极权主义者把手伸向市场经济的同时,继续用专制权力把持和垄断社会财富,经济运行的历史就写下了这粗暴野蛮的一页!
   “极权主义者像一个外来的征服者,将自己国家的自然财富和工业财富看作战利品,他们的掠夺不能使任何人受惠,到处造成的破坏也不是为了加强本国的经济,而是一种暂时的策略手段。至于经济目标,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随心所欲,就像俗话说的一大群蝗虫。他们像外来征服者那样统治自己的国家,使状况越来越糟,因为它用冷血来达到效率,这在其他国家的暴政中也是罕见的”。(摘自汉娜·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这种掠夺式的经济发展模式,破坏环境、撕裂社会、摧毁良心,由此引起的灾难性后果,早迟会在这片土地降临。事实上,它已经像幽灵一样在我们身边徘徊!
   
   作为一种文明模式,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的,最要紧的是它的制度设计和建设。离开了这个最基本的东西,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奢谈什么文明模式。在这个没有制度,崇尚诡道——也就是钱穆称之为“法术”的国度里,无论什么样的恶行,只要冠以“中国的”,就可肆无忌惮地通行天下。而这个“中国的”,则是几十年坑害中国最歹毒的几个字!毛泽东的血腥政治叫做马列主义的“中国化”,如今的权贵资本主义叫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当今天我们面临空前的社会危机、制度危机的时候;不但不认真思过,改弦更张,反而毫无廉耻地唱起“中国模式”的闹剧,真不知你们还想惹出什么样的灾祸来!
   
   所谓制度,就是“社会的博弈规则,或更严格地说,是人类设计的制约人们相互行为的约束条件”。在这个“一党专制”的国家里,从来就没有对统治者任何有效的约束条件,换句话说,这个国家是没有基本制度的。在一个没有基本制度的土地上,在毛泽东声称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统治下,除了乱象丛生,何来秩序井然?亚当 斯密说得好:“在人类社会的大棋盘上,每个个体都有其自身的行动规律,和立法者试图施加的规则不是一回事。如果它们能够相互一致,按同一方向作用,人类社会的博弈就会如行云流水,结局圆满。但如果两者相互抵牾,那博弈的结果将苦不堪言,社会在任何时候都会陷入高度的混乱之中”。
   
   中共自建政以来的60年,最大的恶行就在没有制度的设计和建设。从毛泽东起,这个国家的基本制度几乎就是一片空白。“在毛氏一人当国二十八年中,他一人统治了这样的一个大国,竟荒唐到全国只有两部法律:一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另一部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宪法在毛氏时代,只是一张废纸。其中一条也没有真正实行过。
   至于‘婚姻法’在百法皆废的情况之下,何以能依法独行?写历史的人怀疑这是毛氏羁縻开国功臣和老干部的手法之一。
   
   一国无片纸之法,如何加以治理呢?我曾很诚恳地向中共干部们请教,他们也很得意的说:‘我们虽然没有法律,我们的党,自有政策。我们用政策代替法律。’在毛氏独裁初期,他所强加于全国的个人意志,还可叫做政策。渐渐地就变成荒淫暴君的意气用事了,到他最后的十年,那简直是语无伦次的胡作非为了”。(摘自唐德刚:《新中国三十年》)
   
   之所以如此,其根本就在于:“极权主义统治使我们面对一种完全不同政府,它实际上蔑视一切成文法,甚至走极端到蔑视自己制定的法律(例如,最有名的例子就是1936年的苏联宪法)”。(汉娜·阿伦特)刘少奇文革中手执宪法来维护自己,其实就是对他们蔑视自己制定的法律最好的揭露。中国三十年的经济改革,是从毛泽东的政治遗产上进行的;也就是说是在政治无序、近乎于无法无天的基础上开始的。鉴于文革的惨痛教训,一些高层的受害人终于清楚无法无天意味着什么,也诚心想在制度建设上做点实事。但问题是,这个蔑视一切成文法的极权主义政权,本质上就是法治社会的天敌,他们制定的法律如何成为神圣? 如何有人敬畏?
   
   刘少奇在1955年7月间,在北戴河向他汇报工作的张鼎丞和梁国斌(最高检察署副检察长)讲的一段话,将“党的机密”、“党的纪律”、“党纪制裁”凌驾于宪法之上,使宪法成为没有价值原则的例行程序。这既是蔑视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最好注脚,也是宪法如何成为一张废纸的根本原因:“宪法已经规定了,逮捕和起诉都要经过检察院。如果不经过检察院批准,捕人是违法的。……所以检察院要很快把批捕、起诉全部担负起来。党委决定要捕的,检察院要闭着眼睛盖章。……必须告诉检察院的同志不准闹自由主义,不能因为你们闭着眼睛盖章,有了错案就说‘这个案子不是我批的,我不负责’。如果有人这样讲,就是泄露了党的机密,就是和党闹独立性。检察院要做党的挡箭牌,在党内可以讲清楚,对外,就要讲这些案子都是经过检察院批的,都由我负责。这样才对。不然,就是违犯了党的纪律,要受党纪的制裁。”(于一夫:《“以党治国”面面观》,2010年第7期 炎黄春秋)
   
   宪法尚无神圣可言,遑论其他?而我们今天依然被挟持在这样的“政策”之中!所谓司法腐败、司法不公,绝非是一个简单的司法独立,舆论监督的问题。其要害就在于中共蔑视一切成文法,包括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而这种对制度的虚无主义心态,已经成为当今政权的集体无意识,形成一种理所当然的“政治”格局。在这个格局中的司法,不过是“党天下”私谋诡计的挡箭牌、替罪羊,何来独立、透明、廉洁、公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