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藏人主张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作者:师度
   
     曾经的大太子,为了连网友都认为“根本不需要辟谣”的小小传言,竟公开辟谣,并且将辟谣文章发的到处都是,连海外“敌对势力”办的参与网都被“惠寄”了(参与网9月20日所刊“胡德平:面对挑战,戳破谎言”,注明是“《胡耀邦史料信息网》惠寄”),说明了什么?这个是很耐人寻味的问题。

     对于海外媒体的这一类政治小道消息和传言,以往的中共,无论是集团还是个人都不曾辟过谣。因为一则谣太多,辟不过来;二则中共本身就是政治黑箱,里面的东西,很多见不得人,越描只能越黑;三则过往的中共,还算有些大气,知道“谣言止于智者”,传言顶多是传言,奈何我不得,所以多不曾理会。而现在连网友都认为用不着“煞有介事地反驳”的事,胡德平竟然亲自出面辟谣,大家都很新鲜。
     仔细想想,前胡太子为何以堂堂部长之尊,将一则传言视作人生的“挑战”,而不得不亲自提笔,看来是非同小可了。既然太子敢动笔,吾等闲来无事,也就胡乱解读凑趣,陪太子读读书,将热闹进行下去:
     一,说明中共气数真快尽了。
     连部级干部都忙着辟谣,可见这个党的精英已经小气、害怕到何种程度。近年来随着危机日盛,中国已成“辟谣国”,中共已成“辟谣党”了。萨斯、地震、决堤、矿难、毒奶、毒疫苗……,哪个不是刚辟完谣就发生了。按学者刘洪波的说法是“辟谣成性”,比如地震,“传言有地震的地方,总会辟谣不会发生地震”,但地还是震了,浑然不想想,“既然地震无法预测,你怎么有能力辟谣”?
     一有风吹草动,中共官员无一例外地选择先辟谣,捂盖子,生怕老百姓闹出点什么事来,正透出他们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害怕出事的心态。看来这个毛病不光存在于地方,也传染到了胡德平这类高级干部身上。这个党已经病入膏肓,越来越弱不禁风了。
     二,说明胡德平真的受到了巨大压力。
     胡德平说胡家“受到所谓‘压力’”,是别人的“无端猜想”,事实果真如此吗?胡德平辟谣,针对的是海外一些网站上流传的帖子《胡耀邦家人如何看待温家宝》。这篇文章对谁最不利?当然是温家宝,过来是胡德平。对胡德平不利,是因为这篇帖子借“知情人”的口,说出了胡德平对温家宝的“不满”,被德平太子视之为人生的一场大“挑战”,这就是他的压力所在。胡德平意在告诉外界,更重要的是向总理表明,传言借“胡家知情人”口吻说出的事,不是真的。胡德平行文一开始辟的就是他对温纪念他爸爸表示不屑这件事。这种传言对温总理的形象是个打击,所以温总理当然会很在意。总理越在意,胡德平越有压力。两方都不敢等闲视之,所以才由胡德平出面辟谣。
     胡德平在文中说,他父亲对那些“为追逐权、利、禄而迷失方向的干部总是痛心疾首,甚至愤怒”。胡德平亲自出面“戳破谎言”,怕不是为了胡家的声誉,因为那篇传言对胡家的声誉没有什么损害。仅因为害怕那些传言会导致涉事的当权者对他的误解,才不得不出面放低姿态辟谣,不正是他父亲所痛心的“追逐权利”的行为吗。
     三,胡德平出面辟谣的事一定是得到总理或总理办公室首肯的。
     按中共的规矩,就算是胡德平自己想主动“戳破谎言”,因为事涉总理,他也必须先把文章给温总理看,以免有一词半句没说好,犯了政治错误。所以他必须事先向温办请示,请温总过目。一则邀功请赏,表明坚持支持温总的态度,二则事先找好退路,把责任弄清楚,万一出现越描越黑的情况,自己也不会落个擅自主张的罪名。
     四,温家宝纪念胡耀邦完全是温个人行为,不是中共常委集体决定。
     胡德平在文中透露:“温总理发表了《再访兴义忆耀邦》一文。我当时一惊,没有多想,即刻给在北京的郭栋秘书打电话,请他转达对总理尊重历史的敬意。……回到北京,见到郭栋,我告诉他:温总理的文章写得平实诚恳,我相信没有谁违背作者意图大删大加大改过,也不像集体正式讨论后的纪念稿,完全是总理自己的手笔,一气呵成。难为总理了,不要第二次给他办公室打电话,打扰他了。”这段话透出的第一个信息,是“不像集体正式讨论后的纪念稿”。作为中共高级干部,如果冒然这样说话,如果所说的又不是事实,他就会犯极其严重的错误。事实应当是,胡德平后来一定也得到了印证,确证不是“集体决定”后,才敢这样写的。透出的第二个信息是,有人要借胡德平之口,有意放出温纪念胡耀邦是个人行为这个消息。但这个人又不希望外界认为是他所愿,于是借胡德平之手,写上“不要第二次给他办公室打电话,打扰他了”,给外界造成有关重要人物不知道胡德平会这样认为的“错觉”。这个人是谁?当然是温家宝了。
     五、太子党已不成气候。
     胡德平何许人也,前太子,当年他老爸在台上,他是何等风光,受尽尊宠。连他这样的老太子党,都要以部级身份屈尊 “面对挑战,戳破谎言”,以换得温总理的谅解,可见太子党已是昨日黄花了。十八大话语权,江太爷泽民,胡爷爷锦涛看来戏都不大了,温三爷家宝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六、胡锦涛接近众叛亲离的地步。
     前面说江太爷戏不大,大概还有一些人信,毕竟年事已高,行将就木了。说胡爷爷不行,可能很多人不信,毕竟那是今上呀。但胡德平提供了个证据。胡在最后话锋一转写了这样一段话:“也有人说,总理说话太多,有做秀之嫌。当然每个领导人的言行都要受实践的检验,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许多干部言不及义的假大空话太多,或是一脸木然,不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不作为。中国人民真该认真想想,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民公仆。”在推特上的网友热议中,几乎90%的人,都认为这段话除了挺温,主要在贬胡,“或是一脸木然,不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不作为”显然指的是胡锦涛,“不作为”就是指胡在政治改革上不作为,顺便继续替温家宝营造一个无奈者的形象,替温做秀开脱。
     胡德平是太子党代表,又是中共高级干部,如此白纸黑字地指责、羞辱胡锦涛,只能说明胡爷爷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了。连胡德平这样过气的前太子都不尿他,除了团派里几个想往上爬的,谁还尿他。
     七、中共党内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无论讥讽胡锦涛那段话是胡德平自己事先写上的,还是在向上请示时有人故意授意加上的,温家宝都一定事先知道了这段话。竟然就这么让胡德平发了,不仅寄向国内各网站,连海外中共“敌对势力”的网站也要亲自寄出,可见中共党内权力斗争,已经到了敌我不分,公然“里通外国”的程度。
     八、胡德平召集“生面孔”向温家宝靠拢。
     完全靠着“熟面孔”,靠着父亲的荫庇,靠着父亲被整后中共的愧疚得以升任正部级的胡德平,现在又想号召“生面孔”了。“生面孔”一词最先在胡文中出现,是这一句:“父亲选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时,有一个原则,就是要选一个‘生面孔’的人到中办,选好以后,就要努力工作,不能串门子。”在胡耀邦嘴里,“生面孔”大概指的是非高层官僚体系里的人,即“非太子党”,因为只有官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才有条件“串门子”。在胡德平嘴里,“生面孔”就更进一步了。“对一位过世的公众人物来说,家属、亲友、熟人、同事、上下级的纪念,固然让家人感动,但令许许多多不认识的‘生面孔’的人纪念他、记住他就太不容易了。”这里的“生面孔”显然是指包含了非太子党类官员和普通大众。“温总理是个例子,更多‘生面孔’的人记住他,才更有历史的魅力。”这句不仅把温家宝抬得比他父亲还高,是在拍马屁,还向平民出身的各官员,及普通大众发出号召,向温家宝靠拢。
     九,中共高干把自己的前途当成最大的事。
     查“纵览中国”,《胡耀邦家人如何看待温家宝》一文出现于9月13日,胡德平说是9月15日看到的。最早刊登他的回应的,应当是“胡耀邦史料信息网”。该文最后注明的日期是9月16日,但“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网址显示为:
     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0-09-20/22571.html
     也即这篇文章是9月20日才登出的,被“惠寄”的“参与网”和其他网站,也都是9月20日这一天。说明这篇文章是9月20日才对外发布的。是他9月16日写完草稿后向上请示,在最后修订前忘了改动日期,还是在最后修定完成后,有意将日期提前,这个就无法确知了。我们只能看出一个事实,就是从9月15日他看到文章,到9月20日他发出文章,这6天时间他主要就干了这么一件事。
     堂堂部长级人物,那么多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他都抛到一边,却为这么一个只关乎个人前途、官场纷议的小事,忙得不可开交。中间不知动用了多少秘书,与温总办公室之间传递了多少遍,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胡德平可以将自己的行为,与他引以为傲的乃父的教诲对照一下,不知是否有些许惭愧?对得起那个胡姓不?
     十,中共官场之人人自危,相互倾轧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大家其实都明白,胡德平之急忙忙的辟谣,是为了撇清自己,向更高权位者摇尾示好而已,根本于国于民无丝毫干系。他在意的是个人的荣辱 ,一家的利益。因为中国官场之尔虞我诈,纵是前太子也无可奈何。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不想栽在他得罪不起的人手里。
     由是观之,中共官场之人人自危,相互倾轧,跟风站队已到了何等地步。中共高官们,关心的根本不是国家民族的利益,在意的也不是一党一国的荣衰,心惊的也不是民生的苦难穷弱,担起的也更不是在其位谋其政的职业操守。他们可以花6天时间向主子示好,但绝不会花6天时间为任何一个访民的冤屈奔波劳碌。什么关心老苦大众,全是扯淡,只是他们闲暇无事时的一点装点。他们平时最忙、最在意的,就是个人的升迁荣辱,家庭的利益得失。
     总之,胡德平的“面对挑战,戳破谎言”,不仅把本来没多少人知道的传言,弄得沸沸扬扬,主动传了“谣”;又顺便替“敌对势力”网站宣传了一下,本来没多少知道的“纵览中国”,现在至少中共高干们大多是知道了,“纵览中国”一下子被中国纵览,应当感谢一下德平太子;最重要的是把中共面临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全给亮了——连一篇传言他们都视为“挑战”,其惶惶之态,已跃然纸上。还是最终印了那句话:越是义正言辞的“辟谣”,越反映出统治者的心虚。
     没准儿不几日,我们又会看到胡前太子的第二封辟谣文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