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藏人主张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作者:师度
   
     曾经的大太子,为了连网友都认为“根本不需要辟谣”的小小传言,竟公开辟谣,并且将辟谣文章发的到处都是,连海外“敌对势力”办的参与网都被“惠寄”了(参与网9月20日所刊“胡德平:面对挑战,戳破谎言”,注明是“《胡耀邦史料信息网》惠寄”),说明了什么?这个是很耐人寻味的问题。

     对于海外媒体的这一类政治小道消息和传言,以往的中共,无论是集团还是个人都不曾辟过谣。因为一则谣太多,辟不过来;二则中共本身就是政治黑箱,里面的东西,很多见不得人,越描只能越黑;三则过往的中共,还算有些大气,知道“谣言止于智者”,传言顶多是传言,奈何我不得,所以多不曾理会。而现在连网友都认为用不着“煞有介事地反驳”的事,胡德平竟然亲自出面辟谣,大家都很新鲜。
     仔细想想,前胡太子为何以堂堂部长之尊,将一则传言视作人生的“挑战”,而不得不亲自提笔,看来是非同小可了。既然太子敢动笔,吾等闲来无事,也就胡乱解读凑趣,陪太子读读书,将热闹进行下去:
     一,说明中共气数真快尽了。
     连部级干部都忙着辟谣,可见这个党的精英已经小气、害怕到何种程度。近年来随着危机日盛,中国已成“辟谣国”,中共已成“辟谣党”了。萨斯、地震、决堤、矿难、毒奶、毒疫苗……,哪个不是刚辟完谣就发生了。按学者刘洪波的说法是“辟谣成性”,比如地震,“传言有地震的地方,总会辟谣不会发生地震”,但地还是震了,浑然不想想,“既然地震无法预测,你怎么有能力辟谣”?
     一有风吹草动,中共官员无一例外地选择先辟谣,捂盖子,生怕老百姓闹出点什么事来,正透出他们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害怕出事的心态。看来这个毛病不光存在于地方,也传染到了胡德平这类高级干部身上。这个党已经病入膏肓,越来越弱不禁风了。
     二,说明胡德平真的受到了巨大压力。
     胡德平说胡家“受到所谓‘压力’”,是别人的“无端猜想”,事实果真如此吗?胡德平辟谣,针对的是海外一些网站上流传的帖子《胡耀邦家人如何看待温家宝》。这篇文章对谁最不利?当然是温家宝,过来是胡德平。对胡德平不利,是因为这篇帖子借“知情人”的口,说出了胡德平对温家宝的“不满”,被德平太子视之为人生的一场大“挑战”,这就是他的压力所在。胡德平意在告诉外界,更重要的是向总理表明,传言借“胡家知情人”口吻说出的事,不是真的。胡德平行文一开始辟的就是他对温纪念他爸爸表示不屑这件事。这种传言对温总理的形象是个打击,所以温总理当然会很在意。总理越在意,胡德平越有压力。两方都不敢等闲视之,所以才由胡德平出面辟谣。
     胡德平在文中说,他父亲对那些“为追逐权、利、禄而迷失方向的干部总是痛心疾首,甚至愤怒”。胡德平亲自出面“戳破谎言”,怕不是为了胡家的声誉,因为那篇传言对胡家的声誉没有什么损害。仅因为害怕那些传言会导致涉事的当权者对他的误解,才不得不出面放低姿态辟谣,不正是他父亲所痛心的“追逐权利”的行为吗。
     三,胡德平出面辟谣的事一定是得到总理或总理办公室首肯的。
     按中共的规矩,就算是胡德平自己想主动“戳破谎言”,因为事涉总理,他也必须先把文章给温总理看,以免有一词半句没说好,犯了政治错误。所以他必须事先向温办请示,请温总过目。一则邀功请赏,表明坚持支持温总的态度,二则事先找好退路,把责任弄清楚,万一出现越描越黑的情况,自己也不会落个擅自主张的罪名。
     四,温家宝纪念胡耀邦完全是温个人行为,不是中共常委集体决定。
     胡德平在文中透露:“温总理发表了《再访兴义忆耀邦》一文。我当时一惊,没有多想,即刻给在北京的郭栋秘书打电话,请他转达对总理尊重历史的敬意。……回到北京,见到郭栋,我告诉他:温总理的文章写得平实诚恳,我相信没有谁违背作者意图大删大加大改过,也不像集体正式讨论后的纪念稿,完全是总理自己的手笔,一气呵成。难为总理了,不要第二次给他办公室打电话,打扰他了。”这段话透出的第一个信息,是“不像集体正式讨论后的纪念稿”。作为中共高级干部,如果冒然这样说话,如果所说的又不是事实,他就会犯极其严重的错误。事实应当是,胡德平后来一定也得到了印证,确证不是“集体决定”后,才敢这样写的。透出的第二个信息是,有人要借胡德平之口,有意放出温纪念胡耀邦是个人行为这个消息。但这个人又不希望外界认为是他所愿,于是借胡德平之手,写上“不要第二次给他办公室打电话,打扰他了”,给外界造成有关重要人物不知道胡德平会这样认为的“错觉”。这个人是谁?当然是温家宝了。
     五、太子党已不成气候。
     胡德平何许人也,前太子,当年他老爸在台上,他是何等风光,受尽尊宠。连他这样的老太子党,都要以部级身份屈尊 “面对挑战,戳破谎言”,以换得温总理的谅解,可见太子党已是昨日黄花了。十八大话语权,江太爷泽民,胡爷爷锦涛看来戏都不大了,温三爷家宝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六、胡锦涛接近众叛亲离的地步。
     前面说江太爷戏不大,大概还有一些人信,毕竟年事已高,行将就木了。说胡爷爷不行,可能很多人不信,毕竟那是今上呀。但胡德平提供了个证据。胡在最后话锋一转写了这样一段话:“也有人说,总理说话太多,有做秀之嫌。当然每个领导人的言行都要受实践的检验,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许多干部言不及义的假大空话太多,或是一脸木然,不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不作为。中国人民真该认真想想,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人民公仆。”在推特上的网友热议中,几乎90%的人,都认为这段话除了挺温,主要在贬胡,“或是一脸木然,不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不作为”显然指的是胡锦涛,“不作为”就是指胡在政治改革上不作为,顺便继续替温家宝营造一个无奈者的形象,替温做秀开脱。
     胡德平是太子党代表,又是中共高级干部,如此白纸黑字地指责、羞辱胡锦涛,只能说明胡爷爷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了。连胡德平这样过气的前太子都不尿他,除了团派里几个想往上爬的,谁还尿他。
     七、中共党内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无论讥讽胡锦涛那段话是胡德平自己事先写上的,还是在向上请示时有人故意授意加上的,温家宝都一定事先知道了这段话。竟然就这么让胡德平发了,不仅寄向国内各网站,连海外中共“敌对势力”的网站也要亲自寄出,可见中共党内权力斗争,已经到了敌我不分,公然“里通外国”的程度。
     八、胡德平召集“生面孔”向温家宝靠拢。
     完全靠着“熟面孔”,靠着父亲的荫庇,靠着父亲被整后中共的愧疚得以升任正部级的胡德平,现在又想号召“生面孔”了。“生面孔”一词最先在胡文中出现,是这一句:“父亲选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时,有一个原则,就是要选一个‘生面孔’的人到中办,选好以后,就要努力工作,不能串门子。”在胡耀邦嘴里,“生面孔”大概指的是非高层官僚体系里的人,即“非太子党”,因为只有官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才有条件“串门子”。在胡德平嘴里,“生面孔”就更进一步了。“对一位过世的公众人物来说,家属、亲友、熟人、同事、上下级的纪念,固然让家人感动,但令许许多多不认识的‘生面孔’的人纪念他、记住他就太不容易了。”这里的“生面孔”显然是指包含了非太子党类官员和普通大众。“温总理是个例子,更多‘生面孔’的人记住他,才更有历史的魅力。”这句不仅把温家宝抬得比他父亲还高,是在拍马屁,还向平民出身的各官员,及普通大众发出号召,向温家宝靠拢。
     九,中共高干把自己的前途当成最大的事。
     查“纵览中国”,《胡耀邦家人如何看待温家宝》一文出现于9月13日,胡德平说是9月15日看到的。最早刊登他的回应的,应当是“胡耀邦史料信息网”。该文最后注明的日期是9月16日,但“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网址显示为:
     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0-09-20/22571.html
     也即这篇文章是9月20日才登出的,被“惠寄”的“参与网”和其他网站,也都是9月20日这一天。说明这篇文章是9月20日才对外发布的。是他9月16日写完草稿后向上请示,在最后修订前忘了改动日期,还是在最后修定完成后,有意将日期提前,这个就无法确知了。我们只能看出一个事实,就是从9月15日他看到文章,到9月20日他发出文章,这6天时间他主要就干了这么一件事。
     堂堂部长级人物,那么多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他都抛到一边,却为这么一个只关乎个人前途、官场纷议的小事,忙得不可开交。中间不知动用了多少秘书,与温总办公室之间传递了多少遍,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胡德平可以将自己的行为,与他引以为傲的乃父的教诲对照一下,不知是否有些许惭愧?对得起那个胡姓不?
     十,中共官场之人人自危,相互倾轧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大家其实都明白,胡德平之急忙忙的辟谣,是为了撇清自己,向更高权位者摇尾示好而已,根本于国于民无丝毫干系。他在意的是个人的荣辱 ,一家的利益。因为中国官场之尔虞我诈,纵是前太子也无可奈何。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不想栽在他得罪不起的人手里。
     由是观之,中共官场之人人自危,相互倾轧,跟风站队已到了何等地步。中共高官们,关心的根本不是国家民族的利益,在意的也不是一党一国的荣衰,心惊的也不是民生的苦难穷弱,担起的也更不是在其位谋其政的职业操守。他们可以花6天时间向主子示好,但绝不会花6天时间为任何一个访民的冤屈奔波劳碌。什么关心老苦大众,全是扯淡,只是他们闲暇无事时的一点装点。他们平时最忙、最在意的,就是个人的升迁荣辱,家庭的利益得失。
     总之,胡德平的“面对挑战,戳破谎言”,不仅把本来没多少人知道的传言,弄得沸沸扬扬,主动传了“谣”;又顺便替“敌对势力”网站宣传了一下,本来没多少知道的“纵览中国”,现在至少中共高干们大多是知道了,“纵览中国”一下子被中国纵览,应当感谢一下德平太子;最重要的是把中共面临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全给亮了——连一篇传言他们都视为“挑战”,其惶惶之态,已跃然纸上。还是最终印了那句话:越是义正言辞的“辟谣”,越反映出统治者的心虚。
     没准儿不几日,我们又会看到胡前太子的第二封辟谣文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